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文革

李亚东:我“看见”了毛主席——我的后文革记忆之一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周年专题】

◎李亚东

一直以为,这事儿发生更早。直到最近才弄明白:假如是更早些时候——譬如四岁、五岁时候吧,家里不会让我一个人到处乱跑的——还别说去南关操场、人那么多的地方了。事实上我去了,记忆中没有别的家人跟我一起去;那就可以判定,自己当时还不曾、或刚刚上小学。我是1969年春节过后入学的,因此可以判断,独个儿跑去南关操场凑热闹,很大的可能是1968年夏天,当然也有可能是1969年——当春暖花开的时候。 继续阅读 李亚东:我“看见”了毛主席——我的后文革记忆之一

阅读次数:58,617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周年专题】

【编按】这是地下文学藏经洞中的一部分,区别于那些浮游在地面上,却自称地下文学的泡沫文学。如果说,上帝的童话是天堂;那么,人类的童话就是家园。而地下文学的藏经洞,就是我们终身追寻的心灵自由的家园。蔡楚,本名蔡天一,四川成都人。文革时期成都野草诗歌群落代表人物之一。1970年因参加地下文学活动,被关押、批斗。1979年文革结束后,由成都中院改判无罪。1997年移居美国。“文化大革命”前后代表作有:《乞丐》、《赠某君》、《给你》(1962)、《别上一朵憔悴的花》(1963)、《无题》(1964)、《依据》、《悼——写在一个骨灰盒上》(1968)、《透明的翅膀》(1975)、《等待》(1976)等。梳理当年地下诗歌创作的记忆,蔡楚在为《自由写作》写下这篇文章时说:“文学是超阶级的,当年我们从这个起点出发,才产生了其它权利意识。”(怀昭、李亚东) 继续阅读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阅读次数:22,209

老汪:1967年,毛主席成了“人质”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周年专题】

老汪

1967年,成都地区各种名目的群众组织林立。形成你死我活对立的两大派系山头:一、是“成都地区革命造反派联合总部”(简称“地总”),它由红卫兵成都部队(“红成”)、红卫兵工人成都部队、工人硬骨头战斗团等联合而成;二、是“成都地区解放大西南联合总部”(简称“解大”),由川大东方红8.26战斗团(简称“8.26”派)、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简称“兵团”)等联合而成。两派争权夺利,都想当全省唯一“响当当、硬梆梆”的左派,都恨不得一口把对方吞下肚里!于是长期武斗不止。

继续阅读 老汪:1967年,毛主席成了“人质”

阅读次数:22,112

齐家贞:我是反革命——文革狱中纪事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周年专题】(特稿转发)

齐家贞

【编按】此文为齐家贞自传体报告文学《黑墙里的幸存者》(台湾秀威出版公司,2014年)一书的节选章节。该书初版书名是《自由神的眼泪》(香港明报出版公司,2000年),讲的是作者与父亲在毛时代父女两代囚徒的真实故事。 继续阅读 齐家贞:我是反革命——文革狱中纪事

阅读次数:34,945

陈希我:侏儒(二)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年专题】

陈希我

5

以后阿庆嫂天天都来看望我们新四军。都是在黑漆漆没一颗星星的晚上。一到白天,芦苇荡就静悄悄的,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几丝芦花像鬼精灵飘着。连水鸟也没了影子,青蛙也不叫,好像都熬着,等天黑下来。天一黑,我就早早洗了脚,爬上我自己的床铺,放下蚊帐。没有偷看的眼睛,世界就全属于我了。我一发暗号,同志们就出来啦。咯的咯的,咯的咯的,我弹着舌头。我一拔枪,用左手啪地一枪。 继续阅读 陈希我:侏儒(二)

阅读次数:21,257

陈希我:侏儒(一)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年专题】

陈希我

虽然我们没有音乐才能,我们却有歌咏的传统。
——卡夫卡

多年前在国外,我的老师是个对中国问题十分关心的人。他常问我一些中国的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只是他每每将“改革”称做“运动”。我告诉他,“运动”在中国已经结束了!可过后他依然犯这毛病。他懂得半拉子中文,曾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过中国,他的中文就是那时学的。“运动”无疑是那时代的常用词,再说,语言往深里理解,是思维方式,我只能一笑置之。应该承认,跟那些连“你妈的”意思都不懂的老外比起来,他已经算是中国通了。那些傻B,你对他们喊“你妈的”,他们会问:我妈怎么了?你告诉他,就是你妈和我SEX了,他们仍然不懂,说:那又怎么样?他们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乃至自己家的女人被操了,是最大的耻辱。我的小说《操》写的就是这。即使是FUCK,也只是法律的问题。这是文化的错位。错位往往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一个野鸡在路边拉客,说:“大哥,您想过性生活吗?” 继续阅读 陈希我:侏儒(一)

阅读次数:21,277

武宜三:文革的受害者同时是文革的制造者——陶铸在文革中死去(随笔)

Share on Google+

◎武宜三

(导语:号称“南天王”、又是货真价实的杀人魔王陶铸在文革中被杀,只是中国共产党几十年杀人历史的一个小小轮回。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如果不能在文革发生四十年后的今天,反省自己的反人性、泠漠、残忍、自私,还不认错、还不忏悔,那么包括中国共产党员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将永远陷于永不停止的革命搅肉机中:逃不出先杀人而后被杀的宿命。) 继续阅读 武宜三:文革的受害者同时是文革的制造者——陶铸在文革中死去(随笔)

阅读次数: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