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桃花源记(诗四首)

Share on Google+

桃花源记

那个来自秦朝的吉他手
弹拨出帝国末日的丧钟.
历史学家构陷异国的
三个火枪手.
一个声音高叫着:杀无赦!
多少人听到过
这些冤魂传诵千年的悲壮离骚?!

有关身体的记忆
被艺术家们说三道四
每一个人都知道他自己来历不明!
我们在民歌里堵枪眼,炸碉堡
在别人的床上疯狂做爱
在属于死亡的夜晚分娩诗歌
喝醉了酒的诗人,他究竟怕过谁?!

我活着,是因为我还没有看透
这虚构的世界.
我们用漆黑的语言说你,
说我,说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刚刚被推平的坟场上建起
国家的桃花源
除了致敬,我还能对权力做些什么?!

2014/6/2

礼物

沿着声音的河谷
陌生人与陌生人相互追尾
形成一道风景,守护着高高的悬崖
人们围着黑暗循环
每一个人的眼中,只有另外一个陌生的
自已,在敌意中撕裂与弥合

我们围在自己制造的灾难中
在时间的片段中,有时会忘记疼痛
遗忘之水默默地从每一条血管里流过
巨型皮囊里隐藏着一处灵魂根据地
诗歌彬彬有礼地问候每一个即将死去的人们
这是礼物,一行诗句,死亡之吻

​​2014/5/27
镜中

我和镜子隔着一张小小书桌
却好像仰望落日那样遥远
神秘是发了疯的黑暗
在夜色里抢夺梦的果实

诗的净瓶里,茶和鱼
也隔岸相望
古典精神里有宿命这一说
我因此而理解了一首诗的颓废

夏日是莫名其妙的中年女子
“爱生活,爱哭,爱书,爱旅行,爱美食”
也热爱身体里隐藏的罪恶
水纹般的舞步,错开樱花的潜规则

领袖说,“俱往矣”
仙人洞里便躺满美人的枯骨
我庆幸自己人到中年已学会规避历史的
漏洞,偶尔客串一下酒后发疯的情歌手

烈日酷如刑室。暴力有一双神话般的毒眼
山上山下,我们的舌头在别人深深的喉咙里暴动
死神它有一张精致的美人脸
我们在镜中繁殖成千上万个红色婴儿

2014/​6/​16​
致艾未未

木鱼高调敲打
你长衫下掩饰的私处
美术馆轰然大笑你这个千古知音.
蛾子们只爱这片撕裂的土地
它们像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
在最尴尬的地方点到为止.

夜很冷,诗意去旅行
爱情像是屏风,遮住
风花雪月下被诅咒的枯骨
大地制造了为数众多的诗人
只有你的骨头最硬
城堡们笑谈,你在别处丢失的眼睛

2014/5/29

阅读次数:30,1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