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东瀛散记

Share on Google+

 

上海换乘飞机时,突然间风雨大作,航班因此延误。

邻座是个50岁左右的日本男人,其实仅从外表是很难分辨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的。他穿着很随意,上身是一件发白的牛仔衬衫,下身穿一条卡其色休闲裤,一双休闲板鞋,头发不长不短,以国人以貌取人的眼光,我大致判断他是个日本蓝领(技术人员)。

他比我登机早,从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一直在专心致志地读手上的那本日语书,对航班延误的消息没有任何反应,头也不抬,目光须臾不曾离开书面,甚至连短暂的迟疑或停顿都没有。书是竖排版,很多字都是繁体中文,像中国古代的线装书,看起来格外亲切。

其实,我并非对那本书好奇,而是从这样一个技术蓝领认真阅读的态度上,我似乎可以管窥到日本这样一个海岛小国,是如何经过两次大的革新,至今仍保持亚洲龙头地位的。

其次,在国内总是与民主圈同道为反儒与反反儒争得不亦乐乎。反儒者认为,中国今日之落寞与凋敝都是儒家文化中的奴才思想所致,我则认为文化需要兼容并包,百花齐放。一种文化得以源远流长,因为它始终在自我调适,去芜存菁,与时俱进,儒家文化完全可以与民主宪政嫁接融合,不可能成为中国民主道路上的绊脚石。

这位日本男人阅读的书籍似乎可以证明,日本自明治维新走上民主富强的道路,但是在文化上却保留了许多中国传统文化。以后的行走中,处处体现了日本人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作风。反观我国,民主宪政的路走了100多年,至今仍百般抵制,而礼义廉耻的传统又在大革文化命中摧毁殆尽,造成当下的文化真空,人欲横流,价值观扭曲。

当飞机起飞时,邻座的日本人已经看完了那本书,他看得很仔细,连封底都认真扫描一遍,才意犹未尽地合上书,又拿起飞机上提供的日本报纸。报纸也有似曾相识之感,一半是因为打眼望去都是汉字,一半感觉与民国时期的报纸排版十分相似,除了报头,竖排版居多。

与这位安静的日本男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我同行的团友,三个大妈从上飞机的那一刻嘴就没歇着,这是几个利用暑假出来旅游的小学老师,她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从家庭,孩子,到学校,教育,飞机的轰鸣声都压不住她们的聒噪,只有在飞机餐时,才能得到片刻的耳根清净。

飞机降落在名古屋机场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7点了,东京时间与北京时间有一个小时时差,好像时间凭空被吞掉一个小时一样。机场服务人员的笑脸令人如沐春风,旅途的劳顿一扫而光,只剩下莫名的兴奋——日本本州之行开启啦。

 

在日本的几天,正赶上日本少见的高温晴朗天气,在国内难得一见的蓝天白云把一切都衬托得格外美丽,处处皆风景。车在山间高速公路上行驶时,我恍然有种回到陕南家乡的错觉。我的家乡陕西汉中也是这样多山多树的,只是树没这么多,天没有这么蓝,空气不如这样澄澈。

日本的森林覆盖率世界第一,达到64%,而中国只有20%。其实上世纪60年代以前,日本致力于经济发展,也不重视环境,6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高速增长,对能源消耗增大,公害问题凸显,出现了公害三大病,让他们意识到,经济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随之建立起一系列环境保护法。

日本的高速路,有人居住的地方都装设有隔音墙,据说造价非常高,国内高速路本来也有要求,但施工单位为了节约成本,只要当地百姓不投诉,就省去这笔费用。中国老百姓的维权意识比较差,又没有替他们维权的机构,如此一来,肥了开发商,苦了沿路的居民。

众所周知,日本的一次性筷子99%都是从中国进口,日本每年消费252.55亿双筷子,平均每个日本人每年用掉近200双一次性筷子,每年用掉的中国产一次性筷子相当于约200万棵树木,然后再将这些用过的筷子造成再生纸,返销给中国,利润附加值是一次性筷子的数倍。

也许你会气愤,觉得我们被小日本耍弄了,但是,人家不是强取豪夺,公平交易,一个愿卖,一个愿买,这就是市场。人类文明行进到一定程度,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国家之间的争端尽量避免用战争,取而代之的是经济较量。要怪,只能怪中国政府缺乏环保意识与经济头脑。

中国目前面临的环境问题非常严峻,有关部门总是以“这是经济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为借口逃避责任,我认为是说不过去的,人类作为高级动物,懂得学习借鉴,更懂得吸取教训,你明明看见前面的人掉进了没有井盖的下水道,后面的人若不是傻瓜,总会想方设法地绕过去,这在经济学上称为后发优势。

日本这个国家是最善于吸取别国先进经验的。隋唐时期的大化革新,效法中原,建立中央集权制度,明治时期学习西方的宪政民主,建立君主立宪制度,始终保持积极进取的学习态度。

日本的文字是在借用汉字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日语虽是独立的语系,但口音又受汉语的影响,有许多是汉语的变音。至今在日本,随处可见繁体汉字,个别意思与中国现代意思不同,但究其实,似乎比我们用词更雅——比如,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标识牌,上面写着“徐行”字样,比起国内的“减速”,您认为如何?

日本的基础建设在上世纪80年代就基本完成了,楼房,一户建(别墅)都是形态各异地挤在一起,却并不显得凌乱,如今在日本见不到中国那种如火如荼,大拆大建的场面。

日本的汽车靠左行驶,道路非常窄,高速路最多4车道,城市的许多支线仅2车道,却从未遇上堵车,主要是由于日本有着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东京的电车世界闻名, “push man”是东京独有的职业,因为每到上班时间,乘坐电车的人太多,很多人靠自身的力气根本挤不上去,必须有人站在车下用力推,才能进入车内。尽管车厢像沙丁鱼罐头,但是车上只能听见两种声音:脚步声与翻报纸的声音。

日本的地铁始建于1927年,9个城市共35条线路,可谓四通八达。这次是跟团游,没有机会体验电车与地铁,也算是一点小遗憾。

东京的大街还不如我们的中等城市的道路宽,没有环卫工人,却到处一尘不染,清清爽爽,这大概是许多国人难以想象的。为了保护环境,日本政府限制私车,道路收费,停车收费都非常昂贵,最多见的是脚踏车,很多城市没有脚踏车的专用道,与人行道挤在一处,也并不感觉拥挤,看见红灯,便远远停下,不像国内非要把车开到停车线跟前,好似田径场上的运动员,只等一声枪响(红灯亮),撒腿就跑。

除了观光客,几乎见不到在街上闲逛的日本人,偶尔见到几个,都是匆匆赶路的上班族,不长不短的头发,白衬衫黑西裤,有的还一丝不苟地打着领带,穿着西装——要知道,正值高温天气哦!

 

日本的特点是“小”,这是个仅有着37.8万平方公里的岛国。因为资源贫乏,所以处处“精打细算”,所有的设计都是以节约能源但又不降低生活品质为出发点,所以日本的产品以小巧精致而著称。

我们住的酒店几乎都只有国内的一半大小,卫生间仅能容一人艰难转身,女儿说站在里面感觉莫名眩晕,那是空间太过压抑所致。但仍然是惊人的干净,各种毛巾雪白如新,洁具铮亮,连点水渍都没有。日本的卫生间大多采用一体化,这也是出于节水考虑,浴缸,盥洗池与马桶相通,洗浴用过的水引到马桶可以冲厕所。

智能马桶盖在日本的使用率达到90%,马桶文化也应该列入日本文化之一种了。这个大概只有2平米的卫生间,完全可以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来形容,里面的设施,用品一应俱全,通常都会提供一次性牙膏牙刷,梳子,剃须刀,还有吹风机。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都是非常不错的品牌,有的酒店还会提供洁面泡沫。马桶的上面还为抽烟人士准备一个小巧的烟灰缸,心思之细密令人感慨。

房间虽小,平时在国内所认为的名片产品却随处可见,松下台灯,虎牌热水器,精工牌闹钟……这样一个弹丸岛国,何以把自己的产品推销到世界各地,并让全世界的人都认可他们的产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在1990年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程,实现了全岛自来水直饮。日本虽然善于吸收外来先进文化,但在饮食上却保留了喜欢生冷,原汁原味的习惯,所以在进餐点,如果不是特别要求,通常都不会提供开水。

在上野的那天晚上,才当地时间晚上8点多,整个城市却像进入了熟睡状态,路上黑漆漆的,几无行人,窄窄的巷陌,只有同团的几个人如四处流浪觅食的野狗。这样的寂静总是令人有种不安,好像几个冒失鬼,鲁莽地闯入人家的卧室。

总算有一两家小饭馆仍在营业。小小的窗户透出微弱的光,有的门外立着一个小广告牌,或者挂一个冬瓜型的纸灯笼,表示还未打烊。我和女儿徘徊良久,最终走进一家拉面馆。

店里居然是两个东北女人,推荐的蘸酱拉面和煎饺非常可口,毕竟是他乡相遇,闲聊几句就不觉亲切起来。语言、文字是一个族群的共同记忆,这种侵染已经融入我们的血液,两个素不相识的中国人,只需要几句乡音就可以瞬间拉近距离。

说话间,来了几个日本男人,老板娘赶紧热情地迎上去。几位日本男人进来先看好菜单,然后排队走向门口的自动贩卖机投币,自己投自己的钱,点自己的餐,点完坐回座位谈笑风生地等饭。

AA制的消费方式大概在日本很平常。听导游介绍,日本鼓励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结构,并从法律上加以限制。假如,一个日本男人的年平均工资为30万人民币(为方便对比计算,我将日元折算成人民币,若不特别说明,后面均指人民币),未结婚前,都必须缴纳20%的所得税,但是你若结婚以后,这个税就可以减免。但是,如果妻子外出工作,她的月薪超过4000,那么也要缴纳20%的所得税。有人可能会说,这不是歧视女性吗?其实我个人并不这样认为,女人肩负着相夫教子的重担,把男人照顾好,让他更加专注于自己的事业;把孩子教育好,为国家社会储备优质人才,这些都需要女人具备一定的修养学识与倾心付出。

妇女能顶半边天的说法是违背人性的。男女有着天然的,无法跨越的性别差异,包括生理,心理,特长,思维习惯等方面,非要她们与男人在职场上一争高下,我认为是不公平甚至不人道的。中国的女人像个男人婆一样在外面打拼,回到家,还要承担大多数家务活,而在家里的这部分工作,被家庭社会视为理所当然,分内之事。当有一天女人熬成黄脸婆,男人另有新欢时,这部分的付出是不能纳入财产分配的考量的。当然,日本丈夫的工资都是要交给妻子的,再由妻子从收入里拿出一些当作男人的零花钱,所以日本男人手头也是紧巴巴,自然不能大方请客了。

无论是税收设计还是文化习俗,都决定了日本人不会轻易选择离婚,使日本成为全世界离婚率最低的超稳定国家。

日本工人的薪资与其在企业的工龄成正比,所以日本人通常不会经常跳槽,而是干一行爱一行,以企业的发展为发展。

日本的小孩子学龄前主要学习两个技能,一是茶道,一是插花。日本女孩子,从小就要训练“雅”的气质,而茶道与插花不仅可以培养雅气,还从小培养了孩子的审美情趣。在观看和服表演时,尤其感受深刻,和服必须日本女人穿,那一举手一投足,都流露出难以言说的迷人气质,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令人销魂。

 

到日本旅游,购物是主要内容。

日本是个诚信国家,钱币,商品都不用担心有假,这就不能怪中国人蜂拥过来四处扫货了。

领队在介绍日本的同时,也不忘记“爱国”:咱们国家现在也富强了,你看,有这么多人都能够跑到国外来购物了。我悠悠地问:如果咱们可以生产出质高价廉的商品,又何必跑到国外来拉动人家的消费?领队一时语塞,赶紧岔开话题。

在日本各大卖场:银座,秋叶原,到处都涌动着中国同胞忙碌的身影。马桶盖断货,虎牌保温杯断货,电饭煲断货……此情此景与国内此时的经济萧条可谓冰火两重天。

银座是与美国的第五大道,法国的香榭丽舍大街齐名的三大商业街,既有路易威登,香奈儿,爱马仕,古奇,巴宝莉等世界顶级奢侈品,也有HM,优衣库这种大众消费的品牌。

日本的商品都是明码标价,商品价格与8%的消费税都分别标识。大陆的商品价格则大有学问,首先,吊牌价格永远不是实际销售价格,每次购买都是买卖双方智力与耐力的较量。其次,原本每件商品都附加了消费税,但是从不出现在标签上。严格意义上说,只要你是这个国家的人,就免不了要消费,只要你存在购买行为,你就是纳税人,自然拥有纳税人所应该享有的一切权利,包括要求政府改进服务,公开税收等。

与那些国际名品一样,hm和优衣库也是整座大楼专卖,如此气派,价格却是惊人的低,我不禁担心,如此经营,不会亏本吗?当我走到优衣库时,我的疑惑已经变为愤怒了。

优衣库的衣服全部是“made in china”,但价格之低,品质之高在国内找不到。俗话说,人离乡贱,物离乡贵。自己国家生产的产品理应在本国更廉价,自己的政府理应首先保护自己国人的权益,日本韩国都是一等产品留国内,二等产品销欧美,三等产品出口发展中国家。为什么中国明明可以生产出好商品,却不留给自己,而要销到国外,便宜外人?

 

以前在国内,经常在网站图片上看到富士山与樱花,那几乎就是日本的象征:富士山象征着坚忍不拔屹立不倒,樱花象征着浪漫唯美。日本人将富士山视为圣山,能够见到并亲近的,定有好运。

头天住的温泉酒店,天晚没有注意,翌日清晨站在阳台,赫然看见富士山就在眼前!

富士山因为是活火山,山体的高温蒸腾了空气中的水分,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会被云雾缭绕,难见真容,但当我们来到山下时,她却一改往日的羞怯,清楚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天气实在太热了,山顶的积雪几乎完全融化,不如平日的华贵,顶着厚厚积雪的富士山才像富士山,现在的富士山好似脱去了华丽和服的憔悴女子,但我们依然是幸运的。

如果遇上雨天,只能到一合目,而我们则上到五合目。传说有个朝圣的僧人,走走停停,共休息10次,才登上山顶,在其每次闭目休息的地方,就依次称为几合目。

车过三合目,看着路两边深不可测的丛林,不由头皮发紧,导游说这里是日本的自杀胜地。日本人的压力很大,自杀率很高(中国的自杀率为世界平均数的2.3倍,且是唯一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的国度),为了不给家人添麻烦造成恐惧,一般都会选择来到三合目自杀。而想要自杀的人,一旦进入丛林,是没有后路可退的,指南针乱转,手机信号失灵,树木遮天蔽日,找不到来路。

五合目正好在半山腰,有停车场,餐厅,商店等,还有一个邮政局,山后有一座神社。神社是崇奉与祭祀神道教中各神灵的社屋,在日本随处可见,类似于我们的祠堂,仅仅表达对神灵先人的崇敬与缅怀,并不带有政治色彩。

富士山海拔3776米,五合目这里也将近2000米了,站在平台向下望去,脚下云涛翻滚,疾风猎猎,各种肤色的人都可以在这个小小平台上相遇。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宿命,一个人一生中遇见哪些人,与这些人会产生怎样或深或浅的交集,在哪个命运的转角你遇见谁,这个人又是如何改变你的生命轨迹,似乎都是上天安排好的。那么所有与我相遇的人们,都是前世的缘分,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呢?即使在这样的异国他乡,在这样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平台,我也应该对他们报以友好的微笑。

女儿在邮政局买了两张明信片,盖上富士山的邮戳发给自己的好友,希望她能够感受到来自富士山的清冽的气息。

 

日本是个两面性非常强烈的民族。每个国家的人都具有两面性,但日本人的两面性更加鲜明。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时受美国政府委托,为解决盟军是否应该占领日本以及如何管理日本的问题,写了《菊与刀》这本书,该书因将日本国民的性格分析得入木三分,得到国际学术界认可。

书中总结到:日本人生性极其好斗又非常温和;黩武而又爱美;踞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礼;顽冥不化而又柔弱善变;驯服而又不愿意受人摆布;忠贞而又易于叛变;勇敢而又儒怯;保守而又十分欢迎新的生活方式。他们十分介意别人对自己的行为的观感,但当别人对其劣迹毫无所知时,又会被其罪恶所征服。

我所认识的日本人,他们积极吸纳先进文明,同时又认真承袭旧有文化:他们拥抱民主,却又尊奉皇室;他们既开放又保守:他们有闻名世界的av,现实生活却非常严谨,我遇见的日本人,很少有大红大绿,奇装异服的,男的都是统一头型,西装革履,女的裙子均在膝盖以下,颜色以黑白为主流;他们节约资源,精打细算,但在细节上处处有贴心设计;他们表面冷漠,却内心热情:拿我们的司机为例,这是个50多岁的日本男子,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当然,也有可能是语音障碍造成的距离感。每天早上准时等在酒店门外,我们过去,他便下车打开行李仓,戴上手套,将我们的行李箱一个一个放进去,晚上达到住地,又一个一个拎下来。整个过程不说一句话,除非有人表示感谢,他也立刻礼貌地回应,但脸上始终平淡如水。

日本不限制驾驶年龄,只要体检通过。让日本人引以为傲的是,他们82岁的天皇去年还拿到驾照,这是日本民族不服老的体现。日本有的职业是限制年龄的,比如高速公路收费站,必须年满50周岁才可上岗。日本的出租车司机年龄都偏大,夜幕下,时常可以看到西装革履的老绅士站在吸烟处等顾客,旁边停着一辆乌黑铮亮的出租车,不知为什么这个场景总是让我联想到老上海。

日本人说话轻言细语,温柔甜美,但是工作中的日本人又展现出他们火热的一面:女蛋糕师每从烤箱端出一屉蛋糕,都会得意地高声向往来游客报唱,好像她烤出的永远是自己平生第一件作品;服装店的店员一直马不停蹄地穿梭于顾客之间殷勤服务,交易成功,会把你送到店门外,然后弯腰双手递上你购买的商品;饭馆服务生替你点餐时必然是谦卑地蹲在地上;无论在哪里付账,必然是双手接递。

这些都是服务业,在国内属于低贱的工作,但是我却感受到他们对自己工作的热爱和自豪感,这就是专业精神。日本的贫富差距很小,也没有行业之间的歧视,每个人都凭自己的勤劳与智慧赚钱,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呢?这才是一个价值观正常的国家。

 

这次来日本旅游,是兑现我对女儿的承诺。奖励她高考取得好成绩,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带她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正常国家的正常人是怎样的,期冀她能矫正自己的价值观,明确自己的人生航向。当然,也需要让她有个对比,认真反思一下百年中国到底从哪个时间节点落后了,在哪个十字路口迷失了?

但是,也许是我要求太高,女儿的一些表现大大令我失望。

第一天在酒店住下,我从卫生间出来告诉女儿,居然配备了智能马桶盖,让她尝试使用一下。她马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我才不!我在外面上厕所只用蹲便!

她说得那么自以为是,斩钉截铁,我的心里不禁涌起深深的悲哀!她还没有过18岁生日,还未成年,心里就蒙上了不信任的雾霾。她不相信酒店看起来雪白的毛巾是干净的,不会擦马桶的;她不相信洗浴用具是经过严格消毒的;她不相信住酒店晚上是不需要反锁门的。她像个世故的大妈,以自己掌握的可怜的一点“人生经验”警惕地打量着身边的一切,这种警惕心到了国外仍不放松。

18岁的眼睛应该像大阪的天空一样纯净,18岁的心灵应该像富士山的阳光一样灿烂,是谁教会她这么多的“生存智慧”?

第二天在浅草寺,路上有几个法轮功成员在免费赠送宣传品,几乎所有的人都像逃避瘟疫一样躲避着他们,我顺手接了几份,却瞥见女儿怨怪的目光。

平时,我对女儿的熏陶并不少,我让她保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保持对主流媒体的质疑能力,并扩大自己信息的接收管道。但是今天她却对我的特立独行不满意了!

晚上照例出去散步。我说减肥,晚饭不吃了吧,她表示赞同。我们沿着狭窄的街巷朝一个方向走(便于返回,不至走失),路上看见一家拉面馆,广告图片煞是诱人,店内装修也别具一格,减肥的意志防线瞬间崩溃,问她要不要去尝尝,她向里瞅了瞅,摇头走开。路过一家自助料理店,从玻璃橱窗看进去,里面坐着同团的两对夫妇。知女莫若母,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想在这里用餐,我于是推门进去。这家料理非常不错,价格实惠,品类齐全,服务热情,但我的心里不是滋味。

入睡前,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告诉她,我对她此行的表现非常失望。

她似乎被挫伤了,我毫不心疼,继续说:

你懦弱,不敢表达自己真实想法,这样会让你成为一个虚伪的人;你不敢与人交流,从众,没有主见,是因为你缺乏安全感,没有自信心;你不喜欢做选择,以为这样可以逃避责任,这会使你成为一个没有担当的人;你对新事物缺乏好奇心,不敢去尝试更别说冒险,这样你的人生就会失去很多机会与精彩……

她长这么大,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这样否定她。我对她的教育是一直粗放式的,学习我从不过问,道理却是讲了不少,她也的确乖巧听话,成绩一直不错。从小,我就总是夸奖她,“你是最棒的”,“你能做好”。

但我现在认为,以前那样的教育方式不行了,她马上成年,在法律上即将成为一个完全责任人。她的人生之旅才刚刚启航,进入大学,又是全新旅程的起点,今后的旅程,父母给她的庇护将会越来越少,她将独自面临越来越多的选择,自己规划前程,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全部的责任。

她不再是温室里的花朵,不可能继续在鲜花和掌声中生活,她可能会得到更多否定,她必须要有心理承受能力和反思自省的能力,无论阳光还是风雨,幸运还是不幸,都必须自己承受,她必须学会面对所有的赞美与批评,笑脸与冷眼。

回到这次旅游上,我们走出国门,来到亚洲文明程度最高的国家,不只是为了浮光掠影地看看风景,买点东西。旅游的目的,不是从自己厌倦的地方到别人厌倦的地方走走,是了解当地的文化和习俗。日本马桶盖风靡全球,俨然已经成为日本文化之一枝了,为什么不去体验一下,尝试一下?看看到底有什么好,好在哪里?各种马桶盖有什么不同?就我所了解,有的马桶盖比较简单,只有最基本的冲洗功能,但有的可以加热,调节水流大小,有的还有“音姬”——可以模仿冲水的声音,以掩盖令人尴尬的如厕声,这正是人性化设计的极致。

我们还需要了解的日本的诚信文化。在日本,如果你买到假货,恭喜你,你下半生就可以不工作了。在日本,一个人的信誉如果出了问题,那么他的所有生活将会受到影响:求职,信贷,求偶……所以,我们可以放心地吃这里的食品,不怕有地沟油,添加剂;我们可以放心使用酒店提供的洁具,不担心服务人员给我们用擦过马桶的浴巾;我们两个弱女子敢深夜在外面闲逛,不怕被偷被抢被劫持。

日本街头随处可见自动贩卖机:饮料装在柜子里,投入钱币即可自助购买。但是,你能想象一大筐零食就那样开放地堆在贩卖机旁边,筐边插着价格牌,全凭人自觉投币购买吗?这是出于对人的信任,也是对人性的自信。

一个正常的社会,人与人之间是彼此善意,彼此信任的,是不需要设置那么多樊篱的,人的内心应该是阳光透明的,而不是如北京的天空一样,布满尘埃。

 

最后一晚住机场酒店,电梯口排着长长的队,都是满载而归的中国扫货族,狭小的电梯间每次只能容纳两名游客带他们的行李,服务小姐站在两部电梯之间两边忙碌,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微笑。正在我为酒店周到服务暗自赞叹时,来了三个日本人,我们被服务小姐礼貌地挡住了——让自己人先走。那一刻,我五味杂陈。

我不知道是应该对服务小姐愤怒,还是为自己感觉悲哀。每个国家的人都理所当然地尊重自己的同胞,服务小姐没错。可是可是,我突然想起发团头一天,我在西安小寨中国银行兑换日元时的情景。

我抽到的票号是35号,我耐心地坐在墙边的椅子上玩着手机排队等候。大约半小时,终于到31号,马上该我了——可是不对,我听见广播说让38号到3号窗口办理,那么32到37号呢?

接着,我看见两个非洲黑女人走向窗口,我也径直跟过去,质问银行人员:为什么直接从31号跳到38号?工作人员不高兴地跟黑女人嘀咕了一句什么,黑女人走开了,工作人员不耐烦地问我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从什么时候起,中华民族已经沦为世界上最下贱的民族?所有的国家都优待自己的同胞,我们却总是把自己的同胞放在最后。我们自己都自轻自贱,又何必怪别人瞧不起我们?我们这个民族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回程的飞机上,前排正好是机翼部位,乘客不多的情况下,都会留下安全通道。一白人男子大喇喇地脱了鞋躺倒就睡,空姐走过来皱皱眉头,一句话不说又走开。

我从不承认,中华民族是个劣等民族,我们有过灿烂的文化,历史上曾很长一段时间居世界一流水平。拿这个白人男子的行为来说,他的素质难道比我们高吗?

我有个美籍华人朋友,他说在美国20多年,从未遇见两个人当街争吵。是美国人素质高吗?非也!因为美国的法律非常严格,如果吵架的人一旦控制不住情绪动起手来,就会招来警察。“美国人很喜欢多管闲事嘛,看见这种情形就会打电话报警”,他说。

警察一来,麻烦就来了,你可能会以扰乱公共安全罪被捕,轻者也会被开罚单,去法院应诉。一旦你有了不良记录,你的社会信用就会留下污点记录,你求职,贷款,租房等等都会受到影响——与日本一样,诚信国家原来是用严格健全的法律来保证的。

几天的行程很快就要结束了,除了饮食仍不习惯,其他一切都ok。饮食习惯也与语言文字一样,是沉淀于血管的记忆。我的味蕾已经习惯了川菜的麻辣香咸,日本饮食固然清淡原始,营养均衡,但这一周的料理伺候,我还是开始思念家乡的火锅。

当飞机离开地面,短暂眩晕之后,本想最后再看一眼名古屋、日本,除了浮云,神马都没有。不可否认,日本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好很深刻,这个从二战废墟上站起来的国家,是如何背负着巨额赔款,在短期内腾飞的?大和民族有哪些需要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我甚至已经爱上这个国家了,但是想到家,还有些归心似箭。在那片孕育了5000年灿烂文化,有着辽阔土地,丰富物产的古老土地上,祖祖辈辈生活着我的亲人,我的同胞。尽管她现在被蹂躏得满目疮痍,但是我对她的爱是融入血脉里的,无法割舍。

他国再美,我终究是个过客。

 

阅读次数:52,25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