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六四

怀昭:可以讲个故事吗?

Share on Google+


起初我从来不相信有阴阳眼这回事,就像我起初不相信上帝。这两件事都是直到我女儿告诉我有,我才不得不信。

可我为什么那么信一个小孩子呢?理由很简单,我女儿豆沙不会撒谎。这倒也不是天生的,是我没等她有机会学会撒谎,就马上想办法把她带出来了。记得那个初夏,去北京接她走的时候她还老大不情愿:

“过完‘六•一’再走不行吗?我们老师说了,儿童节的时候我们要给胡锦涛爷爷唱歌呢。”

“胡锦涛是谁啊?儿童节,去给一个你不认识的、还面瘫的老头唱歌,这是啥意思呢?你想唱就唱给姥姥、姥爷吧,唱完了咱们赶紧上飞机。”
继续阅读 怀昭:可以讲个故事吗?

阅读次数:8,061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七)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六

第二十四章

1

“五、二九”罢考被镇压之后,形成的恐怖气氛一直笼罩在政治犯的心理。人毕竟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长时间处于紧张、压抑状态的政治犯,精神状况显示没有来时那种亢奋的激情来面对黑暗的压力了,每天无休止的体罚、洗脑及白昼不分的折磨人的劳动,足以让他们这些人身体感到万分的疲惫,尤其是精神上的煎熬,身心好像处在万劫不复中,周围的万物似乎都成了重物并不断的膨胀挤压生活的空间,政治犯时常会有一种缺氧甚至是窒息的感觉。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七)

阅读次数:20,250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六)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五

第二十章

1

等到史海苏醒过来时,他躺在了医院里的病床上,在他睁开眼睛时,感到软肋那里特别的疼痛,他的手腕上扎着针头在输液。
“史老师你醒过来了啊。”一个很孱弱的声音进入他的耳里,侧头看到旁边床上躺着的是安福兴,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好像灰土覆盖了一层似的。史海记得在小号门前的厅里,安福兴也被扒光衣服,赤身裸体站在水泥地上,遭受非人道的待遇。他来到这个监狱前,在看守所染上了肝炎,由于没有相应的治疗,他的肝病发展的挺严重,他的脸色常常给人挂一层灰的感觉,这些政治犯中除了史海个头高之外就属他和他的同案个头高了,差不多一米八十个头,人高马大的身材,但多年的狱中生活最终彻底毁了他入狱前的强壮的身体,在他出狱后不久就很快的死于肝炎病上了,这是后话。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六)

阅读次数:20,134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五)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四

第十八章

1

尹尔仲过去做过律师,他之所以做律师,是因为在他小时候看到爸爸在没有任何申辩的情况下就被送到了一个叫夹边沟的地方去劳改从此下落不明的事情耿耿于怀,而且爸爸讲述他爷爷的故事也让他难以忘怀,爷爷曾是“富田事变”的受害人之一,作为一名红军的高级军官被定罪后不容任何辩解就被用刀砍死,那次事件有十万左右的人死于非命,就来连后来的总书记胡耀邦都险些因那次事件而命丧黄泉。父亲和爷爷的故事埋藏在他幼小的心里,随着人生的成长岁月,他想用自己的声音代替父亲和爷爷为他们发音,为他们伸冤还亲人们一个清白。但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样的替亲人们的冤魂伸冤,都无法让失去生命的亲人重新活着回到人间,斯者已逝。但他不想希望再看到无辜人在面对冤案无力说话的状态,他想替他们发出最强的声音,不希望发生在长辈身上的悲剧重新在这个时代出现,他做了一名律师。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五)

阅读次数:19,993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四)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三

第十六章

1

死寂不单纯属于过去和幻觉,而且也属于现实生活的每一个地方,属于那些阳光普照不到的地方。

考场上,除了来回走动的警察的皮鞋声和郞国平放在桌子上的手表指针发出的走动的声音外,几乎听不到别的动静。“现在是七点三十分,”郞国平在考场报时:“时间是足够用的。”
考场上的政治犯清楚的知道郞国平的用意,但考场上很多人也发现郞国平的脸色是很难看的。郞国平到这里管理政治犯本来是镀金的,是作为上升的台阶或敲门砖的,到这里时间不长却出现如此严重的管理不顺的事情,对于他这个要面子的人是很难接受的,尤其是对上面是不太好交代的,此时要想让他脸不变色恐怕是很做到的,这个本想在对政治犯进行“洗脑”的过程中起着具体的“总设计师”的作用的他,难免是有些出师不利。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四)

阅读次数:19,625

凡骨:一个80后的天安门记忆

Share on Google+

我永远记得父亲站在医院大楼的窗台上,朝游行的学生挥舞白大褂的情景。那一年,我刚满6岁。而这是我最早的关于天安门的记忆。
虽然对很多亲历者来说,那是深重的伤害与苦难。但是天安门在我的印象中,却意味着怪异、离奇、荒诞、滑稽。多年之后我懂得了这种感觉在文学上叫:“魔幻现实主义”。而《人民日报》对莫言获奖的赞美,或许是想用这种“魔幻现实主义的蒙太奇手法”昭示我们的国家会在的拉美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绝尘而去…… 继续阅读 凡骨:一个80后的天安门记忆

阅读次数:33,719

马建:天​安门广场25年之后

Share on Google+

北京天安门广场事件二十五周年之后:

“人群之中的每个人,都是大屠杀的受害者”

1989年6月4日,当中国共产党派遣了二十多万戒严士兵,使用装甲车和坦克镇压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和平民主运动,造成数百人甚至数千人的死亡。我和我的大多数同胞都难以想象,二十五年之后,这个野蛮的政权仍然执政,而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则成了禁忌。尽管中国政府在努力把这段历史擦干净,但大屠杀的记忆还是无法完全被埋没。在这里程碑般的二十五周年之际,天安门事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继续阅读 马建:天​安门广场25年之后

阅读次数:19,465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三)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二

第十五章

1

D省比起C省在对待参与民主运动的民主人士的态度或做法上似乎好像不太一样,D省似乎要谨慎些,不像C省那样在天朝首府血腥镇压完民主运动之后就速战速决随意弄一些人就判了刑,完成了与天朝首领保持高度一致的态度和任务。D省直到天朝首府开庭审判民主人士开始后,才跟着开庭审理参与民主运动的民主人士,但D省不动手则已,动手就来个后发制人,天朝首府那边开庭后还没有进行宣判的时候,这边开庭并立马当庭就宣判,而且是又重又狠。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三)

阅读次数:19,433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二)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一

第十三章

1

史海拖着受伤的一条直腿缓慢地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走完了那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幽暗的监道,来到了牢房的外边。
四月中旬的末尾,按季节来说是春天,但史海却感觉不出来一点春天盎然的气息。低沉的天空,充满了灰蒙蒙黑乎乎的色彩,冷风带着一股酸腐的气味夹着尘土在他的周围肆虐,并不断的侵袭他的身体。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二)

阅读次数:18,300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一)

Share on Google+

接上部之五

第十二章

1

“史海,收拾行李。”
在寂静的昏暗的长长的监道里传来了看守所中的警察的喊声。
史海听到喊他名字的声音时这一天,已经是在史海站在狱中高墙前,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的那一年的那一天之后,时间又过了二十二个月之后的一天。

史海知道喊这连他自己都要遗忘的名字时,对他意味着将要离开长时间被砌在墙里的幽暗生活,走出囚禁自己的暗无天日的看守所。
在看守所漫长的囚笼似的非人生活算是熬到了头,但等待他的将是一种什么样生活状态呢?!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一)

阅读次数:17,100

齐家贞:六四见证:坦克碾死祖孙三人

Share on Google+

天安门血案二十五周年,天安门母亲望穿二十五个秋水。她们疲惫了衰老了,心还是一片破碎,眼泪还在长流,可人心不死,她们要求为六四伸张正义。

二十五年过去,再一个二十五年过去,世界不会忘记“子弟兵”的机关枪冲锋枪狂射而出的子弹,留下的无数应声而倒血流如注的尸体;世界不会忘记,坦克车碾过人群,人体变成一摊肉饼。

一个政府如果杀了一个孩子,这个政府就应该立即倒台法办,因为它是个杀人犯;一个政府一次就杀了成百上千甚至数千个孩子,这个政府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中共新政府新领导毫无起色,内里一片肮脏黑暗,千方百计掩盖回避歪曲六四,妄图抹煞民众的记忆,连为受害者扫墓在私人家里纪念六四,他们都大动干戈逮捕警告忙不迭。活得如此心惊肉跳,不如屙泡尿去淹死。 继续阅读 齐家贞:六四见证:坦克碾死祖孙三人

阅读次数:30,837

傅正明:变形·异化·记忆·复归——谈马建小说《北京植物人》的哲学意蕴

Share on Google+

1989年的北京六四屠杀,二十五年过去了。历史推移成故事。但是,专制恐怖在中国仍然是活生生的现实。当此之际,中国旅英作家马建聚焦六四悲剧的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明镜出版社,2009年),更凸显了它的历史意义、现实意义及其文学价值。我要强调的是,这是一部富于哲学意蕴的小说。 继续阅读 傅正明:变形·异化·记忆·复归——谈马建小说《北京植物人》的哲学意蕴

阅读次数:17,832

任畹町:89学潮民运的前奏

Share on Google+

——“纪念民主墙10周年”纪实

八九年五月十九日晚十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在西郊国防大学礼堂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通报实施戒严情况,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中央军委、中顾委、中纪委、全国政协和北京市的副部长级以上干部参加了会议。 李锡铭首先代表北京市委介绍了北京市学潮的发生和发展情况,并用较大篇幅讲了一段幕后黑手,先后点了方励之、李淑娴夫妇,"中国人权同盟"的任畹町,"中国民主联盟"的胡平、陈军和王炳章、汤光中。

(摘自官方出版的《天安门真相》一書第六章,戒严: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 继续阅读 任畹町:89学潮民运的前奏

阅读次数:29,688

沈何光:安魂(文言祭​文)

Share on Google+

风雨如磐,沉雷隐隐,忽一道电光刺破天宇,茫茫旷野中唯见吾兄戟指誓天,圆睁怒目,而全身血肉模糊,几不成人形。吾惊惧莫名,心撞击如擂鼓,浑身冷汗淋漓,不知是梦是醒。待看清书橱里吾兄弱冠时遗影,聪慧、坦荡而忧郁,廿五年前往事如电光刺穿长夜昏沉,乃轻拭像框,不禁老泪纵横。廿五年来,吾一日不敢或忘吾兄为何赴死,亦不敢或忘吾为何偷生。廿五年来,每至吾兄忌日,吾必沐浴更衣,独处斗室,为吾兄亡灵默然于心中弹奏安魂之曲。安魂,安魂,吾兄魂未安兮!

继续阅读 沈何光:安魂(文言祭​文)

阅读次数:16,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