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颜敏如

颜敏如:山外是天

Share on Google+

 

这不是本女人写的书,更好说,女人写不出这样的一本书。

什么样的书必须由女人写,什么,必须由男人写,应该是个不存在,也不一定值得花心思的议题。然而「日落呼兰」中,那般的硬与残,是出自女性作家手笔的事实,确实令人惊讶!是书中情节必须有的霸道、断残、粗鄙,让曹明霞得以练就「男人一身厚实肌肉而拥有爆发力」,并在履踏、挥手的同时,让大地摇摆、云层涌动?还是明霞的原本天性在这故事里得以延伸发展,如同那升了空的纸鸢在山外的高天遨游,不能回转? 继续阅读 颜敏如:山外是天

阅读次数:22,696

颜敏如:烟囱与呼兰之间

Share on Google+

 

文艺书写容易从己身出发,记忆永远是叙述著作上好的方便素材。以当今叨絮过往,事件与人物是坚实的、肤近的,时与空的乖隔,让回忆的过程与手续得以上彩黑白褪色的经验,也能够在刺枝里剪出玫瑰。然而,小说非自传,故事中的「我」不必要是作者本人,正如同,「妳」或「他」可以轻易是百分之四十七点三五的作者自身一般。

曹明霞的「呼兰儿女」便是这么样的一部小说。她不仅采用了一般书写回忆惯用的时空跳接手法,也以不同人物为叙述主体,牵带出和这些人有关 继续阅读 颜敏如:烟囱与呼兰之间

阅读次数:21,410

颜敏如:爱情价,高不高?

Share on Google+

 

曾经有一位外国友人这么问:「在电视上的那些中国官员怎么全是黑发?」这话和「『土豆也叫马铃薯』里全是爱情故事」的说法一样,虽不完全正确,却有特定的根据,而「印象」便是这根据的所来处。「中国官员全是黑发」的印象,来自「中国官员」或「许多中国人」喜欢染发的风气,也 继续阅读 颜敏如:爱情价,高不高?

阅读次数:21,393

颜敏如:情宽终续红景残(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颜敏如

作者按:下面短文是已出版小说“此时此刻我不在”的后续想象。“此”书描述1927年出生台湾的女子唐幻,一生中所遇见两名男子并因着他们而改变生命路途的故事。这两名男子分别是台湾的蓝明(与唐幻年龄相仿)与瑞士的扬(比唐幻约年轻二十岁)。唐幻经历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后的白色恐怖时期,经香港、伦敦,辗转到达苏黎世之后,又亲历1968年代世界学潮带给苏黎世的冲击。 继续阅读 颜敏如:情宽终续红景残(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1,799

颜敏如:宝庆路二十三巷十五号(小小说·外一篇)

Share on Google+

◎颜敏如

那坟,簇新的。说是坟,其实倒嫌多了些,只不过是个垄起的土丘,旁边围着细绳,就等土木师傅砌个边,盖个顶,收个尾。苦主特别交代,那墓尾墙中间圆圈里的张字得够红、够苍劲才行。前墓的姓名头衔碑也马虎不得,到底要洗石子的,还是安个大理石,他的家人吵了十天半个月也没有一个结果。就连出殡那天,他父亲和大伯还当着众亲友的面,差点大打出手,还是他母亲的哭号,才止住了就要对冲起来的两个男人。父亲认为,就这么个儿子,虽然死得不是很体面,死后总得给家人在这村子里有个维持他张家原本就体面的理由。大伯却不这么想,说是躺在地底的他,年纪轻轻,为个无依无靠,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女人丢了命,怎么也不配有个好坟,死不安宁,也是应得。 继续阅读 颜敏如:宝庆路二十三巷十五号(小小说·外一篇)

阅读次数:1,768

颜敏如:被糟蹋了的文化瑰宝——中华文字如何去从?(随笔)

Share on Google+

◎颜敏如

或许受到中国堀起论的鼓舞,21世纪初始,国际上掀起波涛汹涌的中国热。一股学习汉语、汉字的热切企图有如燎原星火,一发不可收拾。然而有多少学习中国大陆简体汉字的人曾经意识到,他们汲汲所学其实是一堆文字残骸?又有多少人知晓,大陆上通行这些被肢解后的文字尸体是共产党御用文人践踏文化瑰宝的惨淡结果? 继续阅读 颜敏如:被糟蹋了的文化瑰宝——中华文字如何去从?(随笔)

阅读次数: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