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他们的宿命就是铺路石

Share on Google+

浙江民运人士聂敏之,文革期间因反对林彪被判死刑,行刑前恰逢林彪摔死而留下一条命。2000年在风烛残年之际被捕并被处劳教1年,关押1个月后获释。2001年10月7日16时10分在杭州逝世,享年70岁。

浙江民运人士力虹(张建红)2006年被捕,次年被判刑6年,随后确诊患有罕见的神经功能障碍疾病,导致两臂肌肉严重萎缩,丧失功能,正向两腿扩散,有全身瘫痪的危险。其妻多次向当局申请保外就医,一直未获批准。2010年6月5日,力虹已全身瘫痪,不能说话和自主呼吸,靠呼吸机和输液维持生命,才被允许保外就医,转到宁波明州医院治疗。当时除眼睛头会动,脑子清醒,其他部位都无知觉。靠呼吸机,鼻饲维持生命,付出巨额医疗费用。保外就医半年后,因病情危重无法医治,于2010年12月31日逝世,享年52岁。

浙江七九民运老战士王东海,2012年4月28日在台州探访朋友期间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在天台山国清寺招待所逝世,终年66岁。

2014年6月26日,浙江民运人士王荣清与世长辞,享年71岁。这一天,是王荣清为之奋斗终生的中国民主党成立16周年的次日。而在6年前的6月26日,王荣清被刑事拘留,后被判刑6年。而正是这次入狱,让他患上肾衰竭,2010年1月12日监外执行4年多后不治身亡。

2019年12月15日,浙江民运人士吴远明(本名任伟仁)因肠癌晚期在衢州江山逝世。

……

这仅仅是浙江,我已有20多年未再踏足的那片土地上,已经故去的民运人士的不完全名单。除王东海是因突发心脏病以外,其他几人无不是在饱经疾病折磨和权力歧视的双重压力下慢慢消耗完生命,均未达到中国人的平均寿命。

中国当代民运诞生40年了,民运人士们承受的苦难越来越大,但在社会上、包括民间社会,他们的边缘化程度却越来越来严重,除极少数特例以外,基本都将以平凡的方式结束其不平凡的一生。

这是因为,正如浙江另一位民运人士毛庆祥所言,中国民运人士就是铺路石。

已经故去的民运人士们,权力与他们无关,富贵与他们无关,荣耀与他们无关,这是他们的宿命。

这也是仍然活着的几乎全部民运人士的宿命。

2019年12月22日夜于北京

阅读次数:5,6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