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贺:我要在你眼皮底下,携带着秋天过冬(九首)

Share on Google+

我要在你眼皮底下,携带着秋天过冬

昨晚,我蹒跚归来,带着一路狂醉的北风
一只树叶悄悄飞了进来
他身体很轻,下降的速度略显缓慢
我要把他踢出去,踢出这个安静的夜晚
可他却往里跑,显出无辜的样子
原来他是被严冬追捕的秋的士兵,仅存的火种
就像一个受伤的战士想躲在老乡家里,
养养伤,吃吃鸡,看看风景

于是,我捡起这片小小的树叶
秋天衰竭的心脏
我把他轻轻地夹在书里面,代替书签
兴许深夜,会从书里走出一个弱冠书生
与我长谈,与我对饮,奏一曲“秋江夜泊”。

北风你听好了,我要在你眼皮底下,携带着秋天秘密过冬

 

身后的岁月

放下你
如同摘一片树叶
没有知觉,转身就走
越走越轻
走出身体与灵魂
走出轮回与古籍
走出走

穿殿堂,过午门
见一妇人路边叫卖空心白菜
张口欲问,却喊出了前世的疼痛

只见银幕上一黑衣男子
手捧叶形心脏
身后的岁月凋零成
一棵枯树

 

袒露着月光

如果你要隐藏
我就点燃黄昏的野火
烘烤月亮
这根被炭火烧弯的铜丝
曾经照耀我童年的生长

照耀我七岁偷烟
十岁偷铁
十五岁偷卷子
而当我偷情时
就黯淡下来
或掩面投入路边水井
余下两个黑暗的火种
上下求索

当然,这只是我儿时的想象
以虚妄对虚妄
以珍藏对珍藏

就如此刻,我孤身登上夜空
途中看见你 躲在双鱼座里
袒露着月光
睡觉时,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睡觉时,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你的尖叫只能惊醒
夜行人,与两三只诡异的小猫
如果是夏天
我们会怀念一条河流
有白色的小船从欲望的上游飘过
整个夜晚都在航行

我们在虚无里诞生 在虚无里老去
在虚无里风起云涌,
时间是红色的
花朵是酒国的粉黛
开满冉冉升起的明月后花园
今夜还是牵一牵手吧,虽然我们早已忘记
但彼此并无仇恨

酒醒时,另一只舌头挂在窗口
代表闲人免进,或明镜高悬
还不明白吗,寡人有疾
已黑白颠倒,混淆视听
为了羽化梦蝶
大隐隐于诗,
第一次,将酒色与情枝寄给远方的孤独的小镇

如果此时,小镇的路口有棵大树
那就把舌头挂的再高些,再远些,面朝南方
并向未来所有的情人及其助手们宣布
从明天起,
无腿的人将出门远行
有嘴的人请停止歌唱

老贺写于2014年5月

 

金属碎片的回声

不用做梦
不用过桥
不用丈量夏至到秋分的距离
我在电脑前读出了线装书的味道
初秋虚掩的体香
读出空
日子在老挂钟里滴答地生长

此刻我会想起一杯桂花酒
一阵小风
会想起没有雾霾的夜晚
一个女孩满身开满梧桐叶
突然不敢想了
怕再一想
叶子落下来
发出金属碎片的回响

老贺于2014年7月

 

黄昏时,一辆马车顺利地通过了空空的别离

只一个电话
上海就衰老了
初夏的夜晚
在另一个早晨睡去
有人用七天走完了一生
有人用一生领略“七”的奥义
在没有亡灵的国度
我们掏出心中的唢呐
吹响孤独

原来此行不是怀念一位故友
而是庆典你们重逢
在海子的墓碑前
我们成了无辜的道具,
镜中月与水中花
空对空啊
我从没想过,以这样颤抖的方式
与你再度相识
卧夫兄弟,
我不能接受生前的你
不能接受尘土与谦卑
并在镜子里讥讽过江湖
最终打碎的还是自己
正如此刻,我不想通过诗歌的针眼
窥视另一种人生

双脚、泥土、鲜花
沉默、夜晚、忏悔
谁为谁押送着麦子并扯起经幡
谁为谁守候着黯哑并敲打钟声
谁是谁的梦魇
谁是谁的挽歌
一个墓碑已经足够
一次死亡已经负债累累
永生永世

黄昏时,一辆马车顺利地通过了空空的别离

老贺于2014年6月

 

有时候,我会认真地想起你——好友娃娃四年祭

有时候,我会认真地想起你
并轻轻敲裂梦的额头
黄昏与小鸟飞了进来
寒冷与歌声飞了进来
可始终没有你的踪影

四年前,我准备好了电影
茶水与朋友
一下午的好心情
可你却因带孩子,不能过来
从那以后,
你再也没有来过我家
我的酒吧
我走过的街道
我们共同厌倦了的尘世

有时候,我会无奈地想起你
就像春风永远
吹不皱那一池秋水
一个人独自行走了四年
是远离你还是接近你
黄昏宛如一张巨大的竹篾窗纸
慢慢磨损着岁月衰老的舌尖
其实我也知道,有时候
你就从我梦的腮边黑蝴蝶一样飞过,
转身飘入隔壁小区的梦中
因为那里有你的一双儿女
可我也无法将我的礼物
让你从梦中捎去

2014年12月

 

中国梦

原来喝一泡茶
就可以把半片星空赎回
就有美人从古籍里走出
焚香、画眉、研墨
为我连夜抄写诏书
敕封这个无雨的夜晚

然后开始亲自做梦
突然有声音告诉我
中国梦在左边 请你靠右行驶

老贺于2014年九月

 

钓鱼

当夕阳燃尽了最后的炊烟
宇宙的铁栅栏在人体里若隐若现
月光已悄悄磨亮了牙齿
一条条夜晚秘密上船

老贺于2014年11月

 

黑暗的余光

蜡烛,将一个人的夜晚燃尽

我是烟灰里最后一丁点火星
黑暗的余光。

梦与醒之间只隔着一层诗歌的扉页
正如夜空之上
你我的签名全部擦去之后
黎明才能升起

老贺于2014年4月

阅读次数:19,8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