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浪:祖国(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孟浪

祖 国

如此赤裸的鸟儿
被投入如此赤裸的天空

如此赤裸的天空
鼓舞起如此赤裸的太阳

我们在恐怖中——

呵,鸟儿痛失羽毛
太阳痛失光芒

我们在可怕的黑暗中……
我们在可怕的飞翔中……

2000.7.25

千年一九九七

鸽子踏响红瓦
少女的赤脚被烫着了
来自罗马的军队
也来自北京。

商旅围困千年
解放的骆驼用白骨呼应
白骨,铮铮作响的
还有今夜不眠的群星。

自由,这大地上的露珠
在饥儿的鼻翼颤动
又在颠覆中危险地消失:
他们要长大——轰赶虚无!

1997.6.20

对告别的执行

脚与站立之间,倒下了
召唤的手臂——
我们每一次的身体
又一次被野蛮地抽象。

站立与前进之间,迈步
已成为飞逝的过去:
城邦呵,光和影,明和暗
是和非,行者用身体正疯狂廓清。

前进与道路之间,到处是
方向的丧失——
我们每一次的生命
在丧失中回归或抵达,浑然不觉。

道路与目的地之间,仅剩、仅剩
无穷尽的腿、无意义的摆荡
我们是静止的、剧烈的——

这是对告别的执行
这是执行中的告别
有些本质低头不语,有些,随风飘零。

2000.3.7

“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

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
而我可能是,也还优秀。

大地被时间裁成课本
鹰偶尔才翻动它
我终生在读。

新娘在空中飞来飞去
她裁取了鹰的翅膀。

当我成为校长,满是眼泪,不是威严
柔软的闪电写字,并委地

哦,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我枉执教鞭。

1999.6.2

无题

战书与降书之间
正是辽阔的国土
祖国,也许就这样展开双翼。

当一个幻影抵达火星
而不是胃镜或太空探测器……
当另一个幻影正接近北京
而不是打地心冒起的幽浮……

流浪的国土
在白云里迷途。

当宇宙被两个幻影所左右
而不是言情作家的描绘……
当两个幻影有些害羞地重迭在一起
而不是众少年的欢呼……

但我看到无尽的战书把国土紧裹
降书在白云里被漂洗得如此洁净
祖国,必须降落。

他满是手指
她却五官皆无
你敢于为宗教而写作
默祷的众少年现身在黑暗中。

流浪的祖国
土地测量员并不迈步,从身体里放下带罪的轮子。

1997.7.5—7.6

《自由写作》第1期(创刊号)【诗】

阅读次数:8,69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