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朱瑞

朱瑞:最后的分手

Share on Google+

1

我们分手的次数太多了,都数腻了。离开他的农场时,我就发誓了,这是最后一次,换句话说,我和他之间,已经严丝合缝地画上了句号。

回到家里,我很快就睡了,睡得很实,一夜无梦。第二天, 像往常一样,我起得很早,继续写我的长篇小说。我描写了主人公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穷乡僻壤,因为与当地人精神上的隔膜,经历了没完没了的误解。我写啊,写啊,作为一个小说家,这是我的命运。 继续阅读 朱瑞:最后的分手

阅读次数:7,106

朱瑞:穿墙长存的历史证词——读《红潮沉浮录》

Share on Google+

继2012年10月溯源书社在香港出版《穿墙的短波》丛书第一卷《记录红色中国》之后,2014年2月又出版了第二卷《红潮沉浮录》。

自由亚洲电台 “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编撰的《穿墙的短波》丛书,是迄今连续播出近十六年的“心灵之旅”访谈声音版本的文字记录。也是人类存在可耻的信息“防火墙”时代,负有新闻自由使命的短波广播留下的一部穿墙长存的历史证词。如果说第一卷侧重以回顾红色中国历史大事件为线索,第二卷则更多侧重一些历史事件当事人的人生故事。

继续阅读 朱瑞:穿墙长存的历史证词——读《红潮沉浮录》

阅读次数:7,213

朱瑞:圣·尼古拉教堂与“六四”屠杀

Share on Google+

现在,圣·尼古拉教堂差不成了一个传说,最后,我相信连这传说也会被时间淹没的。不过,她确实存在过,就座落在今天哈尔滨南岗区红博广场的十字路口上。那是一座俄罗斯式木结构建筑,由著名建筑师鲍达雷夫斯基设计、著名工程师雷特维夫主持修建,而著名画家古尔希奇文克完成了教堂内部的大量壁画。 可谓建筑史上的奇迹。完工于1900年。 继续阅读 朱瑞:圣·尼古拉教堂与“六四”屠杀

阅读次数:6,940

朱瑞:像玉米生长在夜间(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朱瑞

引子

还要去镜泊湖畔吗?是的,要去,并且,一定要选在8月11日抵达。我自问自答着。我不是去看风景,不是去吃鲫鱼、鳌花、红尾鱼,而是看望一个21岁的少女。此刻,她正坐在湖边的枯木上,对着那一岸黛色的群山和一动不动的湖水,抹着咸涩的眼泪。她没有住处,没有亲人,只有不幸执著地陪伴她。抬起头,夕阳正在淡去,像开了太久的野蔷薇,一瓣瓣地落着,天地一片凋零。 继续阅读 朱瑞:像玉米生长在夜间(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2,170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下)

Share on Google+

◎朱瑞/整理

十九

由于康区进行了民主改革,1957年开始,四水六岗的好多人到了西藏。他们在拉萨集中后去了山南,在赤古县建立了一个根据地。后来,四水六岗又到了后藏南木林县,抢光了西藏地方政府的武器仓库,回到山南,流散打解放军。 继续阅读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下)

阅读次数:2,443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中)

Share on Google+

◎朱瑞/整理

十四

1953年五月,成立全国工商联合会,这是工商界组织的一个群众团体,资本家都要参加。中央要求西藏派代表,也要求有工厂的人参加。张经武代表和张国华司令员提名让我参加,说,恰巴·格桑旺堆比较年轻,将来工商联这边还有许多工作,就推荐给阿沛。阿沛和达赖喇嘛汇报同意:我、帮达羊陪、察珠昌、旺久啦,还有后藏两人、昌都三人,西藏贸易总公司经理罗加昌等十个人组成工商代表,当时,帮达羊陪和察珠昌在印度,我们首先到了印度。 继续阅读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中)

阅读次数:2,370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上)

Share on Google+

◎朱瑞/整理

恰巴·格桑旺堆:前西藏噶夏政府金融总管,后历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工商处办公室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西藏分行副行长,拉萨市副市长,中国工商联常委,西藏自治区第四、五届政协副主席,第五至七届中国政协委员等职。 继续阅读 尘封的西藏——恰巴·格桑旺堆先生的回忆(回忆录上)

阅读次数:2,327

朱瑞:还俗的香灯师(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朱瑞

8

“读完小学,我哥哥说,宗哲啊,上学有什么用,不要上学了,家里的活太多了,你在家里干活吧。但是,我想上学,学校里,西藏的学生中,我的学习最好,但是,有一天哥哥硬是把我从学校拽了回来,让我放牦牛和羊。我哭了。” 继续阅读 朱瑞:还俗的香灯师(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2,185

朱瑞:还俗的香灯师(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朱瑞

上篇

1

对着导师佛,宗哲坚赞先磕了三个等身长头,而后,开始净水。净了七七四十九碗水之后,他向导师佛走去,弯下身子,手伸进莲花坐的紧里面,拿出了一个黄缎子的小盒,打开。他的眼前,出现了深红深红的藏红花。他先把两片大一点的扇形花瓣放在一边,捏起针叶似的碎瓣,泡入一个又一个青铜供碗。水,渐渐地变得金黄,香气上升,宗哲就吸起了鼻子。 继续阅读 朱瑞:还俗的香灯师(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