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它山

它山:不敢说不敢笑及其他

Share on Google+

又是几个还能走出家门来的57同窗*聚会。

风烛残年的我们,像严冬里枝头上摇晃的几片枯叶;但个个都是毛泽东所谓的“人还在,心不死”之人。

喜欢说古道今,谈起“毕福剑骂毛事件”来,无不称赞:这个老毕呵,说出了中共专政以来人们不敢说的心里话。

这时,老李讲起一桩往事。

当年毛泽东在人们心目中已经不是人而是“神”的时候,喊毛主席万岁的频律最高而盛嚣尘寰。 继续阅读 它山:不敢说不敢笑及其他

阅读次数:20,989

它山:五十七响炮声

Share on Google+

 

严冬,一个疲惫的黄昏。

往日的湖光山色荡然无存,夏天丰盈的湖水退缩下去了,诺大的水面只剩下像蚕食得千疮百孔的一张桑叶。湖山、小岛裸露出不堪目睹的下半身,污渍斑斑的嶙峋怪石,一派诡异与凄怆。

后山坡上我们阴一锄阳一锄地在翻土,有的眯起双眼搜寻远处大湖里的一个穿绕岛间沟壑时隐时现的小黑点。那是管生产兼交通的老黎一大早出去,到场部 继续阅读 它山:五十七响炮声

阅读次数:5,404

它山:朝露(散文)

Share on Google+

◎它山

(1)

上世纪50年代,重庆市话剧团演出的话剧,我都是忠实的观众。印象尤深的,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天真活泼,可爱又调皮的冬妮娅;《绞刑架下的报告》里的优雅机趣的女招待;《雷雨》里追求爱与命苦斗的繁漪,以及《日出》里忍辱负重,保护弱者,闪烁着人性光辉的翠喜。 继续阅读 它山:朝露(散文)

阅读次数:1,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