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金渝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续完)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九五

威威把我的生活好好地安排了一番,该洗的都给我洗了,该怎么放都替我弄得整整齐齐。啊,威威,她是长大了,和去年比,她已经算个大人了。她对我的态度,是典型的细心妻子对粗心丈夫的态度。她对我的一切都不放心,千遍万遍的叮嘱我种种事情。我领受着威威的爱,领受着她的关怀。我心里充满幸福和悲凉之感。我为威威做了什么?她是处在困难境地的啊……。 继续阅读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续完)

阅读次数:867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五)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七五

返回野马市途中,我在省府金城逗留了不多的几天。那正是五一劳动节前后。我去拜访那位当编辑的校友。在他的府上,他就我的《左公柳》稿子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先是肯定了若干优点,接着指出了两个致命的硬伤:其一,作者通过自己的人物的命运,要说明什么?掩卷而思,百思不得其解;其二,总共写了十几个人物,但只有一两个人物称得上有个性,其余的人物很难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对于他的意见,我心服口服。始信写小说,光有生活不成。何人无生活经历?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小说家?显然不行。所以说,体内有没有文学细胞十分重要。以前我也写过许多稿子,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这就证明我不是一个能写小说的人。威威是可以的,可惜她不肯动手,当然她主要是没有时间从容写作。 继续阅读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五)

阅读次数:673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四)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五五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想关于我“金屋藏娇”的事,肯定被许多人觉察到了。居红的话是我第一次获悉我和威威的关系已经泄露,暴露。我有点紧张了。我怕坏了大事——首当其冲的是威威的毕业分配。我一下子想起好几次事情,更加确信人们早已对我产生怀疑,只是我在自欺自骗,把脑袋埋进沙堆里,幻想我们行事秘密,万无一失。 继续阅读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四)

阅读次数:678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三)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三七

那是六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我在屋里搂着谢秋菊一边吻她,一边解她的纽扣。她的胸脯由于我的抚摸,已经变得十分隆起、丰满,我用嘴噙住一只乳头。她十分安静。可是当我继续解她的扣子时,她反抗了,虽然没有出声,但反抗很激烈。我狂躁了,热血涌流,使劲按住她。她挣扎了一会儿就不动了,只把脸偏过去。我开始喃喃地说我多么爱她,多么想念她。“别怕,威威,我喜欢你!”“别这样,我疼。”“我爱你!爱你……”“别压我了,我透不过气了……” 继续阅读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三)

阅读次数:657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一)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亲爱的主:我相信你是神的儿子,我是迷途的羔羊,是悖逆的罪人;我承认我在你面前的一切罪孽,求你用你的宝血洗尽我的一切不洁不义,给我重生的生命。我现在悔改,我愿意接受你做我的救主,求你带领我走永生的道路;主啊!我打开我的心,求主进入我的心灵。 继续阅读 金渝:罪恋(长篇小说·之一)

阅读次数:695

金渝:天水记游(游记·下)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九月六日早晨,早早起来,天阴着,但没有下雨。我和存勇先生去剑鸣君的住所。他们说看过玉泉观后再吃早饭,我想那太迟了,就在街头买了一个“菜夹馍”,二元钱,边走边吃,霎时风卷残云,一扫而光。剑鸣老兄已经在巷口等我们,于是我们三人直奔玉泉观。 继续阅读 金渝:天水记游(游记·下)

阅读次数:964

金渝:学府故事之长官外传(纪实文学·下)

Share on Google+

◎金渝

“老农民”

(一)

“老农民”是学府重建后的首任领导,先是副书记,又改任副院长。如此似机关衙门、又似养老院、可是却又顶着学府名头的处所,成天晃晃荡荡就领到工资,自然有很多人想方设法削尖脑袋往进钻。“老农民”紧抓进人权,不走他的门子,他的脸色就很难看。 继续阅读 金渝:学府故事之长官外传(纪实文学·下)

阅读次数:592

金渝:学府故事之长官外传(纪实文学·中)

Share on Google+

◎金渝

“老秀才”和“大炮”

(一)

老佛爷主持学府工作后不久,也就是一九九二年的夏天,有一位党派的副主委“老秀才”被任命来当副院长。此公自命不凡,刚愎自用,自恋情结很重。他身高而头小,自以为是美男子,虽说已经年过花甲了。 继续阅读 金渝:学府故事之长官外传(纪实文学·中)

阅读次数:668

金渝:学府故事之长官外传(纪实文学·上)

Share on Google+

◎金渝

“老农民”

(一)

“老农民”是学府重建后的首任领导,先是副书记,又改任副院长。如此似机关衙门、又似养老院、可是却又顶着学府名头的处所,成天晃晃荡荡就领到工资,自然有很多人想方设法削尖脑袋往进钻。“老农民”紧抓进人权,不走他的门子,他的脸色就很难看。 继续阅读 金渝:学府故事之长官外传(纪实文学·上)

阅读次数:656

金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纪实文学·续完)

Share on Google+

◎金渝

学府与公司的官司之战

(一)

和燕孝贵分手后,庄育英一面在官场上另辟蹊径,寻找发财致富的终南捷径,一面守护着啸宇公司的摊子,继续在生意场上纵横捭阖。反正别人坑她,她就坑学府,把她的损失转嫁到学府头上。她是学府的大克星。她的啸宇公司开办以后,从未向学府上交过一分钱的利润,但是公司的水电费和冬季暖气费,却一直由学府替她交付。至于庄育英给学府职工的好处,我记得是九四年春节,公司给学府职工分过一回什么小副食,那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继续阅读 金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纪实文学·续完)

阅读次数:676

金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纪实文学·之三)

Share on Google+

◎金渝

啸宇公司之谜

(一)

话说庄育英拿下学府的公司操办权后,紧锣密鼓地准备开业。学府把办公大楼里的大部分房产划归啸宇公司;那个被撤销的民办大学带到学府的六十万现金和一部客货两用车转眼之间归庄育英所有。同时啸宇公司向银行贷款两百万,贷款的抵押是学府办公教学大楼(估价一千万元)。听人说,后来庄育英再度以大楼作抵押,又从另一家银行贷款两百万(一说她两次总共贷款一千万)。这就是说,学府的大楼被庄育英抵押了两次。四百多万国有资产到了庄育英的手,事情就这么简单。 继续阅读 金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纪实文学·之三)

阅读次数:673

金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纪实文学·之二)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一号房”和电炊的故事

(一)

虽然学府职工在很长时期里对庄育英不甚注意,都没有把她当一个人物看,因为她相貌平平,文化程度又很低,在学府里也很少出头露面,似乎很低调;但是庄育英在执掌公司大权之前,却大大的露了两手,令学府职工惊诧莫名,不能不对她刮目相看。也许老佛爷和老农民也正是因为此,而格外看重庄育英的魄力与能力。 继续阅读 金渝:学府故事之女人别传(纪实文学·之二)

阅读次数: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