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任协华

任协华:论波拉尼奥

Share on Google+

故事

毫无疑问,波拉尼奥是讲故事的好手,但和一般意义上人们理解的不同,故事在这里变成了一种巨大的磁场,尤其在谈到波拉尼奥时,我们就要把故事从文学的背景中抽出来,之后,让它变成另一种具体的而且是非常明确的形象,“不一定是什么有意义的姿态,更像是冷淡。”[1]通过这种处于晃动中的形象,作家开始确立他的语气,不是讲故事的语气,而是描述世界的语气,所以,波拉尼奥就和世界达成了一致,这种一致不是相互靠近,而是不断分离,世界离波拉尼奥越来越远,越来越难以面对和承受,同时也越来越清晰,事情就是这样,到最后,只剩下某个人在说话,他非常冷静,尽管有时候他也会谈上几句,发表纯粹个人的看法,或者也会进行调侃,但是,这依然不能掩盖,冷静的声音贯穿了整个世界,就象你已经看到的那样,故事成了生命,摆脱不掉的生命。 继续阅读 任协华:论波拉尼奥

阅读次数:17,967

任协华:逃亡的征程——逸风诗歌评论

Share on Google+

 

从语意学的角度来说,要探讨诗歌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诗歌是一种不确定的物质情感。但又正因为如此,阐述诗歌就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尤其是当语言在诗人的手中变成情感的载体时,这种等待分离或等待变化的状况,就构成了诗歌在诗学层面上的行动过程。这一点,体现到逸风的诗歌中,就会因为其特别明确的节奏而展现出人性的深度。在一方面,是由于逸风的诗歌不仅包含了对分离状况的描述,也同时承接了对分离本质的贯穿。由此,才会让人深切地感受到,阅读逸风的诗歌这个行为本身,就已经成为了对诗歌的介入,也就是对人生的现实状态与文学的诗歌状况进行分离、 继续阅读 任协华:逃亡的征程——逸风诗歌评论

阅读次数:17,620

任协华:口供

Share on Google+

 

我原以为,这些事不可能和我有任何关系,但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几天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总会这么巧,是不是谁在刻意安排。我很困惑,非常不安。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委屈的,一句话,事已至此,没有选择。我认了。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吧。 继续阅读 任协华:口供

阅读次数:6,860

任协华:七十米

Share on Google+

 

七个月前,花了十几年积蓄,老林订了一套房。首付五十万。房子离市中心不远。老林带着林婶前前后后在城里看了四个月,才选中这个楼盘。他觉得大楼名字取得好,非常响亮,叫金碧辉煌国际广场。老林笑着说,这房子我满意。老林把存在银行的钱取出来,签好合同,交了钱。

老林买的是二十五楼的房子,有一百多平米。老林觉得,这么高,住着舒服。空气好。不光有电梯,还能看清整个城市。 继续阅读 任协华:七十米

阅读次数:3,881

任协华:亚洲候选人

Share on Google+

 

接到电话前他就睡着了。他在梦里看到了一座山和一片在山顶上燃烧的火,温度不断升高,他冒出了汗,非常口渴,他光着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来的,只觉得山顶上越来越热,就开始往回走,但在一个悬崖边被风吹到了空中。他想醒来,膨胀的云层让他头晕。电话铃声帮助了他, 继续阅读 任协华:亚洲候选人

阅读次数:5,501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下)

Share on Google+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上)

第四章:景观之后的平权行动

第16节:景观超越的动力

当艺术中心的权利被放置在和时代极不对称的情境中时,我们就必须要通过对景观之后的模型进行相对制约的整理,资本保守主义和后殖民思维的习惯性社会模式,使得当代艺术被呈现在一种主题式的而不是人格化的语境之中,因而,也正是在这个状况下,要探讨当代艺术在公共领域内的所指及其附加的深层次含义,就必须要跨越来自经验和视觉的符号系统,所形成的仅仅是针对未来观念的变化,当现代语境开始改变自身的轨迹时,我们将会发现在景观的覆盖之中仍然清晰的平民意识的种子和细胞。 继续阅读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下)

阅读次数:5,835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上)

Share on Google+

前言

和当代艺术存在的问题相比,作为一种现代框架之内艺术思想的流动,时代给予了我们以极其繁芜、驳杂的线索,而以艺术观念的冲突之中,所包含的对于人生及信仰、生存和死亡、现象与本质的思考,则又会因为个人的独特性而呈现出迥异和不同的状态,因而要探讨社会全局中艺术和现实的关系,就首先要去面对来自群体和日常生活之后某种具有隐蔽意识的存在力量。 继续阅读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上)

阅读次数:5,601

任协华:底层

Share on Google+

这一星期以来,我们所能找到充饥的东西只有糖煮水果,这是唯一的他们没有拿走的可吃的东西。——克洛德·西蒙

保平和他们扭打在一起的时候,胃里还装着没多久吃下的半个馒头。在天色蒙蒙亮时他就被自己惊醒了,一些寒冷的迷雾在空气中穿行。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即使当他被强按着坐在警察对面接受问话时,这种感觉还存在着。很快,保平再一次和他们扭打在一起,准确说应该是保平被几个城管包围住以后,他们轮番殴打着他。他有些疼,感觉有一只风筝在断了线后忽上忽下晃动着,风筝越飘越远,有那么一刻,他几乎想到了自己应该蹲下呕吐一下,这种念头让他笑了起来。同时,在挨打中他出于本能进行着反击,四周的人群开始渐渐增多,但是在尚保平的眼里他们象是不断摇晃的树叶看也看不清楚。保平醒了之后在床上静静躺了一会然后什么也没想就拽过衣服穿上,刷牙、洗脸后他推开门,他听到孩子在自己女人的另一边轻轻翻了下身并发出细微的呼吸,他笑了一下,继续向外走去,一些风在街上穿越而过。 继续阅读 任协华:底层

阅读次数:4,553

任协华:重创(长诗)

Share on Google+

◎ 任协华

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

——《旧约 诗篇》 

每个人都受到了重创在每一秒时间的间隙在他们的生活中,
在大地上醒来的瞬间露水烧焦了你眼睛里看见的一切,
你要明白光已经冷却正在发出的声音撕裂了你的心脏,
我在对你说话并不是我疯了并不是我让你感到恐惧, 继续阅读 任协华:重创(长诗)

阅读次数: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