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欧阳懿

欧阳懿:雅各伯,青春影像

Share on Google+

欧阳懿、刘贤斌

欧阳懿(左)和刘贤斌。青春时代。

青春影像:我的1989(上)

文/欧阳懿

亲爱的雅各伯,有些人可以很拽很自负,于是他们能以梦为马,在多维的时空穿越。
比如我,也可以做那样的一位骑手。此刻,我在北中国的一片大平原上,在大平原的夜空下,在大平原的夜露之上。
我在一个曾经有上百万同胞厮杀得一塌糊涂的旧战场上,上马、下马。
血渗透入泥土里,无人用心超度,收拾不起。
鲜活的生命在尘土里成为尘土。
那尘土里容不下生命,灵魂就在旷野游荡。
白日里人曾想从泥土中翻拣到一把短剑,但能够得到的只能是充满怨怼充满诅咒的白骨。 继续阅读 欧阳懿:雅各伯,青春影像

阅读次数:73,620

欧阳懿:醉了山河你的梦我的梦——《我的山海经,我的搜神记》之昆明印象

Share on Google+

 

找工作吗?住店吗?发票。打炮吗?

拖着旅行箱,背个旅行包,我走在一条叫做北京路的道路上。

北京路上,我象一个逃犯,或被抓了现行的淫妇,在人群中狼狈着,躲闪着。 继续阅读 欧阳懿:醉了山河你的梦我的梦——《我的山海经,我的搜神记》之昆明印象

阅读次数:4,272

欧阳懿:我希望听见你发自心底的笑声

Share on Google+

(校长示儿第八书)

我希望听见你发自心底的笑声

亲爱的若宇,我希望听见你发自心底的笑声。

1993年2月的雨夜,你妈妈攥着我的手说:来了。我们知道你来了。我们就商议你是清新安静透明纯洁的雨或者大气包容笃实的宇。
10月你来了,祛除了一个咒语:这学校水源作祟,风水不好,生女不生男。这个咒语被当成文化大革命就是好一样的真理,十年风行,一刻坍塌。你大姑一声尖叫一声欢笑:儿子!哈哈儿子。数日后你开始微笑,尔后我们能听得见你的笑声笑语。
继续阅读 欧阳懿:我希望听见你发自心底的笑声

阅读次数:6,023

欧阳懿:一棵并不名贵的树给一个帝国的好悼词

Share on Google+

在微博上就“歪脖子树”和人扯、扯淡,被@撒哈拉热风打了酱油,问:这是何典故?

我掩住惊悚、懊恼,八卦东东腔以告。

正经的大国领导人不会给女明星递纸条,说什么有事找大哥之类。否则你会糊里糊涂跑维也纳去砸人莫扎特的钢琴,或者日理万机了还忙着和帕瓦罗蒂同台献艺。 继续阅读 欧阳懿:一棵并不名贵的树给一个帝国的好悼词

阅读次数:5,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