月度归档:2015年10月

汪建辉:1966以降(之·文学是害人的)

Share on Google+

 

故事缘起:

2011年7月,60岁的黑娃从重庆万州戒毒所(原重庆劳教所)退休,回到离开40多年的成都。见到了曾经一起玩的小伙伴们——我和大毛。

我们三人一起回忆起了文化在革命开始后不久(1966年)一起偷书的日子。正是那一次偷书,改变了我们的命运:此时我是一个中共退休干部,大毛是一个民企医院的老板,黑娃则是一个刚从监狱里出来的糟老头。 继续阅读 汪建辉:1966以降(之·文学是害人的)

阅读次数:6,619

李毓:二姐

Share on Google+

 

我家手足五人,二姐排行为三,居于中,而无论身材、相貌又都远超我们,可谓占尽天时地利。这些优势令二姐自幼心高气傲。

二姐上技校时,年仅十七,我则刚上学。寒假,爸妈让她带着我去华县看望亲戚。那时,小地方人很保守,交通又不便,出远门是件罕见的事,有的人终身没有出过县城。何况由陕南到关中,要穿越千里秦岭。 继续阅读 李毓:二姐

阅读次数:5,709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波兰“围绕自由的博弈”国际论坛开幕式上的专题演讲

Share on Google+

 

上个世纪末,后来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第三次出狱不久,他在严密的监视中,透过家人给我寄了一封信,里面谈到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被民众迅速遗忘,“因为致命的恐惧,”他写道,“曾经引导或试图引导民主运动的社会精英们,都不约而同沉默。”

“历史没有必然。”他继续写道,“两千多年前那个生于马槽的农家孩子——也就是上十字架的耶稣——更是偶然。人类的提升就是靠这些偶然诞生的个体完成的。 继续阅读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波兰“围绕自由的博弈”国际论坛开幕式上的专题演讲

阅读次数:36,453

文思 董至:在绿树和碧波中游弋——纽芬兰游记(2015.9.3-2015.9.10)

Share on Google+

 

纽芬兰(Newfoundland),直译是“新找到的土地”。据考证,早在公元一千左右就有维尔京人居住在这片土地上。最早“找到”它的是英国航海家约翰·卡博(John Cabot)。1497年6月24日,他率领着插着英国旗帜的船队,在纽芬兰波纳维斯塔角(Cape Bonavista)登陆,并且宣布纽芬兰是英国都铎王朝的领土。就这样,纽芬兰就变成英国的殖民地。直到1855年才获得完全自治地位。1949年,纽芬兰并入加拿大,成为了加拿大的第十个,也是最后一个加入加拿大的省份。 继续阅读 文思 董至:在绿树和碧波中游弋——纽芬兰游记(2015.9.3-2015.9.10)

阅读次数:21,368

胡志伟:悲壮的历程(回忆录选章)

Share on Google+

 

〔编按〕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为了追求光明与真理,瞒着家长偷偷收听美国之音,因而被公安局抓进大牢关了近二十年。他受尽酷刑,终于冲出铁幕来到自由世界,当上了美国之音记者,当选香港艺术发展局委员暨文学委员会主席(相当于大陆的全国作协主席),还写了一百多本书,现任香港中国现代史学会会长。这就是本书的梗概。

胡志伟,香港传记作家、文学评论家、曾任徐吁创建的香港英文笔会【HONG KONG P.E.N.(ENGLISH)CENTRE] .会长,现任香港中国现代史学会会长。2001年由刘宾雁邀请加入本会。 继续阅读 胡志伟:悲壮的历程(回忆录选章)

阅读次数:21,432

王依群 王一梁:安葬(电影剧本·上)

Share on Google+

 

上·海外部分

 

于波在寻人网上找到了失散二十多年的表妹,她在丹佛。

他毫不犹豫立即从旧金山启程。

 

一  丹佛机场

暴风骤雨,飞机晚点。在迎客的人群中,兰兰戴了副墨镜,高举一块大牌子,上面写了

歪歪扭扭的中文字:表哥。

兰兰已三十出头,但稚气依旧。在三三两两走出通道的人中,兰兰一眼认出那个高个子表哥。于波也认出了她,这血液的呼声太大了。他们热烈拥抱,好象从未分离过。

兰兰说:吓我一跳,以为爹地走出来。

停车场漫天大雪。一辆白色吉普内,一条大狗安静地卷缩在后座的毯子里。有人远远地走来,立刻机敏地趴下,装睡。于波和兰兰坐进车,于波忍不住又捏捏兰兰的耳垂。开车。 继续阅读 王依群 王一梁:安葬(电影剧本·上)

阅读次数:23,871

虔谦:打碎一尊石膏像

Share on Google+

 

 

1969年。

小暑天,苏秋贞背着一顶斗笠,匆匆踏上了那条长长的石桥。桥的另一端,住着她的弟弟苏秋明。苏秋明是苏家第一个能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的状元,聪明自是不必说,性情还相当的冷静稳健。这些日子以来,秋贞每次碰到棘手的事,总要先请教自己这位弟弟要如何处理。今天秋贞一早起来,一个不小心闯了大祸。这事刻不容缓得要马上处理,他们家,可是再也经不起任何差错了。

不知为什么,每次走在这条五里长的石桥上时,往事 继续阅读 虔谦:打碎一尊石膏像

阅读次数:5,417

东亚:开国(第二部分)

Share on Google+

 

30

 

花香笼罩下的万国公墓。

月朗星稀。

小小的一堆篝火。

野外升起的火,应该叫做这样的名字。虽然那是宇文英点给大师亡魂的祭火。

宇文英松开了大师的胳膊,他的手掌感觉到了空气的热度。尽管这个时辰的大气处在最低温度,但它与从地下爬出来的大师的身体温度相比,一个相当于火山,一个相当于冰川。这种比喻是有些夸张,但不如此夸张就不足以表达他此刻的感受。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二部分)

阅读次数:2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