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协华:口供

Share on Google+

 

我原以为,这些事不可能和我有任何关系,但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几天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总会这么巧,是不是谁在刻意安排。我很困惑,非常不安。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委屈的,一句话,事已至此,没有选择。我认了。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吧。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好多年前,我离开家到西安城打工。我们村有好多人都出去了。西安是离我们村最近的城市,只有两百多里和一小段山路。我以前没去过西安城,看到他们都去了,就也想去。但我不知道去干什么。我除了种地,有点力气,别的也不会。西安城里也没有地让我种。但是有一次,听回来的人说,在西安城干活不难,挣钱也容易,只要有力气就能挣到。我扛着锹,站在他们边上,听到“只要有力气就能挣到”时我笑了一下,然后,又站着听那人说了一会,就慢慢动了心思。到第三天,下午,我已经进了西安城。

我记得,那天我抬起头,看到一群大雁正从天边飞过。阳光让我忘记了疲惫和口渴。

进城后,我找到了几个同乡,这时我才发现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工作,就是在城里呆着。但有时候的确能找到活干。有活干,当然就挣能到钱。可是干什么活他们从来不告诉我,我倒是问过他们,但他们都不说。对此,我也没有办法。

眼见着身上带的钱一天天少下去,我就有点急。这时候刚好就遇到了赵大进。他是我们赵家村的。我们算是堂兄弟,但隔得比较远,平时也不大来往。赵大进看到是我,就主动和我打招呼,说秆子哥也在西安。我说是的,来了一段时间了,找不到活干,急死了。赵大进听我这么说,就笑了起来,说这有什么可急的,西安城里的钱遍地都是,你肯定能挣到的,不用急。又拉住我说,走,今天我请客,跟我喝酒去,今天算为你接风。

就这样,我在西安城里呆了大半个月,一分钱也没有挣到,但却被赵大进拉着,喝了好几次酒。

后来,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城里瞎转,想碰碰运气,找点活干。当然最后什么也没有找到,别人也不愿搭理我。正在发愁时,看到有个人骑着一辆三轮车,在给一家小超市送货。我在边上看了一会,想了想,觉得这倒是件能挣钱的事。然后,我就走开了,边走边找。没有走太远,还真找到了一个卖三轮车的地方。我打听了下三轮车的价格,不算太贵。然后仔细算了算,我身上除了吃饭钱,要想买辆车还差点,就在心里想着,准备去找赵大进借点钱,等挣到后就立即还给他。

赵大进听说我要问他借钱,也没有问要干什么,就很痛快地说,要多少。我想了想,就说,我借五百,等我挣到了就立即还你。赵大进立即从上衣口袋里把钱掏了出来,数出五张,递给了我,说,我哥的忙一定要帮,还不还的不用急,等你宽裕了再说。

后来的事情比较简单,我买了车,做起了送货的事,很快挣到了一点钱。虽然有时候很辛苦,但我有力气,也算不上什么。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把借赵大进的钱也还清了。我挣的不多,但至少不会在西安城里饿着。有地方住,就准备一直呆下去。

大概是八、九年前吧,我记不清了,一天晚上,我送完货回来,简单地吃了点,洗了脸,刚躺下准备睡觉,还没有睡着,赵大进就来找我。他在外面敲我的门。我听出是他的声音,就起来开门。奇怪的是,赵大进没有进来,他就站在门外,小声对我说,大哥,我有点事,你帮我一下。说着,就拉着我往他住的地方去。我说等我把门关上,他也没松手。就这样一直把我拽着到了他的住处。一路上我都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好象发生了很大的事,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有几次想问他,都被他打住了。

进了门,赵大进立即把门关上,还从里面把门插上了。然后,就朝我跪了下来,嘴里说,大哥,救救我。我吓了一跳,忙拉起他问,出了什么事,你起来说。赵大进起来后,颤抖着说,我杀了一个人,不是有意的,是不小心。接着,就把事情大致对我说了。说因为他认识一个女人,也是从外地来的,在西安城里打工,一来二去,两个人好上了。和赵大进一样,女人在老家是有丈夫的,所以两个人没住在一起,只是有时间了就呆一会。相处得一直还算不错。两三年了,倒也相安无事,没什么不愉快发生。今天两个人本来就是在一起吃顿饭,因为女人晚上还要去上夜班。吃到差不多时,在女人就要走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就为一点小事,两个人吵了起来。女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了脾气,说了好几句刺耳的狠话,赵大进一时被激怒了,想也没想,跑进厨房抄起菜刀就朝女人砍了过去。女人也犯了轴,认为赵大进不敢砍她。结果赵大进没收住,砍了下去,把女人弄死了。女人死了以后,血流了一地。赵大进拿着菜刀呆住了,在房间里站了好一会。想来想去,没有办法。鬼迷心窍之下,一心只想找个人帮忙,把女人的尸体扔了。

我当时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听赵大进求我帮他,一点也没有多想。就帮他把女人的尸体弄上三轮车,盖好,趁天黑,拉到城外的一片荒地里,把尸体埋了。然后,第二天,我还没醒来,就被冲进门的警察抓了。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赵大进已经跑了。

抓了我之后,他们让我去找女人的尸体,我带他们去了。尸体就这样找到了。接下来,他们就说是我故意杀人,还抛尸,犯了法,罪特别大,判了我几十年。我没有证据证明人不是我杀的,所以每次上诉都被驳回了。后来,渐渐地,你知道,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认命。在监狱里我什么也没想,就这样呆着。那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我已经忘记了,反正就是象一个死人那样活着。我想过,反反复复地想,为什么我会去做这件事,为什么当时我没想到这是不对的,不管赵大进有没有求我,我为什么要答应他。但是,我接着又想到,现在才想到就是不对的,我做了这件事,认错也没有用,就象那个死掉的女人不可能活过来一样。太晚了。每一次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活该。一点也不算委屈。没有什么好多说的。

我就这样在监狱里呆着,我把自己当成一个死人,只有这样我才会好过一点。但是,奇怪的事还是发生了。有一天,有人打开门,叫我出去。我等了好一会。接着,就有人告诉我他们抓到真凶了,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甚至还在想,到冬天的时候,要是监狱里太冷,我就多干点活,身上就会热一点。就这样,经过几次确认,和一些很繁琐的程序,听说还换了人,他们终于重新审理了这起命案。我不想提到赵大进,因为我发现,当我们面对面站着时,我和他一样,都没有办法去看对方一眼。

“秆子哥,我对不起你。”我听到有人在我身后哭着说。但是,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是谁。他为什么要对我哭。我还是转身,茫然地往前走了过去。

重新审理后,我很快出了监狱。他们还赔了我一大笔钱。我记得出来的那天,太阳在头顶上晃着,这让我觉得还好,不是那么冷。不过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我忘记了是不是抬头去看有没有大雁飞过。我上了车,然后下车,接着又走了一段路,最后,没有地方去,也不知道要去那里,就找了个小旅馆住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没有想要怎么办。我躺在旅馆的床上,没有心思考虑被子是不是干净,是薄了还是厚了,我睁着眼睛,就这样,想了一晚上。到天亮时,才决定离开西安到上海去。我是这么想的,不管他们赔了我多少钱,我都要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承担责任。就这样,第二天我买了张去上海的车票。到上海后,我把钱存进了银行。只留下很少的一点。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就想过,我还是买辆三轮车,帮别人送货挣钱,我觉得这钱挣得踏实。我可以凭自己的劳动吃饭。尽管以前的错误我不可能忘记,也弥补不了,但是,在错过一次后,总要选择去做一件对的事。

就这样我在上海一呆就是几年,慢慢地我记不清过去的事。我有意忘记了在我的生活中还有过那么一段很糟糕的回忆。我在上海过得不好也不坏。当然,说实话,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天亮了我就骑着车出去,到了晚上就回到住处。那笔钱我还是存着,一分都没有花。其实我完全没必要这样做,但你要明白,在我的心里,我一直不认为这是我的钱,我对这笔钱有一种很排斥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当然,我也想过,我拿着这些钱,对于那个被我埋掉的女人,是很不公平的。还有就是,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在我的生命中好象少了点什么,我知道我的生活被什么切断了,我活在很奇怪的时间中,这让我看上去很稳重,他们都这么说,“老赵,送点货什么的,你做事我们最放心了”,但我自己很清楚,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到上海以后,我就再没有回过老家。现在想起来,我好象也不后悔。赵家村在我的记忆中越来越模糊,我甚至记不起离开时它的样子。我自己也想过,为什么不想回去。但是我回答不了。后来,有一天,我推着车,走在上海的路上,看着天边被染红的天空,站在高楼大厦的阴影中,我突然明白了,不是我不敢回去,而是我永远都回不去了。赵家村已经没有我这个人了。他们既不会把我当成一个死人,也不会把我当成一个活人,赵家村的乡亲们会以非常默契的眼神,象面对空气一样面对我。他们把我彻底忘记了。在赵家村,根本就没有过我这个人。

我回到住处后就病倒了,在床上躺了三天。在这三天里,我什么也没吃,我觉得我不饿,真的,什么也不想吃。我把这些事前前后后想了个遍,知道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要说,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也许我应该象你们说的那样,去找个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和她结婚,有个自己的家庭,然后过一份平常而卑微的生活,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死之前也许会喊一下,也许什么动静也没有。但很奇怪的是,我连这样去做的想法都没有,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到第四天,我又想了一遍,我觉得,随便吧,真的没有办法。无所谓了。想清楚以后我就下了床,到外面吃了点东西,吃完以后,就推着车出去了。之后,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说起那天发生的事,直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我觉得就象梦一样,我不知道会杀死他,这完全不是我能做的事。但是我没有办法。那天我收了工,吃了晚饭,把车擦了一次,本来想早点睡觉,上床之后就闭上了眼睛。白天干了很多活,我有点累。但奇怪的是,我怎么也睡不着,只觉得头痛得很。就这么躺了一会,好不容易,才有了点睡意,却又听到外面好象下起了雨。我以为听错了,就起来拉开窗看了看,结果还真是听错了,没有下雨。我本来想接着睡,但想到车还停在外面,就不放心。起了床,套上衣服,打开门,走到巷子里,准备把车拉到角落里,这样的话,要是半夜里真下起了雨,车就不会淋湿了。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刚进巷子,就看到有个黑影一闪。我心里一惊,就停下来。我估计那个黑影没有听到我的脚步声,因为他很快站了起来。巷子里的灯前几天不知道怎么坏了,只有远处的一些光飘过来。我不太看得清楚这个黑影是谁,不过这不重要,因为我肯定不认识他。黑影沿着巷子走了一会,然后他看了看身后,没有人,这个时候还不算太晚,但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的天气非常奇怪,很多人已经休息了。黑影走到一排停着的车旁边,弯下身,用手上的东西撬车的锁,我看了看,是自行车,不是我的三轮车,就想再等一会。

黑影在巷子里忙活了好一会,怎么也打不开自行车的锁,我还是没有动,等着。过了一会,黑影就停止了动作,他放弃了,然后,向我的三轮车走去,距离并不远,他很快到了,我看见他盯着三轮车看了一会,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当然,后来你们也知道了,他其实并不是想偷我的三轮车,而是想从我的车上找点东西,再回过来把自行车的锁撬开。

按道理说,一个偷自行车的人,我不能打死他。但是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觉得,在当时我真的也没有想打死他,甚至都没有想打他,我只是想阻止他,我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后来我听说了,他是个硕士,我不知道什么是硕士,当然现在我知道了,硕士就是读了很多书的人,我没有怎么读过书,字也认识的不多。我想的是,一个硕士,为什么要偷车。这件事,我想不通。

他叫宋晓洋,后来你们告诉我了。这个名字我一下就记住了。他是河北人,我是西安人,他考上了上海的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上海了,没有走,我因为一件本来不应该发生的事,到了上海,想忘记以前的事。你看,我们两个人完全没有任何面对面的可能,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但我却把他打死了。这一点,让我很后悔,真的,我现在觉得非常痛苦。

但是,我到现在还想不通的是,他毕业后为什么不去找一份工作,好好生活,却要干偷车的事。我不能理解。尽管后来,他在死之前说了一些原因,但我还是感到奇怪。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读过书。为什么他不去工作。就是因为想留在上海,象我一样不愿意回到老家……我自己不回去,是因为赵家村已经不需要我了,也没有我了。我在上海,靠自己的双手劳动,挣的钱虽然不多,但我愿意,不觉得吃苦受累有什么委屈,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他不愿回去,想留在上海我是理解的,但他却找不到工作,谈了好多年的女朋友也跟一个老板跑了。这我就想不通,读了这么多书,家里花了这么多钱,毕业后却在上海找不到工作,要靠偷车活下去。还要骗家里说已经有了一份非常体面的工作,每个月能挣很多……

我看到他站在我的三轮车旁,以为他想偷我的车,我当然急了,立即跑过去抓住了他,但我没有想到,我用的力气太大,在抓他的时候,他撞在了巷子里的电线杆上,他的脑袋撞了一下,声音很响,我用手一拉,就摸到一股血。血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接着,他就倒了下去。我想拉住他,但没有用。

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拿出来,作为补偿,给他的父母。我知道,他父母的工厂已经倒闭了,老板也跳了楼。没有了收入,过得肯定不会比我好。我也知道,无论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人是死在我手上的,我承认,既然这样,就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不管是你们说的过失也好,故意也好,我都认了……这几天我想的是,为什么我这一生会遇到这么多根本就不应该是我遇到的事,而且都是人命,我怎么也想不清楚。我好想静一静。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够想清楚,就算花再多的时间也要想明白。也许,说到底,当初我根本就不应该离开赵家村,我就呆在村里,种点地,卖点乡下产的东西,过平静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虽然没什么希望,和死相比也不会有太多差别,但是最起码心里没有不安。当我的脚离开赵家村的土地,向外面的世界走去,那时,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这些,我没有想到我这辈子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我走在了一条通向死亡的路上。我真的很后悔。

谁能想到呢……

又有谁会这么想呢。

这就是我要说的一切,我知道你都记下了。我没什么遗憾,也没有别的话要说。就这样吧,现在,我赵秆子可以去死了……

阅读次数:28,0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