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冷万宝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七)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六

第二十四章

1

“五、二九”罢考被镇压之后,形成的恐怖气氛一直笼罩在政治犯的心理。人毕竟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长时间处于紧张、压抑状态的政治犯,精神状况显示没有来时那种亢奋的激情来面对黑暗的压力了,每天无休止的体罚、洗脑及白昼不分的折磨人的劳动,足以让他们这些人身体感到万分的疲惫,尤其是精神上的煎熬,身心好像处在万劫不复中,周围的万物似乎都成了重物并不断的膨胀挤压生活的空间,政治犯时常会有一种缺氧甚至是窒息的感觉。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七)

阅读次数:22,708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六)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五

第二十章

1

等到史海苏醒过来时,他躺在了医院里的病床上,在他睁开眼睛时,感到软肋那里特别的疼痛,他的手腕上扎着针头在输液。
“史老师你醒过来了啊。”一个很孱弱的声音进入他的耳里,侧头看到旁边床上躺着的是安福兴,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好像灰土覆盖了一层似的。史海记得在小号门前的厅里,安福兴也被扒光衣服,赤身裸体站在水泥地上,遭受非人道的待遇。他来到这个监狱前,在看守所染上了肝炎,由于没有相应的治疗,他的肝病发展的挺严重,他的脸色常常给人挂一层灰的感觉,这些政治犯中除了史海个头高之外就属他和他的同案个头高了,差不多一米八十个头,人高马大的身材,但多年的狱中生活最终彻底毁了他入狱前的强壮的身体,在他出狱后不久就很快的死于肝炎病上了,这是后话。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六)

阅读次数:22,585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五)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四

第十八章

1

尹尔仲过去做过律师,他之所以做律师,是因为在他小时候看到爸爸在没有任何申辩的情况下就被送到了一个叫夹边沟的地方去劳改从此下落不明的事情耿耿于怀,而且爸爸讲述他爷爷的故事也让他难以忘怀,爷爷曾是“富田事变”的受害人之一,作为一名红军的高级军官被定罪后不容任何辩解就被用刀砍死,那次事件有十万左右的人死于非命,就来连后来的总书记胡耀邦都险些因那次事件而命丧黄泉。父亲和爷爷的故事埋藏在他幼小的心里,随着人生的成长岁月,他想用自己的声音代替父亲和爷爷为他们发音,为他们伸冤还亲人们一个清白。但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样的替亲人们的冤魂伸冤,都无法让失去生命的亲人重新活着回到人间,斯者已逝。但他不想希望再看到无辜人在面对冤案无力说话的状态,他想替他们发出最强的声音,不希望发生在长辈身上的悲剧重新在这个时代出现,他做了一名律师。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五)

阅读次数:22,436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四)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三

第十六章

1

死寂不单纯属于过去和幻觉,而且也属于现实生活的每一个地方,属于那些阳光普照不到的地方。

考场上,除了来回走动的警察的皮鞋声和郞国平放在桌子上的手表指针发出的走动的声音外,几乎听不到别的动静。“现在是七点三十分,”郞国平在考场报时:“时间是足够用的。”
考场上的政治犯清楚的知道郞国平的用意,但考场上很多人也发现郞国平的脸色是很难看的。郞国平到这里管理政治犯本来是镀金的,是作为上升的台阶或敲门砖的,到这里时间不长却出现如此严重的管理不顺的事情,对于他这个要面子的人是很难接受的,尤其是对上面是不太好交代的,此时要想让他脸不变色恐怕是很做到的,这个本想在对政治犯进行“洗脑”的过程中起着具体的“总设计师”的作用的他,难免是有些出师不利。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四)

阅读次数:22,109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三)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二

第十五章

1

D省比起C省在对待参与民主运动的民主人士的态度或做法上似乎好像不太一样,D省似乎要谨慎些,不像C省那样在天朝首府血腥镇压完民主运动之后就速战速决随意弄一些人就判了刑,完成了与天朝首领保持高度一致的态度和任务。D省直到天朝首府开庭审判民主人士开始后,才跟着开庭审理参与民主运动的民主人士,但D省不动手则已,动手就来个后发制人,天朝首府那边开庭后还没有进行宣判的时候,这边开庭并立马当庭就宣判,而且是又重又狠。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三)

阅读次数:21,917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二)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一

第十三章

1

史海拖着受伤的一条直腿缓慢地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走完了那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幽暗的监道,来到了牢房的外边。
四月中旬的末尾,按季节来说是春天,但史海却感觉不出来一点春天盎然的气息。低沉的天空,充满了灰蒙蒙黑乎乎的色彩,冷风带着一股酸腐的气味夹着尘土在他的周围肆虐,并不断的侵袭他的身体。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二)

阅读次数:20,775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一)

Share on Google+

接上部之五

第十二章

1

“史海,收拾行李。”
在寂静的昏暗的长长的监道里传来了看守所中的警察的喊声。
史海听到喊他名字的声音时这一天,已经是在史海站在狱中高墙前,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的那一年的那一天之后,时间又过了二十二个月之后的一天。

史海知道喊这连他自己都要遗忘的名字时,对他意味着将要离开长时间被砌在墙里的幽暗生活,走出囚禁自己的暗无天日的看守所。
在看守所漫长的囚笼似的非人生活算是熬到了头,但等待他的将是一种什么样生活状态呢?!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一)

阅读次数:19,588

冷万宝:血色铁城(上·之一)

Share on Google+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血色铁城》序

今年是发生八九“六四”惨案的25周年,但这个纪念日对于很多的年轻人来说并不了解当时发生什么,这不是他们的过错,造成他们不了解事件根本原因在于当局采取强力措施迫使人们无法去了解那段历史的真相,当局那样做是出于维护权力及自身利益出发,那是专权者本质使然,但历史一旦发生,是无论多少鲜血及黄土也无法掩盖住的,它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唤醒人们去发现那段被掩藏或被分割的历史,真相会随着人们的努力挖掘及时间的推移会水落石出的。这也是写本书的一个方面目的,希望通过小说中的人物命运引起人们的好奇,如果能够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的话,那也算我多年的心血没有白白付之东流。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上·之一)

阅读次数:5,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