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1月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边巴扎西带着一脸的泪迹和一双红肿的眼睛从医院回到了僧舍里。这时正是早上六点多钟,僧舍里的人都还没有起床,院内院外静如死水,就连那些在院树上睡觉的小鸟都没有醒来。

边巴扎西走进僧舍时,巴顿正在里边准备起床穿衣服,巴顿见到边巴扎西回来了,就赶紧一边提着正在穿的裤子一边朝边巴扎西走过去轻声问他:“贡堆怎么样?”(贡堆指达赖喇嘛)语气充满着担忧和惊恐,他害怕从边巴扎西的嘴里说出令他无法承受的噩耗。 继续阅读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一)

阅读次数:20,780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七

Share on Google+

 

从澳大利亚音乐航班开始(1)

 

三十年前的上海官方电台首播澳大利亚音乐航班着实让当时沉睡在精神沙漠中的国人眼前豁然洞天,原来音乐可以这般美,原来风景可以如此奢华,原来山川可以这般柔情激荡,原来通过想象的翅膀我们真可以穿越千山万水游遍人间美景,随着那一回回音乐航班,我们在梦里神游这个神秘世界,蓝天和白云袅袅摇曳,我们的梦竟这般轻柔,音乐的翅膀这般透明,那个年代还没有小祖宗和他们的世界,那个年代只有我们的梦想。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七

阅读次数:19,970

夏婳:寒冬(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一)

苏青青被自己剧烈的咳嗽弄醒了,她起身喝了点水,看了一下时间,四点,真是太准了!咳嗽药的说明上标注服药一次便可缓解症状四小时,分毫不差,只是奇怪为什么研制不出完全根治的药呢?为了这咳嗽,苏青青中医西医全试过了,她现在可以一口气说出十种以上偏方和药名,效用却是不说也罢了。

苏青青叹了一口气,想着没有办法再入睡的了,过一会儿要给女儿准备早餐了,美国高中的孩子其实很可怜,天还没有亮就得赶到学校。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透过缝隙的凉风让她不经打了个冷颤,窗外昏黄的路灯下雪花在尽情飞舞。 继续阅读 夏婳:寒冬(连载一)

阅读次数:25,286

文思:在似曾相识的国度里拍摄日出——古巴八日游(2015.11.3-2015.11.10)(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加拿大多伦多-古巴巴拉德罗

早就想去古巴游览,但是由于这个国家过于神秘,了解不多,所以一直下不了决心。看到诺亚旅行社广告,去那里旅游八天七夜包住包餐包机票包税只要640加元,我再也坐不住了。打了几次电话,搞清楚一些基本情况,就毅然决然地跑去买票,最后以每人645加元的略高价格买了两张八天七夜包住包餐包机票包税的套票。

下午4:30起飞的航班,女婿在下午一点多钟就把我们送到了机场。本应该在E74登机口登机,但是登机卡打印得很差,字母E模糊不清,几不可辨, 继续阅读 文思:在似曾相识的国度里拍摄日出——古巴八日游(2015.11.3-2015.11.10)(连载一)

阅读次数:20,971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1. 人生如套

人们去俄罗斯游玩的时候,会被当地的一种工艺品吸引眼球:套娃。一整套的套娃,通常大大小小十几只,彼此造型色彩相似,小的可以套在大的里面,再大小一起套在更大的里面,一个个套起来,最后只剩一个最大的套娃立在那儿,别的套娃全被它套进去了。

可以将“套娃原理”作一延伸推广:我们往往重视并且记住了历史上某个重要的“大日子”,殊不知,其实有许许多多平平常常的“小日子”被它套在里面了。

人生就是这样大小里外分裂的。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件工艺品。 继续阅读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一)

阅读次数:21,232

伊名:河上曲

Share on Google+

 

这是一个冬末假日。我们一行六人,三对恋侣,满载成箱的美酒肴馔 ,驾车远去雪梨城北的鹰潭河港,共租一艘三层的舱式船艇,别岸而去。三昼三夜的河上之旅,便在假日的第一个傍晚开始。

河上的陆地,是一艘动荡的船艇。桅灯诡谲地掌亮,轮机也已轰鸣,解开栓紧木桩的绳缆,一片别离岸野的愉情,那晚,正值星光灿烂。 继续阅读 伊名:河上曲

阅读次数:20,554

陈接余:人性恶及其疯狂的理性——读阿尔都塞自传

Share on Google+

哲学家杀妻并不惊世骇俗,惊恐的是他最后十年:作为福柯的老师,作为《保卫马克思》《重读资本伦》这两部举世闻道的重头著的作者,他居然始终对20世纪最伟大的学科——佛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鄙视而拂违(萨特也是这样)!

这位法国高师的哲学教授,启迪拉康、德里达的后结构学先导,最后时期的自我瓦解却是履行一个心理分析的意识恢复过程,自我 继续阅读 陈接余:人性恶及其疯狂的理性——读阿尔都塞自传

阅读次数:34,840

汪建辉:户口是国人的牢房(二)

Share on Google+

 

11

确实,小刚是有机会当官的。北京解除戒严后,部队回到位于石家庄市郊区的驻防地。在熟悉的地方——一个隐密的大山里——山、水、空气、风、温度甚至是湿度,都是熟悉的。但小刚觉得总有什么不对劲,具体有什么不对劲他说不上来。暴风雨前,当然是没有暴风雨的。但是,周围细微的变化,环境与人的关系、人与人的交流、干部与群从关系……这些变化还是会带给人异常感觉的。 继续阅读 汪建辉:户口是国人的牢房(二)

阅读次数:20,774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二)

Share on Google+

 

回家的路上,我走得比较急。罢了官的老黄,有点寂寞,我得陪着他。果然,当我一走进院子,就看到老黄一个人在唉声叹气,还好,他就是再怎么心情不好,也不会忘记侍候我,就凭这点,我都会一辈子对他好的。吃完饭,看着仍然叹息不止的他,我忍不住劝了他两句:“你这辈子值了,村里这么多女人像妃子一样侍候你。”

老黄听了这话,越发忍不住伤心,他叹道:“脱毛的凤凰不如鸡,我不是惋惜过去的风光,而是悲哀现在的落寞,他妈的村里人现在迎面走来,都不跟我说句话,人世沧桑,世态炎凉啊。” 继续阅读 此岸江山:一只瞧不起人的狗(二)

阅读次数:20,189

东亚:开国(第五部分)

Share on Google+

 

第三部

 中京

 

1

回到中京之后,宇文英才知道他的妻子被皇帝派遣到了非洲的尼日利亚去当大使了。他并不是回到家里才知道这个情况的,而是从皇帝嘴里直接听到的。他一下飞机,就被秦思女带领着去见了皇帝。皇帝专门派他的联络官到宇文英的老家去把他用飞机接回首都,这已经说明皇帝心里是多么焦急。作为一个朝代的最高首脑,处理问题似乎应该从容不迫,不紧不慢,悠闲自在,但新朝代的皇帝却不是那种性格的人,他性格暴躁,雷厉风行,钢铁意志,刚愎自用。他不但要求他的手下绝对服从,连强迫鬼魂们向他表忠这样的事也做出来了。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五部分)

阅读次数:2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