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北京申奥,我正在上大学,那天晚上,华东地质学院有很多学生对结果破口大骂,唯有我是个例外,兴高采烈了半天(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