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空箱子

Share on Google+

 

“李——西,李——西”,星期天一早,李西的那帮狐朋狗友就在楼下开始叫魂了。而我早已坐在窗口迎着初升的朝阳展开了新一回合的“题海战”。阳光下的王红穿着白得发蓝的衬衣和一条玫红色的吊带裤,显得青春而稚气,我满含情绪地喊她:“懒猪,王红喊你!”李西扑到窗口让王红等两分钟便飞快地穿好衣服冲下楼去,一边喊叫:“萌萌,把被子叠一下,我来不及了!”我狠狠地瞪着她长发飘飞的后脑勺,心里充满了嫉妒。

真的,有时候我宁愿像李西那样肆意地挥洒青春,而不要这满墙的奖状和爸妈空洞的表扬。李西比我大两岁,却比我高出半个头,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一类人。算不上漂亮的脸蛋上长着一双会放电的媚眼,她总是喜欢穿紧身毛衣和牛仔裤,挺着并不丰满的胸脯扮魔鬼状。我从不叫她姐,偶尔心血来潮叫一声,她便瞪着那双狐媚眼警惕地说:“别叫这么好听,也千万别求我,我忙得很。”没劲透了,她无非是忙着和她那些狐朋狗友们像花蝴蝶一样四处乱飞罢了。

爸妈也早已习惯对她放任自流,从上小学起,李西的成绩就远不如我,每年领通知书,她总是要等我的成绩将爸妈的心情铺垫到一定高度才敢拿出她的来。也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像狗一样忠实地等在我回家的路上,和我重温姐妹之情——这个势利小人!

真是个美妙的日子,太阳给门前那棵法国梧桐镀上一层金色光辉,肥大叶片上的绒毛似乎都清晰可见,我怀着莫大的失落慢吞吞地收拾被褥,想着这一切“不公平”都是自找的:总想证明自己聪明好学,总想得到老师家长的肯定赞许,一直努力成为老师同学眼中的好学生,爸妈面前懂事乖巧的好孩子,就像一列上了轨道的火车,脱轨也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

突然,李西枕头边露出的一角红色令我顿时兴奋起来。这笔记簿我见过,李西经常在上面写写划划,而且每次写完都会非常慎重地锁进床头她那精致的小木箱。小木箱的锁早被她换了,钥匙只有她一个人有,我早就对她的这种诡异行为充满好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可能是上帝对我“义务劳动”的酬劳吧,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笔记簿。

 

3月12

小泉明天就要当兵走了,傍晚他约我到河边,说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话,我感到既可笑又可爱。其实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想他走了我会想他的。

3月13

今天很多同学都去送小泉了,他是我们同学中第一个“脱离苦海”的人。他一直有意无意地捕捉我的目光,是希望我对他承诺什么吗?我还小,真怕负担不起。

4月14

王红今天生日,下午赵刚,王一山和我一起去舞厅。赵刚一直和王红跳舞,看来他在追她呢,也许早就谈上了?管他们,可王红连我也瞒!

剩下我和王一山,只好我俩跳。偏偏碰见何剑峰,以前他陪小泉找过我几次,他该不会造成我和小泉之间的误会吧?虽然我对小泉……

 

“萌萌,吃饭了”妈妈的叫声吓得我几乎魂飞魄散,我慌忙塞回笔记簿答应着下楼。走到楼口又感觉心有不甘,凭我的经验判断,李西这一跑肯定大半天,小木箱上那两把可爱的钥匙乖巧地挂着,明晃晃地诱惑着我,我折回去断然取下钥匙下楼吃饭。乱塞一气,擦擦嘴对妈妈说我要买一套学习资料便上街了。半小时后,我攥着一把复制品回到我和李西住的小阁楼。当新钥匙在我手中轻快地弹开锁子时,我听到堪与三角钢琴媲美的悦耳音符。我为自己这一颇有价值的冒险和急剧膨胀的好奇心搞得兴奋无比,就像阿里巴巴闯进强盗的山洞,贪婪地用目光侵略着李西的私人领地。上帝知道,我对自己的行为是内疚的,可难以遏制的好奇心魔鬼般诱惑着我。扫荡的结果多少令我有些失望,除了一把檀香扇,几本流行的言情小说外,还有一本64K的蓝皮笔记本,上面居然写了满满一本古诗词,虽无外乎风花雪月的无病呻吟,但平仄押韵也经得起推敲。看不出,李西还有这本事!我把东西各就各位,换下自己那把钥匙回到无边无际的证明题中。“留得钥匙在,不怕看不着。”

 

那天李西天快黑了才回来,自从那次“摔碗”事件之后,李西似乎就抱定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打算。李西比我高两级,小学初中我俩都在一个学校,我上初一那年,她正面临毕业。爸妈中午没时间做饭就让我们在学校食堂上灶。她的教室离食堂近,所以我的饭一直都是她代买,偏那天教务主任维护秩序不允许她带饭,并把她从队伍中拽出来排到队尾,打到手的饭菜自然都凉了,李西想都没想端着两碗饭冲到教务主任家门前,众目睽睽之下铿锵地将饭盒扣在他家门板上,转身潇洒离去。几乎一夜之间,李西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但她付出的巨大代价是——劝其退学。

这种处罚可以说是学校给李西留面子了,而我那可怜的老妈还抱着一丝幻想找到她班主任说情。班主任列举了一系列李西的缺点:目无师长,上课看琼瑶小说,有早恋倾向等等,总而言之,这样的学生令老师学校忍无可忍。

不久,李西转到一所子弟学校去完成她的毕业壮举,而我继续留校读书,用乖觉温驯,成绩优异血洗她留给我耻辱,大有与她划清界限的意思。

李西在那所子弟学校没上多久,下午便常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和吊而郎当的男生在我家门口逡巡。起初爸妈试图对其严加管教,可李西再一次显示了她的倔强,老爸的皮鞭和老妈的苦口婆心加速她成为那帮狐朋狗友的核心人物。最后,老妈无奈地总结道,那件事对李西幼小心灵的伤害太大,连我也背上一重无法逃脱的罪责,毕竟是给我带饭惹的事啊。于是,我只有加倍努力,将父母的重托与厚望勇敢地肩负起来,以实际行动表示我的忏悔之情。

 

晚上睡觉前,我靠在床头看书,同时不动声色地用余光观察李西的反应。当她发现自己的严重疏忽后,便用怀疑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我看,我假装没反应。那以后,李西变得更加谨慎,小木箱总是锁得牢牢的。这个笨蛋,亡羊补牢,为时晚矣!

天气越来越热,考试迫在眉睫,我整日在书堆中沉浮心无旁骛,那把钥匙依然对我充满诱惑,但我有足够的毅力抗拒,我必须不负爸妈的厚望,保持班级第一的成绩。

考完试的那天下午,天气热得令人窒息,街边的树木被骄阳炙烤得有气无力,身体如裸露于空气中的磷,随时可能自燃。这种时候,正是李西他们尽情张扬的最佳时刻,我甚至能想象得到她们亭亭玉立,旁若无人地身着泳衣从泳池边走过,点燃四周一片火辣辣的目光的情景。我一直认为,李西的个性中同时具有现代和古典的双重特质,这令她周围的异性对她趋之若骛,不像我,一个彻头彻尾的丑小鸭。

吃过饭,爸妈出去乘凉,叫我没去,我和李西都已经到了难以和父母沟通的年龄。他们对于与李西性格炯异的我,疼爱与宽慰并存,老爸总是略带责备地动员我:“出去玩会吧,快成书呆子了”,同时递给我一杯饮料,我理解到的便是对“书呆子”的鼓励。

上到阁楼,窗户开着,却没有一丝凉意,阁楼此刻正在释放着积聚一天的热量,好在我并不特别怕热。我习惯性地坐在书桌前随便翻开一本书,书页中夹着的那把小钥匙便欢快地跳进我的视线。这是我认为最安全的收藏,爸妈几乎从不上楼,李西也绝不会有兴趣翻看我的课本。这把小小的钥匙在那个夏日午后灼痛了我的眼睛。我不假思索地顺利打开箱子,带着窥私癖特有的激动而阴暗心理再一次翻开李西的日记。

接着上次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她那帮狐朋狗友间的无聊纠葛,偶有浪花也并不精彩,这种小儿科的游戏已经吸引不了我的眼球。我飞快地翻到最近的日记,观察李西的最新动态。

 

6月11

我想我这次是真的恋爱了,即使注定它将以我的失败结局。我喜欢上他的课,感觉他目光在我脸上有意无意的停顿,听他动情地赞扬我:“你的文字有种灵性”……在我的课程表上,我自欺欺人地排着:第一节:语文;第二节:语文;第三节:语文……

6月14

上晚自习时,我去他办公室了,我是给他看我最近写的一篇文章的,他看完什么也没说。我感觉自己在他的沉默中迅速枯萎了。原以为,他会为我的文章所打动,他是在逃避吗?

6月27

我找借口去他办公室,乱乱的,他老婆很久没来了吧,在替他整理房间时看见里屋有张小床,我的脸红了。他说我偏科严重,我有什么办法,除了他的课,别的课我一点都听不进去。

 

看样子故事已经进入我意想不到的高潮,浪漫的李西爱上了她的语文老师。这个老师我知道,他的妻子在我们学校教化学,长得极一般,李西的日记对于懵懂无知的我来说远比琼瑶小说精彩,因为李西毕竟是活生生的人,而且是我的姐姐。我继续着魔一样看下去。

 

7月8

一切应该是我期待的。没着没落的晕眩伴随着尖锐的疼痛后,我哭了。他不知所措,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哭,我没有后悔,只是感觉太草率,太轻易地完成了从少女到女人的神圣仪式。就在那凌乱的办公室,就在那张简陋的单人床上。他好象很自责,不停解释说看见我小腹上的伤疤还以为我……,没料到我还是处女。我突然感觉悲哀,难道不是处女就意味着不需承担吗?况且,从一开始我就没准备让他承担什么。唉,我依然爱他!

 

我兴奋而紧张地想到,李西的小肚子上的确有道两寸来长的刀疤,洗澡时我看见它像只蜻蜓一样吸附在李西平坦紧绷的肚皮上,显得无比妖冶。听老妈说那是她小时候动手术留下的,这个李西!

正当我像吸足大麻的瘾君子般沉醉于李西的爱情时,忽听身后一声怒喝:“你在干嘛!你这个卑鄙小人!!!”

我呆若木鸡可怜巴巴地看着李西从我手中抢过日记本,并将它稀里哗啦撕得粉碎,李西细长的手臂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留有她娟秀字体的纸片飘落一地,狼藉的地面顿时有种零落的凄美。而李西那因燃烧着仇恨而扭曲的脸却显得丑陋不堪,回过神来的我摆出一副既成事实,任凭处置的姿态,灰溜溜地耷拉着脑袋。

 

李西撕毁她的日记之后将木箱重新换了锁,从此,我们行同路人。我良心尚存,没有向爸妈告发她的不轨行为。不知道她后来还写不写日记,反正我再没动过她日记本的念头。倒是李西后来在一些时尚杂志上发表的几篇文章令我刮目。

从那以后,我更加安静地专注于学习,如愿以偿地考入重点高中。这期间,我仍与李西同床而眠,却互不理睬,我们仿佛站在两极的人,彼此看对方都很渺小。但我仍不自觉地暗地里观察李西的行为,她不再和王红他们疯跑,变得神经兮兮,独来独往。她也明显地忧郁了,可因为我曾伤害过她,她也一直没原谅我,我没必要自讨没趣自作多情地向她表示我的关心,说不定,她还会误解我想再次窥探她的隐私呢,但心里总觉得会有什么意料不到的事情将要发生。

我的预感终于得到证实。那几天乙肝流行,各单位学校都免费体检,李西在体检单出来的当天被叫到校长办公室。李西进去时,老妈已经脸色铁青地在那儿了。历史在三年后发生了不可思议的重复,临毕业的李西再一次被学校开除,原因是李西在校期间严重违反校纪校规,谈恋爱并怀孕,造成极坏影响。

爸妈的脸面被李西丢失殆尽,老爸像头怒兽,一边疯狂地抽打李西,一边逼问那个王八蛋是谁,我如惊弓之鸟般瑟缩在角落为李西的凛然不屈暗自喝彩。那一刻,我的眼前浮现出电影中诸多共产党员的形象。其实我想我是知道那个王八蛋是谁的,但面对李西的坚强,我怎么可能充当可耻的叛徒?而且,在这之前,无知的我压根没有将她和语文老师之间的恋情同怀孕事件联系到一起,甚至对于怀孕的理解也仅限于“严重后果”这虚无的概念。

那天夜里,我带着对李西的深深同情进入连绵不断的噩梦。半夜,我听到李西剧烈的呕吐,爸妈也在同一时间上了楼,李西的床头一只医用酒精的空瓶说明了一切。老爸急忙背起李西往医院跑,老妈如无头苍蝇茫然地跟在他们后面,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在狼藉的长夜和对李西的担忧中体验孤独无依的滋味。由于我的“省事”,我一直被家里人所忽略,相比较李西,我得到爸妈较多的夸奖和微薄的关怀,我为此曾非常嫉妒不满过,但此时,我真诚地为李西祈祷。

 

李西的毕业证基本是爸妈掏钱买的,考大学也是大家从未想过的事,好在李西招工考试总算能应付,考到一家中型企业上班,到此,大家算是松了口气儿。李西上班没多久就搬到单位的单身宿舍,这也是我预料中的事,但每天一个人睡觉时还是不免怀念和李西之间的恩恩怨怨。即使李西在那次怀孕事件后,对我的态度已大为改观(我想是出于对我的感激吧),但我们之间却再难找回从前的那种亲密的感觉。

李西走之前,将那个小木箱送给了我,她有了一只大皮箱,可以装更多的东西,更多的秘密。曾经那样吸引过我的小木箱对我却不再具有神秘色彩,只是让我更加思念李西(我没想到我居然会思念她)。我常常在学习闲暇将那个小箱子打开,聆听锁子在我手中弹开时发出的悦耳声音,对着空空如也的箱子发会呆,然后再将它郑重其事地锁好。只有我自己知道,空箱子里锁着我和少年李西间所有的秘密。

 

阅读次数:20,7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