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巉:诗性随笔四则

Share on Google+

 

 简单二笔

 

神谕的手续,因无所敬仰而浅薄,特定的时节,缘身后的空虚而孤单。

阿波罗的雄健,由遥远穿过千年,穿过万里、穿过大地的神秘足迹。

雅典文明的光芒,使“人啊,认识你自己”。在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留下过脚印的地方,兴盛的是术,寂寞的是道。消失的艳丽正辉映出“灿烂”的秘密,奢华的姿色光鲜万千,只咫尺之间已摇曳在历史密集的百花园畔。

让人难以想象,自在感慨文明与沧海自成宏伟与浩瀚。

一个显赫的王朝,别急急换上赞美或判断的句号。问号的渺小不要草率地删去,毁灭的疑问不过是冰山一角,无法解读的本身即是一种永久。

毫不弯曲的憨直、简单、粗粝,即是构划自然整体的两笔,顶端直指太阳。

云彩闪烁在半腰之间,殷勤的衬托,占据千年逻辑化的接受与滑落。

是他人侵凌的通道,是后人踩踏的阶梯,是对意图的掩埋,是对未予的界定。

而永久的两条线便永久的变成了颤笔的终点。

一不小心,却透露了人的张扬、感悟、进取与发现。

 

巉说

 

晚风习习,有雨滴落下,离别的酸楚,在此时顿生无边的怅然。

殊不知,人世间有多少别离,因了某种特定的缘由,特定的过程,从相识走向相知,再走向相聚,最后走向极端以及种种。
感知心灵的烙印,在人生中享受自然,平和,之所以会经常困惑,无聊,因了一种关于世界观的学说问题,和一个矛盾的复合体,一片经久的大染缸,一种只注意细节而忽视结论或者只注意结论而忽视细节的不成功的坏习惯。
人面桃花的传说早已被历史渲染的苍白无力,而那灿烂的永恒,又如何来消磨这短暂的生命。
漫长孤寂的历史走过了冷热相间的生命,当发现人生不再,伤感而永不低头之时,才知,冷是如何的重要。
有位古柳主编曾经说过:当冷和热颠倒的世界里,我选择冷,因为冷是别一种理智的热情。
不知此话如何考证,但我深知冷是一种美,冷是一种邀约,冷是一种情结,冷更是一种自然的生命景观。
冷,是巉深爱着并蕴藏在那纯洁的盛开与凄切之中的忧伤与回忆。
夏季的夜漫长,难耐,而一种孤独冷傲,不媚不俗的产物却在冷的状态中显现,一种以冷形成的生命信息,所有人生规律和自然的隐情,在不尽的人生轮回中瞬间就此命定。
冷雨凄切,一种在渴望中的永生早已碾碎了巉那庄严固守的孤傲与苦难。  巉只是一个喜欢流浪且又随遇而安的人。从哲学的观点来讲,认为从生到死只是一种过程,而这种过程还需要直面无奈和凄迷,执着地将岁月的残缺连结弥补。
禅语有云:不顾眼前现实的浪漫主义者可能会冻死饿死,而完全埋头于事务却没有想象力的现实主义者却又枯燥无味。
现实和浪漫是一双矛盾的载体,但生活也需要二者的结合。合理面对这种过程,过程就变成了一个开心果,一粒解烦丹,一道欢喜禅,把过程放下,充分享受由现实和浪漫所创造的快乐。
巉将永远固守它特定的缘起与缘落,现实与浪漫,一种以传统的哲学思想所左右心性的意识与心境,一种以流浪的方式终身寻找着心灵最安谧栖息地的大孩子。
殊不知,这寒伧可笑之,造就了巉多少凌乱琐碎,又弥漫一生的悲凉伤感。
人生苦短,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为何太在意?
生命本就如此,有欢乐就有痛苦,有相聚就有分离。
正如日月自有阴晴,岁月自有四季轮回。
把握平常心,不以已悲,不以物喜,生活的启示,人生的真谛,事情来了,以本性对应,事情去了,心即随空。
此时巉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

 

灵魂触犯了久违的心动

 

汩罗江混沌的相处,是否乱了你的方寸?亲身的体验,楚辞也无法治愈你浪漫主义的心伤。你那幻化的清醒换来了尘世的三日。屈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你可知有多少离骚,抱石的日子,多少艾草颤抖?粽叶香飘。
当你完全清醒,看那灵魂的回归,柔情似水的开放,是否在动感与超越中展现生命的渴望?
屈子啊,暮往今来,你用端午告诫一群叫人的动物,洁白,请不要蒙受灰尘,忠贞不渝才是精神永存的强大支撑,时间里的每一个日子都是纪念日,不朽的还是你的诗章。
你可还记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你可知夜雨还珠泪,红尘浴丁香?
当夜晚来临,你是否又要沉入“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里去啊。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虽尘事难却,屈子啊,你可知青鸟不传云信啊。寒来夏去,早已彼岸花结千万树。
释然吧。今日将尽,江风微寒,屈子啊,愿你灯下是淡淡的茶水,手边有着楚辞与离骚相伴,你的天地筝曲相思怀沙赋,愿江风薄雾予你身上衣。
不,屈子啊,汉赋名篇你可曾见啊,尔今粽叶飘香都在祭屈原?
只是此时,你遗下的诗文,是否会飘散成千年的苦雨?那汩罗江的声音,是否可荡起圈圈涟漪?那千年前的忧伤与悲愤,终成就了今天的风俗。
当汨罗江水呜咽之际,一个诗人的灵魂却荡漾着千古不灭的气节。

 

 

种在心里的那株莲花

——读黄诏南诗集《绽放在心中的莲花》

 

“诗永远走在时代生活的绿原上,在它的身后,总是留下一道绿色的生命的痕迹”。它是充满自我且又非肉体的生命,它是健康的,原始的,野性的,且又具有大爱的存在;它还是艺术技巧,构思与风格相结合,将思想与语言个性化的真实与独立的继承与发展;当我们借助四季,轮回,阅历,现实等等来达到感受,想象与思维的和谐统一,并将语言伸展,情绪饱和,情感的冲撞来支配,从而达到视线幅度的宽广,包罗广泛的世界,真理发掘的高深时,诗歌便成就了有形的生命和一种包罗万象的形式,这种声音,这种精神上的依附,都将在这条绿原上表现它的姿势;不管是偶然还是意象,它都将把一切的微尘,主体,传递出的信息通过意愿与希望,生活的口语等等直接诉之社会并具有成效的行动艺术。黄诏南先生的诗歌无疑是这种行动艺术中最成功最奇妙的韵文,是这片绿原上一道最美丽的风景线。且让我们跟着黄诏南先生的思想,信念,情感来感受他投影给当下诗坛的这道绿色的生命痕迹吧。

 

诗艺的另一种奥秘

好象有点措手不及!当黄诏南先生这带着语言的朴实,深厚内涵的“梦”冲撞我的眼球时,那种完好的精神嫁接在一种气韵的感知下,慢慢渗透并使我冷静下来。

“梦是一种主体经验,是人在睡眠时产生想象的影像、声音、思考或感觉,通常是非自愿的”。而今我们的诗人黄诏南先生率先把《梦之旅》奉献在读者面前,他借用朴素的道德观,个人命运的关注,虚无主义的氛围来促进诗艺的美好愿望,把“失智时的幻觉”快速的展现给读者,让“冬天,雨淋着的一个梦”在现实的压力下,发出一个象人的声音,“已经狂欢了几十个世纪”“有乐,有喜”,“人小鬼大,披彩衣”,“人间有番”,“赤裸灵魂如飞行蜻蜓,寻找那朵荷花的停靠点”。当梦一旦醒来,“一个打工仔快乐的梦”的“迷魂之扰”就象锥子般的锋利,而我的心也跟着痛着,只能借“梦的觉想”“把梦投进水里”。我相信有种奇异的正义感来自本体,就是黄诏南先生那颗坚强的生命力;我也相信读者的这种阅读能力不会光停留在梦的表象,因为黄诏南先生的写作是借空间之外的这种空间来达到超出语言之外的给读者一种自我反省的空间;我相信,这个“梦”会穿透人们的理念,刺穿人们内心的隐秘,用梦这个概念来提醒现世的人与环境,社会:必须神志“清爽”的活着;我也相信这是诗人对现实在某种程度上的发难或者质问;我还相信文明世界的到来,终不会将“梦”引入晦涩的迷宫,它与那些谗媚的诗人邪恶的意象是一种对抗,一种自爱,一种诗艺的奥秘。

“我隐忍着不现身,是梦还很年轻,笑声离得不远”。

 

绿原上的诗艺之光

《南方真比北方冷?》

(诗略)

黄诏南先生这首《南方真比北方冷?》将本是一曲平凡的接站演化为一片通达的快感之曲。那种广阔的空间将南北相对比,不断转换,从而使自己在这尘世中随波不定的渺小变为三唱一叹,那余音,竟与此时我的主观意识遥相呼应,那种智者的调侃,调皮的表象,都将思考与理解赋予今天读诗的人们,后面两句更是将整首诗推向高潮,而开始的主题再加上问号就已经昭示了整首诗的含蓄表露。

综览整首诗,那种借诗来审视生命与存在的哲学高度,将人与自然思想再与人的交往对接,以及情感天地里那片直白篇章的完成,都将诗人诗歌的敏锐与对生命的直观感觉密切联系在一起。

诗人此首诗歌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在平白中对生存本身作出的沉思与感悟,由物及人,由人及思想,对于生命的终极性,以及精妙的丰厚底蕴进行了思忖与写照。

当生命展开,绿原上的诗艺之光,那最私人化的抵达,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此首诗歌的思想厚度与审美成份。

《沙海幻影》

(诗略)

或许现在读诗都会与我自己的现状相联,是否有些自私呢?读这首《沙海幻影》让我感觉虽然有些力不从心,但又有种搏大的气势横空出世,耀世传神。如果把诗歌比喻成心灵与爱心,那更多的直指现实的东西便是心灵与爱心发射出来的自然体。

看《沙海幻影》你会进化,会同化,会合而为一,会自体内放射出一种希望与呐喊。虽然幻影有些耀眼,但沧桑的岁月依然深绿,当液态随沙海流动,我们的诗人“正在沙波里冲浪”,任它“海枯之后的遗迹,石头烂成泥沙”,且相信吧,有朝一日“飘来的誓言像风一样响”,不管“笛音和鞭影”如何鼓荡,幻影终只是一个现状。

读诗读人,诗作者应该是最有爱心的,而且这首诗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问题及担忧,我相信所有读诗人都会在心里默上千遍万遍,待得云开影散,沙海将露出它最美丽的面目。谨借用诗人一段话作为结尾吧:“洒脱一点,明天太阳照样升起,照耀四方。我们都会感受它的温暖”。这就够了,人性在阳光下灿烂!

 

直面成熟的诗艺阳光

黄诏南先生的诗集《绽放在心中的莲花》,把我读哭了,把我生命的某个部位深深读痛了……

诗歌是时代的发声器、大地上的良心。诗人以《心之现》《乡之情》《季之韵》《爱之痕》挂出了四季的图案,现实的本真,谦卑的风范,宽阔的气势和渗透人性的思想作为基点,把散发人文历史的存在与精神,借四季奏响了诗人本体那浸透人生风雨的心灵交响曲;把心灵的美好,爱的源头与传承完美的展现,这引发情感交溶的诗章将会带给诗坛震撼;那把家乡,热爱以及向往借以纯粹的写作手法通过内心感受与语言的表现,多么象一幅纯净的风景画。我相信诗人的这种诗意力量意在唤起我以及更多的人对生活重新认识的热爱,对社会的热爱,对环境的热爱……

诗人把自然与岁月的形象通过绿色的生命的痕迹来书写人性,自由,平等,和谐以及现实主义……从诗里不难看出诗人的诗学追求始终贯穿生活,而诗人自身的精神强大且具有力量。黄诏南先生的生活是一种真正的诗意生活,一种真正的行动艺术,当诗人把这种艺术诗意化后,任何独特的文字也将无法代替这种精神食粮。我相信黄诏南先生诗集的面世是一种大勇,一种面向所谓大诗泛诗的一种宣告,这是一种浪潮,一种意识形态解构的开始。

而诗人那颗“纯良的文化之心”借着诗意读哭了我每根神经……一年前由诗人在北网发起的“‘诗人纯良的文化之心’爱心活动”让我至今无以为报,但我相信,人生相见即是缘分,我没有康慨激昂的陈词,唯有内心的感恩。

今天我能读到福建诗人黄诏南先生的诗是一种享受,一种发自心底里的感动与成就,是一种自读诗以来人与文结合最完美的一次邂逅,是文如其人最好的写照,是诗人纯良文化之心行动艺术最伟大的榜样。“诗不可解,却可以悟”,我相信大家读了黄诏南先生的这本诗集后会比我悟的更深,更透。

只是当我来写这段文字实在汗颜,充其量我只是一位诗者——诗歌爱好者。

2014年4月10日于十堰

 

【作者简介】冷巉,原名刘彦均:女,白羊座蛇人。有作品发表《岁月》《作家报》《原野》《中国文艺家》《欧联时报》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并与网络相连。

《原野》(民刊)主编。奥组委文化部《2008奥运诗选》编委。

 

心缘:不觊觎可遇不可求之事 当感恩既来还即逝之缘

最无聊的事:借光阴打发时间。顺便把《原野》流放每个角落

最有意义的事:把自已玩好

 

微信:sylc0418

Q  Q:6459598

电话:13971900018

邮箱:[email protected]

文字交流邮箱:[email protected]

个人网站:http://www.shiyanren.com

阅读次数:19,4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