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仁全:千湖之湖生态告急

Share on Google+

 

湖北省被称为千湖之湖,仅钟祥市就有近两百多口大大小小的水库、湖泊。钟祥还有六条主要河流,除汉江流经钟祥263平方公里外,另外还有蛮河、俐河、竹陂河、丰乐河、直河、长寿河、长滩河。二百多条河流、湖泊、水库,已没有一口清清河流!神州生态告急!

七条主要河流的污染几乎来自于工业废水处理,最为严重的莫过于俐河、长寿河、竹陂河,上游的数十家化工厂、磷肥厂、造纸厂,将河流变成了大染缸,乌黑的有毒工业废水滚滚流进汉江,破坏生态环境,所经之处鱼虾、青蛙几乎绝迹。

然而最杯催的主要是二百多座湖泊、水库。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钟祥市三座大型水库,六座中型水库,一百九十二座小型水库,十个口湖泊全部化肥养鱼,近几年整顿之后,只有几口水库因为供应周边村民饮用水不再化肥养鱼,绝大多数仍然偷偷施肥。

今年上半年,钟祥市环保局下属的检测站对水库湖泊供应饮用水的水质进行检测,多为水库周边村民饮用水。据说检测无一家合格。笔者8月29日曾在《钟祥论坛》发起呼吁,要求钟祥市市环保局公布水检结果,链接:http://bbs.zxwindow.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55584。直到一个月的今天,环保部门无答复。

一、千湖之湖是如何建造的?

先说说水库的来源,温峡、石门、黄坡、铜钱山、峡卡河、陈坡、龙峪湖、洪山寺、北山等大中型水库都修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中期、七十年代初。《钟祥县志》对石门水库是这样介绍的:1954年11月动工,1956年8月主体工程竣工。完成土方109.1万立方米,石方27.28万立方米……。温峡水库于1966年12月动工,1971年5月竣工,完成土方623万立方米,石方534万立方米;黄坡水库于1958年12月,1976年12月竣工,完成土方63.8万立方米,石方63.52立方米……其他中型水库均无土石方数据。

笔者罗列这些数字是为了证明一个事实,当初修建水库的时候,在当时历史条件下,中国农民响应毛泽东的“大兴农业水利建设”的号召,人工一锹一锹挖出来的,是农民一点一点垒起来的。凝聚成千上万农民血汗,有的甚至于付出了生命。在那个年代,无数的个体被一种秩序组织到一起,我们的祖辈、父辈被强行“派工”搞水利建设,吃不饱、穿不暖,驻扎窝棚,甚至于就睡在树林子里搞建设,当时的口号铺天盖地:“实现农业水利化,机械化,化学化,电气化!”“水利是农业的命脉”、“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备战、备荒为人民!”“人民公社好!”每个水库、湖泊的圈水工地红旗招展,夯声不断。农民们使用最简陋、最原始的工具:铣、锹、条筐、独轮车、夯,完全靠肩挑手推、手提肩挑,流血流汗,象蚂蚁筑巢一样筑起一道道堤坝,圈起一座座水库。每一个水库都有伤亡事件的发生,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在《钟祥县志》长找不到这些为了“农业的命脉”而牺牲者的名字,伤残者也默默无闻。

这场史无前例的群众水利运动,改变了江河湖泊的地质结构,造就了湖北“千湖之湖”的美称,数百口水库湖泊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虽然为钟祥人民的吃水、灌溉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又一场史无前例的改革开始了:承包经营。除了温峡、石门、黄坡三大水库外,隶属于水利系统管辖权的中小型水库全部承包给了,隶属于乡镇场库管辖权的湖泊及小型水库包给了附近有钱的“大户”,于是乎,农民需要灌溉农田——拿钱来买水,除此之外,水质受到严重污染。

“我们流血流汗修建的水库,有的把命都搭上了,结果现在放点水库的水还要钱。”冷水吴集的一个老农对我说:“这插秧季节缺水,说是欠水库的钱,不交上去年放水的钱,就不放水。”

我问:“您参加了哪些水库的修建?”他说:“石门水库、黄坡水库、北山水库都参加了。”我问:“石门水库在汉江东面,您也参加了?”他说:“当然参加了,公社安排生产大队,大队安排小队,每家每户都出派工,我们扛着铁锤、铁锹、筐子,背着被子,早晨五点钟开始上路,从划子口乘渡船过河,走到石门水库下午三四点钟……修水库的时候,都是吃大锅饭,去迟了都抢不到饭,我们多数时候都饿着肚子做事,每天做活十多个小时……”话匣子打开,老人的话就多了。

要说这是钟祥农民的经历,毋宁说是中国亿万农民的经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一切以领导的意志行事,一提起“水利建设”四个字,许多老人的脸色凝滞而无奈,他们被无休止的“水利建设”压弯了腰、累驼了背、许多人因此疾病缠身,在那个年代,大多数中国农民把自己的命运都交给了党和政府,他们只有付出、再付出,但是,绝大多数人的付出,变成了今天少数人的免费午餐。

农民自己挖掘的水库放水种田要收钱,这种现象一直延续至今无人质疑。谁让我们的农民如此沉重?如此无奈?

历史的伤口隐隐作痛,我们无法回避历史,因为现实是历史的延伸。历史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思索空间,我们反复地反刍品味,是希望历史的养分能使钟祥的体魄更加强健。

二、水库湖泊化肥养鱼屡禁不止

九十年代以来,200多口水库湖泊被承包后,全部地由经营者化肥养鱼,或者转包出去养鱼。有的承包者又以不同的形式将水库转包给了有钱的“大户”养鱼。所谓个人转包经营,就是从水库管理者(承包者)手里转包养殖权。养殖者将化肥成车成车地倒进湖里。

水库湖泊的养鱼品种主要白鲶、花白鲶、草鱼、鲒鱼等,而繁殖率最快、生长率最快、且周期最短的莫过于白鲶、花白鲶,据调查得知,养殖产量最高的方法不是鱼饲养,而是化肥——氮肥、磷肥。

磷肥主要有过磷酸钙、钙镁磷肥。因为绿肥、粪肥数量有限,具生长率过低,而氮肥、磷肥催速快,每放下去一斤肥,可以长大半斤花鲢、白鲢,一条二斤重的白鲶、花白鲶,一年能长四五斤。这个心照不宣的“秘密”,据说是枝江、当阳人传授来的(据说,鱼池的肥料养鱼是仙桃人传授的)。聪明的钟祥人“惊喜”地发现了这个绝技,百试不爽。水面大的水库与湖泊,每年要倾倒进湖里数百吨氮肥、磷肥等肥料。投肥时,不是一把一把的撒,而是装到船上一包一包的往水里倒下去,或者两种肥料混和到一起往湖里倾倒。

也许水产管理部门不接受这个事实,在许多情况下,养殖者几乎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投肥。一般情况下,一座千亩水面的湖泊水库,每年要放下去数十吨到数百吨磷酸钙、钙镁磷。除石门、洪山寺、龙峪湖、北山水库外,其他水库及湖泊生产二三万斤到百万斤的鱼。这些鱼,都源源不断地被外地客商调走了。

 

钟祥人情系温峡水库,九十年代,是最有可能引水入郢的吃水工程。据《钟祥县志》记载,该水库为钟祥最大水库,拦截敖水干流、支流。承雨面积595平方公里,有效库容2.79亿立方米,死库容1.76亿立方米,设计灌溉张集、长寿、丰乐、洋梓、皇庄、东桥、官庄、南湖、双桥共51万亩。这个水库十多年前以四百万元发包给“集体入股经营,”使用期二十四年,几年前,每年能产百万斤鱼,肥料养鱼是司空见惯的现象,由于周边百姓吃水污染,且不断地控诉,近几年稍有收敛,据说不敢再投肥了,近几年,每年只能产几十万斤鱼了。

多数都承包出去了,后来,在民众强烈呼声中,在行政干预下,只有石门水库、洪山寺水库、北山水库、北湖等少量水库不再肥料养殖。开渠放水供周边民众饮用。

三、月黑施肥时

尽管国家明令限制养殖业投肥,尽管湖北省专门出台了限制投肥的管理条例,尽管钟祥各大中型水库、湖泊不再明目张胆地投肥了,但是,绝大多数水库湖泊直到现在仍然偷偷地化肥养鱼。

据行内人士透露消息,除少数供饮用水的水库外(石门、北山水库),其他水库全部偷偷施肥,施肥时间为每年的六、七、八、九月四个月鱼的生成旺盛期间,施肥地点都在水库尾子浅滩处,施肥具有规律性,四个月当中,至少每一个星期投肥一次,每次一两货车,施肥时间都在晚上十一点以后。货车司法装货后停到附近的餐馆休息娱乐,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之后开到预约的无人路段的库尾子上,养殖承包户老板早就组织召集了临工等候在那里,临工们施肥,卸车的、装船的、混泮的、倾倒的各个环节配合默契,二三个小时就搞定了,做得人不知鬼不觉。肥投了,卡车司机和工人回去睡觉了,养殖承包老板也回去安稳地睡觉去了,三两天的时间,肥料化学反映产生细菌,鱼吃了长大了。只是那肥料污染的水质重金属严重超标。

仅几个月时间,又肥又大的花白鲢、胖头鲢成车成车地从水库里销往全国各地,钟祥市每年可产几千余万斤外销全国各地,承包老板赚得盆满钵满。但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加大了水中COD(化学需氧量)、氮、磷等污染物的产生,造成水库蓝藻繁殖,破坏水体的生态平衡,水中氮氨和硝酸盐和砷、酚的超标。水库与湖泊周边的村民苦不堪言,他们住在水库湖泊旁边,有水不能饮用,有的只好挖井取水。普遍地化肥养鱼,破坏性日趋严重,地方政府及水产部门、环境管理部门睁只眼闭只眼,民众抗议了,就管一管,但承包老板有的是对策和办法,以前是白天投肥,后来改为晚上投肥。鱼米之乡成了鱼米之臭,青山绿水变成了浑浊的死湖、臭湖,我所在的整个地区已没有一条清清河流。后来,温峡等四个水库被强制取缔化肥养鱼,供给农民饮用水,但有毒的水质并不能因为取缔化肥养鱼得到好转,需要十年以后才能彻底净化。

四、到温峡水库游泳全身发痒

过去的温峡水库,美丽的让人融化,由于融洞遍布岛内,泉水不断涌出,温峡能够给钟祥人民饮用水提供最佳良机,早在九十年代初,从民间到官方就有“引水入郢”的设想,将天然的温峡水引入郢中城区,无疑地是造福钟祥人民的大好事。但是,当时任内不作为的政府官员没有这样做,留下历史遗憾,此后几年时间,水库包给个人水面养殖(美其名曰职工集体、陈某承包个人牵头),化肥养鱼给水质造成毁灭性破坏,不仅不能饮用,许多人游泳后全身发痒,国家投入天文数字维护的大型水库,竟然变得如此不堪,谁之过?

投肥养鱼造成的污染一天比一天严重,周边农民深恶痛绝,即使禁止化肥养鱼之后也未间断。2013年6月30日,有位叫“阳光照”的网友在莫愁论坛曝料称:温峡水库现在化肥照投﹝由过去白天公开投肥改成现在夜晚偷偷投﹞、网箱照养、水质仍在深度恶化。水变黑、水发臭、闻了想呕、喝了想吐、洗了全身痒。洋梓、温峡村十万饮水库水百姓盼望市政府终止温峡水库养殖合同,收回养殖经营权。恢复水质、还十万百姓卫生饮用水源、让百姓身体健康。

网名为lnj的网友在《钟祥论坛》发帖说:“小的时候最喜欢去胡畈舅舅家玩,因为他们家前面有一条小河,那里的水非常的干净,都是从温峡水库流出来的水,里面有好多的螃蟹,老是一放暑假就去他们家玩和哥哥姐姐们捉螃蟹。长大后很少去他们那里玩了,最近有事去了一次,看见那河水让我大跌眼睛,臭气薰天,方圆几十里都可以闻到。从上游漂下来死猪满河都是,这么大热的天晒的发出阵阵臭味。闻了就要让人晕过去,河里的水都变黑又臭,可惜那天没有带相机,要我就发张给大家看看。从那里流下来的水直接的流入了汉江,我们用的自来水不是从汉江里抽上来经过处理来到了我们每个家庭。虽然说水是经过处理的水,但是污染那么严重的水还能用吗?大家用的安心吗?对以死猪都没有相关的解决办法?都是丢河里的吗?这么严重的污染还能带动钟祥的旅游发展吗?

2014年4月12日,有位叫mmmH的网友在“莫愁论坛”向钟祥市长林长洲发出呼吁:林市长:温峡水库修建以来,从七十年代开始、我们洋梓近五万百姓一直饮水库水,水库水质清甜可口、环保达标、一直属一级饮用水。从二00六年水库被陈兴德等人买断水面经营权后,为了获取养殖暴利、向水库大量投施化肥、大量搞网箱养殖、导至水库水质遭到严重污染、水质严重恶化。现在水体变黑、水质发臭、闻了发醒、喝了想呕、洗了全身痒。林市长:我们几十年饮温峡水,现在被养鱼投肥污染、造成我们长年累月喝脏水臭水。我们洋梓百姓要求市政府:1、收回水库养殖经营权、恢复水质、还百姓干净卫生饮用水源。2、谁污染谁治理、谁投肥谁治理、惩治邪恶者。3、国家投巨资帮助百姓解决饮水问题、我们几十年几万人的饮用水源被陈兴德投肥养鱼将水质破坏。林市长:百姓只为了恢复过去饮用水源、饮干净卫生水。

民间呼吁归呼吁,给不给予解决是另一回事,五个大型水库除了石门外,几乎全部存在偷偷施肥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除了监管不力之外,更主要是利益驱动。

五、黄坡水库——一个女儿两个婆家

    钟祥五大水库之一还有黄坡水库,该水库是敖河水系、长寿河上的大型水库,水库承雨面积281平方千米,总库容1.2561亿立方米,而五大水库中,污染相对严重的也是这个水库,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水库竟然包给两个承包人承包养殖业,从架子桥面为界,一边是唐某承包主要水面,另一边是韩姓、陈姓和党姓三人承包,民间戏称为一个女儿嫁给两个婆家。也被当地群众反映投肥最严重的水库。当地民众向我反映,这个水库不仅黑夜投肥,甚至于大白天公开投肥。

2011年2月24日,有位叫“水中鱼儿”的网友在《钟祥论坛》发帖指出《钟祥黄坡水库污染严重》证实了群众的说法,该帖子说:“钟祥黄坡水库承包人把架子河桥以东的库区转包给韩某(实际为三人承包),在架子河桥下他们用鱼网把水库隔开,在桥东的库区进行投肥养鱼,使水库水质遭到严重污染,希望有关部门对黄坡水库投肥养鱼问题及时处理。在此谢谢。”帖子后面还附有几幅照片,一幅是河桥上设置拦河网,一幅是运载化肥的货车。网友们期待环保局的处理结论并公布调查结果,但是,截止现在三年了,无环保部门的调查结果公布出来。

(二0一四年十月九日于湖北省钟祥市承天路家中)

 

不能说环保部门没有“做工作”,他们“选择性执法”是不争的事实,前几年还在电视上曝光了富泉水库、郢中老虎冲水库等小水库的投肥养鱼问题,但是,无一座大型水库涉案曝光。

不仅化肥养鱼,还有鸡粪养鱼、鸭粪、猪粪养鱼同时存在,这些养殖场都建在水库边儿上,具有规模化养殖,鸡、鸭、猪的粪肥顺理成章地养鱼了,美其名曰“生态养殖”,“把粪肥处理后变成优质饲料生态养殖”之说是自欺欺人之说。

有趣的是,荆门市一位吴姓政协副主席2010年在对钟祥冷水铜钱山水库鸡粪养鱼给予了高度肯定,调研后说“深入库区渔场、鸡场详细了解生产情况、生产效益,听取负责人汇报。当听说水库搞鸡鱼配套,把鸡粪通过处理后变成优质鱼饲料,不仅降低了生产成本,还不造成任何水质污染,所生产的水产品已取得了无公害产品认证和出口产品原产地证书,今年又被批准为农业部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时,他们非常高兴,对这种循环利用,生态化养殖,创建名优品牌的经营方式给予高度评价。”

今年8月,笔者曾专程到了这家“生态养殖基地水库”,库区的一侧是水库办的养鸡场,十余间平房里养殖着数万只鸡,我找饲养员试图要点肥种花,饲养员不假思索地道:“没肥了,都倒到池子恶肥了。”是否鸡粪“处理”后生态养鱼?笔者不知道,但听一听水库周边农民的反映就知道了。有一位四十多岁的汉子告诉笔者“什么生态养鱼,全是骗人的鬼话,水库的水,我们哪敢吃,都是买桶装水吃。”我不解地问:“住水库边,还要买桶装水?”他说:“水有怪味,怎么吃?”据水产专家介绍,即使“把粪肥处理”只是增肥效,但仍然污染水质,重金属仍然超标。

六、引进鮰鱼,钟祥人民的福焉灾焉?

鮰鱼全称斑点叉尾鮰鱼,是1984年由湖北省水科所从美国引进的“名贵经济鱼种”。笔者不知道该鱼哪一年“着陆”钟祥的。这种来自于北美密西西比河流域的鮰鱼,具有生长速度快、抗病能力强、易繁殖、肉嫩味美等优点,特别是该鱼没有肌间小刺,受到欧美、日本等国消费者的青睐,其体形酷似本地产的鲶鱼,但钟祥人并不喜欢吃它,因为腥味重。在美国,鮰鱼占据了其水产养殖产量的60%%以上,是居民餐桌的“当家”产品。钟祥市争先恐后养鮰鱼,主要的目的是抢占美国市场,出口创汇。

湖北日报曾以《湖北选定淡水鱼出口主攻品种打磨“清江鱼回鱼”品牌》报道:“为改变我省淡水鱼出口不成气候的局面,我省将把清江鮰鱼作为全省淡水鱼出口的主攻品种,力争3年后实现出口创汇1亿美元的目标。”“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按照无公害养殖标准,发展清江鮰鱼养殖,规模不断扩大,深加工产品深受欧美市场青睐。目前,鮰鱼已成为我省淡水鱼出口的拳头产品。”该报道说:“省水产办表示,将集中一批县市发展良种繁殖,解决鱼苗瓶颈;全力搞好引资工作,在山区库区推广网箱养殖技术;集中一批企业,解决鮰鱼加工难题。通过3年努力,实现集苗种生产、饲料供应、成鱼养殖、鱼片加工于一体的清江鮰鱼产业化。”

但是,钟祥的养殖户可谓歪嘴和尚念一部歪经。在美国,鮰鱼几乎都为野生鱼,即使是“家养”,也注重环保,这种鱼最大的特点是“爱干净”,水面深二米以上,从不投肥投饲养或者肥料。着陆钟祥后,都采取水库扎架网养殖。并且使用专门的饲料养殖——许多饲料生产厂家也看到了这一商机,生产专门的饲养的供应。钟祥的鮰鱼养殖户,如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从三大水库到几十年中小型水库,网箱遍地开花。鮰鱼产业迅速发展,养殖和加工企业遍布江苏、江西、湖南、湖北、安徽等全国20多个省份。

在最初的几年,也确实被美国佬接受了,或者说忽悠了美国佬。养殖的鮰鱼都卖出了好价钱。2008年,湖北新闻沾沾自喜地报道:《湖北水产品出口首破1亿鱼回鱼片出口居前列》。可是,聪明的美国人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从2006年开始,美国FDA陆续通报在中国鮰鱼产品中检出孔雀石绿、氟喹诺酮类药物等残留物质,重金属超标。阿拉巴马州、密西西比州等美国本土鮰鱼主产区先后禁止中国鮰鱼产品入境。许多养殖户惨遭巨大损失。一些网箱逐渐在水库的河面上消失了。

然而,最大的灾难是水库被污染了,已对钟祥的环保造成破坏性的危害。据《食品伙伴网》披露:斑点叉尾鮰鱼养殖中的危害主要有二大类:生物危害、化学危害。生物因素主要是病原体等致病因子;化学危害因素如兽药、重金属残留超标。按照养殖生产环节分,危害主要发生在以下环节:鱼苗:繁殖过程防治疾病用药,通过水、饵料给鱼苗造成药残危害。在斑点叉尾鮰鱼苗繁殖中特别要关注孔雀石绿的残留危害。养殖场水域选择不当带来环境污染危害如重金属超标等。饵料为防治疾病、促长、诱食和保质等添加的抗生素、生长激素等药物,给对鱼体造成危害。在疫病防治方面因药物选择和使用不当造成鱼体违禁药物残留超标危害。

虽然鮰鱼的养殖逐渐退出了钟祥的水库湖泊,但是,造成“重金属残留超标”、 “孔雀石绿的残留危害”给钟祥山山水水的破坏性是深远的,据现场目击者介绍,网箱水底层的淤泥又黑又臭,若干年才能缓解水质。这些环保问题由谁来买单?既然如此严重的污染,管理者们当初做什么去了?

七、俐河污染触目惊心

七年前,笔者曾经到过汉江与利河的出口处,上游的河水还算清澈明亮,而俐河流出来的水,乌黑浑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随同的朋友告诉我,俐河的水,都是上游化工厂排出的废水。而正是这些废水流经钟祥腹地,郢中城区自来水公司别无选择地抽了上去,进行简单地加工后,送给千家万户的锅灶边上。

有一位叫“想往”的网友在《钟视论坛》发帖说:“钟祥磷矿镇、鄂中化工不断向汉江支流(小河)排放污水,那河里的水都变成红色的了。现在倒好,他们鄂中化工的生产用水都不用这河里的水了,改用汉江水,前几天刚架的水管在浰河口上游,磷矿自来水公司水源主要取自浰河口,被污染的水还能喝吗?磷矿镇一半居民用水都是自来水公司的水啊,现在只是说到水污染。再说说空气污染浰河村民已经发现几例呼吸道感染病例了好像都是小孩 ,其次就是农作物污染,南边是华毅化工、西边是鄂中化工、烟囱里冒得都是有害气体、这些年浰河村农作物年年减产。长此下去还要不要人生存?这两天镇领导天天往这边跑解决这个问题 ,是村民要告状他们才来的。请问市里的权威领导,能不能给广大百姓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啊?”

我最近分三次专程考察了俐河上游的河流与排污情况,考察的感觉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钟祥有“磷都之乡”之称,而俐河就在磷矿的腹地,俐河上游有数十个化工厂每天都在热火朝天地生产经营,笔者于7月25日第一次租船看了河面,由于天气炎热,磷矿镇三个主要排污口都已干涸,各个企业排除的污水都在自家院内“消化吸收”了,不见污水排除;磷矿镇的几家化工厂的废水都囤积在自家企业的堰塘里,当地民众告诉我,这些污水不到下雨季节,不会自动排除,都在自家院子里蒸发或者渗进土地里去,比如荆钟磷肥厂都有自己围垦的堰塘,占地数十亩,生产的废水就在堰塘里循环。只是到了磅礴雨季,才会开渠放闸,偷排得人不知鬼不觉。

实地乘船考察了俐河,我和环保志愿者弃船后绕河流而上,到了积涓涓细流的双河镇外河,连接外河有几家排污企业,高大的烟囱一侧是一条不起眼的排污沟,由于地理位置所限,这个企业没有专门的堰塘用来处理废水,而是直接排到外河里。

闸门是一个简陋的闸口,来自于厂里的废水就从这闸口里排向外河;外河几乎没有水,只有几处低洼处淤积着外排的废水,废水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有一块废水干涸的地段曾被废水浸泡过,光秃秃的一片,而废水未浸染的地方,杂草茂盛。(如图)

废水淤积的河沟两旁全部是茂盛的杂草,只要杂草伸延到河沟里,杂草都变成枯黄色渐渐死去,与两旁绿油油的杂草形成鲜明的对比。如果这些废水是无毒害水源,靠近杂草的杂草岂会枯黄死去?(见图)。

 

八、大自然“变脸”告诉我们什么?

我们将这一奇特的现象可以归结为大自然的“变脸”,大自然“变脸”无可争议地暴露了水质污染问题,至于污染到什么程度?笔者没有设备进行鉴别,只是可以肯定地说:污染破坏是有规律性的——废水淤积在双河外河的河沟里,雨水冲刷后汇聚到俐河,通过俐河排到汉江,汉江中下游(包括钟祥百万人民)都饮用这些水。大自然变脸,那光秃秃的寸草不生的泥土、那受到污水浸染的杂草,是向钟祥的管理者和污染企业敲响了警钟,你们何时才会醒悟?

污染是全方位的,数十个化工厂就是污染源,深受其害的是当地农民,我们几个环保志愿者顺河而上,那儿是钟祥市著名的“江北兵工厂”,那里曾经是钟祥市最神秘的军工生产基地,特别是两伊战争时期,江北兵工厂生产的枪支弹药不仅销给伊拉克,同时也销给伊朗,两国持着同一家的火药射向对方。江北兵工厂几乎跟跟两伊战争的结束而倒闭。

倒闭后的兵工厂基地以生产化肥为主,上游的化肥厂在山坡上,当地群众讲,过去,化工厂生产的废水从高处铺天盖地流下来,穿过农民的稻田排到双河外河,稻苗常常被成片成片被毒水污染而死,当地农民农民抗议不断,社会矛盾冲突不断升级,化工厂不得已着手解决排污设施——挖沟修渠。工业废水从渠道沟里流淌后,农民的稻苗直接遭遇毒水污染的也少了,农民闹事的也减少了。但是,那条潺潺细流从来没有间断过,并且一直排到外河,从外河排到俐河,从俐河排到汉江,污染周而复始。

第二次去俐河是8月22日,那天天气闷热,正是俗话说的“着天式。”俐河桥下河水沉渣泛起飘满河面,水库藻物繁殖,黄色的藻物不断增加,水面上散发着恶臭,风雨来临,这些黄色的污物都会随风飘荡到汉江。(见图)

我和几位环保志愿者第三次到俐河是9月4日,由于数天的雨水季节,河水暴涨,租船逆水而上,老渔民跟我讲,河水看似透明,实际上都是上游化工厂的废水混合而下。随行的老环保人士也介绍,这些“山水”多数是化工厂流出来的有毒废水,重金属严重超标,只可惜无监测设备,无法检测水质。

 

行驶到几处排污口,与上次干涸的河沟不同,只见涵洞里的水滚流直下,那便是积淤在化工厂堰塘里的废水混和的毒水外排了,笔者叫老渔民留下船,拍下化工厂院内的废水流淌出来的过程。(如图)

老船工还告诉我,今年未遇到特大暴雨降临,如果下两天特大暴雨,各化工厂的污水都会冲出来,俐河的鱼就会被沧死,第二天,河面上会飘一层死鱼,有的鱼还是半死,我们就驾船沿河而上捞鱼,好的情况下,能够打捞几竹篮子……

尽管湖北省出台了《水污染防治条例》,条例规定:“在湖泊、水库投肥养殖污染水体的,由环保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对于这个模棱两可的规则,笔者是不屑的,第一,该条例不是以管理为主,而是以处罚为主;第二,管理部门存在严重的监控失控,或者说管理体系跟不上社会形势发展的需要,比方说,业内人士向我透露的多数大中型水库夜间投肥,钟祥环保部门查到一起了吗?查到了公布过吗:没有!第三、定期化验水质了吗?化验后公开过几次?笔者打开《钟祥市环境保护局》网站——政务公开之信息公开栏,除了一条通知两条收费标准外,找不到一条与民众息息相关的监督、监测的信息;环境管理之环境监测只有监测技术规范、环境监测办法;好不容易在“环保动态之工作动态”栏里看到一大片标题,并且有一条吸引我的眼球“钟祥市环保局开展‘上门监测惠民生’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结果只是做秀,无任何实质内容;除了说教,就是不着边际地唱高调。

鱼米之乡成了鱼米之臭,青山绿水变成了浑浊的死湖、臭湖,我所在的整个地区已没有一条清清河流。后来,温峡等四个水库被强制取缔化肥养鱼,供给农民饮用水,但有毒的水质并不能因为取缔化肥养鱼得到好转,需要十年以后才能彻底净化。

湖北钟祥探明磷矿石储量9、88亿吨,有“中原磷都”之称,二十多年来,因磷矿石带动的化工产业链蓬勃兴起,而由此产生的空气污染和水源污染随之而来,近些年的污染已达到空前绝后的程度,数百家污染企业纵横交错地分布在胡集镇、磷矿镇和双河镇,许多业主不仅将有毒废水偷排到河流,还偷排到地表层,注入地下,危害子孙后代,殃及大江南北,废水和空气所到之处,农田和河流遭遇毁灭性破坏,由此,天不再蓝,水不再绿,癌症患者、甚至于癌症村相继出现,当地农民成了富裕矿产资源上面的贫瘠村民,民众发出了为何“长寿之乡变成短命之镇”的烤问。

九、古老的汉江、历尽沧桑的汉江、不堪重负的汉江

污染汉江的不只是俐河,还有竹陂河、丰乐河、直河、长寿河、长滩河,特别是竹陂河,荆门上游的工业废水污染十分严重,笔者还没时间去考察。

汉江起源于陕西汉中的宁强县,流入丹江口水库,又经襄樊、钟祥、汉川,从武汉市龙王庙注入长江。汉江穿越钟祥市腹地(一九九二年以前为钟祥县),全程一百一十四公里,流域面积二百六十三平方公里。中国自古有“江淮河汉”之说。汉江年径流量达550亿立方米以上,仅逊黄河100余亿立方米。其流域面积超过15万平方公里,仅湖北省汉江中下游地区人口就有近2000万人。是钟祥人民唇齿相依的母亲河,千百年来的汉江文明孕育了钟祥的现代文明。

某报记者宫靖在《南水北调中线堪忧:两省争相开发汉江污染加剧》沾沾自喜地表示:“位于中西部地区的汉江,在近30年来与高速经济增长相伴的环境污染加剧的趋势下,至今仍保有一江清水。正是特殊地理位置和难得的处子之清,才使得汉江担负起作为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的重任。”笔者认为,这位记者只能说是管中窥豹。如果他有空来钟祥几个出口处看一看,就会得到另一番结论了。

排污是触目惊心的,钟祥皇庄电排站、南湖闸,不仅将生活废水、城区工业废水排往汉江,而且连带生活垃圾一古脑都排往汉江。我曾向业内人士戏说:我们钟祥人喝襄阳人排下的尿水,我们自己的尿流又排了给汉川、武汉人去喝。与所有的大江大河一样,汉江,它流淌了千万年,它演绎着历史的变迁,文明的兴衰,它把好多秘密渗透在两岸的泥土里。

有许多网友曾在《钟祥论坛》发出呼吁:“汉江污染已十分严重,保护汉江人人有责!”“保护汉江,保护母亲河!”但是,民众的呼吁,唤不醒地方官员的麻木与冷漠。

 

十、未经处理的废水排进汉江

钟祥市城市废水未经任何处理从“皇庄电排”和“南湖闸”排进汉江。起源于北湖边的护城河在市三中旁的叉道口分流,一条流往皇庄电排,路途要短一些,另一条流往南湖的护城河横穿城市中心。下水道顺着护城河流经南湖“钟祥东海水务有限公司”经过所谓“处理”排进南湖,由南湖排进汉江。

流往皇庄电排的废水为“直流”,未经任何处理的废水经皇庄电排直接排到汉江。2010年,皇庄电排出口大兴土木,笔者以为修建污水处理设施还高兴了一阵子,到后来只见深挖出口的水渠才得知,此工程由南水北调水利工程指挥部出钱,投资2000万元,主要功能为排涝、防洪、引水。笔者2012年5月28日曾在《钟祥论坛》发帖:《一池臭水滚滚向西流——钟祥皇排投资亿元并非兴建污水排放设施》,帖子写道:“路经钟祥皇庄电排站才知道,这儿在大兴土木,电排站外的河道机器声隆隆响起,好不热闹的景象,关在电排站里的臭水已堵死不能流动,暗自寻思:应该是修污水排放设施,这条由北湖流来的、经过数家工厂排泄废水的臭沟有救了。”“经打听才得知,这条投资一点多亿(后证实投资2000万元)的水利工程并非排污处理设施,堤防外的工程只不过是蓄水与排泄功能而已。也就是说,投资一点多亿元并不是为了解决污水排放处理,滚滚浊流将依旧畅通无阻地流进汉江。”

笔者最后质疑:“上游襄阳、老河口等地的工业废水、人畜尿水流到钟祥境内,钟祥的自来水厂抽起来后(简单过滤)供全市居民‘享用’,而钟祥的工业废水、人畜尿水再排进汉江,供仙挑、武汉人‘享用’,如此恶性循环,不作为的是哪些人?”“这些面子工程是通过什么渠道审批的?谁来问责?”

三天后,钟祥市水务局给予了“回复”:皇庄中闸兴建于1975年,属严重病险涵闸,在历次大汛中多次出现险情。经水利部门多次争取汇报,将皇庄中闸重建项目纳入了国家南水北调补偿项目。工程总投资1955万元,于去年10月16日动工,目前主体工程己基本完工。项目业主为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工程招投标及建设管理工作均由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负责。此工程主要功能为排涝、防洪、引水。(钟祥市水务局 )

呜呼哀哉,花2000万元只为修建一条排涝、防洪、引水的水沟,我想弱弱地问一句:纳税人的钱财真的没地方用了吗?(如图)

且不说其功效如何、是否存在重病险涵闸,其投资科学依据是什么?经过哪些专家学者论证了?投资2000多万元只为解决土沟排泄,你们这些官员为民当家了吗?你湖北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批钱做一条水泥沟,只为城市废水顺畅的流进你管辖的汉江,你真可谓有藏污纳垢的宽广胸襟!何况,你只修了电排站外面的水沟和涵闸,连真正具有隐患的电排站都尚未修建,你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只能说是一群酒囊饭袋之辈。

从钟祥市第三中心背后分支的护城河面下了,直达南湖成了处理城市废水的“中转站”,钟祥城区护城河集全市城区生活废水、部分工业废水为一体,两旁的下水道消化不了的脏水都流进了护城河,据护城河维护人员跟我讲,市委市政府、市政协几大院的生活废水并没有排往护城河两旁的下水管道,而是直接流进了护城河,护城河可谓“藏污纳垢”;但护城河的废水尽管肝脏,为什么不臭?原来,每天由护养人员撒七八百市斤特制的石灰粉,石灰粉与污染水起了化学反映,就不臭了。得到这些内情,我不得不佩服钟祥官员们的苦苦孤诣,为了让护城河“不臭”,可谓绞尽脑汁,但这种“治理”都是表层的,治标不治本,忽悠到何时?

一部分生活、工业废水经过弯延曲折的护城河河道、雕梁画栋的护拦流到两湖大桥桥口,桥口下是万亩南湖湖泊,至此,是护城河的终端。出口处的上面是明窗净几的桥面,而从护城河流到湖里的出口处,河床上污秽不堪,臭气冲天,湖边,沉渣泛滥成灾。湖面上,还架着一条条的拦河网。

曾几何时,南湖是钟祥人的骄傲,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粼粼闪光,特别是夏天,湖中挺立着密密的荷叶,在荷丛中盛开着数不清的荷花,白的,粉红的,迎风摇曳,似在炫耀它们无比娇美的面容。湖水那么蓝,使人感到翡翠的颜色太浅,蓝宝石的颜色又太深,湖面清翠平静,沙洲点点。然而如下,数千亩水面的南湖犹如一个污水处理场。有人曾告诉我,南湖的鲫鱼煎出来有煤油的气味,根本不能吃,只要到现场看一看,此言并非耸人听闻。

另一部分生活、工业废水经护城河两侧的下水管道径直向南流去,流经南湖所谓的污水处理厂——钟祥东海水务有限公司。由市政府有关部门投资近千万元的污水处理厂从工程竣工就未正常运转,此后整体处理给早在几年前就卖给外地承包人——东海水务有限公司经营,美其名曰污水处理厂采取“TOT模式”( 通常翻译为“移交-经营-移交”。 指政府部门或国有企业将建设好的项目以一定期限的特许经营权和产权,有偿转让给投资者,由其进行运营管理);据说,每年由国家拨给数百万元环境治理费用的投入。然而其结果如何呢?经笔者调查得知,这个污水处理厂其实就是一个沉淀池而已。为什么说是沉淀池呢?据该公司内部人员介绍,这个公司的主要功能就是将漂浮物、沉淀物打捞干净,不断转动的机械主要是吸纳、融解垃圾,然后输送到罐装车上去运走,根本未进行药物污水净化处理,废水经过弯弯曲曲的下水通道流进南湖。

笔者远远地望着从“钟祥东海水务有限公司”东端出口流出的废水,只见涛涛废水汹涌澎湃地从闸口冲出,翻起层层白浪,臭气冲天,这里便是下水道流来的城市污染企业、生活废水的中转站了,废水肆无忌惮地冲进南湖大湖,万亩湖面不时地漂浮着死鱼,白鹭在上空翱翔,但它并不扑下来捕鱼,而是高傲地凝视着地面,似乎不屑一顾这脏水孕育的鱼儿,似乎在嘲弄制造污染的人类。

南湖的排水口在南湖农场,在离“钟祥东海水务有限公司”南湖湖面一两公里处进入河流,俗称南湖闸,这里便是南湖污水出口的终点站,闸口上面是汉江大堤坝,堤坝内的闸口装着满满的废水,废水上漂着肥沃的葫面子草,闸口是关闭的,但又臭又脏的废水还是能够从闸口缝隙里挤出闸门,也许是一种模式,两边悬殊大,堤坝内的废水汹涌地冲出闸口,流向汉江河流。

住闸口旁的一位汉子(三共农村)跟我讲,南湖闸的水,种蔬菜灌园子都不行,因为有毒。牯牛喜欢困水,把它牵到闸下去困水,它呆不到两分钟,一蹦就起来了。什么原因?那水里面有硫酸的成分,牯牛那么厚的皮都受不了刺激。

种园子有毒,牯牛困水自动爬起来,就是这样的毒水,钟祥市未经处理,全部排进了汉江,不仅下游的旧口、柴湖、罗集、石牌几个乡镇数十万人民抽起来后饮用,更有下游潜江、仙桃、汉川、汉口数以百万的民众去饮用了。

汉江,是中原流域的主要河流,是湖北中原人民的母亲河,流经钟祥市263平方公理,而连接汉江河流的利河、丰乐河等七条支流已全部污染。

十一、耸立在城区的臭气熏天的金汉江

金汉江位于钟祥城区金汉江大道、校场路、横埂东巷,御龙天下以西,排出的废水臭气熏天,其前身是精制棉公司,后改为金汉江有限责任公司,其污染时间之长、之深、之广。但是,这家遭遇钟祥市百万民众咒骂的污染企业老板,钟祥市市委市政府竟然培植其为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许多钟祥人说,他能当全国人大代表,不是钟祥人民的福祉,而是钟祥人民的耻辱。

有位叫卡卡魔剌网友发表了一篇《汉江的臭》,文中表示:“金汉江之臭,臭得既有广度,也有深度。”“周边民居、住宅楼皆处于臭气笼罩之下。行人可以掩鼻而过、一骂了之,车辆可以关窗急驰驶过,天可怜见,只苦了我们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原住民,日日夜夜都得接受金汉江的臭气‘熏陶’,个中滋味,无以言表。金汉江很卑鄙,为掩人耳目,白天在公众媒体面前装无辜,放臭气羞羞答答,能忍就忍。月黑风高夜,则对周边居民下臭手,肆无忌惮,大放特放。”“每每臭气袭来,关了东窗它西窗进,捂了鼻子头还晕,臭的你无处藏身。若遇低压阴雨天,那就更是难捱,臭味彻夜弥漫,经久不息”,“浓烈的恶臭硬生生的把你臭醒、臭晕、臭苕、臭出一腔怒火,恨不能拿炮立马轰了那鸟厂。”

2008年9月11日,钟祥市环保局关于回复网民提到的“气味刺鼻、寝食难安  原因来自金汉江”、“金汉江半夜排放恶臭气体,令人窒息”情况,环保局的解释臭味主要是金汉江新建的污水处理厂运行以后,是由于以下原因造成:一是由于该公司新建了一座日处理3500吨污水处理站,衍生出了现有气味,同时,由于整个污水处理站规模扩大,露天运营,所以造成治理废水期间气味外散;& x3 j  z+ G9 H$ i二是污水处理工艺是采取物化处理和生物处理,生物处理是利用培养细菌,产生微生物后对废水进行清理,在微生物培养期间,厌氧和好氧过程中的厌氧菌、好氧菌繁殖和死亡后产生的气味;三是小雨和阴天气压低,气味不容易扩散,导致气味难闻;四是温度较高时,也容易产生大的气味。其结论为:产生的气味主要是甲烷气体和硫化氢,对人体不会造成影响。

果真对人体不会造成影响吗?网民yixia0用化学原理对硫化氢和甲烷进行细致地解释。硫化氢是强烈的神经毒物,对粘膜有强烈刺激作用。毒理学资料及环境行为急性毒性:LC50618毫克/立方米(大鼠吸入)5亚急性和慢性毒性:家兔吸入0.01mg/L,2小时/天,3个月,引起中枢神经系统的机能改变,气管、支气管粘膜刺激症状,大脑皮层出现病理改变。小鼠长期接触低浓度硫化氟,有小气道损害。硫化氢很少用于工业生产中,一般作为某些化学反应和蛋白质自然分解过程的产物以及某些天然物的成分和杂质。

另一位网友也证实了他的说法:对人体有害的主要是硫化氢,它是有毒、恶臭的无色气体,类似臭鸡蛋味。当空气中含有0.1%时,就会引起人们头疼、晕眩。当吸入大量时,会造成昏迷,甚至死亡。与H2S接触多,能引起慢性中毒,使感觉变坏,头疼、消瘦等。硫化氢对眼和呼吸道粘膜产生强烈的刺激作用.硫化氢吸收后主要影响细胞氧化过程,造成组织缺氧. 轻者主要是刺激症状,表现为流泪,眼刺痛,流涕,咽喉部灼热感,或伴有头痛,头晕,乏力,恶心等症状.

硫化氢是否含毒?笔者经在网上搜索得知:硫化氢是具有刺激性和窒息性的无色气体。低浓度接触仅有呼吸道及眼的局部刺激作用,高浓度时全身作用较明显,表现为中枢神经系统症状和窒息症状。硫化氢具有“臭蛋样”气味,但极高浓度很快引起嗅觉疲劳而不觉其味。而金汉江排放的气体正是“臭蛋样”气味。

但钟祥环保局为什么公开说“产生的气味主要是甲烷气体和硫化氢,对人体不会造成影响”呢。他们是对钟祥百万人民的身体负责还是对金汉江利益集团负担?

说白了,具有专业技能的钟祥环保局,是在要公开地欺骗、愚弄百万钟祥人民!他们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维护市委市政府的利益,而不惜损害百万民众的利益。

不仅环境部门帮助其忽悠钟祥人民,一些专家学者、甚至于一些媒体也在帮助忽悠钟祥人民,公开帮助撒谎,试图为污染企业漂白,有意混淆视听。

2011年9月22日《湖北日报》有一篇《钟祥金汉江公司的“治污经”》这篇报道写道:“记者看到,经过多道工序处理后排出的污水,水体透明,闻不到异味。公司董事长周家贵说,排水已达国家一级排放标准。”网民说,钟祥人民365天就有350天闻到异味了,你记者那一刻去闻不到异味?什么叫无耻?无职业道德?这就叫无耻、无职业道德,深受其害的钟祥民众只能骂你这些记者的良心被狗吃了。

更搞笑的是,湖北日报《钟祥金汉江公司的“治污经”》这篇报道还写道:“令企业意想不到的是,治理废水臭气的同时,还收获了科技成果。公司自主研发的废水处理控臭装置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精制棉生产过程污水处理及治污中臭气控制工艺,已经申请国家发明专利,并获得初审通过。污水处理过程中的渣滓变成了肥料。”暂不说你金汉江是否获得专利,即使获得专利,也并不代表你真正治污了,你投入那些设备,既然仍然“闻不到异味”,但钟祥民众每天都能闻到,那只有一个解释:你那些设备只是和尚的头发——一个摆设。多数时间没有正常运转,只是记者来了,领导来了才运转一下,才“闻不到异味”。 连钟祥环保局都承认“产生的气味主要是甲烷气体和硫化氢”,没有否定“闻不到异味”,而你记者的报道为什么说“闻不到异味”?要说你是无良心无道德的记者,不如说你是被收买的记者。

十二、污染企业老板当上全国人大代表之后

私营企业金汉江老板周某是如何当上人大代表的?钟祥市为什么要逃选一家污染企业的老板当上人大代表?你们的价值取向哪里去了?你选择这家污染企业的老板当人大代表,你市委市政府是非标准何在?公信力何在?

在周人大2003年当选之前,金汉江已污染钟祥城区多年了,金汉江大道、校场路、横埂东巷、承天路东端及周边民居已深恶痛绝,痛苦不堪。有位网友这样写道:“金汉江之臭,臭得既有广度,也有深度。网友说:凡金汉江放屁,则整个金汉江大道、校场路、横埂东巷、承天路东端及周边民居、住宅楼皆处于臭气笼罩之下。行人可以掩鼻而过、一骂了之,车辆可以关窗急驰、驶过便是,天可怜见,只苦了我们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原住民,日日夜夜都得接受金汉江的臭气“熏陶”,个中滋味,无以言表。金汉江很卑鄙,为掩人耳目,白天在公众媒体面前装无辜,放臭气羞羞答答,能忍就忍。月黑风高夜,则对周边居民下臭手,肆无忌惮,大放特放。每每臭气袭来,关了东窗它西窗进,捂了鼻子头还晕,臭的你无处藏身。若遇低压阴雨天,那就更是难捱,臭味彻夜弥漫,经久不息,浓烈的恶臭,就像三伏天里有人在你面前不停地搅动一桶丢满了烟头茶叶又发酵了几天的潲水,硬生生的把你臭醒、臭晕、臭苕、臭出一腔怒火,恨不能拿炮立马轰了那鸟厂”。

当上全国人大代表后,周某掌握了话语权,逢会必大发感慨,在行驶许多提案权时,周人大闭口不谈环境问题,顾左右为言他。

2007年周人大建议《金融政策要关注基层》;2008年周人大建议《加快扶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2011年,周人大人的提案为《建议立法保障农田水利建设投资》,2011年3月的人代会上,周人大建议“国家抓农田水利建设,抓大中型水库、沟渠、毛渠、斗渠以及田间沟道的同步建设。”“只有同步建设到位,才能保证滴水不漏”。2012年9月周人大建议:“旅游者在景区内随意攀爬、采摘,随意在文物古迹上乱涂、乱刻、乱画以及乱丢杂物等不文明现象时有发生。旅游法不仅要有法律规范,更应该体现一种文明的倡导,有必要增加文明旅游的内容。”周人大同时建议:“旅游者应当文明旅游,遵守旅游目的地的社会公共秩序,不得损害旅游经营者和其他旅游者的合法权益。”

周人大八面玲珑,闻名遐迩,在许多媒体面前出尽风头,御用记者、文人闻风而至,纸媒、电视、不间断地进行报道。2012年,中国财政杂志:《一位农民信得过的代言人 ——访全国人大代表周家贵 》,2007年,一个叫张仕洪的记者撰文《一个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记全国人大代表周家贵》,把周人大塑造成为救苦救难的菩萨:柴湖扶贫、职高扶贫助学,出资10万元为子胥社区“坑洼路”修路……

正所谓自己屁股流鲜血,还帮别人医痔疮!

在两届任免人大代表期间,周人大大谈保障农田水利建设投资,大谈金融政策问题,大谈旅游不文明的问题,但是,他就是不谈自己破坏环境所造成的污染问题,不谈将污水排到南湖如何治理的问题,不谈自己的工厂臭气熏天的问题。更不寻求解决方案,他让臭气肆意蔓延在钟祥城区上空,他让有毒废水毫无顾虑地流淌在城市路口,并造成南湖严重的污染,危害子子孙孙。

十三、谁是污染企业的保护伞

打开该企业黄页,无不弥漫着“贵气”与“财气”,许多图片显示,党和国家领导人对金汉江“很关注,”县市领导请不来的人,金汉江请来了,县市领导见不到的国家领导人,金汉江老板见到了。那些图片不仅是骄傲的摆谱,而且是对外的挑战,给民众释放的信号是:我有国家领导人关照着,我污染我怕谁?

 

当然,能够摆谱是有实力的,而最大的实力是“全国人大代表”这块牌子。既然当上人大代表了,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瞧,2004年时任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来公司视察了;2006年10月31日,时任湖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宋育英来公司视察了;2008年3月7日,周人大与时任省长李鸿忠站在一起;2008年8月7日,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到公司视察;2008年3月7日,习近平在两会期间亲切接见周人大。2009年3月7日,时任国务院总理亲切接见周人大(实际只一面之缘);2010年9月17日,湖北副省长郭生练到该公司视察;2012年8月31日,时任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与周人大亲切握手;其他的人大、政协等领导视察与会见就多如牛毛了。这些前来视察、会见人的牌子,足以要钟祥市乃至荆门市领导汗颜。

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每当要员前来视察,都是嗅不到该企业散发的臭气的,当然在领导前来的时候不可能在金汉江大道、校场路、横埂东巷、承天路上撒播香水,究竟是如何处理的?该企业职工讳莫如深地说:化学排污处理嘛。因此,周边民众说,只是金汉江不臭了,一定是某个大领导要来视察了。

谁是这家污染企业的保护伞?是过去的温家宝总理、吴邦国委员长吗?当然不可能!他们甚至于不知道这家企业涉污问题,是现任俞正声主席和习书记吗?更不可能,因为他们跟周人大只是一面之缘,甚至于不会知道周人大的名字。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都知道他是湖北省钟祥市“选举”产生的全国人大代表。是钟祥市推出了这个品牌——全国人大代表的牌子这个金钢罩,把这家污染企业给实实在在地“罩”了起来。谁是制作金钢罩之人?钟祥市市委市政府!

金汉江排除的臭气是否有毒?前面所述,环保局不打自招地介绍产生的气味主要是甲烷气体和硫化氢,而硫化氢是强烈的神经毒物,对粘膜有强烈刺激作用,当空气中含有0.1%时,就会引起人们头疼、晕眩。当吸入大量时,会造成昏迷,甚至死亡。所不同的是,环保局认为硫化氢“对人体不会造成影响”。这个部门为什么要公开地说假?是谁授意他说假?为什么要欺骗愚弄钟祥人民?你环保局是对谁负责?你为什么要充当污染企业的保护伞?

选举问题企业的老板当人大代表,要说是你钟祥官员瞎了眼,不如说你是受利益驱动。因为你官员可以借助周人大的牌子,不仅官场沾光分得一羹,个人还能够渔翁得利。在弄到全国人大代表金钢罩之前,是周人大寻求你们的保护,周人大金刚罩护体之后,是你们寻求周人大的保护。

按理说,当上全国人大代表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是一种鼓励,更好地造福钟祥人民才是正道;也是一种鞭策,不再生产污染产品了才是正道。但是,周人大把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当着护身符、金钢罩,继续肆无忌惮地生产污染产品,用来作为盾牌对付钟祥百万人民,用来抵制群众正义的呼声,用来炫耀“我是人大代表,国家领导人接见了我这个污染企业的老板,那是肯定了我这家企业,有国家领导人的关照我还怕谁了?”

然而,打开“钟祥论坛”“东湖论坛”到处是对这个私企的咒骂声:“同志们,为周大人抬个桩啊,让臭金汉江闻名于全网络,迈向全世界啊,只要有特色就会红起来啊!”“因为金汉江的老板周家贵是全国个人大代表!所以政府就睁个眼闭个眼! 要是只是个普通人开的,早就被治了!”“湖北省钟祥市职业高级中学对面有一家名叫金汉江的纤维素的公司 其公司排出的废气严重影响附近学校师生的日常生活学习及周围居民的生活 我们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但没有任何回应。”

金汉江的“辉煌”,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牺牲自然生态环境,牺牲周边民众的切身利益为代价获得的,是牺牲钟祥的水资源为代价换来的。在当前,像金汉江这类以粗放经营为主,劳动密集型、高消耗、高污染、低技术含量的企业早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但金汉江以设备问题为由,偷梁换柱、苟延残喘,是对政府的嘲讽,是对人民的愚弄。有位网友说:“金汉江的污染的不仅仅是大气和水流,而且是党和政府的形象以及人民群众的向心力。”

而笔者要加一句的是:金汉江不仅污染了钟祥的大气和环境,而且污染了钟祥政府在人民中的形象。

十三、钟祥生态告急!

尽管钟祥民众普遍性麻木,尽管钟祥人很少有人敢于站出来声讨环境污染,尽管钟祥的多数官员忙着会上会下,忙着迎来送往,忙着观察上面的脸色,忙引资忙开发忙政绩,忙房子票子老婆孩子,但是可以说,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对钟祥市的环境都熟视无睹。

环保部门对水库饮用水进行调查后得出惊人结论——均不达标,笔者在钟祥论坛要求公布真相,但直到现在未见公布,要说是这些部门不作为,不如说他们普遍地麻木不仁。

《老井》的作者郑义先生在他别一部宏著《中国之毁灭》一书里披露:“中国的污水处理率极小,80%以上的废污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放,致使江河湖库普遍污染,90%以上的城市水环境恶化,可饮用之水越来越少,水资源危机更趋严重。”作者发出这样的惊呼:“救救淮河。”“救救总体污染比淮河更严重的大辽河、海滦河、滇池、南四湖、巢湖、”“救救污染直追淮河的黄河、太湖、”“人民生活於水深火热之中!”

笔者和钟祥的一群环保志愿者在此呼吁:救一救千湖之湖的钟祥水库、湖泊,救一救汉江。

二0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于湖北省钟祥市承天大道家里

阅读次数:39,35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