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台北美女

Share on Google+

 

艳阳三月的台湾之旅,让我感受最深的是,遇到的每个台湾人都举止得当,彬彬有礼。礼貌、笑容、抱歉、谢声连连,都不在话下。如在问路的时候,不论老如大爷,还是小若少年,你都会得到十分友善、非常细心的回答。其中,在台北赶路时,我还有过一次令人十分感动的艳遇。

 

3月22日中午12时许,忽接友人SKYPE信息,邀请我去台湾一家最有名的鼎泰丰餐厅品尝汤包。其实当时,我心里还有点犹豫,因为前一天夜里还有另一友人与我相约于翌日早上10时左右等他的电话。但那位老兄一直让我等到12时过了仍不见下文。于是,我想,还不如欣然应允这位朋友约请品尝美食的好。

于是,我照着这位朋友约定的地点——地铁中山站下了车,然后随着四散的人流走出了地铁站口。但这位朋友并没告诉我应从哪一个出口出站。这下我只好站在人潮如涌的地铁大厅中间,无从选择,四顾茫然了。

恰好此时,迎面看到一位像是大学生装束、面目清纯的女生正从我前方走进,在我盯着她的眼神正好与她的双眸相对而视的一瞬,那双诱人的大眼睛迅速闪避开去。我稍一迟疑,索性疾步追上前问道:“您好!请问一下,鼎泰丰餐厅应该从哪一个出口走才好?”她蓦然看着我恁了一下,马上微笑着回答:“哦?您是要去哪一个鼎泰丰呢?因为有几个鼎泰丰的。”我告诉她,我的朋友嘱咐我,就是在这个中山站下的鼎泰丰。她一听又说:“那你最好打个电话问一下你的朋友,是去哪一个位置的鼎泰丰。”我急忙打开手机,拨了几次都没成功。“唉,我这个大陆的手机总是在关键时刻罢工啊!”她站在旁边,莞尔一笑,见我手忙脚乱的,就主动拿起她自己的IPHONE6说:“我来给你问吧!请告诉我电话号码。”只见她在电话里说了几声“哦,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就挂了电话。

“你跟着我走吧!”我觉得这样会耽误她的时间,不太好意思。于是就跟她说:“您不用去了,只需给我指一条出口就是了。”

“这样不好,不好!您电话不能用,联系不上他。还是让我带你去吧!”她边说边径自朝前快步走去,我只好紧跟在她的后面,上楼、左转、再右转。这位少女迷人的双眼顾盼生辉,身材窈窕,白裙飘飘。不但从前面看楚楚动人,从后面看,背影也曲线玲珑,煞是好看。

这时,我又疾步趋前,再次劝她说:“您指给我看好了,这样太耽误您的时间了!”她却仍是连连摆手说道:“不会,不会。”而高跟鞋在光滑的地板上滴滴答答不停地快步向前走去。

转过一面墙,她带我走进了一台电梯,电梯门一开,我就看见等在餐厅外面眼盯手机的朋友。我连忙叫了一声朋友的名字,朋友抬眼看着我一怔,大概心里有点纳闷,怎么我身边忽然冒出了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呢?

“这位就是您约的朋友是吧?”带路的少女用手指着我,微笑着对我朋友问到。“是的,是的,谢谢你啊!”朋友答道。我也马上向少女连声道谢。少女一得到确认就笑意盈盈地摆摆手,转身轻快地闪进了电梯。

 

“野火,这位女孩很漂亮吔!你是有选择性地找个美女问路吧?”朋友调侃着我说道。

“哈哈”我笑着不置可否。

“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盯上美女才问的啊?”没想到朋友还要寻根究底地追问下去。

“大概我是下意识的吧。”我只好这样坦白交代。

这次问路之后的感慨,倒不仅仅全是因这位少女妩媚的姿容、婀娜的身段才令我感叹,而是因她那发自内心的友善、真诚和不设防让我殊为感动。我心想,台湾这里才是我们大陆孜孜以求的“和谐社会”啊!

我知道,如果仅此一例,倒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但就我所接触到的台湾人,不管是初次见面的,还是素不相识的,都无一例外地表现出彬彬有礼、态度真诚的风貌。其实,这种真诚友善的主体心理,同样也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反射到客体身上。比如,这次与我一样同为首次赴台的上海作家,就在他赴台第七天的随笔里,这样描述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在台北坐计程车的感觉就像私家车,在国内我从不会一上车就向的哥问声‘你好’,因为人与人之间无此氛围。而在台北我会。因为这是彼此友善的条件反射。”

那么,同是中国人,为什么我们大陆的就普遍做不到了呢?我曾就此问题与同道在客房探讨过,得到的共同结论是,从小开始的礼仪教育就出了问题。如果说,西方的传统文化与东方有什么不同之处的话,那么同是东方人,更同是同宗同族的台湾人却能在礼貌的养成上胜过大陆的青少年,这不能不让我想到,台湾的许多小学生从一跨进校门口就能一眼看到“礼义廉耻”那几个大大的校训与此有关。

 

有一天,我与北京的好友孙先生谈到台湾人的礼仪和诚信时,他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很认真地对我说道:“你有没有发现,台湾的女孩很漂亮。这种漂亮并非面孔与大陆女孩的明显差异,而是内心品质的那种凸显,会让你感觉她心里面没有大陆女孩那样藏着那么多不干净的东西。”我明白,他所指的,不外乎就是与利益紧密勾连的那些身外之物,如地位、金钱、虚荣、势利等等。

我跟他说,因为台湾人毕竟没有经过大陆人上个世纪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折腾,故而心灵没有被很多人为造成的思想杂质所浸染。所以中国很多传统的价值观还不至于被运动的污泥所破坏……

难怪有人感叹,华夏文明最美的部分原来在台湾才得到了正宗的、近乎完美的传承。就像台湾人至今仍然用着繁体中文,仍然遵循着礼义廉耻和温良恭俭让,孔子仍然是他们心中的圣人,孔庙也仍然是他们心中的圣殿。面对这纯正的传统文化和纯净的世态人心,大陆中国还有什么脸面事必自诩“唯一”?今天的台湾,不论是象形、会意的繁体字,还是沁入人心的礼仪风尚,都与时下大陆风靡的拜金、奢靡气象相去甚远。

我想起知名画家陈丹青也这样谈起过他第一次赴台时的感慨:“刚到台湾时,台湾人的礼貌和素质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我到便利店买东西,店员会把东西双手递给我并小幅度鞠躬说谢谢;哪怕买个便当婆婆也会很亲切地说谢谢并和你聊家常;不明白的在哪儿坐公交会有人把你送到目的地;大咧咧地忘记包的拉链也不用担心东西会丢;地铁站博爱座(为老弱病残设置)哪怕满车都是人也很少有人会去坐;无论是在景点还是在车站大家都非常有秩序完全不用争抢……”

是的,走在台北的街上,有时甚至你会遇到这样的情景。在水果档边选购好水果准备付款给大妈大爷的时候,大妈大爷告知你价钱后,会直接示意你把钱放在水果摊上走人即可。可见他们会把充分的信任,放心地交给作为顾客的你,而对你是否放多或放少了钱则毫无提防之心。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温馨友善,甚至胜过我们身边的邻里乃至亲戚关系。

由此我想到,台湾最美的风景也许不是阿里山,因为像阿里山那样的风景,大陆有的是;也不是高耸入云的101大楼,因为比101大楼更高、更壮观的摩天大楼这些年也在大陆一幢接一幢地平地而起了。台湾最美的风景其实是人,是人与人之間的信任、人与人之間的交流、人与人之間的心灵感動。

当你在匆匆而过的人流中,在天天相处的同事、熟人之间,遇到的总是发自心底的善意,总是沁人心扉的温暖,我们赖以为生的居住环境,我们不可或缺的人际交往,还有多少担惊受怕的不安、不快或不踏实的感觉呢?

阅读次数:51,33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