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刘淼

刘淼:庞麦郎和小镇青年亚文化

Share on Google+

◎刘淼(上海)

近日,《人物》杂志的一篇报道《惊惶庞麦郎》在互联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对于这篇关于歌手庞麦郎的专访,赞赏者有之,称作者以锐利的文笔还原了一个不愿意干农活却妄想成为国际巨星的农民。反对这篇文章的人也不少,原因是作者在采 继续阅读 刘淼:庞麦郎和小镇青年亚文化

阅读次数:4,147

刘淼:盆村事件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在通往盆村的路口,一辆桑塔纳警车被赶集的村民堵住了。尽管是警车,但村民们熟视无睹,相互间继续讨价还价,把眼前这辆代表政府无上权威的桑塔纳当做透明物。其中,一个年约四十七八岁的中年妇女甚至为了一袋苹果的重量与摊主发生剧烈争执,即便警车的喇叭被摁破,都没能让他们挪动半步。 继续阅读 刘淼:盆村事件

阅读次数:5,871

刘淼:香水有毒(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李小田

麻将馆不大,只有三张自动麻将机,但对李小田来说,足够了,这意味着一个月稳赚3000块,远超做清洁工时的收入。李小田今年38岁,三年前和老公范大军、女儿咪咪一起搬到了果园小区。果园小区是槠城很有名的家属区,隶属槠城冶炼厂,范大军就是在冶炼厂下属的炼焦分厂上班,属临时工性质,专干正式工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李小田原本是没有事做的,除了带孩子,便是做家务。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居委会的冯主任,冯主任是个热心肠,得知李小田没有工作,介绍她进了果园物业公司,包下小区26栋至36栋的公共区域清扫工作。活并不轻松,但好歹每个月多了800块钱的进项。这样,李小田全家也就宽裕多了,甚至,李小田还可以去小区麻将馆每周打上一次小麻将,赌注并不大,输赢几十块钱,纯属娱乐性质。 继续阅读 刘淼:香水有毒(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1,416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11

算起来,我也差不多三个月没有见到舅舅了。今天去拆迁现场找灵感,正好可以和舅舅见见面。与全国其他所有的拆迁现场一样,891生活区此时已经残败不堪,除了舅舅所在的那栋楼,其余皆为一片废墟。舅舅住在三楼,我轻车熟路地摸了上去,一敲门,居然没有人答应。抬腕看表,刚好十点整,按照以往经验,这个时候舅舅应该还在菜市场。我有点不甘心,但又没有别的办法,舅舅没有手机,不是舍不得买,而是觉得没有必要。他没有需要经常联系的人,也没有人需要经常联系他。他去我母亲家,从不事先打电话,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而母亲包括我去找他,则只能靠碰运气。显然,今天我的运气不佳。 继续阅读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1,353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中)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8

当我被窗外的阳光刺醒时,西米不见了。起初,我以为她在卫生间,但推开门一看,除了一支新牙刷孤零零地插在玻璃杯里,鬼影都见不到一个。再看厨房,昨天买的那个榴莲已经被剖成四大块,其中三大块里面的果仁一点儿都不剩,只留下干瘪、丑陋的果壳歪七裂八地躺在案板上。我不由得会心一笑,这个小妮子还真会吃,居然能一下子消灭掉四分之三。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才感觉到整个厨房已经被一股呛人的恶臭所弥漫。尽管经过一夜的折腾,我的肚子早已空空如也,但仍旧禁受不住恶臭的刺激,“哗”的一下将发酸的胃液吐了出来。我疾步走到窗前,将玻璃窗全部打开,这才稍微清醒了一点。接着,我开始收拾案板上的果壳,将它们统统扫进黑色的垃圾袋,最后只留下西米吃剩的那块榴莲。我舍不得把它扔掉,决定先收藏好,说不定晚点西米回来了,可以继续享受这一“美味”。在用报纸包裹榴莲的同时,我对它进行了仔细观察。毫无疑问,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端详榴莲,最表层自然是绿色的,只是绿得过于暧昧,不象常见的花草树木那般郁郁葱葱,给人以心旷神怡的感受。至于内部构造,也相当的奇特,分为好几个“房间”,每个房间会躺着一个或连体或分开的黄色肉身,肉身内会有一枚酒红色的核,那核似圆不圆、似扁不扁,绝不规则,只有根部与果肉相接,其余部分与果肉贴着但绝不粘连。如此构造,跟其他水果相比,明显过于特殊,而榴莲的暧昧也正来源于此——各个“房间”里的果仁,不正像古代皇宫里等待皇帝临幸的妃子么?难怪某本杂志里的专栏作家称榴莲是一种“性味”十足的水果。当然,更要命的还是榴莲表面的锐刺,像极了古代的狼牙棒,如果不小心从树上砸下来,底下的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继续阅读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中)

阅读次数:1,346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1

有段时间,我一直在做一个同样的梦,那就是和西米一起做爱。在梦里,我们反复交换各种不同的姿势,不断向对方发动前俯后仰的进攻,最后一起达到爱的最高潮。只是,每次醒来,她都不在。这个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翻看里面有关她的照片。我的手机牌子中文名叫三星,英文名叫SAMSUNG ,型号为E728。它是认识西米的那一天买的,在此之前,我用的是一款国产手机,99年的机型。本来我并不打算换掉它,谁知,那天我在一个朋友家上厕所,一不小心便从裤口袋里滑了出来,顺着下水道溜进了化粪池。我带着它上了两年的厕所都平安无事,没想到,就这么一瞬间永远的离我而去了。起初,我挺沮丧,觉得这么好的一个朋友失去了,实在可惜,但想着那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老话也就坦然了。然后下午独自一人去了手机大市场,结果一眼看中了E728.一问价,行货要三千八,而水货只要两千一。我毫不犹豫买下了那只水货——外观、功能与行货一模一样,不就是没交关税嘛。 继续阅读 刘淼:西米(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