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六

Share on Google+

 

酒批《星际穿越》

1.

诺兰,一个超越人类现有俗境的国际大导,没有他不敢想象的,只有他正在想象的,比如《星际穿越》。

当整个世界刚告别了刀光剑影的20世纪,诺兰在收拾《记忆碎片》;当21世纪的人们从华尔街危机中刚刚探出没有诗意不敢梦想的头,诰兰的《盗梦空间》吹响了人类的iMax旋风;当我们走进2014,当我们依然为是不是走出沉默的大山该不该满怀喜悦的遥望美利坚还是灿烂的拥抱朗朗乾坤如果可能这个破党破国值不值得贱卖一下还是继续铁血恋党脑残爱国,当我们整年整月整日整夜的让我们干巴巴的日子在患得患失中流走,诺兰正带着我们穿过星际飞越宇宙,为了人类未来新天地,这个多少千年被我们早住厌了的地球,这个被我们无数次打磨和糟蹋的地球,这个我们早该扔进黑洞到现在却不得不厮守在一起的这一只混球,这个破球。

早该走了,早该离开这只混球了,当满天的星斗向我们眨眼当巴掌的月球被我们远远的甩在身后当硕大无比的另一朵太阳为我们送来温暖的秋波和香喷喷的风,当我们终于告别不堪回首的破球当我们踏上崭新的星球迎来如花的风。

背叛地球从今晚开始,如果出国算汉奸,那么飞离地球追逐宇宙生活算不算球奸?

 

2.

如果这地球可以修补,如果逝去的好时光可以重来,如果明天的太阳依然光合内心并温暖未来,诺兰早就失业,没人愿意远离地球家乡的土地飞越星空去寻找遥远的非人类希望。就在我们一次次蹂躏球体污染球心透支我们的圣球灵气时,很少会有人想到像世间的一切生命体一样,地球是有生命的,我们在透支未来的同时不得不承认,这个星球因我们不计后果的透支而折寿,我们终将无路可走。

没人愿意远走他乡,除了这个家乡的太阳太冷,没人愿意远离地球,除了这只破球破的毫无血色。诺兰是我们人类的英雄,《盗梦空间》让我们重建人类的梦想实现体外幻觉,《星际穿越》带我们挣脱狭隘的地球意识飞越无边的星空营就遥远的宇宙之梦。

穿越不可预知的黑洞,让人类神圣的科学平台散架,飞越桓古不变的人类时间观,让我们格守千万年的人类时间体系顷刻瓦解。自给自足的人类只能解释人类而不是也不可能是浩瀚的宇宙空间的唯一价值解释者。

我们被人类社会的三维空间理论牢固的栓在地球上,除了地球我们不敢造次且毫无作为,我们所有的超现实天才创意本质上还是现实的,我们从没真正先锋过,我们离不开地面,我们的思想永远贫瘠而且有限。

告别人类的三维模式,扑面而来的五维甚至更多维态,这时你会发现,原来我们人类真很渺小,我们在自我封闭中沾沾自喜了千年万年,我们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其实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们从没是过。

 

3.

人物介绍

A,库珀:宇宙级人类科学家,向往飞离地球先拯救女儿再拯救人类

B,墨菲:库珀的女儿,在地球的三维形态与宇宙中五维状态下的父亲隔空相望

一个老男人准备离开他的未成年爱女去遥远的星球寻找人类的希望,这样的分离很残酷但是必须,库珀知道人类的末日就在眼前,为了墨菲的未来他别无选择。他必须去往遥远的宇宙虫洞,他知道虫洞的一小时就是地球的七年,但他还是残酷地丢下了墨菲踏上了飞船,为了人类更为自己的爱女,他要为女儿寻找一片不被污染的净土。

一个老男人的五维宇宙情怀和他女儿的三维人间期待就此开始,很飘很虚但很真实。信念的驱使让库珀克服空间维度的超极限障碍重返地球,他一定要回来因为地球上有女儿凝望的眼神,墨菲相信老爸一定会回来,哪怕她已经苍老哪怕岁月磨损了她的全部容颜。

一生的等待,她整整等了地球时间八十年,直至上帝召唤的前夜,满脸皱折的墨菲终于迎来了宇宙归来风尘扑扑的父亲。这时的女儿已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她老爸的地球年龄已经一百二十岁,但看上去库珀依然年轻,他的生命刚刚开始。

飞吧,一个看上去四十左右的父亲带着九十多岁的女儿飞离地球去穿越黑洞抵达虫洞星球。这一款馊馊的伟大创意也只有老酒葫芦敢为,哪天没准他老人家真会付诸实施。

去成就前无古人的宇宙梦想,从老酒葫芦开始。

 

酒批《超体》

法国人拍电影就象作诗写小说,总让你感觉一阵阵巴黎腔扑面而来。前不久的《暴力街区》是为典范,吕克•贝松的杰作谁与伦比。20年前的《这个杀手不太冷》,吕克•贝松一踏上中国大陆告诉观众什么是法式电影语言,也因此那个年代的中国影迷首次遭遇吕克•贝松便集体沦陷。

“你这个杀手冷不冷”,那些年时尚女子的口头禅即是。看一个都市女孩的文艺走向,就看她以什么样的目光巡视吕克•贝松,看一个男人是不是暖男,看他能不能成为女性眼中的温情杀手。

所谓女人,她们一出生就渴望唱死在英雄的怀里,比如虞姬比如张爱玲,比如哪天哪夜哪个唐突在老酒怀里的那一个。

同是吕克•贝松,如果说前不久《暴力街区》展示给我们的是死之后已生命极限的空前释放,速度和激情缤纷夺目的生死搏杀,那么这次《超体》则完全颠覆了我们的所有宇宙物理观,超越了几十万年至今的一切俗尘肉身的自然属性。感谢吕克•贝松给我们送来个前无古人后未必没来者的女超人露茜。

露茜你好。

据说人的脑能通常情况下只能开发百分之十,包括爱因斯坦毕加索这样的上帝宠儿。

如果借助某种药物动力,当人的脑能被一层层激发直至百分之一百,如果真有可能。

但露茜的确做到了,在电影里。

我们的生命因时间而存在,也因时间而消失,露茜如是说。

这是个并不深奥的哲学命题,但哲学解释不了女超人,这话应该由吕克•贝松说出,他可以告诉未来。

 

纪念柏林墙

25年前的今天,一座墙伴随着一个主义轰然倒塌。25年后的今天我们想起当年当月当日的那座墙那个主义时我们坚信,这世上所有主义都有生命周期,一切墙都有病死的一天。

那座坍塌的墙叫柏林墙,那个死去的主义叫东德社会主义。

1989年11月9日,德意志民族的历史在这天一个急转弯,一个民族的新生从这里开始。

萨特曾有过一堵墙,那墙堵塞了萨翁与世界的内心通道。舒婷也有过一堵墙,那是女诗人出墙的愿望。我们的柏林墙是20世纪意识形态之墙,这座墙隔出了理想和现实的千里之差。萨特是无形的无所不在的墙,因为墙,萨特在他的世界寸步难行,舒婷的墙是一个女人待破的心墙。

如果说萨特拉长的只是自己和世界的距离,如果说舒婷“反抗墙的愿望”只是一个女人在向红尘撒娇,那么柏林墙则是阻挡一个民族通向自由幸福之墙。在革命和保命之间,一边是迂腐的理想一边是美丽的现实。柏林墙的倒塌毫不含糊的昭示着一个主义的终结,一个如此不堪一击的主义,一个貌似伟大但却人心向背的主义。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什么,每个人都明白该拒绝什么,柏林墙的存在见证了人心的一切,柏林墙的倒塌印证了一切的人心。

纪念柏林墙,纪念那些罪恶的子弹,纪念勇敢的心。

 

柏林墙随想

一个人的内心若足够强大,他不需要建设心墙,他的内心永远向着世界开放,他是一座没有围墙的殿堂,一道如画的风景,一个不设防的城池。

一个政党若意识形态强大也不必设墙,一个开放的政党不会堵塞言路不会一怕颜色二怕颠覆三怕敌对势力骚扰。只有貌似强大的始皇赢政怕江山不保要建长城,只有貌似伟大的东德政党怕他的人民逃离要建柏林墙。历史早就告诉我们,万里长城挡不住异族的金戈铁甲,柏林墙关不住渴望自由的心,就如同一个男人怕戴绿帽总想锁住女人但却锁不住女人出墙的心。

男人闭门谢客是因为怕自家娘子品尝过外面男人的美味就了解自己男人的缺斤短两从此男人的雄风扫地,女人锁住男人因为她知道世上的女人都比自己好,男人一旦染指户外红颜自己便风雪无路美色贬值,一代政客用百里高墙万里长城保家国阻挡自由的风,尽管所有政客都知道思想是不可阻挡的精神是无法扼杀的,但他们依然建城建墙,因为他们的意识形态缺斤短两,他们的政治主张远离人心。

枪杆子或许可以打出政权但打不出天下人心,笔杆子也许可以营造美丽的谎言但谎言的泡沫终究会破灭,人心最终会不可抗拒的走向自由。

对任何一个统治者来说,建墙的那天他们是不会想到只要是墙就有被推倒的一天。

1989年11月9日,这一天到了,整个世界都在为这一天欢呼;除了意识形态的制造者,他们在哭泣。

 

酒批《痞子英雄之黎明升起》

海港城遭遇连环爆炸,跨海大桥上高速行驶的高铁被炸成几断,警局被炸成废墟,人肉炸弹四处横行,人质被集体绑上炸弹,火箭已经射向城市,飞机撞向摩天大楼,全城性生化灾难一触即发……好莱坞大片中的毁灭性场景不可抗拒的出现在华语片《痞子英雄之黎明升起》中。

恐怖分子扬言,因为人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任何对现有生命的惩罚都是正义行动,哪怕以全城的生命为代价甚至全球的生灵彻底毁灭都在所不惜。

为了创造他们理想中的新人类他们不惜摧毁一切现有文明,在他们看来无论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什么样的毁灭都是应有的惩罚,只要能实现他们的目标,他们可以毁灭一切。

当然他们认为毁灭的只是旧世界,无论被毁灭者是女人、儿童还是老人,他们相信可以再造一个更好的一切。

这让我想起早些年那些狂热的暴力革命者:杀杀杀,消灭一切敢于抵抗和不敢抵抗的牛鬼蛇神,全无敌。

我们真该庆幸二战中盟军战胜了德意日法西斯,我们真该庆幸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以苏联为首的一大批红色政权含笑九泉,我们真该庆幸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那些被敌对势力颜色后的一个个刀下老鬼,我们真该感谢我们的上帝让人类的暴力恐怖一天天走向坟墓。

这部电影具备了当今好莱坞的几乎所有元素:大场面大制作大手笔,给的是人类的高度,盖的是整个世界,全程张扬的是目空一切的痞子精神。

当所有绝望的气浪向我们扑来,所谓的黑暗之极便是黎明的升起。这黎明是我们的,是我们所有人的。

 

可以触摸,但不能到达

1.

《触不可及》,这个片名足够暧昧。

这个男人很无辜,这个女人更无辜,一对深度无辜的男人和女人遭遇暧昧,注定是可以彼此触摸,但不能到达。

一个非常暧昧的主题,被导演和演员喧染的心惊肉跳,每一次肌肤相亲都电闪雷鸣,每一次目光对接都激情引爆,每一次言语挑逗都引发后果,每一次心灵的火灾背后都是沉默。

孙红雷和桂纶镁,这一对爱情咖啡只烧到85度C,他们的心灵牛排只有四成,一个是温火骑士,一个是冰雪皇后,男人的手只到大腿,女人的心悬在半空,这一对恋人注定深情相拥,却永远一步之遥。

同是谍战大片,当年的《风声》是一种人性的选择,今天的《触不可及》是爱的选择,其实爱没有选择,只有逃离。

红雷和纶镁的2014激情探戈足足烧红了半个天空,之前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百乐门探戈曾引无数佳人梦里发烧,好莱坞经典《闻香识女人》中的醉人探戈曾点燃老男人久违的生命激情。

我相信以往无论是醉心的探戈还是水上探戈还是燃烧的探戈,他们的激情旋转张扬的舞姿都可以医治性冷淡点燃怀春意,唯独《触》片中的孙桂探戈每一步都在触电,每一触都是火灾,每一次眼神碰撞,都是饥渴,每一次斗胆的抚摸,都是逃离。

男人的每次失约都深含苦衷,女人的每次等待都是未来,然而结局依然。

可以触摸,但不能到达,他俩只一步之遥。

 

2.

这的确是一部惊艳刺激的电影,尽管网上对这部电影颇有非议,尽管都是谍战片,我相信今天的《触不可及》和五年前的《风声》没可比性。一个是一种境遇式存在主义软泡片,不同的人色展示不同生灵际会,进或退,坚守还是背叛,一道道冷风景构成一部心理八卦变异图,故而《风声》的现代文化元素多了些,想象的空间突破肉身的煎熬抵达内心。

《触不可及》讲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软性战争,从某种意义上爱是一场战争,等待也是。在这部片子里所有背景都是符号,所有因果都无具象,经年是单面间谍还是双面间谍不重要,宁待是为爱等待还是为主义献身也不重要,故事的是非曲折一概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我们不必为这个男人爱上这个女人是不是唐突或这个女人这么等男人缺少内心支撑,就像我们大可不必对李少红版《红楼梦》飞快的节奏和妖艳的场景演员夸张的表演心存不满,中国影视差不多从《风声》开始早放弃了谢晋的互为因果说,我历来认为电影首先是商品,电影从没真正艺术过,当年的法国新浪潮和左岸们除外。

这部片子轻的是观念,重的是口味,香艳的身段,挑逗的眼神,惊心动魄的粉腿,若即若离的声色效果——所有商业企图都指向票面,所有感官激活都血液升温,所有的离场都是一曲未了。

一如去年初的那部声色犬马片《危险关系》,不同的是《触不可及》以《Por Una Cabeza 》(一步之遥)这样的世界级探戈经典诠释这段香艳弥漫的两性主题,卡洛斯·伽达尔1935深情登场,经年和宁待也是。

残酷的等待,仅一步之遥,他俩永远只差一步,便成永恒。

 

3.

整部片子贯穿始终的就是这首《Por Una Cabeza 》(一步之遥),这首经典名曲由西班牙探戈王子卡洛斯·伽达尔写于1935年,这部电影里的故事也许始于1935年。1935,这首曲子一经问世便注定了她世界级风范。

1935,经年和宁待爱的宿命,从这张黑胶片开始。一步之遥,天堂冷落,只差一步,孤独百年。

那段小提琴开场很深情也很飘逸,整首曲子雍荣华贵,典型的极品探戈,弥漫到骨子里的华贵乐章。

很少有电影一首探戈曲贯穿始终与人物同悲共喜,很少有电影主人公一次次激情探戈舞动眼球惊艳末梢如此大尺度强刺激倾泻当晚火爆艳流。

然而,一切开场所有谢幕都是只差一步。

《Por Una Cabeza 》,这首曲子在《闻香识女人》中只是心灵沙漠的恰到点缀,在《真实的谎言》中也就是一条犹疑的出路,在《辛德勒名单》中至多是正义和邪恶的隐形探花,但在《触不可及》中,这首探戈经典一次次声色演绎,每次貌似凤凰涅槃结果都只差一步:音乐嗄然而止,英雄逃离。

1935,一个偶然的艳遇,一个唐突的开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一步之遥,梦中燃烧。

1938,一个烽火佳人寻找一步之遥,一个双面间谍颤抖的子弹缓缓击中魔鬼,虚指的佳人擦肩而过。

1945,英雄凯旋美人紧握,爱的香巢一步之遥,疯狂的探戈只差半步,未来迢迢,梦遥遥。

1949,英雄远去,漫天的炮火中声色依然,美人起于足下飞舞天堂,生命的风情万种,姹紫嫣红。

四个年段两人的四次激情邂逅,每次遭遇都是烈焰探戈激情四溢,每次都瞬间高潮霎时坠落,每次,只差一步。

《触不可及》,一种爱的宿命,始乱,弃更乱,惟有深情的探戈步步跟随。

老酒曾说,探戈是模拟作爱,作爱是床上的探戈。

我还要说的是,如果《触不可及》票价100,桂纶镁的粉腿至少30,如果我是赵导,我一定砸锅卖铁买断这条粉腿,那是必须的。

这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仅一步之遥,仅仅是一步之遥,便一生离乱。

 

酒批《第三种爱情》

这是一部高悬着《第三种爱情》的电影,据女一号吿知,第一种是普通爱情,第二种是婚姻,第三种是什么她没说。我想既为2015新款爱情,她一定是超越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新颓废主义21世纪新小鲜肉主义的伟大爱情,纵览全片我才发现,所谓第三种爱情就是“失去”二字,一个失去的还不知是不是爱情的“爱情”。

总觉得中国人说爱情有点像阿Q玩心跳,在中国“爱情”算不上新名词,我们也过了二十多年的情人节,这些年我们品尝过澳洲牛排法国红葡萄意大利足球美国摇滚,但真正意义上的爱情,我们似乎还不知其中个味。前两年一部《北京爱情故事》讲的是物质爱情的一些外延,《非诚勿扰》告诉我们什么不是爱情,八十年代初有一部《不是为了爱情》,一个连爱情都不知为何物的编剧导演在荒唐的理论爱情,《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用今天的网络语言就是极品奇葩,若我是导演我会将片名改成《被异性遗忘的角落》,只有这样才与电影的内容门当户对。

好像中国人真消费不起爱情,尽管我们貌似喝得起人头马看得起美国大片也在偷听巴黎存在主义爱情秘闻,我们的所谓中国式爱情就好像中国式宗教信仰,我们总离不开患得患失的功利迷彩我们总纠结在彼此的是非对错和付出的厚薄少多,我们总在计算着距离丈量着尺度,尽管我们的数学都烂的可以。

我们都自觉的活在不能自拔的功利空间,我们只知爱情有限的具象属性却不知爱情更宽泛的磁场属抽象范畴,我们只知道一切有价但不知爱情的软性属性,无论我们喝了爱情迷幻汤还是坚定的爱情怀疑者,我们都集体迷失在爱的半路上,根本上我们并不知爱情为何物甚至都没解决爱情温饱,生殖上我们不饥渴,我们很少口干舌燥,但我们没有爱情,我们不配。

一部电影的使命结束了,但生活在继续,继续我们不是爱情的爱情。

2015-10-05/美兰湖

 

酒批《不惧风暴》

第二次观赏《不惧风暴》是因为偶然,而且是Dmax一号巨幕,原以为《触不可及》首映,开场才知道“华纳–不惧风暴。因为是《不惧风暴》,于是照单全收,况且Dmax夺目,整整一面墙。

这样的屏幕这样的音响效果,正适合看《不惧风暴》这类强刺激电影,当人类史上最强飓风呼啸着排山倒海而来,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身临其境的Dmax震撼效果,可以送你去地狱,也可天堂闲步。

面对灾难面对死神面对狂风暴雨肆虐面对灵与肉的生死搏杀,他们没有英国式宗教般微笑,没有法国式升腾的多情指数,没有德国式在认命中接受死亡,没有意大利式左手挥拳灿烂中死去,没有中国式黎明前倒下时血染的风采。一切都是典型的美国式的满不在乎,有惊慌有狂乱有坦然从容的人生态度,没有刻意的淡定和人为的上帝指引,一切是那么理所当然,但呈现给我们的的确是弥漫着的满不在乎。

当我们的男主角驾着那辆追风坦克穿越风暴眼驶向天空抵达云端,一种人类至高无上的安详宁静让我们刻骨铭心,我们的眼神在飘,我们在天堂散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满不在乎的民族,如果这样的人文态势可以颜色革命,我只能说这样的被颜色者活该短命。

 

酒批《走向共和》之一:五千年大梦初醒,江山垂暮

中国的这一场大梦整整做了五千年,这一场梦做足了山雨欲来却并不惊魂之烟花糜烂,这一场梦做红了千古红颜姹紫嫣红之美景良辰,这一场梦做足了款款之古道西风嫣嫣之曲径通幽孤烟之芳魂袅袅,风花醉里更欢,这一场梦做熟了书声正浓西厢黄花背后的黄粱一枕。梦里花落,何必知多少。轻舟过不过万重山不重要,有心便可以,春风绿不绿江南岸不足惜,风调雨顺自在千里飞花间。 是风总要溜走,是烟总会消散,只要是梦,总有尽头。

在一个百鸟并不朝鸣的梦醒间,在一个月薄星稀更残漏尽的残欢里,在一个猝不及防突如其来的晨欢后……原来那千种秋雨夕万般繁华景皆为人间虚设。我们枉做了数千年自作多情的富贵梦,我们徒生了千里万里的强颜欢。我们原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到头来却发觉一切刚好相反,我们是那么坚定且决然彻底的倒数第一。我们突然发觉我们弹指间挥不起手,我们转瞬间转不了身,我们蹒跚时迈不开步,我们一下子掉进了一口春风不度的老井里(其实我们本就在井里,只是我们自以为飘在天上)。

尽管我们依然在昏昏欲睡,但我们彼此心照不宣,我们心里明白,只是我们谁也道不出真情,我们开始自作欢颜,我们那一颗脆弱的心堪不起现实,我们变得害怕真相,我们远离真实。但我们的确做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千年大梦,大梦醒来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大地,我们烛影摇红的美景良辰却原来是一片风烛半页残景,我们的骄傲不再,我们在一夜间白发丛中生,病入膏肓间。

尽管我们有一大批智勇双全抱残守缺的仁人志士,尽管我们有若许多鞠躬尽瘁死不瞑目的抬轿者,尽管我们生不如死活不如鬼,但我们信念崇高。尽管我们,尽管我们的江山风雨飘摇,尽管我们梦里东风不破,尽管我们的黄粱不再,但我们依然执迷,我们心中的夏花依然楚楚的绽放春情。

在昏睡的夜幕里,在漏尽的烟雨后,在麻花辫似的残照中,在挣扎着的笑容深深时,在我们芸芸众欢的阑珊意意间,在那一个万籁俱寂且送风哦的于无声声处,一个姓孙名文号逸仙别字中山的七尺男儿发出了五千年大梦初醒后划破长夜的时代最强劲最先锋最匪夷所思却并不能疾的轰鸣:

四书涂毒生灵,五经钝化人心,三钢生产奴才,五常捆绑性情。

这就是我们那个风不满楼年代未来的国父,这是我泱泱中华第一个彻底的毫无保留并书生狂草高声疾呼且身体力行之人,他是那个年代的唯一的真正意义上的清醒者,在所有国人都觉得好死不如赖活好生不得且过的夜里,独他一人默默的在走,他在:走向共和。

而我们的亿万芸芸众,我们依然沉睡,在卧榻温乡。尽管我们五千年大梦初醒,尽管我们的江山垂暮,但我们睡意弥坚,我们且就风吟……

 

近期欧美大片联评

中国这两年欧美电影多了,据说因为WTO政府承诺的期限到了,得放开国际电影市场。前些年一年没几部欧美片,因为政府在保护国产市场。

据说那次为让《孔子》更得票房,当局竟让《阿凡达》提前下线让位给《孔子》,后来观众不答应,《阿凡达》才重飙凯歌。

在中国就这样,每行政干预一次,民心便丢掉一次。

上世纪三十年代,当时远东第一的上海大光明影院,因该影院只放好莱坞大片而怠慢了国产小片,让一批爱国愤青一把火烧了影院,战后重建大光明,宋美龄梅兰芳亲临剪彩,这是早话。

在中国任何时候总有那么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捍卫者不失时机的丢人现眼,比如中国第一条铁路建成通车,一些国粹分子哭天喊地的上书皇上,说洋人的铁路败了风水坏了龙脉,等等。

本月的那部《分歧者:异类的觉醒》讲的是一个乌托邦场景,一个城市市民被人为分成博学、友好、诚实、无私和无畏五个派别,每人在自己所属派中尽善尽美,为的是实现永久的和平。

如果机关算尽理想就能到来,那么世界大同一千年前就已实现。然而历史一次次总在嘲笑一厢情愿的乌托邦制造者,包括这部《异类的觉醒》。

人民不可能永远沉睡永远不醒,铁幕也不可能永远遮敝阳光,人们终究要回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于是有了这部电影的主题。

美国片很久没让人回味了,因为好莱坞21世纪电影精神淡化故事消灭主题,这是个例外,这个主题邪门的出奇,但却饱满。

扑面而来的《敢死队3》告诉我们,当年的《第一滴血》如今已血流成河,从冷面小生到2014年敢死队长,史泰龙还是史泰龙,只是今天的史泰龙多了一份老男人的沉静和从容。美国电影最让国产影人不能忍受的总是绝对的预料之外,没有因为,直接所以。

《暴力街区》,一部另类法国片。与几乎所有主流法国片不同,《暴力街区》一改传统法片的唯美文艺腔,场面之火爆直逼好莱坞,演员打斗之缭乱不下港侠控,全片不容你换气呼吸一气呵成。但她毕竟是法国片,火爆中不乏浪漫,而且色情。

2014版《猩球崛起》,典型的美式制作。猩猩是主角,向残存的人类宣战。如果说《斯大林格勒之战》是人类之间的非理性血肉搏杀,《猩球崛起》则是人类极不情愿的一场血拼。当人类到了为保家园必须人人拿起武器殊死一搏时,我们听到了上帝的叹息。这样的叹息其内心惨烈的确不可一世,然而战争不可避免,人类自酿的苦果,让未来品偿。

整个的一场未来阵地战,在想象中展开,猩猩的首领指挥着它们族类的千军万马杀向人类,谁是正义的制造者,谁当败局?

最能体现美国精神的当属刚首映的《不惧风暴》,面对灾难当所有人逃离现场,有这么一群人迎着史上最强大的飓风冰雹前行,穿越风暴眼,穿越人类的极限,以一种美国式人类方式,这样美式方式会让一些国人不爽,但他的确是美国方式。

这部电影的广告说“飓风登陆横扫一切”,其实强大的飓风只荡涤了尘埃,有一种美国方式笑堪狂风暴雨,扶摇极限。

阅读次数:50,84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