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东亚

东亚:开国(第六部分)

Share on Google+

14

 

中京的夜色是明亮的。

首都嘛,新朝代的第一城市,老大嘛,一切设施都是头号的,第一流的。

当宇文英从地下室爬上来之后,对于首都的感受是这样的。似乎没有特别的感受,又不是新来乍到,没有陌生与新奇,有的只是迟钝与麻木。地下室通往外界的楼梯,是水泥质量的,被尘土覆盖住了,显得肮脏,好像穿了一层尘土织成的毛衣。尘土长了翅膀,有了毛,会飞翔了。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六部分)

阅读次数:18,113

东亚:开国(第五部分)

Share on Google+

 

第三部

 中京

 

1

回到中京之后,宇文英才知道他的妻子被皇帝派遣到了非洲的尼日利亚去当大使了。他并不是回到家里才知道这个情况的,而是从皇帝嘴里直接听到的。他一下飞机,就被秦思女带领着去见了皇帝。皇帝专门派他的联络官到宇文英的老家去把他用飞机接回首都,这已经说明皇帝心里是多么焦急。作为一个朝代的最高首脑,处理问题似乎应该从容不迫,不紧不慢,悠闲自在,但新朝代的皇帝却不是那种性格的人,他性格暴躁,雷厉风行,钢铁意志,刚愎自用。他不但要求他的手下绝对服从,连强迫鬼魂们向他表忠这样的事也做出来了。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五部分)

阅读次数:17,467

东亚:开国(第四部分)

Share on Google+

 

31

 

为了保守皇帝与他之间决定的国家机密,宇文英始终没有暴露身份。他蜷缩在上洋西区治安所的监房里,忍受着开国之初的磨难。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在这新朝代开朝的前期,会有无数无辜的人头作为祭品被捧上血色的祭坛。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即使一个小小的错误,也会导致你失去生命。只要你犯到了他们手里,你就难以摆脱。比如,你宇文英在上洋这个省份,因为诱奸妇女被抓住了,你犯的是流氓罪,这个罪会上升为强奸罪,罪会一层一层上升递进,直到你够杀头的份上。这个时期急需大量的人头,割哪个的头合适呢?那些撞上的人最为合适。出檐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道理十分简单。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四部分)

阅读次数:18,075

东亚:开国(第三部分)

Share on Google+

 

第二部

老家

 

1

 

呼延速大师说完他不能赴京的理由,就消失不见了。宇文英开始还无法相信他真的走了,因为那套衣服,从帽子到袜子和鞋子,都完完整整地,仍旧像穿在一个躯体的上面一样,停留在空中应该停的位置上。但衣裳里面却是透明的空气,从纽扣的缝隙中可以望到对面的背里。

“大师,您没有走,你在哄学生哩,连哄带吓……”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三部分)

阅读次数:17,517

东亚:开国(第二部分)

Share on Google+

 

30

 

花香笼罩下的万国公墓。

月朗星稀。

小小的一堆篝火。

野外升起的火,应该叫做这样的名字。虽然那是宇文英点给大师亡魂的祭火。

宇文英松开了大师的胳膊,他的手掌感觉到了空气的热度。尽管这个时辰的大气处在最低温度,但它与从地下爬出来的大师的身体温度相比,一个相当于火山,一个相当于冰川。这种比喻是有些夸张,但不如此夸张就不足以表达他此刻的感受。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二部分)

阅读次数:17,559

东亚:开国(第一部分)

Share on Google+

 

内容梗概

作品以新政权建立伊始,皇上令六大秘书之一的宇文英去请已经逝去13年的文学巨匠呼延速的鬼魂创作《开国史诗》为主体故事。讲述了宇文英出于对新政权忠贞,对大师呼延速的虔诚,唤醒了大师的鬼魂,道尽原委,与大师一起考察“上洋”。以呼延速的眼光、宇文英的心灵,看到感受到新朝代的种种痼疾,大师于失望之中选择了逃离。大师的不合作,引发了全国上下的一场声势浩大的捕魂运动。在宇文英奔丧期间,大师的魂灵没有幸免,其坟墓被掘,遗骸被锁,魂灵终被囚禁。宇文英心痛万分,但仍不得不面对皇上的指令。捕魂运动竟然推进到连同李白、屈原、苏轼、施耐庵等历代文学大师魂灵也被囚禁、被折磨的万劫不复之境地,甚至包括刚死去不久的母亲的魂灵。宇文英放弃了劝说大师呼延速写开国史诗的念头,并和大师呼延速密谋越狱。被感化的卫士寇承明参与并配合了他们的行动,他们去解救李、屈、苏、施等大师,看到的情形触目惊心:四大师不是被拦腰截断就是被挫骨扬灰。 继续阅读 东亚:开国(第一部分)

阅读次数:16,423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六)

Share on Google+

○○○○○○

 

他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件。那物件是黑色的,约有两寸宽、八九寸长。他把烟卷放到烟灰缸里。烟头在瓷器里面,只见冒出来的烟在空气中袅袅飘浮,不见泛出红光的正在慢慢地燃烧着的烟头。我想到的是,刚才之所以没有发现他在抽烟,正是这种情况造成的。暗淡的光线充当了一流的保护色。

他把左手里的物件换到右手中,揉捻着,滑动着边捋边搓,把那物件把玩得好像具有了灵性,能变成人似的。假如非人的动物或无机物、有机物能变化成人,那它肯定是妖魔鬼怪。

“你就是付小华?长得还蛮齐整的。”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六)

阅读次数:4,951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四)

Share on Google+

○○○○○○

已经半早上了。我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一点都不知道。越是着急,就越是有意外发生。我若是按正常情况睡眠,就不会如此睡过头。若不是那梦中的头颅砸落下来,我可能还会睡着。我听到的是巨大的敲门声。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

“苏青——苏青——”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四)

阅读次数:6,106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三)

Share on Google+

第二部

我已经死了,我的幽灵向你讲述……

实际上我是无所谓死无所谓生的,我是由转述的人转述出来的人,转述的人想像和虚构出来的,转述的人随心所欲的结果而已,而转述的人又产生于被蛟龙吞吃了下身的我的妻子、名分上的妻子德坚躺在李家 中央医院的窑洞里的梦魇里……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三)

阅读次数:5,479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二)

Share on Google+

“你跑哪去了?噢,看你的叫花子爸爸?你要和他一刀两断,划清界限。排队——”

五十个学生,每队十人,排了五队,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延河岸边。这些孩子除了像于心这样的是延安文化人的孩子,百分之九十都是烈士和准烈士的后裔。

“我们今天的任务与昨天一样,谁第一个寻找到,……谁就是我们的英雄。”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二)

阅读次数:5,395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内 容 提 要

一位21世纪的西安作家,为了调查40年代某无名作家在陕甘宁特区被残害致死的案件,孤身深入延安地区,结果被红军鬼魂抓到了六十多年前的乱世。在处死他前,鬼魂们对他进行整治改造。延安的实际统治者毛泽东发现这位西安作家大脑中装有预知未来的密码,便决定留下他,让他的预言能力为其服务。这位作家趁此机会一心想阻止内战,拯救死于内战战火中的近两千万骨肉同胞,在反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采取了刺毛、刺朱及中共高层领导的行动。他的行动如同儿戏,刺杀行动无一成功。他明知不可能改变历史,长达三年的中华内战及毛共的红色江山早已成为历史事实六十多个年头了,但他依旧努力着,为“不可能”这种注定的宿命而努力着,直到进入了他个人命运的终点,他被作为祭品献给了延安鬼们崇拜的迷信之物——蛟龙。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一)

阅读次数:5,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