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晋逸

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晋逸

3、来自远方的故事

我彻夜不眠翻来覆去做了各种推断各种假设都不得要领,最后打了个呵欠,管他了,反正我没有生命危险。写旅游笔记也不犯法,就算真的被他利用我也没吃亏,至少我心里的那些疑问可以得到解答。 继续阅读 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971

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晋逸

一、来自精神病患者的笔记

康宁医院的护士打电话给我,说有个精神病患者想见我,她们想了很多办法才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希望我去见见这个患者也许对他的病情会有帮助。我犹豫了整整一个星期,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这倒不是因为我善良,而是我的好奇心很重,想不通一个精神病患者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声明我不是精神科医生之类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偶尔写点旅游心见闻给杂志。我还算不上作者,更不是旅游专家。我只能算是个喜欢游玩的现代女性。更重要的原因也许是店里生意最近冷清,我正闲得慌。 继续阅读 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788

晋逸:虚构的真相(随笔)

Share on Google+

◎晋逸

习惯性地打开电脑,随意地选择一部连续剧,看了一会,一股恶心的感觉不可控制地在我心里爆发了——最近这几年,国内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拍抗日片,无一例外的高歌共产党如何神勇机智,最后抗战何等成功。算一算国内多少的电视台,我觉得看上一辈子都看不完这几乎是同一部作品的不同版本,就像往年全国大街小巷贴满的“毛主席万岁”的标语,而我们伟大的毛主席现在正躺在纪念馆里。 继续阅读 晋逸:虚构的真相(随笔)

阅读次数:587

晋逸:不进坟墓(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晋逸

1

初秋的丽江有点妖艳,树丛是一团大紫一团大红的,天空是透明地蓝着,雪山是炫眼的白,碰上那天又是个晴朗的黄昏,白顶上还抹了层金粉,站在桥边的佟欣被这景象忽悠得心神恍惚,那一幕成了她回忆的相册里的一张相片。她觉得有点禅,至于那禅是什么,又不可说。 继续阅读 晋逸:不进坟墓(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633

晋逸:牌坊(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晋逸

1

牌坊以前在村子正南,一共有四道。李萍用现在的眼光看来——没什么气势,因为跟她后来去旅游的景点比。人家的牌坊光是对联都有自己村子里的那个高度了,还粉刷得金壁辉煌,而它们村子里的当年或许只可以给老人们作为心里安抚或者给路人指出进村子的路。她很多很多年以后回过一次村子,还很刻薄地说了句:“没事干起那么多牌坊干吗的?浪费国家土地。” 继续阅读 晋逸:牌坊(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666

晋逸:寿宴(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晋逸

从葬礼回来,她暂时换了一个人,开始温柔和善地安慰丈夫,声音悲伤而坚定——她必须如此,但愿这样能让丈夫平静下来。其实她也同样地因为老太的死而受伤了,老太死了,谁都没来得及去顾及她的感受。她明白,假以时日她也死了,躺倒殡仪馆的时候她就成为主角了,用不着自己去争取什么,往往一日之长短,需要耗费一生去计较。 继续阅读 晋逸:寿宴(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630

井蛙:上海澡堂(散文)

Share on Google+

◎井蛙

我是在冬天到上海的,那是我去香港后第一次出境。心情激动、兴奋、狂热。像一只被关了多年仍渴望飞的鸟。走在衡山路上,被一排排法国梧桐树迷住了,树叶顶端,那成排的老式洋房也使我欣喜不已,我为此多看了几眼,仍不能释怀。想起儿童时代在邮票上对江南民居痴迷的情景来。我对建筑的喜爱不仅仅是对建筑本身,而是对建筑里面的人也充满了好奇。 继续阅读 井蛙:上海澡堂(散文)

阅读次数: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