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旷:万物自在生长(组诗)

Share on Google+

 

婚礼天

这天气好得不举行一场婚礼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我们不得不跑到高到云天的山岗上。

娇小的狗尾草胸脯饱满,就看你有无胆量与野性野合;

发育不良的野枣树上,是个地方就挂满了红枣。

连山下坐在门口守候的爷爷都老得如此盛大,如此新鲜,

完全就是刚刚从露水里摘回来的满满一筐红是红绿是绿的朝天椒。

 

月在我的头顶上。所有的门全都敞开着。

在林中。每一个树都是胡髭初长的好看的青年。

崭新的深邃。纷披的月光是最美的沐浴女,

是十个月之后就是产妇的未生娘。

我必须小成一只蜜蜂才是无碍。我享受这无限的欣悦。

每一朵花都满意,都轻轻阖上他们神话一般闪烁的眼睛。

夜是一本刚刚再版的经典,你陶醉过几页之后

已压在枕头底下,头底下,人底下:就像喜糖的孩子珍藏他的糖。

 

腊月

就差一场雪冬天就齐了。

你捋起袖子,将黄豆泡好;做四桌豆腐的黄豆。

你将老石磨擦洗得干干净净;你清楚非得累个半天吃起来才香。

你过滤出来豆浆,你将烧熟的石膏捣成齑粉。

你开始点卤,豆腐和放心全都咕嘟咕嘟跑出来啦:好!

初生娘的乳汁没有这般旺盛:做婆和做娘的当然都想。

清洗好的门板已经搁在不挡着天的枣树下,孩子们干的。

压成石也是他们一人一块堆好在盖板上。

现在一块一块切得整整齐齐的豆腐,四桌的,

都踏踏实实地睡在清水里:要好吃就还得好好养几天。

然后,在炉子上咕嘟咕嘟炖好,再出去做点什么:譬如

修修屋前屋后的放水沟,譬如劈劈柴或者将霉变好的豆渣球抬出来晒,

总得要使点力气的。待饥饿在你的肚子里像吃奶的孩子

远远地望见母亲,你就会迎来“那么美的美味人真想直接撑死算了”,

你就会懂生活就是重新创造。

 

黎明

地球在宁静的美中。宁静的美中一些人正在厮杀。

垂柳下,还俗的鲁智深正在帮闹着玩的女儿穿针引线。

 

万物自在生长

云的滩头。前面是蓝天之海。

我坐下来垂钓。无钩,无饵;也不提拉。

我在享受上帝造人之后再也享受不了的无聊。

我知道我的后面是劝不动上帝的你。万物自在生长。

 

我的一天

现在是躺在床上感激

让我安睡的黑夜然后放松四肢。

是感激等会梦中呼吸的每一口空气,

每一口空气就是遍地流淌的黄金的蜜。

刚才我没有忘记暂停手头正做的一切送送落日:

每天我都不会忘记,哪怕是愁云惨淡:

我知道你在,谢谢您又为我累了一整天。

接着我将随太阳一起醒来,

我将先去看看庭院里和我一起生活的花草,

看看他们今天有没有露水洗脸;没有我得端过去。

并且用微笑牢记陌生人的微笑,不忘一声不响去陪陪你的悲伤。

 

我的一天只能是人的一天。

 

西塘绣娘

绝对无掺杂的专注,即是祈祷。

——薇依

 

亲吻你,亲吻你怀中吮吸的圣婴

就是亲吻美,亲吻人类

 

我如果是一个囚犯我就能

并且人间一片赞颂

 

我不是

我必须走远

我必须满足于我的遗憾

我必须让位于阳光开满的万水千山

 

小成一粒芥菜种黏在农夫的泥趾间赶快走进春天

 

幸运

总之,人间一切安好。

 

天气不冷不热。要风就是惠风。要雨就是应时。

太阳月亮并一切的星辰运行正常,就像

刚诞生的婴儿无从眺望死亡。你我他的交流

均爽切痛快,笑意盈盈。安步当车

抵达车站,列车恰缓缓停下。

有足够的疑难阻绝无聊,并且

最终都能痛痛快快拿下,对酌者正赶来分享。

所遇见的女子都是莲花上的露珠,

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条戏水的游鱼。

无病无灾的长者说今天将去往生

藤椅上小憩片刻即已坐化。

吃,喝,拉,撒,睡,都不费力,都像刚刚磨合好的新车。

 

但我知道,这如果落实在别人身上

人们拒绝承认这是诗;在自己,

我们也会这样安慰:勉强算是诗意的人生却还谈不上是诗。

 

子归

 

一叫就是幽静,就是赤条条地钻进凉飕飕的被窝,

就是渐次温暖而再也无法睡着:孤零零地飘荡在汪洋的春天里。

落花中一只舍不得这里也有蜜的蜜蜂。

 

自然醒来,太阳还在

自然醒来,太阳还在,

并晚上就能看到的星星和月亮;

熟悉的人都安好着,见与不见的,

以及一路上的花草树木,婴儿的笑脸;

还有那些须得惩罚才能领受教育的人,

而你必须拒绝惩罚;

还有那些咕嘟咕嘟绽放的新知,

那些未生娘一般迷人的踏实人间的问题。

而这些统统都急不得,这些都是急不得的事。

他们都在等着你。等着和你一起不做路碑做垫脚石。

 

生不出神话的年代

有些美好的事物生来就是为了消失的:

就像我:

我是一把正好打开却断在锁孔里的钥匙:

 

锁在盲点里:

 

而绝望的人们还在琢磨着跟时间复仇:

“等到明天!”

 

不争气的是:时间和我偏只有今天:

 

在完美与毁灭之外无法标点

 

当然

我们一家走在充满乳香的霞光里。

我们到银河系外去走亲戚。

我们不急,我们边走边在草丛里播种粮食。

我们不会回过头来收割,我们有吃的。

我们用问号垂钓上一些礼品作为标记留给后来的你,

我们只带去聆听与微笑。

我们喜欢在路上繁衍生息。

我们的孩子背着婴儿一样的夜一路玩着跳房子。

 

身后我们遗留的目光已长成一片森林。

 

醍醐

月光将你的房子里里外外都粉刷一新

所有的门也都已经开启

云做的窗帘正轻轻摆动 依着一棵垂柳

屋前菜畦上的菜是你刚洗完澡的孩子还没穿衣服

他们清爽得正有些冷

一湾流水娴静地等着

和着你的晚饭已经烧好人也收拾得干净熨帖的妻

 

我们知道你必回来你正回来

在扔掉言说之后扔掉纸笔之后

在扔掉劝喻之后扔掉毁灭之后

在扔掉生之后扔掉死之后

在扔掉思之后扔掉宗教之后

在扔掉人的自为高贵之后

在扔掉创造之后

扔掉扔掉之后

 

瞧,我端着用目光做成的鸡汤正给你送过去

我们是邻居

 

我知道回来的你不会客气

 

决定

我们决定把泪水抽干,我们抬来了抽水机。

我们不想再看那里的孤帆远影天光云影乱红飞过秋千影。

 

在梦躲着的地方

我去播种露珠:

在也不知道是谁随手就扔到地头的山上:

山麓上我也会种几株闪电:

免得孩子们羡慕别人。

我们养的云全都孵出了壳。

星星们在未来的踏实处长出了胡髭:

跟刚破土而出的树苗一样浩瀚。

我们垂钓上来的五条鱼的影子正在镜子里游着:

镜子里有条子母河。

山顶上早年间种的那棵只能叫着树的树

已挂满了红彤彤的太阳:

 

一条汉语铺成的小路

孩子们先天就喜欢的小路蜿蜒地通向那里:

 

太阳的一天

趴在地上寻找着 人间还是没有

其他地方一样没有

再贴在地上 再在人间找找 万一呢 还是没有

 

谁也没注意他是找什么

谁也没注意他是丢了什么

 

女人说:女人身上就是个男人的厕所。

女人说:怀孕的女人是座移动的坟。

女人说:刚出生的孩子可爱得就像蛆。

女人说:这个世界没有“然后”。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

人们会将那封信送错并由此拯救未来

总有一天

人的脚心会长出根须头顶会开出花

总有一天

吹着口哨的鱼会在路上大摇大摆地翻着筋斗

总有一天

和人换班的树会下河游泳去带着他们的妻儿老小

总有一天

树和草会团团地围坐在桌前喜悦地等待着月亮宣布:开饭啰

总有一天

任何一点伤害人都忍不住疼痛

 

镜子深处的对面

树在光中,树低着头看着影子贴着大地,树放心。

我,我正爬上自己的头顶,沿着你蔚蓝的歌声:

 

那里也将有一个孩子坐在影子的怀里,

还有二三只被杀之前就无挂无碍地

安适当下的鸡,一如你。

那里我会有一片小小的田园:

仙女们已经离开留下她们不得不留下的粪便。

浇灌之前,我会蒸煮那些粪肥。

我会密闭得好好的,我不会走失臭气。

我知道我们总是带有毒素。

我就蹲在园蔬们身边,

它们知道我会等到凉透。

 

圣夜静歌

今夜人间清静,今夜月色正好,今夜就应该不睡觉,

今夜总得干点什么才好。

今夜我带着从纸上走出来的汉字

从村子的这一头游到另一头:这些汉字是我救出来的哄出来的吓出来的:

这些汉字已经表达完了人想表达的意思:人也已然清楚:

再留在纸上您说是不是对不起天地:好在都活着:

当然有些受了伤:自然怪我:

所以遇到赵家的狗我就排在前头:想想疯疯癫癫大呼小叫的我们这一队:

真给您猜着了:玩疯了的我们玩着玩着就玩出了村子,

玩着玩着就穿过了田野,玩着玩着就跑到了天边,

玩着玩着就跑得有多远就多远:

现在我们有点累了,现在我们在天边坐下来,

坐成高高低低弯弯曲曲的一排,在空茫里扑打着各自的双腿:

我们就是高兴,我们高声嚷嚷着,我们信口无腔。

 

即将来临的世界

 

锅里咕嘟咕嘟直响的是和豆腐一起炖着的朝霞。

月光在灶膛里悠悠地燃烧着,白云一样。

我和一百年后正人到中年的你

蹲在门坎的两边闲聊着,

我们嚼着我们说出来的每一句话,

就像嚼着炒熟的铁蚕豆:

 

香。

阅读次数:28,78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