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重提“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下)

王小波在这篇文章中,用调侃的笔调道出了中国文人在政治不宽松之下的软弱与无奈,狡猾与自保。他这样写道: 在中国历史上,每一位学者都力求证明自己的学说有巨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孟子当年鼓吹自己的学说,提出了“仁者无敌”之说,有了军事效益,和林彪的“精神原子弹”之说有异曲同工之妙。学术必须有效益,这就构成了另一种花剌子模。学术可以有实在的效益,不过来得极慢,起码没有嘴头上编出来的效益快;何况对于君王...

荀路:重提“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上)

英年早逝的杂文家王小波是我在九十年代的粉丝。他在《读书》杂志1995年第三期发表的杂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文章。此后,我在其它刊物上还看到他的二三篇杂文,一下子就欣赏上他文笔幽默深刻的风格。1998年购得他的杂文随笔集《沉默的大多数》,遂成了他的粉丝。不料时隔不久得知他突然病逝,痛惜不已。前些日子整理书籍,又将这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赏读了一遍,触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