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黄翔

黄翔:诗文书画行无不是“诗”——七十年烛光与围城中今生(散文)

Share on Google+

◎黄翔

今生至此,烛光点燃又熄灭,却从末有过一次祥和的生日。受围困的是血肉之躯,吹不灭的是“精神的烛光”。

此辑中的诗、文、书、画外之“行”,指“行为书写”或“行为艺术”。 继续阅读 黄翔:诗文书画行无不是“诗”——七十年烛光与围城中今生(散文)

阅读次数:607

黄翔:两半球文化碰撞与强震精神版图中“电闪雷鸣”的寂静(文论)

Share on Google+

◎黄翔

中国理应有前所未有的自信理应有另一种表情

从东方“精神文化”的高度审视当代中国文化,在全球范围内始终未再现曾有过的人文历史的辉煌,直至今日,也未见以充足的自信,崭露或证明自己理应具有的另类文明的潜在强势。这不仅仅是一种历史现象,也是未彻底改观之前的当下整个现实。 继续阅读 黄翔:两半球文化碰撞与强震精神版图中“电闪雷鸣”的寂静(文论)

阅读次数:671

黄翔:奥克拉荷马之旅(散文)

Share on Google+

兼致全球所有当下活着和活在当下的生者

◎黄翔

奥克拉荷马(Oklahoma),是一个州、是一个城市、也是一个大学的名字。如果说,从某种意义上先有了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才有了文化意义的美国;那么对奥克拉荷马而言,也正是先有了奥克拉荷马大学,才有了奥克拉荷马市和奥克拉荷马州。就整个美国而言,这是一所著名的大学,座落在宽广、平坦的大平原上,整所大学的全部空间大得象个城市,学生有三万多人。 继续阅读 黄翔:奥克拉荷马之旅(散文)

阅读次数:669

黄翔:基督的女儿――伟大的自由主义者林昭(散文)

Share on Google+

◎黄翔

火光一闪的刹那中“两个林昭”

匹兹堡大学英语系的系主任恰克·铿德(CHUCK KINDER),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参加一个小型派对,这是为他的夫人退休而举行的。因为正值盛夏,许多人度假去了,所以来的人不多,但食物却异常丰盛。极大的桌子上摆满了菜肴,其中有一个特大的盘子,里面盛满了水果,有葡萄、草莓、菠萝、切开的苹果、香瓜和哈密瓜,水淋淋的特别诱人。 继续阅读 黄翔:基督的女儿――伟大的自由主义者林昭(散文)

阅读次数:866

黄翔:行走在星条旗下——一个城市和两个峡谷(散文)

Share on Google+

◎黄翔

死亡谷

在这儿,常年难见有雨点从天上落下。如果偶尔空中突然落下一场暴雨,那么这儿就是一片浩淼的碧波。雨过天晴又是艳阳高照,眼前的绿水也随之在酷热中蒸发;同一个地方却成了晶粒闪烁的广阔的盐湖和大片泥流泛滥的沼泽。 继续阅读 黄翔:行走在星条旗下——一个城市和两个峡谷(散文)

阅读次数:683

黄翔:流亡作家访谈录——答中国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问

Share on Google+

◎黄翔

1.什么是流亡作家?

当人们称呼您为流亡作家的时候,你对这种称呼感到习惯吗?人们对流亡的理解很不同,有些人认为精神的流亡也算流亡,您怎么认为?也有人认为,流亡作家作为“冷战”时期的产物,随着苏联的解体也就不存在了。你怎样看待这种历史现象?您怎样描述“中国流亡作家”这一现象? 继续阅读 黄翔:流亡作家访谈录——答中国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问

阅读次数:2,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