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婳:寒冬(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一)

苏青青被自己剧烈的咳嗽弄醒了,她起身喝了点水,看了一下时间,四点,真是太准了!咳嗽药的说明上标注服药一次便可缓解症状四小时,分毫不差,只是奇怪为什么研制不出完全根治的药呢?为了这咳嗽,苏青青中医西医全试过了,她现在可以一口气说出十种以上偏方和药名,效用却是不说也罢了。

苏青青叹了一口气,想着没有办法再入睡的了,过一会儿要给女儿准备早餐了,美国高中的孩子其实很可怜,天还没有亮就得赶到学校。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透过缝隙的凉风让她不经打了个冷颤,窗外昏黄的路灯下雪花在尽情飞舞。

天呀,都快四月了,纽约的天气真地疯了!报纸说今年是一百多年不遇的寒冬。一百年!可以活过百年的人有几个,自己是不是要庆幸,这是很多人一生都遇不上的啊!这个不进回忆录,也要写到墓志铭上去。想到这,苏青青不禁抖了一下,看样子自己真地老了,不是回忆过去的事情,就是想死的问题。

苏青青打开手机,微信上一如既往,有很多未读信息,国内和纽约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这边长长的黑夜正是国内阳光灿烂的时候。国内的朋友现在不是满天飞着旅游,就是满世界地尝着美食,再不晒儿晒女,个个都是牛娃虎崽,大约猫狗之类的都被物竞天择,自然淘汰了。实在没有可以拿出来晒的,便会端出一盆盆心灵的鸡汤,准保让人喝得五脏六腑一起翻腾。

苏青青检讨自己用语是不是太刻薄了,或者更年期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吧,不管自己是否接受,也不管人家说她看上去如何年轻,真地是奔天命五十的大关去了,不仅是青春,生命都要溜得快不见了。

苏青青想起她的姆妈,也不过是五十出了几个头走的。她当时也而立之年了,却依然不知所措,慌慌张张地搭飞机赶回上海,守在姆妈的床边只会哭。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姆妈只要醒过来就一遍一遍地重复:青青,男人是靠不住的,不管你爸还是你老公,你一定要为自己打算好········

那时的苏青青一点也不认为姆妈说地是至理名言,反觉姆妈有些神志不清了。到后来到父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娶了后妈,并不容置疑地宣布死后财产全归照顾他晚年的人。苏青青除了一身冷汗,便无了言语。她一直以为父亲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她在父亲心中的位置是无可取代的,却原来这个无可取代在比父亲小十五岁,大自己不过十岁的后妈手指稍稍一拨弄,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她也很大度地让往宽处想:钱财本来就是身外之物,如果可以换来父亲幸福的晚年也算物有所值了。

不过她精明的老公却不这样认为:丈人老头昏了头,你也拎不清,他自己的财产爱送谁就送谁。可是丈母娘的那一半呢?我看你是十三点,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老公一直就是能言善道之人,可以不打腹稿地骂上一个小时且不用重复的词。二十五年的婚姻,近十年来,苏青青是领教了不晓得多少回,都有些

麻木了。只是这个数落让她联想起姆妈临终的话,不经悲上心头……

苏青青无声地叹息着继续刷微信,有一个好友请求加入:青青,我东强,赶快加上我!!!!!

她有些发晕,真地是陈东强吗?口气倒是像的,一如当年的霸气,算起来,他们有二十年没见了吧,确切地说应该是二十六年了,因为最后的两次相见,只是远远地望着,都不确定陈东强看到了她,其中一次是二十二年前陈东强的婚礼,想那时的陈东强对她应该是憋着一肚子的火的,他家早就已经在陆家嘴买了新房子,还坚持要到老房子来热闹。苏青青心里明白,就是要让自己看吗,她很配合地去欣赏了,她的冤屈也要让陈东强体会到。

苏青青不记得是找了何样的理由打发了寸步不离的老公,但是她清晰地记得自己穿了一套浅灰镶白边的裙子,配了白皮鞋,就那样矗立在秋日的阳光中,像一朵清净的白莲,来参加婚礼的人看她绝对不比看新娘的目光少,她浅浅地笑着,即便心早就被撕成了碎片……

 

(二)

闹钟铃铃声打断了苏青青的思绪,她扔下手机,奔向厨房准备女儿的早餐。女儿早上喜欢吃现煎的平锅蛋糕,还要在上面摆满红艳欲滴的新鲜草莓,看着她的胃都发凉。女儿边吃边玩着手机,还不时地发出咯咯地笑声。却把她笑得心都颤颤巍巍了,这样的情形有一段日子了,莫不是十五岁的女儿有了男朋友?美国要上好大学高中三年是关键呀!

苏青青小心翼翼地:有什么好笑的?让我也看看!

你又看不懂!女儿头也不抬,扔了一句。苏青青兀自站了一会儿,不晓得如何接话才好。

女儿却一点也没有察觉:我去换衣服了,妈你赶快去暖车吧,我不想等你!

车上女儿依然玩手机,苏青青却在费尽心思想如何开口探讨男朋友的问题。

哇,真是不要命了!女儿突然感叹道。

怎么了?她赶紧接住追问道。

我同学和她男朋友这种天气骑自行车去上学。女儿边说还边举起手机让她看照片。

你要是有男朋友也会这么疯狂的!苏青青想悄悄地去探底。

你和老爸,这么疯狂过?女儿突然话锋一转,这青春期的孩子,思维都是没有定式的。

她决定放弃了,女儿却还在发问:老妈你怎么会嫁给老爸的?我好多同学都问过我这个问题,你长这么好看!

苏青青没有直接回答,因为答案她自己都不太清楚。当年的老公在她就读的大学读研究生,虽然称不上英俊潇洒,但和现在的秃头形象是有很大差别的。苏青青可是正宗的漂亮得不得了的上海姑娘,追的人多了去了,排队都轮不上老公的。可是她却嫁了,应该还是拜陈东强所赐吧,陈东强当年的不辞而别,引发了一系列本不会发生的故事。

陈东强和她是一个弄堂里的邻居,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两个人从小就要好。邻居们也一直开着他们的玩笑,到她考上大学,陈东强在家里闲置做了两年的社会无业青年之后,她的父母亲就开始正色警告这些玩笑了。倒是苏青青从没有在乎过,有没有工作,上不上大学,陈东强都是她的心底的情哥哥,第一个牵她的手,吻她的阳光大男孩,她心底认定会一生一世的人。只是她从不知道,男人和女人的认知是根本不同的,只要没有上过床,男人就不觉得需要交代的。挥挥衣袖,陈东强就潇洒地一个人走了,连再见也没有说。

那次回家,没有见到陈东强,他家人说他去深圳和娘舅做生意了。苏青青给震得差点晕倒,不是说了这个周末一起庆祝自己的生日的吗?自己还一直在猜测生日礼物会是什么?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我算是什么?没有回答,陈东强是杳无音信。之前陈东强经常去学校找她,学校也是他们瞒着父母来往的地方。他们经常牵着手一道闲逛,把苏青青的追求者全逛没了。后来陈东强消失的时候,苏青青一回头,就只见到了唯一还在那里徘徊的老公。

姆妈不喜欢老公的,不仅是因为长相,还有他是苏北人,苏南人都看不起苏北人,更何况上海人。不过相对于陈东强而言,人家有研究生学历,很好的工作,姆妈也只有在嘀嘀咕咕中勉强同意了。老公当年是兴奋得不知所以,我家青青,身高一米六八,又是六八年出生的,就是要给我带来一路发呀!尤其新婚之夜,老公赫然发现苏青青是第一次,那眼睛都开始放光了,抱着她狂啃了几口:真是没有想到啊! 任凭苏青青心底是一阵阵地冷笑:这到底说明了什么?自己的心里早就是陈东强的人了,就算三生三世她都是愿意的,可是这个薄情的东西,竟然无声无息扔下自己……

可是当年待苏青青如珠似宝的老公,谁会想到今天对她会和旧抹布一样呢。早餐要先煮好,然后再去三催四请,老公才慢吞吞地下楼来,刚盛起的水饺或馄饨,他会说:太烫了!选择不吃,要是不煮,他又抱怨:一大早起来连早饭也不做!做了和没做的区别是老公的话语,最后老公还是随便喝杯冷牛奶便去上班,苏青青总是追出门去,递 上几块苏打饼干,担心他空腹喝牛奶不吸收不说,也担心他挨不到中午肚子就饿了。老公却装作没有看见她, 急急地发动车子,让她追到街上。几次三番之后,她终于明白,老公是故意地,故意要让别人看到自己风姿卓越的太太是如何地紧张自己,尤其是那几户中国邻居……

 

(三)

老公对苏青青的宠爱是有目共睹的,刚结婚的时候,她是一点家务也不干的,老公总是说:我家青青长得最好的是那双手了,十指纤纤,一看就是享福的手。

苏青青想也就是因为老公的宠爱吧,才让毕业有了银行工作,新的追求者不断涌来,姆妈的不满日渐益盛的情况下,自己却毅然而然飞速地嫁了。那时的她是老公的一切,老公的骄傲,老公曾经直言不讳地对婆家人宣称娶到她,真地是让他做梦都笑醒了。使得本来对苏青青小姐脾气还有些不太适应的婆家自此之后对她的态度是退避三舍。

那时的饭菜也简单,老公用个小煤气炉变魔术一般就可以煮出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那时的菜场老公说太脏,是不让她踏足的,洗衣服搞卫生更是不让她沾手!那时的老公可以毫不犹豫地拿出一个月的工资给她买一条时兴的裙子,连姆妈都忍不住心疼,老公却在一边心满意足地:青青就是衣裳架子,不穿好衣服浪费了!

嫁给老公时,苏青青心底是不甘的,甚至还带着和陈东强赌气的成份,可是 嫁了之后,这些怨气就在老公不动声色的安抚下烟消云散了。苏青青变得一门心思和老公过日子了。加拿大刚推出技术移民的政策时,苏青青就督促老公去办理了 。等移民批下来,老公决定先打头阵,安顿好再来接她,老公的青青,是受不得半点委屈和苦的 。

上海六月梅雨连绵的时候,老公说差不多了,多伦多也是美丽的夏天了,青青可以启程了。她就开始收拾行囊。姆妈也开始了不停地哭泣和唠叨。

早知是这个样子,当初还不如让你嫁了东强!姆妈这句话从听说陈东强做生意发了家就开始重复,都不晓得重复了多少次,只不过后来陈东强以每两年一个的速度换老婆,听到这话的频率才少了起来。

陈东强在她离开的前夜从深圳赶了回来,守在她的楼下,说希望见一面。但苏青青终究还是未下楼来,她早早地熄了灯,躲在窗帘后站了一夜,静静地看着在梧桐树下任风吹雨打的陈东强。那一刻,她不再恨陈东强了,她明白了陈东强的不告而别或者为了不让她受束缚。从开始到现在她和陈东强都是彼此的第一和唯一,但是他们却莫名其妙地擦肩而过,回不去了!她当时流着泪,在心底对自己和那树下全湿了的陈东强喊……

事后好多次回想起这情形,苏青青都觉得自己好伟大,好坚强。只不过近些年来,她反倒觉得当时有些神经病,为什么不下去呢!下去了又怎样?他们在一起了又怎样,他们是真心相爱地呀!如果他们当年发生了什么,凭老公对她炽烈地爱,老公会选择啥事都没有发生的,就算老公追究大不了离婚,说不定她和陈东强因此还可以破镜重圆。可是那时还年轻的自己呀,并不明白有的时候,一个念头,一转身,错过地就是整整一生……

苏青青梳着头发,头发近来掉得好厉害,她决定挽起来,两边随意地耷了几缕,却给她增加了无限的风韵,对自己的容貌,苏青青是自信的,这也是她从小到大唯一没有变过的自信,只是也开始衰败了,细细的皱纹还是在不经意间爬上了脸庞。

我拉完臭臭了!儿子的大声叫喊又把苏青青拖回现实中来,早晨她最大的难题是儿子。儿子今年八岁了,儿子不像女儿是他们期盼中到来的,老公从来不重男轻女,和苏青青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还聪明的女儿更是满足了老公所有的幻想。他一直觉得他们是无法创造出比女儿更优秀的产品了。所以意外地怀上了儿子时,老公第一个反应是不要。

苏青青那时都快不惑之年了,不过从外表看,从没有人认为她超过二十五岁,就是带六岁的女儿出去,都经常被别人问到她是否是早婚早育。而苏青青的心智也和外表十分吻合。她小嘴一撇,哭了个梨花带雨:人家说 打胎比生身体的损伤还大,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们的孩子???

老公急得冷汗直冒:我怎么会不喜欢我们的孩子,生,生,生,只要你愿意……

 

(四)

儿子就那样被选择留了下来,只是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对苏青青的生活来说却不是一般的颠覆。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嫁对了人的,最少前十五年是。当别的恩爱夫妻因为移民变得支离破碎时,他们却是平稳度过,间或意见不一样的时候,大都以老公的谦让过去了,但是有两次却是苏青青让步的,虽然这个让步今天让苏青青看来,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苏青青刚到加拿大也有打算去读书的,设想做个白领穿梭于北美的办公室之间。老公开始是赞同的,还积极地向同胞打听哪个专业合适,结果他们同乡的老大哥说:你这么漂亮的老婆,让她去读书是打算送人吗?我看她最好呆在家里学习生孩子有助于你们家庭的稳定。这么粗俗的话,让当年还很纯情的苏青青气得差点咬碎钢牙。但是老公却听到肚子里去了,自此再也不提让她去读书的事情,不停地把周围的人读书的艰辛事迹添油加醋地用来恐吓她,孩子倒是没有催着生,但是苏青青的日子每一分钟在干什么老公都要摸得一清二楚的。

苏青青的斗志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给不知磨到哪里去了,那时经济不错,老公很顺利找到了专业工作。在家里吃香的喝辣的,不受风雨的煎熬的少奶奶日子谁不想过,更何况国内的亲友眼里可以把老婆养在家里是种本事,谁不愿意自己脸上有光。

再后来全球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崩溃一下就拖垮了加拿大,计算机行业是一片哀鸿遍野。老公也不例外地 被卷入了失业的行列。虽然也有政府失业救济金撑着,但是比起上班来,收入是少了一大半的。苏青青十分着急,便跑到咖啡厅去卖咖啡,那个看似轻松的活,一天下来站得腰酸背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老公每天给她揉腰时总不忘在旁边信誓旦旦:青青,等我发达了,我一定要好好地补偿你!苏青青经常听着这话睡着的,以至于多年以后的现在,她都不确定那些话到底是老公亲口说的,还是自己做梦的。

咖啡卖了两年,苏青青跃到了店长助理的位置,脚上的平跟鞋也顺理成章地换成了中跟或高跟。咖啡店的制服是黑白相隔的条纹的衬衣配上深黑的一步裙。穿在苏青青身上简直比订做的还要合身,苏青青就像一朵盛开的牡丹,鲜艳欲滴,成了咖啡店一道靓丽的风景。因为她而来喝咖啡的人源源不绝。其中就有一个二十出头的法国人后裔,法国人天生的浪漫和率性不管生活在哪里都会表现得淋漓精致。这个帅小伙每天都带着花来,然后是两杯咖啡,其中一杯是苏青青的,他知道苏青青结婚了,他也约了苏青青无数次,得到地都是苏青青的摇头。可是他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坚持不懈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苏青青甚至有些开始习惯这个孩子的热烈目光,要是哪天他没有来,她反倒有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有时休息在家,差不多时间的时候,她会想:他去买咖啡了吗?会带花去吗?会不会想起她?

苏青青这么大的变化,老公怎么可能觉察不到,毕竟是男人也大几岁,要沉稳得多。老公不动声色了几个月,苏青青在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怀孕了,找不到任何一个不要孩子的理由,都三十多岁了。苏青青怀孕初期的反应还是很重的,不得不休假回来。咖啡店长许诺:修完产假,店长助理位置依然是你,要不再开个分店,你去做店长也行!

苏青青的心安定了,老公的心却被搅乱了。心急如焚的他破釜沉舟地赌了一把,也以他的大获全胜而告终。老公找到了一份工作在纽约,薪水并没有高到哪里去,苏青青不愿搬:孩子这么小,我们那里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我的工作怎么办?……

老公根本没有听苏青青的说辞,他把自己早已准备好的铺了开来:人家说加拿大是美国的后花园,有多少人是因为留不下美国才转战加拿大的,想一下时代广场,帝国大厦,自由女神,中央公园,电影里看到的场景天天在眼前,我保证薪水会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老公的保证都一一实现了,只是那时的苏青青没有发现老公的保证里没有提到他们的感情,她以为老公会是一生都这样宠爱她下去的,等她发现事实天上地下时,已经无力回天了,原来生活即便都是电影场景也不能改变其艰辛和残酷的本质,比剧本生动的是真实的生活……

 

(五)

老公的薪水和职位越来越高,工作越来越忙,家事就这样自觉不自觉地慢慢转到了苏青青的身上。老公也摇身一变变成了刻薄的评论家,苏青青干的事情在他眼里似乎是没有一样那得出手的,炒的菜不是搭配不对就是火候不对,搞的卫生总也不干净。家里的布置在别人眼里是品位中不乏舒适,老公却一句话噎死人:尽是些花哨架子!

苏青青很不适应这些转变,她觉得自己是抓了一手好牌的幸运主,但是牌却没有给她打好,等她思量清楚了该如何出牌时,却发现稀里糊涂间她把好牌全都甩出去了。而这种感觉,当她面对婆家的时候更甚。姆妈死后不到半年,父亲和后妈的婚姻也过了百日夫妻情意似海深,让苏青青分外心凉,回国都懒得回家了。婆家也没有她期待的温暖,小姑的话更是直言不讳:当年你长得好,又有好工作还是大上海来的,自然我们让你三分,现在你不过是我哥哥养在家里的,啥也干不了,你还想怎样?

是啊,我还想怎样,又还能怎样?若是凭着当年苏青青的劲,小姑说出如此不敬的话,没有耳光甩出去,婆家也是要鸡犬不宁地。但是现在的苏青青连回话的力气都没了。小姑说的句句属实,也应该是老公内心深处的想法吧,精于算计的老公,怎么会盘算不出他的亏损,过了不惑之年的苏青青,即便有过辉煌,如今也褪得没有了一丝颜色,家务干得不好,又不能替他分担经济压力,还经常病病歪歪的,剩下的就一张还过得去的脸,但是和这朝来寒雨晚来风的打磨还能抗衡多久?

儿子的到来只是把这些更加恶化,更加赤裸裸而已。生活的磨难总是让人深刻,有时苏青青想如果当年选择不生儿子,自己的日子是不是和从前一样,不过深刻了的她不会再简单地去做空想,她明白了不管有没有儿子,她和老公始终是会走到这一步的,不管她如何不愿接受,她还是悟出了每一个女人的青春,都是独自花开,独自花落,只是命好地会有人陪着感叹一下落寞。

儿子小的时候不仅是难带的问题,还有些发育滞后,这和一直就上天才班的女儿不可同日而语。儿子学前班就上了两年,好容易上了一年级,对着严厉的新老师,却得了选择性失语症。这对苏青青来说,简直是打击,更加致命地是,老公因此不是给儿子更多的关爱,却是漠视,动不动就说:你儿子,你的儿子又怎样怎样了,你那儿子,智商简直和你一模一样……

有次苏青青实在忍无可忍,面无表情一字一顿地:是!他是我儿子!我偷人养汉生下的,不过我智商再低也好歹大学毕业了……

老公听了,张着嘴半响无言,不过自此后倒是没有说过类似的话了,也不见得对儿子多了关心,没完没了的投诉,家长会,全是苏青青一个人去的。关于儿子的治疗方案,也是她一个人拍板的。当时专家提出给儿子适量的药物辅助,让孩子兴奋,便会说话了,她一口否决了,想换个学校试试。换个学校就意味着没有校车接送,但是如果儿子有好转,她辛苦一些算什么呢?

老公对这些几乎是不闻不问,他的空闲几乎都给游戏占了,要他陪儿子玩,简直比登天还难。他还会振振有词找出理由:你陪儿子去吗!正好你也一道锻炼身体呀!

苏青青根本就不去接茬,因为她知道纵使有千万条理由驳回,老公不付诸于行动,一切都是空谈,可是以她柔弱的身躯,来教孩子骑自行车,踢足球,玩篮球也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

邻居有时都看不过眼,感叹道:上海女人你这样宠老公的,实在少见!

苏青青很淡定地笑笑:宠不宠老公,跟哪里人有什么关系?心底却在暗骂自己真地是没有用,都丢上海人的脸了!

不过,也或者是你们夫妻的相处模式?邻居为自己的失言有些不好意思:我看见在脸书上面,你老公还叫你女皇呢!

那是开玩笑的了……苏青青依然风度很好,心里却是一惊,五味瓶打翻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老公还会上脸书,她根本不知道,脸书不是女儿那个年纪的孩子玩的吗?

 

(六)

脸书上的老公有五百多位好友,遍及五洲四海,涵括港澳台胞。这让苏青青的下巴惊得差点掉了下来。她原来以为老公和自己一样,每天两点一线,守着孩子过着单调沉闷的日子。却不料老公的业余生活如此丰富,老公几乎每天在上面贴自己的游戏动向,喜欢的歌曲,节目,传来的笑话等。还有很多自拍的怪样照片,不是扉页上清楚的姓名和照片,苏青青绝对会认为自己是走错门了。二十几年的婚姻生活,她曾经以为自己对老公是了如指掌的,现在看来,用一无知晓这个词更合适。

老公最喜欢的词句居然是纳兰性德的:冰肌玉骨天赋与,兼赋予凄凉!这么有浪漫情怀,天天对着连床前明月光都背不全的自己,真地是委屈了。苏青青一直觉得老公是个不解风情但还算体贴的理科男,却原来人家的风情只是不对自己开放而已,那些妙语连珠的话语人家只是不愿对自己说而已。换个舞台和观众,人家的表演更加畅顺自如,都到了炉火纯青地地步了!

苏青青不仅是心颤抖,手都颤抖起来:自己这算不算又是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她翻阅着老公贴出的种种,期待着她们母子三人的痕迹,但是没有,除了婚姻状况上他备明了已婚,他们三个都不曾有出现过,五年,老公用了五年脸书呀!苏青青有一种深深地被遗弃的感觉,或者这才是真实的老公,和自己生活的不过是他的躯壳,他心底是不期望他们母子来打扰他的世界的。

几乎要绝望的时候,苏青青看到了那张照片,是她和女儿在华盛顿看樱花时照的,片片里她们和樱花一样妖娆多姿,美丽动人。老公在照片的底下写着:我的女皇我的女神!后面跟了好友三百多条评论,有赞美地,有惊叹地,有质疑地,有的直接问:确定是你老婆和女儿吗?

老公没有一一回复,只是最后加了一句:见笑了!

苏青青仿佛看见老公慢慢地走了过来,她都可以想象出老公说这句话时的神情,她的眼泪就那样地涌了出来,流了满脸,她的心依然在颤抖也很困惑:婚姻里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她和老公的位置乾坤大挪移了,她慢慢地低到了尘埃里去了,拼了命地想抓住老公仅剩的柔情……

今天的儿子仿佛知道苏青青打翻了往事的坛子,居然很听话,乖乖地吃完早餐,穿好衣服去上学,下车的时候,还回头对苏青青说了一句:妈妈,我爱你!把苏青青的眼泪几乎勾了出来。这个爱字把苏青青的心酸幻化成了满满的幸福在胸腔里充斥……

回来的路上车已经塞得不是那么厉害,早上疯狂的雪竟然没有了一丝影踪,白花花的街道异常干净。让苏青青有些不知今夕何年的感觉,难道那雪花是在梦中飞舞过?等她回到家,手机上又是满满一片未读信息,陈东强就发了同样的十几条:我知道你起床了,我知道你开机了,赶快加我!

苏青青觉得很好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他们一起捉迷藏,每次陈东强找她时,总是在那里喊:青青,我看见你了,赶紧出来。不明就里的她也总是上当,乖乖地自己走出来。苏青青咬了咬牙:我就是不回复,看你怎么办?

这个念头一冒上来,苏青青突然觉得自己好冷酷无情,陈东强一直是她心底不可触摸的痛,什么时候这个痛也变得没有感觉了。曾经她觉得一定要弄清楚他当年不辞而别的深层原因,她也要探究清楚别后这些年他是否还在喜欢自己,而现在却觉得这些对她的吸引力都不如看肥皂电视剧。

这么多年来,每次听到陈东强的音讯,苏青青由最初的激动不已,到现在的纹丝不动,中间的挣扎,每一步都是她难以人言的痛。她也冒出过很多次去找陈东强的念头,也设想过很多种他们重逢或是继续的情形,尤其是不如意的时候,不过最终都没有付诸于行动,年龄越来越大的她也越来越实际,那句回不去了,不再是空空地感叹,而是牵涉太多现实。她和陈东强之间,或者真地心心相惜过,但这些年少的轻狂,终究被雨打风吹逝去了,今天的他们属于完全不同的世界,就如那美丽的满月,只可以遥望,触及是不可能的了……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56,74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