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吴祚来

吴祚来:一个人的八九​六四纪事

Share on Google+

――纪念八九六四25周年

题记又一次回忆。[自由写作]的约稿,使我得以花时间又理了一下整个过程的记忆,是零散的,但对我对历史应该都不无价值。

每一个人记录,历史就会立体起来。

1

我是1988年秋季入学的研究生,我考的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文艺学专业,当时住在恭王府,离天安门广场不到20分钟自行车车程。 继续阅读 吴祚来:一个人的八九​六四纪事

阅读次数:5,810

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四)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第五幕

朝政(下)

灯光暗,转幕。刘恒到前面独白。

皇帝不好当吧,亲情友情爱情,谁不为情所累,弟弟淮南王杀人了,我割了自己头发,舅大人杀了人,不能再割自己头发吧,下辈子当马做狗,决不做皇帝。太累了。太麻烦了。当皇帝就是演戏的,演这曲戏太累,不如你们,花点银子,买张票,看戏,看戏容易,演戏,难啊。 继续阅读 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四)

阅读次数:12,747

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三)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第四幕

朝政(上)

汉文帝独白:

我就这样成了皇帝。

高祖父皇当年进长安,千军万马,我去长安,我只带几个人几匹马。我不直入皇宫,我且住在宾馆里一些时间,让各位老臣们王侯们再三思,是不是真的要我入主宫廷、坐上大位,我也可以察观长安气象,问自己内心,是不是可以坐住帝王大位?

我居然是被选举出来的皇帝,三皇五帝至于今,也是头一遭。为什么我是选举出来的呢?吕后违反了白马之誓,非刘氏不得为王,但她却让吕氏为王,甚至掌管了长安的兵力,但还是被老臣与我刘氏叔侄们剿灭。江山应该有功臣们来主政,可这一次却破天荒地选举我做皇帝,叔侄们或因德行不够而不用,或因外戚强盛而不选,他们选举我,因为我重德孝母,无为而治代国。 继续阅读 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三)

阅读次数:12,658

吴祚来:一个不会对话的民族,只有悲剧没有希望——一个六四幸存者对六四的回忆与思索(随笔)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前几年,一位宣传官员问我,当年六四时你在北京,也参加过六四吧,你说,你们背后真的没有国外势力? 继续阅读 吴祚来:一个不会对话的民族,只有悲剧没有希望——一个六四幸存者对六四的回忆与思索(随笔)

阅读次数:1,457

吴祚来:狗与抹你花(随笔)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上篇)

因几天前就受诗人老巢之约,到王府井他的新工作室小聚,所以五点多就赶到王府井,那座著名的教堂后面,一家写字楼里,茶叙。不一会儿吴稼祥兄也应邀来聊天。吴稼祥兄正在写一本宏篇巨作,思想深远,他说这部书使他兴奋莫名。 继续阅读 吴祚来:狗与抹你花(随笔)

阅读次数:1,339

吴祚来:从向日葵到葵花籽——艺术作品的社会文化逻辑(随笔)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梦是不是有生活逻辑?梦是不遵守我们日常生活逻辑的,它是变形的或者说无理性的,它拼凑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景象,但似乎又在按生活逻辑演绎,它总在自行编故事,那么梦乡是另一个故乡或村落? 继续阅读 吴祚来:从向日葵到葵花籽——艺术作品的社会文化逻辑(随笔)

阅读次数: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