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老汪

老汪:1967年,毛主席成了“人质”

Share on Google+

【文革50周年专题】

老汪

1967年,成都地区各种名目的群众组织林立。形成你死我活对立的两大派系山头:一、是“成都地区革命造反派联合总部”(简称“地总”),它由红卫兵成都部队(“红成”)、红卫兵工人成都部队、工人硬骨头战斗团等联合而成;二、是“成都地区解放大西南联合总部”(简称“解大”),由川大东方红8.26战斗团(简称“8.26”派)、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简称“兵团”)等联合而成。两派争权夺利,都想当全省唯一“响当当、硬梆梆”的左派,都恨不得一口把对方吞下肚里!于是长期武斗不止。

继续阅读 老汪:1967年,毛主席成了“人质”

阅读次数:26,527

老汪:那一年,1989(下)

Share on Google+

10)坐房中的那些“功夫”

在监狱里,每天早晨只要放风场的门一开,我就会起床,到放风场去练武。从放风场开门到起床的时间大约还在半小时。利用这半个小时活动活动手脚是我在监狱中体会到最自由的时刻。边上没有人,只有清晨凉净的空气围裹着我。只有让身体运动起来,才能再重温在被窝里的温暖。 继续阅读 老汪:那一年,1989(下)

阅读次数:5,644

老汪:那一年,1989(上)

Share on Google+

题记:
坐牢使我从“六四”的旁观者,成为了“六四”的直接介入者。这应该感谢不守信用的政府在承诺不“秋后算账”之后迅速地进行了拉网式的“秋后算账”,使我立即就成了现行反革命。在寂寞无聊的牢狱生活中,我常常一个人独自权衡着失去与得到:我失去了自由,却得到了一次进入历史事件的机会。 继续阅读 老汪:那一年,1989(上)

阅读次数:5,714

老汪:身体读本(之九·完)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八

5、鼻子闻到了

水映广在刚进牢房时将头望着天空,好像是鼻子正在流血一样。那个怪异的样子让所有的人都大笑了起来,盯着他,看他下面还会有什么花招。足足有10分钟,他将头放下来盯着地面像朗读诗歌一样地背诵道:“天空是破碎的。阳光是破碎的。生活是破碎的。心也是破碎的。”之后,他便什么也不说了。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九·完)

阅读次数:5,751

老汪:身体读本(之八)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七

(全卷·全身)越狱

“一个与本卷无关的段子 有人偷东西,被瞎子看见,哑巴大吼一声,聋子闻讯赶来,驼背挺身而出,瘸子飞起一脚。麻子赶来劝阻: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疯子说:别打了,大家都理智些……”

“据新华社1994年7月4日电 安徽省宿松县看守所发生集体越狱事件,一监室内的14名犯人全部从事先挖好的地道内出逃。安徽省公安厅发出紧急追逃令,日前已有11名逃犯落网,抓逃工作正进一步紧锣密鼓地展开……”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八)

阅读次数:5,866

老汪:身体读本(之六)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五

阳具:(!)阴道:)。(

“姬巴?”
“是这样,有很多人都会把它读成鸡巴。正确的应该是这样发音——姬(ji)邑(yi)——一般人都会把‘邑’(yi)字读成‘巴’(ba)。”
“噢!我可怜的(ji)(ba)。”
没等)(说完,姬邑的头像闪了几闪之后又变成了黑白的了。他不见了。“都订了婚了,还是这样不着边际的到处乱跑”,)(气愤地想。
但是,还没有过半分钟,)(的气就消了。她退出)(的ID之后,又换了一个)。(的ID登陆上来。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六)

阅读次数:5,928

老汪:身体读本(之四)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三

手:毛反

看到那人进来后,水映广也不用站起来,直接就在地下转了一个角度,直直地面对着他叫了一声:“老大。”
那人也不说话,只是直挺挺地站在那儿。那人双手插在口袋里,这足以证明他不想(也不愿)出手。正正地在灯光之下。灯光直线地从灯泡里面掉下来,砸在凸起的、可见的物体的表面上,将那人的脸照得亮亮的、晃晃的、咣咣的、闪闪的、烁烁的……暗暗的、灰灰的、阴阴的、隐隐的、深深的、沉沉的……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四)

阅读次数:5,459

老汪:身体读本(之三)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二

耳朵:聶只一

“左一片、右一片,隔座山头不见面——打脑袋上的一个器官”。
聶只一记得自己上幼儿园时,老师就出过这样的谜语,让小朋友们来猜。老师指着聶只一说:“请聶只一小朋友先来猜。” 聶只一猜不出来,老师就启发地说:你仔细想想,你的名字里就有很多个。
聶只一还是猜不出来,于是老师就问:“其他的小朋友能猜的出来吗?”
同班的小朋友们一起回答到:“耳朵。”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三)

阅读次数:5,055

老汪:身体读本(之二)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一

鼻子:毕直

毛三洗完头回来,同屋的老乡毕直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呀。可以跟我一起出去混了。”
毛三说:“我跟你不是一路人。我们虽然从小是一起长大的,但是你发现没有越长大我们就越是不一样了……”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二)

阅读次数:4,808

老汪:身体读本(之一)

Share on Google+

《身体读本》以小说的刀刃将人体肢解开来——通过对身体对人物的模仿,从“头”开始——从上到下——一直写到“脚”,人的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是一个独立个体,相应地他们代表着各自的命运、个性。有人说“个性即命运”,在这部小说里我们则可以体会到“作用即命运”。最后,这些被肢解的肢体又统统在监狱里集合成一个整体,其中的象征意义在当下中国的环境中不言自明。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一)

阅读次数:5,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