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五)

Share on Google+

十六

首长召我回国接受任务,闲暇时龙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笑话。

一天清晨,在拉萨统战部门口站着一个怀里抱着一个三四岁小男孩的中年牧人。父子俩穿的是藏北人最喜欢穿的羊皮袍子,父亲的皮袍子半新不旧,但给那个小孩穿的皮袍子是刚做了不久的新皮袍子。袍子领口上的毛茸茸的卷毛托着小孩那张红扑扑的小圆脸蛋,他不时转动着一头卷发的黑头,看门口那些进进出出的人。小孩的父亲望着马路上来来回回行驶的汽车,紧盯着每一辆有可能驶进大门的汽车。

这个中年牧民几个月前听说政府在寻找转世灵童,希望有特殊小孩的家长主动推荐自己的小孩。刚开始他不相信,可后来说的人越来越多,他也慢慢信了,于是赶紧带着他的小孩来到拉萨。

九点,人们陆陆续续来上班了。牧人追着一个中年女子问,谁来看小孩具不具备灵童条件。中年女子没听懂,以为他问学校在什么地方,指着对面的学校说:“在那边。”说完就走进了大门。

牧人愣了一会儿,他问过好多人都说是在这个大楼里。他没到学校那边去,继续在大门口等着。

不一会儿,来了一位骑自行车的小伙子,牧人马上过去问小伙子,小伙子听明白后就笑了:“阿布(拉萨人对牧人的称呼),谁跟你说的这里负责选转世灵童?”

“好多人都这么说。”

“哈哈”小伙子笑得更厉害,“你以为寻找转世灵童就像选秀一样?”

“什么意思?”牧人没听懂。

“选那些唱歌跳舞的。”

“我的孩子也会唱歌跳舞。”

“哈哈哈哈”小伙子大笑了一声说,“那也没用,达赖喇嘛也不需要唱歌跳舞,小孩会唱歌跳舞你就到歌舞团去。”

这个时候来上班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知道牧民的来意后都笑得前仰后合,有的人还调侃这位牧民,说:“阿布,你以为我们在这里办选秀节目呢?”

不少路人也围过来看热闹,有的还学着过去第十一世班禅的转世灵童在大昭寺进行金瓶掣签时,当时读签人的口音大声说:“坚参罗布出来喽。”

围观的人都哄堂大笑。

牧民一脸茫然地抱着小孩,小孩则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每一个人的脸。

“部长来了。”这时有人看见部长的车子来了。

“阿布,你跟他说,他是头。”有人用胳膊肘撞一下牧民,悄悄对牧人说。

部长见门口这么多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让司机把车停下,自己从车上下来了。

有人马上向部长汇报是怎么回事。

部长看了看牧民,又看了看他怀里的孩子。他朝牧民笑了笑,同时摇了摇头,因为他觉得太荒唐了,转身要进大门。

可牧民马上从人群中挤过去,一下抓住部长的胳膊,问部长到底谁负责找转世灵童。

部长苦笑着告诉牧民:“你回去吧,没有这样的事,寻找灵童哪有这么寻找的?谁跟你说的?”

“我问了好多人,都这么说的。”牧民一脸执著。

“肯定是网络弄的,现在网上谣言太多了。”有人说。

“阿布你回去,别听信谣言,你说的这些都是别人造的谣。”部长看了看阿布怀里的孩子,“你这个孩子看着挺聪明的,你让他好好上学,别异想天开。”

部长说完要进去了,阿布却不放手,叽里呱啦说起了自己孩子的特点。部长有些不耐烦了:“你回去,没有这样的事,这又不是选歌手。”说完就进去了。

其他人也在一片笑声中慢慢散去。

牧民失望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默默地抱着孩子离开了。

 

十七

不久后,我听说央宗的父亲去世了,这个消息是德吉告诉我的,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顿时有种一丝的喜悦,我想现在央宗会回到我的身边吧? 我想马上找央宗去,现在她父亲不在了,看看她 的想法有没有什么变化。可是这个时候央宗在成都学习,我跟德吉要了央宗的电话号码后,给央宗拨了个电话。

我先安慰了她几句,她听到我的声音马上就哭了,弄得我也心里酸酸的。之后我试着聊了聊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她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但我听得出她还是愿意跟我在一起。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问。

“我还有两个月就结束了。”

“两个月?那我已经回印度了。”

“你什么时候回拉萨?”她问我。

“这个我也说不清。”

“你回到拉萨以后给我打个电话行吗?”

“行。”我马上答应了。

“如果我回拉萨之前你回到拉萨,我来找你。”我情不自禁。

“行行,一定来找我。”

放下电话,我心中的那股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又燃起来了。我想这次他父亲也不在了,没人干扰,我俩的事一定会有个好结果的。我开始想象我们两个结婚以后的一些事,结了婚,我先不能让她马上辞职,做生意不辞职也能做,让她在拉萨守着家,同时给我往印度尼泊尔发货,等做大了,我们双双辞职,一起往返做生意。共同迎接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回到印度不久后,达兰萨拉藏人流亡政府收到了中国佛教协会的正式信函,内容是若同意共同寻找转世灵童,就尽快派遣寻访团成员,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将会失去机会。

于此同时,民意调查的结果也统计出来了,大部分藏人不同意共同寻找。

噶厦政府接到信函后讨论了两天,期间次旺仁增大人一再表明自己的观点,他说即使我们不派代表团,那边照样会找到一个灵童,照样培养成替他们说话的工具,如果我们派代表共同寻找,将来那个共同寻找出来的达赖喇嘛是包括境内境外所有藏人的佛教领袖,他将会为寻找符合双方共同利益的路子而努力。

但最终,达兰萨拉噶厦政府还是以民意为由决定不派代表。

我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心痛,共同寻找是再好不过的,这帮人又把局势搞乱了。

就在几天以后,我得到消息,司政和他的几个同僚商量以后,准备秘密派两个僧人到西藏的拉姆拉错湖去观湖,打算将来他们推出一个转世灵童时,以此为依据向老百姓解释。

可是观湖的人必须是佛学造诣比较深的长者,最好是活佛。司政他们最后决定由甘丹寺的住持江白丹增活佛带一个僧人前往拉姆拉错观湖。他们考虑江白丹增活佛年富力强,佛学知识渊博,对贡堆忠贞不二。可江白丹增活佛却拒绝了,他说:“我从没去过西藏,我担心完成不好政府交给我的任务,还有我的一部分学生没有结束他们的学业,我还是愿意有生之年就在这里为这些学生传授我所学的知识,再说最近我身体也不好,我就是担心完成不了任务。”

司政只好这样,最后把目标锁定在甘丹寺的朱步顿活佛身上。定下来以后,他们把朱步顿活佛请到了司政家。

朱布顿活佛性格比较温和,他听后慢条斯理地说:“政府让我去,这是政府对我的信任,我当然遵从。”可他停了停后说,“可是真的有必要去拉姆拉错吗?”

“有必要。”司政说,“您带着巴顿一起去,你们的任务就是到那里观湖,把观湖过程拍下来传给我们。”

“请把这个任务交给巴顿吧,我对这些现代化的东西一点都不了解。”珠布顿活佛心里产生了一个不小的疙瘩。

“这个您放心,您的任务是到那里按照佛教仪轨做那些观湖前后该做的事情,这些过程让巴顿拍下来,然后您把在湖面上看到的东西一定写好,你们的任务就这么些。”

“行。”珠布顿活佛虽然很痛快地答应了,但自从这一刻起,在他心里产生了一块疙疙瘩瘩的东西。他在想,现在印度与西藏之间来回走动的人不少,但回来的人都说,那边把从外面来的人看得很紧,我和巴顿这样去拉姆拉错观湖,还大摇大摆地拍摄,不会被他们抓起来吧?听说每年去拉姆拉错观湖的人非常多,人多肯定看得紧,这……他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应该接受这样的任务。他犹豫了,想对司政说出自己的想法,可他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司政留珠布顿活佛吃饭了,席间,司政谈论这次珠布顿活佛去完成这项任务的意义:“这次你们二位完成好这项任务,对我们境内境外藏人的极大贡献,功德无量,我们政府也会把你们的功绩永远镌刻在我们西藏的史册上。”

珠布顿活佛听到这句话心里又有一种酸酸的自豪感,可这自豪感还没停留多长时间,又被心里那个担忧推走了,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以后,想跟司政说点什么,可他要说的话没有勇气立即说出来,他用舌头清了清粘在牙齿上的饭渣,又清了清嗓子,可这时候司政停下筷子说:“等你们完成这项任务以后,到西藏的名山古刹去朝拜朝拜,是个很好的机会。”

“是的是的。”珠布顿刚刚想说的话全跟嘴里的饭一起咽到肚子里,听到司政说到名山古刹去朝拜这件事,在他心里又产生了喜悦和盼望,他想象着他从来没有去过的西藏名山古刹,他想去趟拉萨的大昭寺,那是藏人们一生向往的地方,那里有邱仁布钦的等身像,1959年那会儿贡堆在那里进行了“格西”(佛教学位,现在的学者们跟博士等同起来)学位的辩经考试,那是多么神圣的一个地方,还要去朝拜甘丹寺,那是我的上师江阳曲杰生活过的地方,上师在世时经常教导我将来有机会去西藏,一定到甘丹寺去朝拜那里的宗喀巴大师的佛像,为宗喀巴大师贴金上粉,那是我们的上师央沛旺久多杰亲手塑造的佛像,你在他面前祈祷许愿,这尊佛是十分通灵。想到这儿,珠布顿活佛心中的忧虑又被期盼和喜悦代替了。然而,他还是没话找话似地对司政说:“这次我们这么去,那些汉人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吧?”

“根据我们的了解,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不过你们还是尽量注意点,你们就装扮成两个普通的朝圣者,也不必要接触那里的很多人,现在我们藏人当中好像也有不少通风报信的,你们的任务简单,就一天,准确地说就一个小时。”司政看到珠布顿活佛脸上始终没有消去的忧虑,他也有些担心这位活佛能不能完成好这项任务。

珠布顿活佛从司政的谈吐中似乎明白了司政为什么这么仓促地办这件事,他嘴里没说什么,但在心里那种担忧、恐惧始终没有消散,直到他离开司政家的时候还还带着担忧和恐惧。

其实司政早已经想好了在湖面上出现的画面,那应该是一个大大的藏文字母“纳”,表示这个转世灵童在世界的西边,还有一架飞机上坐着一个小孩,表示转世灵童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派朱布顿活佛和巴顿去观湖不过是走个形势。

不久以后,朱布顿活佛和巴顿装扮成俗人向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申请签证,奇怪的是签证下来得出奇的快,朱布顿活佛和巴顿从印度来到加德满都,在加德满都停留两天后登上了一辆开往拉萨的汽车。

我像他们的影子一样也来到加德满都,跟他们住在同一家旅馆,当我打听到他们租了一辆去樟木的小车时,我把车牌号通知了我的同事,他们出发那天,我的同事跟在他们后边,先后到达樟木口岸,进入中国境内后由我的其他同事继续跟随,而我又回到了印度。

 

十八

八月初的某一天,一个寻访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寻访团出现在西藏山南地区琼郭杰一带的拉姆拉错湖边。

拉姆拉错四周的高山上烟雾缭绕,站在山头仰望天空,天空一片蔚蓝,俯瞰山脚下的拉姆拉错湖,就像镶嵌在山间的一块大大的绿松石。

僧人寻访团由七个人组成,组长是拉萨色拉寺的堪布确杰尼玛,成员有拉萨甘丹寺寺管会主任耿巴次单、大昭寺活佛普布多杰、塔尔寺的僧人顿珠等。

这个寻访团是中国政府组织的寻访团。

他们到拉姆拉错湖边的那天晚上,按照惯例在湖边搭帐篷住了下来。一会儿时间拉姆拉错湖边就出现了六顶藏式帐篷,僧人们分别住在两顶帐篷里,跟着他们一起来的工作人员住在三顶帐篷里,还有一顶是给这批浩浩荡荡的寻访团做饭的地方。

天色渐渐黑下来的时候,厨师端出了饭菜,主食有馒头、米饭和糌粑,菜是羊肉炖土豆、牛肉炒白菜,还有鸡肉汤,除此还有甜茶和酥油茶。

吃过饭后,管理僧人起居的工作人员顿多和班丹带着僧人们在湖边散了散步,顿多其实是个警察,平时经常出现在拉萨八郭街那一带,有时也转悠在那些大小寺庙之间,很多僧人认识他,那些熟悉他的僧人有时还喜欢跟他开开玩笑。此时他穿了一身便衣,与僧人们说说笑笑,湖面上吹来一席凉爽的清风,让人十分惬意。他们慢慢走着,说说笑笑,在静谧的湖边留下了一片笑声。二十几分钟以后,他们回到帐篷,这时天色基本黑下来了。

确杰尼玛活佛进帐篷之前,在帐篷门口面向拉姆拉错湖磕了三个头,嘴里默念了几句才进去。

帐篷里还有几位活佛盘腿坐在自己的垫子上,有的闭着眼一动不动;有的手里捏着佛珠,轻轻蠕动着嘴唇。色拉寺的堪布曲杰尼玛活佛捏佛珠的速度极快,那一粒一粒的佛珠像一条细细的蛇一样窜进他的指缝间里。

天色越来越黑了,湖边变得十分静谧,偶尔能听到一阵呼呼的轻风声。

堪布曲杰尼玛把脱下的袈裟放在枕头旁边,上面放着给每人配的手电筒,鞋子放在睡垫的末端,躺下之后,他又把自己第二天早上该干的那些事在脑子里边过了一遍,结果好久都没有睡着。

其实睡在堪布曲杰尼玛的另一边的活佛更巴次旦也一样,不知是心情激动还是在湖边睡觉不习惯,他也没有一点睡意。

半夜,堪布曲杰尼玛活佛轻轻起来,想到外边解个手。他刚一出门,从另外一顶帐篷里马上走出来了一个拿着手电筒的顿丹,问他要不要帮忙。

顿丹带着堪布活佛在不远处的空地上解了手,然后告诉活佛要好好睡觉,第二天早上准时有人叫醒他。

顿丹把活佛送进帐篷里,自己睡觉去了。

活佛躺下以后还是睡不着,想着顿丹的出现,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第二天清晨,寻访团的僧人们早早来到湖边,按照他们工作的程序,把该做的事一件一件地做好。烧香、祈祷,带着包有装满五谷的宝瓶的哈达站在已经选好的高处平台上,面向湖面磕头,念经祈祷,然后把手中的用哈达包好的宝瓶使劲儿扔到湖面上,聚精会神地注视湖面上出现的画面,再一次祈祷念经,把包有五谷的哈达扔向湖面,聚精会神地观察湖面上显现的画面。等这一系列佛事活动结束以后,僧人们回到帐篷里把自己在湖面上看到的画面用文字记录下来,当然,这个记录下来的东西不能告诉任何人,这只有回到拉萨一起汇总观湖显像情况时才能说出来,这是约定俗成的传统做法。

堪布活佛用一支圆珠笔在他的本子上刷刷地记录着他看见的画面:一个手指头一样的东西,远处的湖面上突然出现了一艘船,奇怪,……

寻访团离开几天后,从印度来的朱布顿活佛带着巴顿也出现在拉姆拉错湖边,烧香、磕头、诵经,珠布顿把装有五谷的宝瓶用哈达包起来抛向拉姆拉错湖,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湖面,湖面上水天一色,珠布顿活佛在湖面上好像看到了什么,山?大楼?这大楼好像在哪儿见过,对了,在拉萨,这大楼是什么意思?先不想了,我的任务就是进行这一过程,这时,突然在湖面上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像眼镜一样的白色的东西,他定睛看着,这是什么呢?奇怪。不一会儿,那个眼镜一样的东西慢慢消失了。巴顿在一旁用摄像机记录着朱布顿活佛的一举一动,他尽量把高山、湖泊和朱布顿活佛非常协调地装进他的镜头里。

“怎么样?都拍下来了吧?”朱布顿活佛问。

“都拍下来了。”

“那就行,算完成任务了。”

其实巴顿拍摄时就觉得这个湖泊非常神奇,明明湖面上什么也没有,可拍出来的画面上却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眼镜。巴顿给朱布顿仁布钦看,朱布顿仁布钦说:“奇怪,我在湖面上明明看到的是一座像樟木海关大楼一样的楼房,可在这个摄像机上出现的是一副眼镜。行了,把这些给司政传过去就完成任务了。”

这时,来了几个转湖的上了年纪的藏人,他们看到朱布顿活佛和巴顿,凑过来问:“古晓啦(先生,老师),你们是从印度来的吧?”

珠布顿活佛和巴顿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下后回答:“是。”

那些人一听立刻神秘地小声问:“转世灵童找出来了吗?”

朱布顿活佛和巴顿又一次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回答:“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这些。”说完他们匆匆离开了。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56,5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