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浩波、尹丽川等:当代艳诗十九首

Share on Google+

《一把好乳》

 

沈浩波

 

她一上车

我就盯住了她了

胸脯高耸

屁股隆起

真是让人

垂涎欲滴

我盯住她的胸

死死盯住

那鼓胀的胸啊

我要能把它看穿就好了

她终于被我看得

不自在了

将身边的小女儿

一把抱在胸前

挡住我的视线

 

嗨,我说女人

你别以为这样

我就会收回目光

我仍然死死地盯着

这回盯住的

是她女儿

那张俏俏的小脸

嗨,我说女人

别看你的女儿

现在一脸天真无邪

长大之后

肯定也是

一把好乳

 

《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

 

尹丽川

 

哎 再往上一点再往下一点再往左一点再往右一点

这不是做爱 这是钉钉子

噢 再快一点再慢一点再松一点再紧一点

这不是做爱 这是扫黄或系鞋带

喔 再深一点再浅一点再轻一点再重一点

这不是做爱 这是按摩、写诗、洗头或洗脚

 

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呢 嗯 再舒服一些嘛

再温柔一点再泼辣一点再知识分子一点再民间一点

 

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

 

《青年寡妇之歌》

 

巫昂

 

一个人能让另一个人

丧失妩媚的表情

那人肯定死了

一个人让另一个人在梦中

紧紧地捂住羞处

那人肯定有无穷威力

 

他粗莽地抓住青年寡妇

他的进攻好象一幅德国漫画

一个字母做的男人

把一个真正的女人

摁倒在报纸堆里

 

总要有人享受有人被享受

青年寡妇的委屈

仅仅是不敢轻言享受的好处

但私下里

她比任何被冷淡的妻子

要幸福得紧

 

被盯得更恶毒

教育得更放荡

 

舍不得再嫁

 

《艳诗》

 

杨炼

 

整整一下午 我们套着 颠簸

整整一下午 死是一场场小睡

截停了时间 醒来又硬着

我们得重新结识 爱喷吐的小嘴

邀你看 又是新的 满的

整下午你挂着精液的腿

 

就没干过 一串乳白色的珠子

能射那么远 射 犹如床的方言

抓你 皮肤上蠕动十万只小爪子

我的粘滑有股腥味 有片蓝

蜡染窗帘外 天空也刺激得发紫

黑跳入彼此 瞧 这肉的镶嵌

 

还分得清性别吗 还怎么问

你是谁 为什么躺进我身体的浴缸

想玩就玩 想要 就调高水温

得多么随心所欲 我们合并的狂

才够狂 一种美倾倒不尽

一种疼 越疼越滑着雪 去想象

 

四面八方的镜子里

被另一个器官插着的自我多么陌生

空就像远 无非学不会变形的一点秘密

我大醉 喝掉你一千重倒影

害羞什么 来 从后面欣赏人的精致

匍匐在下面 光洁的背裸着激情

 

裸出一片海 走下台阶如一头猛兽

我们非走不可 迎向星星的亮度

总是那片海 听懂小小右耳的温柔

嘘着说 留住这场暴风雨

四肢重叠四肢 就那么流

淌 我们套着 连摔碎也不顾

 

黑暗把卧室变得无限大

万里外的黑暗 在你乳头上轻咬

一点红 一生押韵的时差

押送远行的情人 我的手又在夜里找

某下午 某万物虚脱中谁颤了一下

贴得更紧 更湿 又开始涨潮

 

《我是性冷淡》

砖妹er

 

香肠妹说我是性冷淡

因为我说:

我不明白

男人为什么喜欢坐爱

我觉得

男人一动一动蠕动的样子

就像是低等的虫子

非常搞笑

 

我不明白

和平年代

和谐社会

为什么还有男的喜欢

打手枪

打飞机

我更不明白

竟然会有一种犯罪叫枪奸

 

踏入社会

想想看过的历史书

我慢慢明白

女人就是人民

男人就是社会

社会一动一动的爱着人民

人民

有的很快活

有的没感觉

有的大呼小叫的不愿意

我想

我幸亏是个性冷淡

 

《一阵风》

 

宇向

 

你拍打我的房门

像一个要与我偷情的男人

亲爱的,你可以光明正大地成为我的男人

你可以光明正大地成为任何一种东西

 

你可以是一把钥匙

进入我的锁孔,打开我的房门

 

你可以打碎我的酒瓶,抽我的烟

像一条贪婪的狗趴在地板上

舔酒喝。亲爱的,你就是一条贪婪的狗

你翻开这一本书

又翻开那一本书

到我的打字机前窥探我并不光明的写作

 

你急于进入我的身体,亲爱的,

你可以进入我的身体,从我的缝隙进入

我的毛孔,蜂窝一样张开

你可以进入一个男人无法进入的地方

 

你使我感到我的身体原来这样空

这样需要填充。你可以充满我

你连接导线,让电流进来

此时我的叫声一定不是惨叫

 

《军婚》

 

邵春光

 

军婚的B方

无需漂亮

但必须性感

必须能在短时间内

使A方进入高潮

军令如闪电

军官们随时

都有结束休假的可能

 

战争

就是人和人打群架

各说各的理

各式的枪

都硬梆梆的

惟一有弹性的部件

是扳机

保护军婚

就是保护国家的下半身

各国的舆论

均一致谴责

让军人成为王八的人

 

军妓也是必需品

原则上

士兵在成为士官之前

不准结婚

 

《看病》

 

野狼

 

她来找我时,她说她感觉到胀

我说女人应该感觉到痒才对

她也顾不上答话

宽衣解带,让我赶紧上来

后来我问她还胀吗?

她说不胀了,身体各部都舒张了

并夸我的活儿做得真好!

在她面前,我感觉我总像是医生

她总像是病人

其实医生也有患病的时候

我叫她来时,也等于她在给我看病

 

《她还是个孩子》

 

管党生

 

她服务的非常敬业

她的毛黑黢黢

她的皮肤健康的白

她非常年轻

但是已经非常空洞

问她为什么

她漫不经心的说

给玩大了

问她有没有20

她说19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

她说是她妈妈来的

她说你尽管搞

不要讲话

中间她哎呀了一下

她告诉对方

被蚊子咬了一下

这时我突然感觉凄凉

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射

20分钟以后

我们同时说对不起

 

《我要翻身做主人》

 

小蝶

 

大多数女人做爱时

都习惯平躺着

摊开身体

摆一个工工整整的大字

任由男人上下左右

女人还未到高潮

男人就宣布升旗仪式结束

管你舒服不舒服

我曾经也是这样的女人

现在

我要翻身作主

骑到男人身上去

掌握主动权

节奏亦快亦慢

步伐亦进亦退

想怎么剥削就怎么剥削

想怎么压迫就怎么压迫

我一边尽情地享受

一边哼哼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前进前进进

 

《性爱三题》

 

明人

 

  • 自慰

 

这是一把高高举起的手枪

瞄准的不是敌人

却是自己

 

这是上帝配置的编程错误

捣乱了花心

搅乱了性别

 

这是把水银泼进了大海

破费了男人

也浪费女人

 

这是一种小小的阴谋

与阳谋无关

娱乐自己

 

  • 早泄

 

不该在滑雪场上一泻千里

不该一鼓作气

再鼓便泻

 

不该在登山的旅途上

贪婪吸吮风景

而忘了目的

 

不该在出发时忘带干粮

生命的美丽

在于坚持

 

不该做一个绝情的情人

把难题交给别人

把滑稽留给自己

 

  • 阳痿

 

当向日葵燃烧着昂立的渴望

田野里的水洼

却是一片拔凉

 

一个跃出战壕冲锋陷阵的战士

突然发现——

手中没有了枪

 

不能退却,却只能退却

甘当一名第三者

打扫别人的战场

 

既然占领不了男人的高地

那就做一只静修的乌龟

蜗居千年

 

《爱与做爱》

 

朵渔

 

记忆里她还在另一座城市飞翔

当我抽身而出 仿佛被纯情打劫

 

乳房更大 阴道更宽

爱的错觉已接近崩溃

 

或者歧路太远 误解太深

她坚持与爱做爱 将阴茎放在一边

 

费了那么大劲 她是想让我说出

做爱 仅仅源自一种精神

 

我想起一种白色的鸟 高高的屁股

色情却没有屁眼

 

我说我只热爱做爱 热爱那些

为此而忙碌的人

 

《喜悦因过浓而产生盲目》

 

大卫

 

我爱你,不把你当作早晨的光线

相对于庞大的北京

我有双人床的爱,沙发的爱

如果再加上浴缸就等于朝阳区的爱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

把东四环弄得澎湃起来

对你芳香的身体,我有深刻而局部的爱

喜悦因过浓而产生盲目

有时候我要你

却不知道在哪里要?怎样要?

为什么要?要到何种程度才算要?

 

当你像一座午夜的城池躺下

我就是那个最不讲理的拆迁公司

扒了你的长街,刨了你的小巷,推了你的厢房

小小的卫生间也不放过

胯骨间的十万匹豹子更要轰隆隆地铲去

所有夜晚都是同一个夜晚

就是要把你拆成一个高贵的废墟

就是要疯狂而野蛮地要你要你要你

 

惟有这种方式,我与世界才有对称之美

摧毁你像摧毁一个帝国

多亏你的出现,我才活得不像植物

爱你,从5厘米到25厘米

就这样爱你,因为不喜欢别的方式

如果一个人可以爱死,就这样爱下去

如果一个人可以哭死,就这样哭下去

爱你,就像一个动物园

哪怕门关了

还可以用老虎爱你,狮子爱你,犀牛爱你

用牙齿爱你

舌头像个核电站,从此我用嚎叫爱你

 

《一个少女对刑场的感性认识》

 

巫女琴丝

 

那是个春天

阳光灿烂

光秃秃的小山

有一点点

翻绿的样子

刑场就摆在

小山窝里

背枪的人

立在最高点

围了一圈

像一面铁丝网

二十二个

罪大恶极的人

就要枪决了

就要去见

马克思了

我突然想

露出娇艳的

小乳房

让这些

将死的人

看最后一眼

让这些罪人

也带着小乳房的

美好回忆

无憾的离去

 

《此物最相思》

 

浅予

 

我的乳房

你爱不释手

我知道

它手感好

弹性也大

你喜欢用双手抓着它

还总是说

如果能把它随身带着

该多好啊

我说是啊

天涯两隔时

此物最相思

 

《逼是你的敌人》

 

大腿

 

你操逼

的时候

总喜欢骂人

骂社会

骂那些管过你的人

骂那些给你气受的人

骂那些给钱才办事的人

骂那些拜金的女人

骂该死的房价

骂那些有钱的牛逼

骂逼

贱逼

臭逼

烂逼

所有的怨气都集中

在逼上

在那一刻

逼就是

你最大的敌人

也只有在操逼时

你活得像个男人

其他的时候

就是一个

窝囊废

 

《性爱之歌》

 

狂虻

 

性是一个整体

性是一团巨大的生命

宇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性

 

自创世纪以来 自第一缕曙光撬开我们这个世界的地平线那一刻起 混沌的世界就不再混沌 天与地被分开了 雌与雄被分开了

混沌一体的世界被分成两半——阴 阳

混沌一体的生命被分成两半——雌 雄

世界分成了天与地 时间分成了昼与夜 天空又分成了日与月 大地又分成了山与水……

巨大的生命分裂成无数小生命 这无数小生命又被分裂成 两性——人类被分成男与女 动物被分成公与母 植物被分成雌与雄……

 

分离是一种孤独痛苦

接合是一种快乐幸福

 

任何生命都有寻找快乐的本能

因此

世界开始寻找它的另一半

生命开始寻找它的另一半

急急地寻 苦苦地寻

寻找着完整 寻找着美满 也就是在寻找着爱情

寻找着性交 寻找着结合 结合成完整 结合成美满 也就是结合成爱情

苦苦地寻 急急地寻

寻找结合点

寻找着那个与世界结合的 点 那个与整个生命结合的 点……

整个世界都渴望着性交 全世界的生灵都渴望着性交 性交……

 

全世界的生命都在性交

 

日与月在性交 用太阳黑子和喷射的阳光 用月亮的圆缺和潺潺的月光……

昼与夜在性交 用曙光与晚霞 用黑与白……

天与地在性交 用闪电和雨露 用暴雨和狂风……

山与水在性交 用火山喷发 用海啸……

 

全世界的生命都在性交

 

一头母象在与一头公象 性交 一只公蚂蚁在与一只母蚂蚁 性交 一只雌鸟在与一只雄鸟 性交 一条母鱼在与一条雄鱼 性交 一条雌蛇在与一条公蛇 性交……

 

全世界的生命都在性交

 

公园里的两头狮子在 性交 两只猩猩在游客面前 性交 两条狗拦在马路上 拔河 不给任何人和车让路 包括领导首长……

 

全世界的生命都在性交

 

一朵花张开鲜艳的花蕊 向空气中撒播着花粉和香气……

一粒菌种在向另一粒菌种 求爱 对着星空 声嘶力竭地 叫春……

潮汐的月经期 在月光下 潮涨潮落……

 

全世界都在性交

全人类都在性交

我也渴望性交 性交 性交……

我想和异性发生性关系

我想操B 操B 操B……

我孤独 我痛苦 我憋闷 我烦恼

我寻找着我的另一半 我寻找着另一半的我 我要和她接合 我要通过她和世界接合成一体……

我渴望接合 我渴望性交 我渴望爱情……

 

性交 性交 性交……

性是一种强大的引力 一种电磁波 一种宇宙能量 它无处不在 充斥宇宙 它是散布在空气中的真菌 激素 谁也无法拒绝 谁也无法逃避

宇宙是一个巨大的雌雄同体的生命体 它的自我性交 表现在黑洞与大爆炸在亿亿年中的不断变化 运动 交替……

 

性交 性交 性交……

 

性 使世界充满诱惑和魅力

追求性 使世界充满激情和活力

性交 使世界繁衍生息 生机盎然 花红柳绿……

 

性交 性交 性交……

 

我喜欢异性 我追求快感 我渴望性交……

我焦渴 焦渴 焦渴……

我膨胀 膨胀 膨胀……

我痒痒 痒痒 痒痒……

性交 性交 性交……

 

呱唧 呱唧 呱唧……

 

《我和人群的暧昧关系》

 

轩辕轼轲

 

在人群里陷落

再从人群里拔出来

 

没想到

这成了我每日的功课

 

每天去上班

我都插进了人群里

和同志们打成一片

 

直到夜里

诗歌再拽着我向外拔

带出了人类的血沫

 

我陷进人群时

他们都瞅着我喊舒服

叫我是好青年

 

我拔出来后

他们就讨厌我

说我是个二混子

整天不务正业

 

我只好一横心插进去

再一咬牙拔出来

 

插进去拔出来

插进去拔出来

 

人群已经被我用旧了

人类已经被我用旧了

 

松松垮垮的人间

仍松松垮垮的召唤着我

 

我一天不插他们

他们就难受死了

 

《打炮》

 

杨黎

 

1.在高高的红桃A之上

是另一张高高的红桃A。

在红桃A和红桃A之间,整个世界

正静静地守候着:公元1980年8月3日夜

下着毛毛细雨,有点风

我打响了我生命中的第一炮。

四周一片漆黑,

只有我充血的龟头泛着微微的红光。

 

2.二十年后

战争还在进行,打炮的声音超过窗户

传进我的耳朵。只听见:

尖锐如玻璃的声音

抽水马桶哗哗的声音

和哭泣的声音。

漆黑的夜晚笼罩在这些声音中

就像士兵们埋伏在深深的树影下面。

在中国成都

更靠南的地方,我还听见

一个女人的惊呀。

 

3.这就是打炮,这就是

打炮的打,就是打炮的炮

就是打炮的全部、一切、和某一下。

狠狠的一下。

窗户猛地推开

一颗炮弹带着它橙黄色的光芒划过夜空。

 

4.宽大、空洞的客厅

灯光明亮。

 

5.一个男人加上一个女人

构成了打炮的全部事实;

一个男人,加上两个、甚至三个女人,

同样构成了打炮的全部事实;

一个男人,两个、甚至三个男人

加上一个女人,或无数个,

还是构成了打炮的全部事实;

一个男人他自己,

只要愿意,也可以构成打炮的全部事实;

一个女人却不能,

一个女人只能叫手淫。

 

6.而小王不这样认为

小王说:打炮

专指嫖妓。

 

7.我敢肯定小王的说法是错误的。

就说嫖妓:有时候我们仅仅是谈谈心,

有时候脱了衣服

仅仅是搂在一起,

我们未必一定要打。

炮弹没有出膛,

打炮的实质根本就不存在。

小王啊,在你这个年龄,

最好还是少说多学。

打炮的力量和炮弹本身的力量都在其中。

 

8.手机响了。得二说:我们去打炮。

今天的确是打炮的天气,

我开上白色的

桑塔纳,叫上小王。

秋天的太阳照着远郊的高速公路,

我们一路上说着“啦啦队”的队长,说着

漂亮的萍和“金哨”巧梅。

小王说:他喜欢巧梅。

 

9.谁不喜欢巧梅呢?

当她俯身在你的怀里

幸福的生活就从她的嘴里开始。

 

10.从炮台开始。

从静悄悄的炮台开始。

硝烟弥漫。

出成都,沿途都是这样的炮台。

有的像一座碉堡,有的

就只是一间床,一把椅子

对于和平年代,碉堡还是椅子

都是我们打炮的地方。

 

11.我来过这些地方。

我和我的朋友,比如得二和花边眼镜

都来过这些地方。

我们在巧梅那里,在队长那里

得二喝得大醉

我也喝得离醉不远。

我说:你们看

前面那扇窗户。

 

12.窗户微开。

在南草荼坪坊,我对她谈到了我的生活

以及这种生活和打炮的关系。

我说:有一种炮永远无法打响

有一种炮打响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有一种炮打得很远,远得来谁也不知道

有一种炮尚未打出就已经爆炸

有一种炮深掩杂草之中

风一吹,曾经的“隆隆”之声

就从杂草中隐约传出:

像鬼的声音

像一粒瓜子

准确的落在你的嘴里。

 

13.她微微一笑。她将瓜子轻轻放下

“几年不见,你对打炮

如此精进。”她说,

“其实打炮就是表演。

它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完全呈现,

是你对我完全的呈现。

谁拥有充足的炮弹

谁就拥有对方。”

比如说晚清,妓女们纷纷躲进红楼

以及比红楼更为安全的

冬天的夜晚。

炮火连天,炮声比雷声更大、更多、更响

那是1874,大地上飘舞着

雪花、硝烟味、和鲜艳的颜色。

 

14.还有女人的尖叫彻夜响亮

我说:高潮降临

又一艘炮舰沉没海底。

 

15.还有爱情:婚外的,一夜的,初恋纯洁的;

还有飞毛腿:炮火照亮黑色中

一位少妇惨白的脸庞;

还有雨,不停下着的雨,那一夜的雨

和这一夜的雨

大雨小雨;

还有钱:我反复的清点

因为它复杂的图案,更因为

有一个人

正从后门悄悄地离开;

还有警察,警灯,警车

飞驰和闪烁。

你挽着我的手,并把头靠在我的肩上,

我们沿着雨后的大街逐渐远去。

 

16.夜深人静

我写下“打炮”这两个字,

开始等待:

我等待出太阳

对这个阴暗的城市

它肯定会给我打炮的好时光

和比打炮更好的好心情;

我等待出月亮

太多的温柔和缠绵弥漫在夜总会的包间

“搂着我,搂着我,”我听见她的祈求

就像听见炮弹击穿钢板;

当然,我现在在等待一个人

她正在浴室洗澡

水的热气遮蔽了她赤裸的身子

从乳房,到阴唇

我都闻到了“力士”的香味;

我还等待进入

在川西偏远的小镇

她梦见黑豹奔跑在她的梦里。

 

17.力量啊!我承认

但我必须追问:在你这么多的等待中

你等待过我没有?

我没有。

四周一片漆黑

只有我充血的龟头泛着微微的红光。

打炮,意味着一切。

 

18.打,是一个动作。

打什么?比如说打飞机,

那却是另一个动作。

生命如此短暂(三万天)

打一次,少一次

少一次,并不等于多打了一次。

所以,打,拼命打

往更深、更远、更暗处打。

少女们放下她们的镰刀

来到城市。

 

19.我对得二说:我写了一篇

关于打炮的小说

其主人就是以你为原型。得二

他肯定打过很多的炮

却肯定谈过很少的爱情

当面对女人

他深深羞愧。

 

20.我要感谢他的羞愧。

我要感谢那些为我们提供机会的每个羞愧。

感谢你给我的电话以及阳光下面一宁静的花园:

一群蜜蜂在花丛中飞翔

像一颗颗金色的子弹。

我感谢,并且为我的感谢而期待。

 

21.这其中包含了青春和伤感。

一群女人惊呼:

大清炮队又来了。

 

22.我只是为了你的一双手而来。

握着她,仅仅握着五至十秒:

这短暂的停留,并没有隐藏

更大的阴谋。

比如回忆。

在南方证券公司门前

我看见你弯腰去系鞋带。

 

23.我看见你弯腰去系鞋带,

这是一种姿势;

对于你俯下的头和昂扬的屁股,

这又是另外的两种姿势;

当时一股风吹起你的裙子,

你伸手去按住它们,

这还是一种姿势;

“送一颗炮弹

到喜马拉雅山顶”

这是何小竹

想象的姿势。

 

24.我选择站着的姿势。

我也选择坐着的那种姿势。

马丽在浴缸里

我就选择适合浴缸的姿势。

 

25.现在,马丽在窗前

我选择飞翔。

 

26.在临街的一扇窗前,

我和她

以这样的姿势进行。

正进行中,

我看见一个小孩从窗下跑过

小孩的外婆跟在小孩的后面。

我说:你看窗外

她就抬起她的头。

 

27.与此同进,

一辆大巴停在院子里,

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雨好大,风也好大,

这个男人又快速的跑回车上。

 

28.而在临街的窗前

她还抬着她的头。

 

29.把妈咪叫来,得二说

或者直接把妈咪的女儿叫来,得二又说

还有长城干红,两支

我们先喝酒。

夜晚的生活总是这样开始,

就像一个小姐先要给你戴上避孕套。

然后妈咪来了,

并且带着她的三个女儿。

然后是服务生,拿着我们的干红。

萍萍呢?得二问妈咪,

萍萍已经上台。

 

30.不要把避孕套忘了。

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把避孕套忘了

是不是等于战士忘了自己的枪?

 

31.避孕套、口红、汉显传呼、

印度神油、香烟、和人民币

我们这个城市所能拥有的秘密

拥有的亲切内涵。

以及蓝色的、菱形的、一粒美国的药片。

以及我的焦躁、烦恼、和希望平静的

愿望……美好的愿望。

我点燃一支烟

望着那些小姐一个个走了进来。

 

32.对面楼房上电锯的声音和火花

打破了这个城市

阴暗的天空。

工人们戴着红色的安全帽

站在楼房顶上。

我们要打炮。

 

33.我从十八岁开始打炮

到今天,已经有二十年时间了

每一次我都怀着一种善意的心情

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

时至寂寞的黄昏

我站在阳台上

倾听我内心的言说。

一架飞机从我的头顶上飞过。

 

34.下面是关于打炮的五张便条:

  1. 今晚8点,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2. 我已经两个月没有来月经了,

你看怎么办?

你不能为了自己的快乐,

就忘了别人的痛苦。

你的丽。

  1. 我好想

我来找你,未遇,

心里空得很。

  1. 把那个女人赶走

把床单和被子换掉

把你洗干净,

我们的夜晚应该是纯洁了。

  1. 我梦见我们家烧房子

你抱着我拼命的往外面跑,

我赤裸着身子

安静的噩缩在你的怀里

我好喜欢这个梦

我不愿醒来。

 

35.下面是关于打炮的六个禁忌:

  1. 说不出任何理由的炮不要打,

小心阴谋?不,

小心会打坏自己的身体;

  1. 认识一个人时间长了才打得上的炮不要打

(至少不要轻易打)

否则炮弹爆炸时会误伤自己;

  1. 太近的炮不要打,

其理由和上面基本相同;

  1. 不打无准备的炮;
  2. 更不要打借钱去打炮;
  3. 光华说:不打空炮。

 

36.车到县城

已是深夜

我正在找打炮的地方

 

37.我永远都在找打炮的地方

生命的每一天

都被描写在炮台上而不可改变。

比如有时的欢乐

有时的痛苦。

比如我放下我的东西

我又拿起我的东西。

小杨在屋里等我

马丽在浴缸里洗澡

巧梅正在工作:

一曲曲优美的旋律她嘴里吹出

正是深夜啊

巧梅的箫声飘浮在夜晚的空气中,

树影,楼房的影子,以及路灯下的

一团水渍,泛着微弱的光。

世界突然静止不动

一条长长的小巷展现在我的眼前。

 

38.它让我重新回到:

宽大、空洞的客厅

灯光明亮

 

:艳诗19首选自诗集《中国性爱诗选》及网络

阅读次数:45,49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