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11月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系列之五

Share on Google+

 

老酒的十年长发随想

老酒的十年长发梦里冲冠一甩打死过人,夜里迎面一甩吓疯过人,疯人院里当众一甩,芸芸之病客内外皆失。老酒的十年长发春天里凌空一甩,树上的喜鹊纷纷跌满怀;老酒的十年长发夏天里360度大泼墨,美人的石榴裙竞相开花;老酒的十年长发秋天里呼啸一甩,挣扎在枝头的枯叶潇潇落下;老酒的十年长发冬天里满世界一甩,美人冻僵的心象发情的种子蠢蠢欲掀。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系列之五

阅读次数:23,028

夏婳:不惑之年

Share on Google+

 

(一)

圣诞和新年过完,商家的生意一落千丈,不过有的竟然挂起了中国式红灯笼,写上欢度春节,不得不承认华人在多伦多已经很成气候了。夏静月没有心思去管商家的策略,只是希望在促销中得到实惠。来多伦多七年了,第一次她这么盼望春节。前些年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磕磕碰碰的,根本不记得春节是哪一天。今年算是有很大的起色了,老公罗春祥和自己工作稳定。女儿依依越发出落得漂亮,书读得也不错。儿子嘟嘟更是长得是白白胖胖人见人爱。 继续阅读 夏婳:不惑之年

阅读次数:10,215

孙乃修:春天的情思

Share on Google+

 

一  爱情奥秘

 

谈到贾植芳九死一生构成的传奇性人生、培养众多芬芳桃李、结识天下豪杰之士、历经迫害而不坠青云之志、在长期折磨中从未对人生绝望,那就不能不谈他的另一半——任敏。在这一切方面,忽视任敏的存在及其对贾植芳的巨大精神支撑、助力乃至规讽、批评,将是很大的不公平。他的苦难岁月,是和任敏共同度过的。 继续阅读 孙乃修:春天的情思

阅读次数:23,519

孙志鸣:傻锛儿

Share on Google+

 

张木匠有四个儿子。他就以干活时常用的四样工具——锛、凿、斧、锯——分别为他们起了名字。

老大锛子呱呱落地后,亲生母亲只看了他一眼,伸出手刚想摸一下,前来索命的无常鬼却等不及了,只让她咧开嘴笑了笑,喉咙里像被东西卡住了似的“咯、咯”响了两声,眼一翻就蹬腿儿了。张木匠抱着儿子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继续阅读 孙志鸣:傻锛儿

阅读次数:6,704

任常:千里奔袭(惊悚故事)

Share on Google+

 

1992年,我因恼怒官官们巧立名目,横征暴敛,发动并领导了反摊派,带着绝大部分业户“反”出汉正街,创建了“汉口新火车站小商品市场”(现改为华南海鲜市场)。岂料,天下乌鸦一般黑,江汉区的官官比桥口区的官官还“饿”得狠些,爪子又长又利,推翻原来所有承诺,七抓八挖,打乱我的计划,把一个红红火火的局面折腾得冷冷清清,要死不活。一气之下,我决意辞职退下。 继续阅读 任常:千里奔袭(惊悚故事)

阅读次数:23,399

王依群 王一梁:安葬(电影剧本·下)

Share on Google+

 

·大陆部分

 

四十四 上海罗森超市库房

上海的孙良从港务局下岗三年,现在罗森超市打杂。

这天下午,孙良接到一个女人电话。

孙良:什么?魏德胜走了?册那起来,魏德胜啥人,吾弗认得。啥?听弗出,等歇我到门口去。噢,侬讲是魏德胜,大头,记起来了。册那已经半个世纪过忒了,现在想起吾了。啊?伊去啥地方啦?乘飞机去呃,还是坐火车去?噢,作孽额,我哪能晓得,伊死忒啦? 继续阅读 王依群 王一梁:安葬(电影剧本·下)

阅读次数:27,729

东亚:开国(第三部分)

Share on Google+

 

第二部

老家

 

1

 

呼延速大师说完他不能赴京的理由,就消失不见了。宇文英开始还无法相信他真的走了,因为那套衣服,从帽子到袜子和鞋子,都完完整整地,仍旧像穿在一个躯体的上面一样,停留在空中应该停的位置上。但衣裳里面却是透明的空气,从纽扣的缝隙中可以望到对面的背里。

“大师,您没有走,你在哄学生哩,连哄带吓……”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三部分)

阅读次数:23,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