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丽朵:中国童话(二)

Share on Google+

一个人在路上的奇遇

从前有一个人叫李诚,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他的别墅在城外,他的家却在城内,他有时在别墅住,当他回到他的家的时候,他就要走这条路,所以这条路他已经走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个人觉得,这条路的确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李诚又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了。但是这一次,一个路上的奇怪的神仙想要和他玩点游戏。

这时正是炎热的夏天的大中午,滚烫的大太阳照在头上,李诚打了一把伞,这样可以抵挡烈日的炙烤。他正在走着,突然起了一阵大风。“这是多么猛烈的风啊!”李诚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的石头都被吹到天上去了。他拿着伞站立不稳,几乎也要被风吹得飞起来,他紧紧地握着伞柄,却听见一声呼啸,他的伞盖被吹跑了。李诚手里拿着一个空伞柄,站在那里笑了起来,

“啊,我的遮阳伞变成了一根棍子。”

李诚拿着他的伞柄,继续向前走,突然之间,电闪雷鸣,从天上落下来瓢泼大雨。“我要被雨淋湿透了!”李诚刚一这么想,立刻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一张席子,正好落在他的脚下。他把席子捡起来披在头上,雨就淋不到他了。李诚冒着雨、顶着席子、拿着伞柄前行,他想,

“多么好的一张席子!一点雨都透不进来。”

李诚高高兴兴地走着,正在这时他突然看见,路边的小房子被风吹起来了。路边原本有五六座小房子,风只吹起来其中的一座。李诚用胳膊肘揉了揉眼睛,——因为他的手里拿着席子和伞柄,没有第三只手了,——的确是一座小房子飞起来了,李诚还听到空中的小房子里传来了人的尖叫声。

“为什么我们在飞?”

“为什么我们的房子在飞?”

“为什么我们和我们的房子一起在飞?”

李诚抓着他的席子,握着他的伞柄向前冲去。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一群人和他们的房子一起飞起来这种事。他追着那个房子跑,但总是追不上,他看见小房子向树林里坠去。

李诚跑进树林之后,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小房子好好地长在地上,就好像它本来就在这里,从一开始就是从树林里的这块空地上盖起来的一样。他看到房子门口聚集着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孩子。

“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奇怪的梦呢!”

“我也是。我们做的是同一个梦吗?”

“明天早上我要对你说,我梦见你了,请问你也梦见我了吗?”

“是的,我们在一个在房子里飞上天空的梦里遇见了。”

李诚听见孩子们在一起讨论梦的事情。他看见老人跪下来,大声央告天上的神,不要把惩罚降给他们。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李诚又继续走路了。

“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奇遇呢?”李诚开始觉得今天有点与往常不同。

雨停了。太阳重新出来了。太阳照着整个世界,周围的景物刚刚被水洗过,树叶上的雨滴晶莹剔透,过了一会儿,就被太阳烤干了。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李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看到迎面走来一个小孩子。

“我要你的这个席子,你能把它卖给我吗?”

李诚有些错愕。“你要它干什么呢?”

“我这里有两百文钱。给你,我要席子。”

李诚想,现在雨已经停了,我用不到这个席子了。那么就卖给他吧。这是一个很好的席子呢,它一点都不透雨。他把席子给了小孩子,小孩子笑了,把二百文钱放在他的手里,拿着席子快乐地跑掉了。

李诚想:这是多么奇怪的一天啊。还好,他马上就要走到他自己的家了。到家之后,他要把这一路上奇怪的事情讲给他的妈妈听。这时,他发现先前买走席子的小孩子又回来了,走到他的身边,说:

“你能把这个伞柄卖给我吗?我还有二百文钱。”

“你要这个伞柄干什么?”李诚奇怪地说。“先前,你要席子,我以为你喜欢这个席子,它铺在你的小床上刚合适,可是这次你要伞柄,这伞柄是没有用的东西,你要它做什么呢?”

“给你二百文钱,我要伞柄。”

“你要它做什么呢?”

“我要这个伞柄。我就想要。”

李诚走在前面,小孩子跟在后面,一直吵闹着。“你是哪里来的小孩子,你的家住哪里?你叫什么名字?”李诚一直问,小孩子却没有回答。李诚只好给了他那个伞柄,小孩把二百文钱扔在他面前的地上,拿着伞柄高兴地跑开了。

李诚走进他自己的家,他的衣服没有湿,他没有席子和伞,他的手里拿着四百文钱。“这把伞买的时候价值四百文。”李诚想了起来。那么现在他的财产毫无损失,既没有多什么,也没有少什么。他又一次走过这条路,除了看到一些奇怪的事,约等于什么也没有发生。李诚走进家门,对他的妈妈说:“我回来了。”

事出《稽神录》

 

 

“没有这个人”在一个夜晚看到和听到的

从前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没有这个人”。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可是,像世界上许多其他奇怪的事情一样,这是真的。也就是说,这个人的确就叫这个名字。

“没有这个人”喜欢一个人去春游,他就这样走在晚春的田野里,欣赏摇曳的野花和青青的麦田。走着走着,下起大雨来。他找到一个地方避了一会儿雨,雨停下来的时候,他发现天已经快黑了。“这是什么地方?”他想,四处望了望。原来,他走到一个村子里来了,他正站在村里的一户人家的屋檐下。“有、有人吗?”他大声喊,轻轻地推了推这家的门。门一推就开了,他看到了这家的院子,院子里的草都长到一人多高了。“难道这是一所空房子吗?”“没有这个人”想。他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叫:“有人吗?主人在家吗?”没有人回答他。他就这样一直走到别人的屋子里去了。屋子里有一张床,还有桌子,椅子,和所有应该有的家具。只是落满了灰尘,看上去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过了不久,天完全的黑了,晴朗的夜空中升上一轮又大又明的圆月。“没有这个人”走出屋子,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仰着头看着明月。“天气又好,这里又安静,真是一个美好的春天的夜晚。”他心满意足地想,大口呼吸着春天夜晚夹杂着花草香的空气。突然他听到了脚步声,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从院子的另一边响起,有几个人,从院子的那边走过来了,他听到了他们在说话。

“真是一个美好的春天的夜晚呢。”

“天气又好,这里又安静。”

“没有这个人”想:“他们倒是我的知音呢。”于是他拼命地对着他们微笑。一共有四个人走过来了。他们的脚踏着地板,发出咚咚的声音,其中一个矮矮胖胖的人每走一步路,就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好像他的身体里藏着很多水一样。

“是谁在那里?”有一个人转向他,问道。

“没有这个人。”“没有这个人”报上去他自己的名字。

“原来没有这个人啊。”那个人笑嘻嘻地转过身去,再也不理他了。

“我就是没有这个人。”“没有这个人”恐怕他们不同他玩,赶紧强调一下自己的名字。

“在这个美好的春天的夜晚,”一个长得很高,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的人说:“这样的令人心旷神怡的夜晚,我要作一首诗了。”

“没有这个人”很喜欢诗,听说他要作诗,便留神听着。那个高个子在原地跳了两下,发出“当当”的声音,仿佛木头敲击着砖头,“这就是我的诗——

春天的,这春天的

温柔的夜晚啊,雪白的丝绢

在手指下卷曲又伸展

丝将温柔带进心里,那是一颗

思念的心。为你洗干净春衣

你,远方的人”

“没有这个人”很喜欢这首诗,虽然他并没有思念着一个远方的人,却能感到诗中那种温柔的情绪,他不禁喊起来:“太喜欢了!”一面鼓掌。另一个穿着黑衣服,方头方脑的人向他望去,等“没有这个人”停下鼓掌,他便“噗嗤”地笑了。

“那里并没有那个人。”方头方脑的人说,“我猜现在的我们都在做梦,梦见了一个不存在的人,这个院子已经好多年没有进来过人了,我猜,都是因为我们太寂寞了,才梦到他的。我猜,楚兄,我认为你的诗很好,所以我就梦到了另一个人在大声叫好。无论如何,现在,我也要作一首诗了,你们听着……”

“没有这个人”于是知道了第一个作诗的人叫“楚”,他凝神听着第二个人吟诵的诗句:

“在无声无息的梦中的春天的夜晚必定有什么地方美酒具陈

在美酒具陈的地方有着欢会的心绪和同样梦境浓烈的梦中人

在浓烈的梦境里这些人叹息嗟伤或狂喜莫名不知被什么点燃

他们捧出他们心事被什么明明地照着而那簇火焰摇曳着我心”

接下来,方头方脑的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无论“没有这个人”怎样留神地谛听,他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了。那个走起路来肚子里便咣当咣当响的胖子的笑声打断了他的嗫嚅,“你真是,真是,……哈哈,太喜欢做梦了。我常听人说你是属于夜晚的,跟别人不同,大家醒着的时候你往往在沉睡,只是每晚上精神那么一会儿。你的梦境比别人的长,睡得比别人久,我看你又快走到你的梦里去了。我不能完全地理解你的梦,我觉得那样太空虚了。祝兄,我们是完全不同的,只要醒着你就在消耗自己,而你是经不起消耗的,不久之后你就会变成一段残梦,变得无影无踪,在世界上留不下什么了,而我呢,我在不断地充实,每一天都不断地充实自己,又在不断地给予别人,说到作诗,我也来作一首诗,你们听听。”

这个矮胖的人穿着一件破旧的黄色罩衣,“没有这个人”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式样的罩衣,把他从头到脚地裹起来,显得怪模怪样的。不过,虽然衣服不好看,胖子却很精神,他的眼睛炯炯有神,整个人也干净爽利,不像那个方头方脑的人那样多愁善感、有气无力。“没有这个人”看到胖子在院子里跳了一圈,摆出跳舞一般的姿势,发出欢快的水声,便大声吟诵他的诗了:

“说出来的是清冷的泉水

说,说,说,

说泉水甜蜜的歌声

说一根粗大的绳子蘸满了清早的凉

说我们此刻在一起并且永远都在

说你已经把全部的早晨交给我

在朝霞中我们永恒的上升”

念完这首诗,矮胖的人便高兴地旋转了一圈又一圈,他转得太快了,简直停不下来,单调的“咕噜咕噜”的声音一直响着,那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黑衣人走到他的身边,才拉着他停了下来。矮胖的人在地上晃了几下,才站稳了,“咣当咣当”的水声又继续响了多时。

“你们的诗都很好。”那个黑衣人说。“我作诗不好,今晚就胡乱作一首,作为这个良宵的尾声吧。”

黑衣人的诗是这样的:

“咕噜。咕噜。咕噜。嗤。嗤。嗤——

我身下的火焰和头顶上的热气,

都是为了你,为了你,为了你……”

黑衣人一边吟诗,一边发出呼啸声和口哨声,高个子戴帽子的人在地上跳着,矮胖的人继续旋转,“没有这个人”看得有些眼花缭乱,但是突然之间他们全都不见了。只剩下空空的院子,而一轮明月也已经到了天的另一边,就快要坠下去了。

第二天,“没有这个人”在院子里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根捣衣杵,一座烛台,一只水桶,和一口煎锅。“啊,原来就是你们啊。”“没有这个人”说。“捣衣杵是‘楚’兄,烛台是‘祝’兄,水桶肚子里很多水,而煎锅的诗中说到身下的火焰和头顶上的热气……”“没有这个人”坐在地上想啊想,想起昨晚的一切。“原来是你们啊。”他笑嘻嘻地看着这四样物品,此刻,它们都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跟普通的捣衣杵、烛台、水桶和煎锅没什么两样。“没有这个人”对它们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我想,“没有这个人”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现在,他应该是要回家了。

那么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后来发生的事情,也真的只有我知道。因为就在“没有这个人”得知真相的那一瞬间,我乘坐时光机器到了那个院子里。我打算跟在“没有这个人”后面,看一看他会走到哪里去。但是我看到了什么呢?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从早上到夜晚,从春天到冬天,在整个院子里都没有这个人。也就是说,“没有这个人”不在那里。也可能从来都没有这个人,也就没有“没有这个人”在那个夜晚看到和听到的一切了。我说的是什么,希望你知道。

 事出《玄怪录》

 

青蕖与飞鱼

从前有一个叫宁封的人。他沿着大海走了很久很久,有很多年那么久,终于走到了一个地方。这是一个他以前从来没有来过,也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宁封看到了一大片沙地。“这不过就是普通的沙滩而已。”然而,当他的脚踏到上面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错了。这不是普通的沙地。因为他的脚像踩进了水里一样,开始往下陷,他的整个身体在沙地中下沉,速度非常快,眼看就要被沙土掩埋了。“啊,这样真糟糕,我会被沙土闷死的。”宁封难过地想。很快沙子埋住了他的头,他还在持续不停地陷下去,沙子仿佛深不见底,他的脚始终踩不到坚硬的地面。“这是什么沙子呢?跟我从前见过的沙子完全不一样。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松软的沙子,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深的沙子。……还好我竟然还活着。”宁封的眼前一片漆黑,在沙地里没完没了地下沉。

“……这是沙子的影子。”有人仿佛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它的名字叫做洹流。”

宁封在黑暗中摸到一个东西,从他抓到那东西的一刻起,他的下沉停止了。所有的沙子瞬间飞扬起来,他的眼前渐渐光明了,他看到了满天满地的沙尘。无数沙尘飞旋在天空中像雾一样,宁封揉了揉眼睛,他看见很多条龙、鱼还有乌龟在沙尘的空中飞舞。他举起手里的东西,发现是一朵青色的花。

“它的名字是青蕖。”

宁封看到了对他说话的人。是一位老婆婆,背上背着一个筐子,正在亲切地看着他。

“啊!呵……噗,那么多沙子啊,我真是,……婆婆,您是怎么到这个地方的?”

“我是风婆婆。”婆婆对他说:“我是跟随我的风来到这里的,宁封。”

宁封看到风婆婆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感到高兴极了。

“风婆婆,您能给我讲讲这个地方的故事吗?”

“好的,我是轩辕帝派来的,我背上的筐子里装的是世界上所有的秘密,因为轩辕帝觉得,这里是存放这些秘密的最好的地方。这里,也就是洹流,是世界上最广阔的地方,而且几乎没有什么人来,可以容得下我,和我保存的那些秘密。我从来不会静止下来,而是四处吹动。婆婆我每天都要走上万里路呢,当我累了的时候,就在沙地的幻景里歇着,而当我起来走动的时候,沙尘就跟着我走动了。它们被我从东吹到西,从西吹到东,还有那些海中的动物,还有石头,各种没有生根的东西,我到哪里,它们便随着我奔跑。”

“好有趣的故事啊。”宁封很喜欢风婆婆对他讲的一切。

“因为我是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秘密的唯一的人,所以必须到如此偏僻的地方呆着,好让这些秘密永远不为人所知。但是没想到会遇见你。这也许意味着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但是请注意!——秘密,它有这样一种属性,当它被说出来的时候,它就不再是秘密了。”风婆婆说。

“我很想知道这个秘密!”

“嘘!……”风婆婆诡异地看了他一眼,疑惑地看了看四周。“是的,这里绝对不会有人来的。所以假如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那么连轩辕帝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我告诉你之后,原先的秘密不再是秘密了,但是这个世界上又产生了一个新的秘密,那就是“我告诉了你一个秘密”这件事。“我告诉了你一个秘密”这件事虽然有你和我两个人知道,但你和我都是局内人,所以这仍然是一个秘密,而其他的和你不相关的秘密,如果被你知道了,那它将失去它作为一个秘密的属性,当一个秘密消失了,我满载秘密的筐子会轻一些的。但是我们同时有了“我告诉了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那么我把这个新的秘密放进这个筐子里,筐子就和以前一样重了。轩辕帝派我来看守这些秘密,他认为永远不会有人来到洹流这个地方,但是他错了,想不到我遇见了你!实话说,我早就看不住这些秘密了。这些秘密一点也不老实,它们在我的筐子里碰来碰去,吱吱乱叫,想要飞到筐子外面去,尤其是当风很大的时候!宁封,把你的耳朵伸过来,我要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以下是风婆婆所说的秘密的内容——

你手中的这朵青色的花,它不是普通的花,请你仔细数一数它的叶子,是不是一共有一百片,一片也不多,一片也不少?最上面的这朵小花,那么小,简直比一粒燕麦还要小,让你觉得它非常普通,就像草地上任何一朵野花一样普通。但是听我再说一次:这不是普通的花。它的名字叫做青蕖。青蕖只生长在沙澜上。所谓沙澜,就是沙地的幻影,就是你刚才沉下去的沙地,刚才你认为自己一直在下沉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下沉,只是你的身影沉入了幻影中。后来,你得到了青蕖,一切幻影便消失了。然而青蕖最大的用途并不是令幻影消失,而是令人长生不老。只要吃掉这一朵小小的、比燕麦还小的花,你就可以长生不老,成为仙人了。这不是一朵普通的花,一枝青蕖在沙澜中生长直到开出花来,要花费一千年的时间。

宁封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毫不犹豫地把花吞掉了。现在的宁封,已经不是普通的人,而是一位仙人。宁封看到,从风婆婆背后的筐里冒出来了一股青烟。“一个秘密消失了。”风婆婆叹惋道。接着,她用手在空中抓了一下,抓起了一个新的秘密,放进了身后的筐子里。

风婆婆的手第二次在空中抓了一下,这次她抓到了一条飞鱼。

“如果你觉得饿了,就把这条鱼吃掉吧。”风婆婆笑眯眯地对宁封说。“关于这条鱼也有一个秘密,但是我并不准备告诉你。”

宁封不知道这条鱼的秘密,但他相信和蔼的风婆婆,他看看那条鱼,从尾巴吃起,很快把整条鱼都吃掉了。他看到风婆婆的面孔在他的眼前变得模糊了。他看到整个世界慢慢地消失了。

“这是一条毒鱼吗?吃掉之后,我就死了?”宁封迷迷糊糊地想,但是他马上想起来自己已经是一位仙人了,而仙人是不会死的。他没有时间继续想下去。宁封倒在了地上。下一秒钟,宁封已经睡着了。

关于这个鱼的秘密是:无论是谁,只要吃掉这样一条飞鱼,就会沉睡整整二百年。宁封在沙澜上沉睡了二百年。当他睡醒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宁封从沙澜上站起来,看到风婆婆在风中飞来飞去,沙尘如雾而飞龙满天,跟他二百年前沉睡前的场景没有什么不同。“请问你睡得好吗?”风婆婆问。“我很好。”宁封说。“我在梦中做了一首诗呢。”

这是宁封在梦中写的短诗:

 

我们在一千年里只得到一朵花

青色的花  灼灼的颜色

它的娇艳迷离了我们的美梦

我暂时地死了 

死是一种仍然存在的秘密

会飞的鱼将我引入离别

 

当我不在时

风依然是风

据王嘉《拾遗记》改写

 

 

 

 

阅读次数:53,03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