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马建

马建:后共产主义与自由主义的纠结——在法国里昂文学节演讲(节选)

Share on Google+

image1

今天,面对后共产主义时代这个主题,我首先否定。因为这世界还没有出现共产主义国家,也没有共产主义制度,共产主义不过是一个谎言,是红色恐怖主义,而且是二十世纪最惨痛的政治实验。因为被切割的不是白鼠,是人类。设计这个“人间乐 继续阅读 马建:后共产主义与自由主义的纠结——在法国里昂文学节演讲(节选)

阅读次数:19,828

马建:天​安门广场25年之后

Share on Google+

北京天安门广场事件二十五周年之后:

“人群之中的每个人,都是大屠杀的受害者”

1989年6月4日,当中国共产党派遣了二十多万戒严士兵,使用装甲车和坦克镇压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和平民主运动,造成数百人甚至数千人的死亡。我和我的大多数同胞都难以想象,二十五年之后,这个野蛮的政权仍然执政,而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则成了禁忌。尽管中国政府在努力把这段历史擦干净,但大屠杀的记忆还是无法完全被埋没。在这里程碑般的二十五周年之际,天安门事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继续阅读 马建:天​安门广场25年之后

阅读次数:21,747

傅正明:变形·异化·记忆·复归——谈马建小说《北京植物人》的哲学意蕴

Share on Google+

1989年的北京六四屠杀,二十五年过去了。历史推移成故事。但是,专制恐怖在中国仍然是活生生的现实。当此之际,中国旅英作家马建聚焦六四悲剧的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明镜出版社,2009年),更凸显了它的历史意义、现实意义及其文学价值。我要强调的是,这是一部富于哲学意蕴的小说。 继续阅读 傅正明:变形·异化·记忆·复归——谈马建小说《北京植物人》的哲学意蕴

阅读次数:19,733

马建:肉之土(长篇小说选章)

Share on Google+

◎马建

〔由290页至320页结尾〕

……
你一步步走向湖心
看到死去的白血球
深深地躺在癌细胞的下面……

“……去哪里?我不离开广场。”天衣脸色苍白。

我急了,就从口袋里掏出麻绳:“把鞋捆好,人一挤鞋先掉,特别是你这种没有带的。” 继续阅读 马建:肉之土(长篇小说选章)

阅读次数:1,268

马建:遗忘的权力——天安门事件二十二周年记(随笔)

Share on Google+

◎马建

二十二年前我居住在香港,看到国内发生了学潮就返回了北京。有时住在南小街53号,有时住在朋友周舵家里,也在纪念碑上睡到天亮。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情,我只是旁观者,没有介入。王丹的演讲挤过去拍了照,吾尔开希举旗冲警围也收在了胶卷,司机把一车矿泉水送进广场我也组织群众往学生那儿运,知识分子游行队伍,鲁迅文学院的精英走过来我也拍了照片,佘华他们大都对着我举着胜利手势。但是我没有加入任何队伍。我还去过方励之的家,问他对学潮发展的看法。我仅是这场运动的记忆者。二十二年过去了,能记住的片断已经不多。可以说,那一个月的记忆只剩了十几个小时,而且是依附在胶片之中。 继续阅读 马建:遗忘的权力——天安门事件二十二周年记(随笔)

阅读次数:1,376

马建: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随笔)

Share on Google+

◎马建

二十年前在北京发生的“六四”运动,使中国文学裂变为官方文学与流亡文学、地下文学。与九十年前在北京发生的“五四”运动相比,“五四”运动扩大了文学自由和个人写作,文学精神也改变了中国社会。但随着共产党一次又一次的“解放思想”,五四青年竟成了镇压六四青年的凶手。文学被政治彻底利用了。 继续阅读 马建: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随笔)

阅读次数:1,307

马建:中国文学与政治——专治政治下的文学处境(演讲稿)

Share on Google+

◎马建

我的长篇小说《拉面者》写的是八十年代未政治环境的转变,人也随着扭曲了的故事。在这小说里两个人物互相喝酒倾诉,但还有一双无形的手拉扯着他们的肉体,那就是中国人的政治生活。 继续阅读 马建:中国文学与政治——专治政治下的文学处境(演讲稿)

阅读次数:1,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