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新勇其人我不认识,他进入我的视线是因为他高调批唯色,唯色我也不认识,我不看她的博客,也不在推特上跟她,但网络上稍有活动,则不可能不知道唯色,姚新勇嘛,恐怕大部分人是不知道的。

亦明批方舟子,说他靠针对名人进行堂吉柯德式的战斗而搏得名气,足见这是一条已被证实的网人成名的康壮大道。唯色有名,姚新勇这类老秀要靠批她来乘乘顺风车,人之常情,但义务五毛姿态做得太过,令我恶心着了,于是有了此文专批义务五毛姚新勇。

姚新勇是“当代文学”博士,现在是暨南大学中文系的教授。其人好象做过下乡的“知识青年”,地点在新疆,改革开放翻了身,做了工人,也在新疆,随后因为恢复高考,进入了新疆师大,在山东大学渡金以后,终于在河南农委找了份公务员的舒适工作,有了官身做基础,于1997年混得了博士学位,进入暨大任教,终于混出头来了,当了教授。

此人既在新疆插队,又在新疆任教,按理说,要比常人对民族问题有更多研究与思考,但他写的论文,如果不是垃圾,起码对常人甚至于学者,都毫无教益。从网上搜来此人为数不多的关于“民族”的“论文”——《“民族”前途何所之》,看得我笑掉牙,中国文科博士有两种,一种是博学之士,有自己的见解与判断力,另外一种是孔乙已式的书虫,写论文就靠抄与凑,把别人的观点凑在一起制造论文,读完后不知所云。姚新勇是典型的书虫教授,他没有观点,只会鹦鹉学舌拼凑观点。

姚新勇当过公务员,政治觉悟很高——文科教授的典型特征是两极分化,如上所述,有才者无“德”,因为他们有本钱,有底气,不怕以“德”治国者敲他们的饭碗,碎了一个,还有另一个;而另外一极,是有“德”者无才,靠拼凑论文为生,除了为统治者“教化”群众,就没有另外的谋生之路,在现实生活中,狗屎做鞭,文也文不得,武也武不得,他们属于全软件动物,对环境的敏感指数达到100%,有极高的政治觉悟。

姚新勇之流,在极权昌行之世,他们是义务五毛,而如果民主运动取得了声势,他们又会成为真正的民主运动的急先锋——当然,他们那些激动人心的演讲仍然是东拼西凑的效颦之物,无才便是“德”嘛。

姚新勇批唯色一文《唯色:是关爱,还是在制造民族仇恨》是标准的五毛佳作,虽然我嘲笑姚新勇其人的论文垃圾,但混到文科教授,还毕竟不是一般五毛能比的。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拥有了更多的自由,网络的产生,信息不再被统治者完全垄断,赤裸裸的吹捧,往往让人怀疑其中的水份,被吹捧者也会怀疑马屁鬼的用心,甚至认为是反语。事实上许多职业五毛就是用赤裸裸的吹捧与夸张在表达他们真实的意图——他们并不希望人们相信他的廉价言论。

儒学者与中国传统的以”德“治国的儒家文化的根本弊病就是处处扯“大义”的虎皮大旗,比如海瑞的小女儿跟男孩子拉一下手,这样的事连鸡毛与蒜皮的重要性都比不上,但海大人咆哮声入天庭,子虚乌有的“大义”直接把人压死了。姚新勇批唯色,如出一辄,屁大的事情,他阳亢的咆哮一吼,立马判了唯色一个“制造民族仇恨”的死刑,许多的中国人,思想仍然生活在处女膜时代,他们对赤裸裸地吹捧专制者的把戏已经免疫,但对司马南以及姚新勇这类义力五毛则完全没有判断力,“大义”覆盖之下,他们又习惯性地俯首做了别人思想的奴隶。

我之所以定姚新勇为义务五毛,是因为他跟司马南一样,或许本身的确还有几分正气,他们也未必全为了钻营,他们主张某事物或者反对某事物,是固限于他们的思维模式——奴隶的思维模式。奴隶的思维是什么样子的呢?俗话说,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对于奴隶来说,天下事,都是主人的事,自己的吃喝拉撒,归主人管,自己当急主人所之急,想主人之所想,大义的别名,就叫主人。如果普世价值不是主人所创,主人没有所有权,当然就要反对,如果民主是向主人要权,无疑是跟自己过不去。

在五毛教授姚新勇的眼中,唯色处处跟政府唱反调,那就是罔顾大义——大义是什么呢?

“然而,不论族群问题有多么复杂、藏汉关系有多么差,面对突降的灾难,我想每一个有良知、有理性的人,都应该至少要暂弃前嫌,协助、督促政府,全力救助生命,抗震救灾,而不应该一味地否定政府的工作,更不能有去意挑拨藏汉矛盾。”

这就是大义,抗震救灾,多么冠冕堂皇呀!汉语比较无耻,大家都把这四个字用烂了,分明只是救灾,但大家都无耻地要加上“抗震”二字,不自量力,地震来了,你能抗么?人民的血汗钱把五毛教授屁股养肥了,往地震地点一坐,地不震了?人有生老病死,地有天灾人祸,自然之道,循环往复,但眼中只有主人的奴才总把主人的能力夸大到成为宇宙的地步,任何一个社会问题,总是主人的问题。NO,不,救灾永远是一个社会问题,政府作为社会的组成部分,只是社会应急机制的一种,社会问题的解决,循自然之道,并不总是主人的功绩。

对于孕育在现代文明中的人来说,政府只是社会的一部分,只拥有解决与处理社会问题的一个侧面,这样的思想如同大家呼吸空气一样自然。有了这样的社会意识,唯色的所有行为,都可以清晰地反映出来,她发布

第一,大量藏人受灾的苦难文字和悲惨照片。

第二,政府或有关部门忽视准确的玉树地震预测。

第三,中共、政府有意封锁、打压藏族僧人救援的消息。说是,地震发生后,藏族僧人们第一时间赶到灾害现场,实施救助,而且后续还一直有大量的藏族僧侣源源不断地奔赴玉树救灾。可是中共不仅故意隐瞒消息不报,还阻止僧人救援,致使一些外地来的藏族喇嘛,因惧政府的威胁,只好恨恨返回;还有解放军无耻地在僧人救出人或挖出尸体后,把僧人驱赶到一边,戴好军帽,在他们自己的摄像机镜头前照相,制造人是他们救出的假相。

第四,政府有意阻扰国外救援,“要钱不要人”。

第五,中共一开始就大力封锁消息,除中央新闻媒体和青海当地媒体外,其他外地的媒体,一律禁止入灾区报道。

第六,中共严密禁止报道学校倒塌、学生伤亡的消息,有意掩盖豆腐渣工程的腐败恶行。

第七,政府故意降低地震灾难程度,严重少报死亡人数。

第八,中共重视表演,救灾效果差、低效、混乱。而这与各个寺院救援队的勇敢、有序、高效,形成鲜明对照。

第九,藏族人民危难中的团结、自助、感人。

第十,中共官员、明星们的蛮横、作秀,延误、阻碍救援;用假冒伪劣产品救助藏族灾民的影射。

第十一,中共、中国、汉族的自以为是,各种帝国文化霸权心理的表现;不尊重藏族同胞的影射。

第十二,汉人缺少同情心,地震之后,各种娱乐活动或电视上的娱乐节目照常如旧。

第十三,地震之前和之后,中共、汉人对西藏、藏人的其他各种形式的打压、蛮横行为之表现。

姚新勇所有恶劣而弱智的评论,归根结底,要以奴隶思想为基础,即,“抗震”救灾是主人的事,唯色不帮主人,在给主人添乱。详细点评姚新勇的弱智评论会降低本人博客的质量,但万变不离其宗,点穿了其人奴隶思想的命脉,足以给受蒙蔽的人一剂醒脑丸了,不过,还会有不少人循着旧有的被洗脑后的逻辑在思考,对呀,现在的重中之重是救灾,集中力量救灾,而不是添乱,而不是跟政府唱反调,你跟政府唱反调,政府不救灾了怎么办?

如果唯色有那么大的能量,唱几句反调,中国政府就干脆不救灾了,那么姚新勇这位敢于用无耻换取名气与实利的家伙就要小心了,明天唯色歌颂你几句,中南海的大内总管岂不要捉了你去割了要害当太监男宠?

在真正合谐的社会中,政府应当扮演自己适当的角色,不会窃天功为已有,不会自大地以为自己是一切社会与自然问题的主宰,因为它本身就从来都不是。玉树地震,政府当克已奉公,引导与组织社会力量救灾重建,而不是如同唯色所揭露的那样,成为社会自救的阻力,不要无耻到成为天灾劫犯。

什么是天灾劫犯呢?劫机犯挟持了人质,他们就希望社会力量集中在如何解救人质,最安全地解救人质,不需要更多的知识,我们就知道最安全地解救人质的方式是跟劫犯妥协,达成他们的条件。从四川的汶川地震,到青海的玉树地震,我们看到中国政府正日益成为天灾劫犯,它以天灾下苦难的人群为人质,要求社会和谐——一切听从党的指挥,一切服从它的需要,在其协从犯如姚新勇这类无耻文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它的需要被概念偷换,变成了救灾的需要!

姚大教授,算了,还是称你为叫兽的好。

你难道认为中国政府拒绝外援,要钱不要人的行为是救灾需要?

你难道认为向公众隐瞒真相,不公布受难者照片,在灾难时刻制造了歌舞升平的景象是救灾需要?

你难道认为封锁消息,瞒报受难人数是救灾需要?

你难道认为禁止其它社会力量救援受难者,而官方人员造假做秀也是救灾需要?

你难道认为政府的民族压迫政策(事实上任何民族压迫政策都会涉及每一个民族)有利于救灾?

什么叫无耻?姚大叫兽,你知道么?公务员教程中是绝对学不到的,中国的当代文学么,呵呵,正是中国历史上把无耻当着光荣的时代,难怪培养了你这么一个“博士”,人活在21世纪,却顶着远古时代的沙罐。

姚大叫兽义正辞严地谴责唯色时,人们心目中不禁浮现出一位“爱国爱民”的博士教授的高大形象来,他多么伟大啊,心中装满了受难的玉树人!读完了叫兽的咆哮,我却看不出叫兽一丝一毫的同情心,在哪里?唯色闭嘴容易,但唯色闭了嘴,姚大叫兽的同情心仍然在太阳系之外,当然,中国政府仍然会五分弹压,三分表演,二分救灾。“唯色信息中心”让人看到真相,在那真相之中,我们看到一颗牵挂的心。

姚大叫兽的表演让人很动情,当然是表演而不评论,那是姚叫兽政治做秀的杰作,该会换得一顶官帽罢,不然,当众把自己的无耻暴晒在阳光下,官帽换得小了,都是一件赔本买卖。姚大叫兽的表演让我很感动,中国经济发达了,但仍然穷啊,官本位主义太重了,腐败太容易了,连教授都无法忍受那样的诱惑。

姚大叫兽的表演还赢得了众多的喝彩,当然,其中不少是真五毛的掺水,还有义务五毛的相互欣赏,但可能仍然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习惯于奴才思维,经姚大叫兽一引诱,就上当了。

如果你觉得我的讽刺与嘲弄逻辑上太复杂,理解有点困难,不妨这么思考一下,姚大叫兽口口声声指责唯色破坏救灾,无处不在影射唯色控制与操作信息,但通篇可曾有过哪怕一个证据来反驳唯色?没有,这,还不足以让你质疑姚大叫兽的人品?那你已经无可救药。Truth will set you free,真相会让你得到解放。

中国的5.12救灾表演已经让我麻木了,不再如同从前一样热情关注,姚大叫兽指责唯色的读者“操他妈”太过份了,我看了姚大叫兽的表演,也禁不住要骂娘,这样的教授与文学博士,我操你妈!

救灾也要垄断,难怪坚决不抗震,这样的社会精英与政府,真是烂在一堆了。

04月 22nd, 20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