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0

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沈阳病故,周三(30日)是他的“尾七”忌日。但在临近十九大会议召开前夕,当局加强了维稳力度,不管是悼念刘晓波,还是北京资深学者举办多年的每月聚餐等民间活动,一律被严厉禁止。此外,一名公民涉嫌介绍印刷商给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浪子出版刘晓波诗集,亦被警方扣留调查。(文宇晴报道)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周三(30日)的“尾七”忌日,曾经发起声援刘晓波遗孀争取自由的大陆民间人士,似乎也突然安静起来,网络上几乎没有公开的悼念活消息发出。

刘晓波夫妇的朋友、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自刘晓波病逝后一直被禁足,因为无法到刘晓波北京的寓所进行拜祭,他录制视频向外界呼吁,立即还刘晓波遗孀及家人的自由。

胡佳说:刘霞和刘晖渴望的自由,他们唯一能疗愈创伤的地方,就是到海外。除此以外,没有其他的想法。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引述刘霞家属的消息,指刘霞仍然未回到北京家中,家属无法在刘晓波家中进行“尾七”的拜祭。

不仅民间祭祀刘晓波的活动被禁止,临近中共十九大会议前夕,北京当局也加强了维稳工作。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也被提前打招呼,要求近月的聚餐都不要参与。鲍彤指出,不排除当局近来的加强维稳工作,也是与十九大有关。

鲍彤说:国保说不能出去,别人都去不了,你也别去了。既然别人都去不了,我也就不去了。我们每个月都见,连续5、6年了,无非是老人好久不见了,就相约每个月吃顿饭吧。我不清楚领导的意图是什么,反正给我的感觉是十九大之前要维稳。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在推特上表示,8月最后一个周二是老人聚餐日,不过与7 月的情况一样,鲍彤、谢小玲、李尔柔等被禁止出门,年近90岁的发起人陶世龙和几位老人,来到酒楼时被拒绝进入,同时被守候的国保驱赶。最后几位年迈的老人无奈离开,只有7位60、70岁的“少壮者”到其他地方继续聚餐。期间国保在外一直监视着。

不仅资深学者的聚会被当局禁止,民间也弥漫着一股维稳气氛,不少访民和维权人士已被提前限制自由。

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向记者反映,刘晓波病逝后不久,原打算出国旅行的她被禁止出境,之后更被限制自由至今。

葛志慧说:今年7月15日我本来要去法国旅游,然后因为刘晓波病逝就不让我出境,接着在全运会时就上岗了。直到今天还看着我,限制我人身自由。一般都是限制在家,西城区那边被限制自由公民比较多。因为马上要赶上十九大,我觉得越来越严峻了,对公民的打压也越来越厉害。

此外,因涉及出版纪念刘晓波诗集,而被控“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的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浪子(原名:吴明良),他的朋友彭和平,周二(29日)到派出所协助珠海区警方调查后被拘留。网上有消息指,彭和平因介绍印刷厂商给浪子出版展览图,而遭到约谈。

记者尝试向知情人士了解详情,但至截稿前仍然未能成功。

独立中文笔会创办人之一的孟浪表示,中国宪法赋予公民出版自由,即使他暂时也不太了解彭和平的相关情况,但是这种恶意制造文字狱的行为不应发生。他要求大陆当局立即停止这种侵犯人权的做法。

孟浪说:这个拘留不管是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应当立即放人!彭和平也好,浪子也好,印刷展览图都是公民权利,是受到中国宪法保护的。制造文字冤狱这样一个违反现代文明,包括也违反中国宪法的事情继续扩大化,我们是不愿看到的。

因患肝癌而获得保外就医的刘晓波,7 月13 日在沈阳病故,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广州诗人浪子因参与出版纪念刘晓波的诗集,8月18日被刑拘,同日被抄家。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