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丘:城市之伤——献给香港(诗四首)

Share on Google+

天堂与地狱之间——写给一位我曾经最敬仰的诗人

你曾经开凿了一条鲜红的河
引天上星际间的血
流落在没有哭声的土地
绕过无名氏墓碑
那青青草地

一株株小草
因此破土
带着满怀的敬仰
朝天生长

你是巨人
站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可是两扇门都没有
为你打开
只有那些小草
总在霞光普照之前
挂满钦慕你的露珠
如果你俯身
那将是一片深情的大海呀

梦,是毒药
对于那些清醒着的脑袋
你的崩溃踩塌了地狱
恶魔舞蹈着苍蝇般流窜
你的膝盖迅速弯曲
嗡嗡的歌声萦绕耳旁
天堂远了,天堂越来越远了

只有小草
不再抹泪
用自己的诗歌
继续攀爬

20/10/2014

 

站立,与你的诗一起——致一位我曾经敬仰的诗人

在黎明之前
被你的诗歌扶起
从此,我站立

没有打算成为雕像
准备好在你的行列之间
成为不知疲倦的蚂蚁

即使风吹走我的身体
也要大声朗诵你的诗句
好让我的灵魂留在原地

当诗句被钉死在墓碑上
我依然选择站立
因为,你的诗永远不会跪地

20/10/2014

 

头 颅

一颗孩子的头颅
被摔落在地
面容安详如梦
没有痛苦
所有的伤口
纷纷长出殷实的花朵

黑夜变成一首赞歌
献给绝望中的天空
当所有的树枝
都伸出爪子
砍刀般的弯月
摇起了魔鬼的旗帜
森林里的狼
也鼓噪起来
群情汹涌
仿佛末日即将到来

孩子的头颅
渐渐埋入沙土
眼睛始终紧闭着
不肯让泪珠白白泄露
只有那些花
向四面八方扩散
坚韧地存活
为找到传说中的山峰
好安放那一截残缺的梦

风的歌声充满温柔
水的伴奏此起彼伏
花一朵一朵地开放
漫山遍野
犹如千万颗
孩子的头颅

21/10/2014

城 市 之 伤——献 给 香 港

当一座城市
被绝望煮沸
希望乘势跳出来冒泡
这是自然现象

一个响雷
吓着瞢懂的土拨鼠
但一道闪电
却定格了所有阴谋
雨横面扑来 辛辣
刺痛从心底燃烧
飞蛾以自焚的壮举
追寻生命真谛
绝望仅以雨伞
为自己 立碑

象传染病那样
一条街道被哭声阻塞
整座城市便堵满悲情
眼泪的洪水冲垮理智
愤怒竟由高空抛下
未来也未能幸免
声嘶力竭呈散射状
将黑夜烙印在
心灵的伤口
从此白昼无痛无痒
一片汪洋
这座城市如海蜇
在月的圆缺之间沉浮
如此地荒谬

不要在这里朗诵
当悬崖也用来立足
证实连死亡都没有退路
一座城市的诚实
注定要被屠宰
成祭品
暴晒于烈日之下

这不是悲剧
是一部史诗的序幕

24/10/2014

阅读次数:20,58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