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释之:澳洲印象(六首)

Share on Google+

 

澳洲印象

 

上了点年纪冬天漫长

把手伸进南太平洋的胸口

摸一把她的夏天

 

沿海岸线雕刻旅程

从十二门徒到热带雨林

从他们到一个个单数的人民

 

两百年前他们到此开疆破土

至今的主食依然是水果、海鲜和阳光

在这座动物园,他们很快活

 

他们生是维多利亚的人

死为库克船长的鬼

六十年以上的茅房也是文物

 

他们扛枪闯入各大洲的土地

自己的家园却鲜有战火

我已经劝过他们,达令港不适合停靠军舰

 

朋友说这里肥婆醉鬼苍蝇多

我从墨尔本一路数到凯恩斯

还看到树多鸟多,现实比理想多

2015.1.12.

 

 

澳洲印象之墨尔本

 

墨尔本这本新出版的旧书里

到处是维多利亚的章节

1867年的阳光温暖每一个街角

 

咖啡馆镂空的铁质椅上

坐过无数昔日贵族的心事

暴雨一阵,叹息一阵

 

大街上驶过仿古的有轨电车

老墨们看在眼里舒服极了

顺手用面包屑把鸽子喂得很有教养

 

墨尔本生活的蓝本整天睡在树上

那宠辱不惊的姿态将幸福的门槛压得很低

喝杯酒,看一回企鹅归巢全身洋溢高潮

 

面朝南极,夏日如秋

墨尔本用水龙头控制金沙的流量

对一切都很满意。除了身后没心没肺的悉尼

 

凡是悉尼反对的墨尔本都支持

凡是墨尔本想要的悉尼也阻挠

堪培拉用墨尔本的话语说出了悉尼的想法

2015/01/14-17

 

 

澳洲印象之悉尼

 

悉尼,打小在我记忆里流浪的

只有那座歌剧院

飞八千公里悄悄走到近前

你还在海边趴着

还在等一个会唱歌的海螺姑娘

 

悉尼,你过怎样的生活其实和我无关

你的阳光你的假期和你的百无聊赖

我只是偶尔徘徊你街头

你尽管舔着冰淇淋球随意闲逛

和街头艺人厮混整个下午

 

当然你比我混得有教养

你眼睛清澈像个婴儿,总是抢先说SORRY

即使你撞在树上

而我总是慢半拍,即使踩你脚上

你宽大的笑容叫我直想在心里骂你

 

不愿加班愿意通宵饮酒这是你自由

我数着路上散步的鸽子看游艇架车上驶过海滩

朋友说澳洲人幸福感很强

福利好就是任性

我拍拍屁股回一声幸福的人忘性大

 

去了马丁广场,鲜花已经收拢且准备枯萎

咖啡馆被艺术地封存

海风吹起的时候我把身影留在了那里

凭吊那个经理却怀疑律师身上的弹头

是否出自警察的枪口

 

悉尼,你舒适可爱面朝大海

你辽阔丰厚动物也呆萌

你远离纷扰的北半球也就远离了战火

再劝你一句

别再派你的士兵去别人的家园

2014/01/11-22

 

 

澳洲战争纪念馆

 

这片乐土几乎没有战火

却有无数战争和阵亡者的追忆

在格里芬湖北岸

一座永不合上盖棺的建筑里

盛放着一个国家的伤痛

 

从国会山拉满弓

顺着视线可以把箭射到那里

这两者的距离

正好穿越了生与死

 

他们是女王的子民

从斐迪南在萨拉热窝被射杀算起

十余万流落他乡的灵魂

游荡在各大洲的战场

如今他们的姓名列队走进两侧的铜墙

军乐和国歌在抚慰他们

 

这是一大片动物也不凶猛的土地

如何遣出远征的士兵

我问一位澳洲公民

不,不是为了保家卫国

仅仅是效忠遥远的君王

 

每天在祭坛前摆上一位战士的相片

邀请他的亲友献上鲜花和哀思

游客在哀乐里追思他短促的生命

没有结婚,没有孩子,甚至

没有他倒下的那个国家的任何记忆

 

女王的手心里

到处是烧焦的土地

建议国会山的议员们

当你们举手,面对战争的动议

请想想桉树上的考拉和大洋路沿岸的企鹅

2015.1.29

 

 

今晚,带你去凯恩斯

 

吃珊瑚长大的凯恩斯

硬是把旅游这口软饭吃成了地产

如今的房价沿着海岸线向南奔驰

大片的甘蔗地长势良好

牛羊放逐到了远山

 

大堡礁是凯恩斯最大的不动产

从地球各个角落来的游客

或凝聚直升机的视野搜索它的边界

或深入水下惊动乌龟和鱼群

问候犬牙交错的珊瑚祖先

 

举世无双的海底奇迹

喂养了这里的十二万人口

这个主街只有三排红绿灯的小镇

几乎每个职业都是奔着游客的钱去的

而游客依然像潮水般涌来

 

华人导游一路调侃同胞稀缺

抱怨凑不齐一桌麻将

当地政府深谙两手抓的理论

一手掏中国人的钱袋

一手举中文的警示牌

 

尝过大堡礁这道主食

热带雨林民族舞蹈都只是调料

或许这里没有景观更好

有些人就喜欢躲在偏僻小镇

熟悉你却不了解你的度过余生

2015.1.30

 

 

澳洲印象之堪培拉

 

墨村人说悉尼通往堪培拉的途中

随处可见袋鼠的尸体

我沿路搜索,只见山丘和草场

悉尼人呵呵一笑回敬了这份阴损

 

堪培拉工整地像游戏里的城市

一派手工的精致

人造格里芬湖环绕喋喋不休的民主

穿越政治后托起了悉尼墨尔本这对经济的乳房

 

四季分明的堪培拉有春雨有雪

有反对党有参众两院

二十年前提交了修建机场的动议

据说,再有两年可望破土打桩

 

澳洲人并不想在堪培拉这张白纸上

绘出恐吓欧洲的神来之笔

借用美国的策略涂抹欧洲的文化

小心翼翼地在南太平洋的海路上漫游

 

刚刚在峰会上下令前进三的首相

转身一跤跌在了马丁广场的咖啡馆门前

群众的眼睛还未照亮律师体内的弹头

倒霉的亚航再次搬动了媒体的眼球

 

辛还是不辛

在国会山凝视历任首相的画像

每一双眼睛似乎在竭力穿透迷雾

每一双,都染上了一点劫后余生的忧伤

 

堪培拉终究还是充满理想和阳光的

来自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邀请我在贵州人开的饭店里用餐

我知道,他在用辣椒验证我这个专制主义的后代

2015.1.31.

阅读次数:23,3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