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12月

刘丽朵:中国童话(二)

Share on Google+

一个人在路上的奇遇

从前有一个人叫李诚,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他的别墅在城外,他的家却在城内,他有时在别墅住,当他回到他的家的时候,他就要走这条路,所以这条路他已经走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个人觉得,这条路的确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李诚又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了。但是这一次,一个路上的奇怪的神仙想要和他玩点游戏。 继续阅读 刘丽朵:中国童话(二)

阅读次数:21,106

王巨:废墟里的呓语

Share on Google+

夜里,我听到了狼嚎。那一声长长的嚎叫,震荡着寂静的夜空,穿越人家的门户,钻入人们的内心深处,使人浑身一阵阵发寒。那是月亮刚刚爬出来的时候,陈旧的纸花窗户上有了一抺淡淡的月影。当时,我一定是时睡时醒。在睡梦中我似乎能看到那只狼站在高高的崖壁上,冲着新月引颈长嚎。我还能看清那是一只土灰色的狼,它伸长脖子,仰天长啸,嘴巴张得大大的,嘴头尖尖的,露出锋利而惨白的牙齿。它毛皮丰满而光滑,腰身雄健,四肢发达,拖着一条粗壮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它的身影衬托在浩瀚的夜空中,当月亮完全出来的时候,它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剪影。这也许不是梦,是我幻想中的情景,因为我在看到那只立于悬崖上的狼时, 继续阅读 王巨:废墟里的呓语

阅读次数:21,755

李毓:东瀛散记

Share on Google+

 

上海换乘飞机时,突然间风雨大作,航班因此延误。

邻座是个50岁左右的日本男人,其实仅从外表是很难分辨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的。他穿着很随意,上身是一件发白的牛仔衬衫,下身穿一条卡其色休闲裤,一双休闲板鞋,头发不长不短,以国人以貌取人的眼光,我大致判断他是个日本蓝领(技术人员)。

他比我登机早,从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一直在专 继续阅读 李毓:东瀛散记

阅读次数:20,661

伊名:白布谣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

本文描写了作者在文革中的一个场景片段。就像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切片,却传达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氛围。而尤为难得的是作者独特的语言风格,特别推荐。

 

一九七零年春天,正值文化大革命如日中天的年代。

那时,那个男孩的年纪尚小,刚满六岁半。然而,发生在那年四月里的故事,却因事件的主人公死了,更因为故世的那个老人,就是他亲生的外祖父,从而使这一事历,在他的脑海里,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可以这么说,那场四月天的不幸,应该作为他人生道路的真实开始。 继续阅读 伊名:白布谣

阅读次数:8,107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六

Share on Google+

 

酒批《星际穿越》

1.

诺兰,一个超越人类现有俗境的国际大导,没有他不敢想象的,只有他正在想象的,比如《星际穿越》。

当整个世界刚告别了刀光剑影的20世纪,诺兰在收拾《记忆碎片》;当21世纪的人们从华尔街危机中刚刚探出没有诗意不敢梦想的头,诰兰的《盗梦空间》吹响了人类的iMax旋风;当我们走进2014,当我们依然为是不是走出沉默的大山该不该满怀喜悦的遥望美利坚还是灿烂的拥抱朗朗乾坤如果可能这个破党破国值不值得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六

阅读次数:20,637

任常:婶婶的狗狗

Share on Google+

 

早就想写写婶婶的狗狗,直到现在学会作文,才完成我埋藏已久的心愿。

那年初春的一个晚上,我刚上床,妈妈上前坐在床沿深情地望我半晌,笑笑,似乎有什么交待。我问,妈妈,你要对我说啥么?妈妈想了想,尽量让语气平和,俯身说,我和爸爸马上到省城打工。准备送你到叔叔家住一段时间。我一听要离开爸爸妈妈,极不情愿地哭泣起来,连声说,不,我不……妈妈一把搂起我也伤心地流下眼泪,温存地说,你还小,去了省城没人照顾你,等我们安顿好了,再带你去。我依旧不答应,不嘛,就不……爸爸走上前,严厉地说,小孩子,要听话。我们不出去打工挣钱,哪来饭吃?说着,用手掌抹起眼睛。我瞧爸爸哭了 继续阅读 任常:婶婶的狗狗

阅读次数:8,065

任协华:口供

Share on Google+

 

我原以为,这些事不可能和我有任何关系,但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几天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总会这么巧,是不是谁在刻意安排。我很困惑,非常不安。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委屈的,一句话,事已至此,没有选择。我认了。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吧。 继续阅读 任协华:口供

阅读次数:7,683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一)

Share on Google+

 

我的主人是向阳村人氏,跟我一样,出生在农村。村里人都喊他黄支书,我则叫他老黄,他听了一点也不生气。在他眼里,我比村民的地位还要高。

我刚满月的那一天,老黄就把我从一户农家小院的狗窝里抱了出来,揣回了自己家。老黄不是为了我而去那户人家的,他是为了那户人家的女人——村里的田寡妇,他干了田寡妇一顿之后,就顺便把我抱回来了。 继续阅读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一)

阅读次数:19,894

东亚:开国(第四部分)

Share on Google+

 

31

 

为了保守皇帝与他之间决定的国家机密,宇文英始终没有暴露身份。他蜷缩在上洋西区治安所的监房里,忍受着开国之初的磨难。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在这新朝代开朝的前期,会有无数无辜的人头作为祭品被捧上血色的祭坛。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即使一个小小的错误,也会导致你失去生命。只要你犯到了他们手里,你就难以摆脱。比如,你宇文英在上洋这个省份,因为诱奸妇女被抓住了,你犯的是流氓罪,这个罪会上升为强奸罪,罪会一层一层上升递进,直到你够杀头的份上。这个时期急需大量的人头,割哪个的头合适呢?那些撞上的人最为合适。出檐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道理十分简单。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四部分)

阅读次数:2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