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刘晓波

古岳岗:作为政治义务的历史责任(随笔)

Share on Google+

◎古岳岗

为作家拉什迪声援集会的事,德国作家格拉斯曾写过一封信,标题就是:作为政治义务的历史责任。他是位卓有成就的作家,小说、散文、诗歌及版画均有建树,同时,他解决艺术内在责任和作为人的历史责任两难问题的办法,便是不但不回避,反而突出政治义务的向度。我之所以选择这个标题,作为理解刘晓波的出发点,理由也正是这类问题的纠葛往往笼罩着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思考。 继续阅读 古岳岗:作为政治义务的历史责任(随笔)

阅读次数:2,609

麦克·杜利、井蛙:诗人与异端(随笔)

Share on Google+

诗人与监狱(随笔)

◎麦克·杜利

我现在所表达的就是支持刘晓波,为他的自由,以及任何一个地方人民的自由而呼吁。我只是《献给庞德》一诗的英文翻译者,也是这首诗作者井蛙的朋友。她告诉我,应该为刘晓波的监牢,他的诺贝尔和平奖,以及他应该得到的自由表达一个西方学者的视野和思想。 继续阅读 麦克·杜利、井蛙:诗人与异端(随笔)

阅读次数:3,262

孟涛儿:一个中国人的成长(散文)

Share on Google+

◎孟涛儿

刘晓波如果获的是诺贝尔文学奖,估计中共不但不会如此愤怒和嘁嘁,还可能举国官民共庆。偏偏他获的是一个和平奖,对中共有政治挑战性的奖。诺贝尔奖是非常严肃非常神圣的,而和平是一个充满道德的词语。在二十年前,刘晓波是不可能获这个奖的,中国也是没有人能获这个奖的。 继续阅读 孟涛儿:一个中国人的成长(散文)

阅读次数:2,620

贝岭:别无选择——记1989年前后的刘晓波(散文)

Share on Google+

◎贝岭

作者注:此文经修订,原写于1989年“六四”镇压后的六月下旬,是我在纽约获悉刘晓波在北京被捕后的激愤与回忆之作。文中的刘晓波是二十多年前那个纯粹个人的刘晓波。当时,我们都还年轻,没有今天的复杂,我的文字亦拙嫩。后来,我们共同经历的事情更多,友谊、分歧和失望亦多,可此文我一直未向晓波示过。现在,晓波再次入狱,且刑期漫长。我的悲愤、挂念和诸多心绪,恐只有他的妻子刘霞可以转告。继续阅读 贝岭:别无选择——记1989年前后的刘晓波(散文)

阅读次数:2,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