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建辉:1966以降(之·生命)

Share on Google+

——惟有如此,毛主席才能“万岁”

引子:

2006年我与母亲坐火车出远门,在车站的候车室等车。时间都过了两个多小时,火车却还没有影子。问车站的工作人员。回答说:“不知道。”说着便将脸侧向一边,做出一付不再搭理我们的样子。

我抱怨地对母亲说:“中国人没有时间观念,火车与人也是一样的。”母亲则说:“别人可以抱怨火车晚点,你却不可以。”我问为什么?母亲说:“我怀着你的那一年(1966年),本想坐火车到成都医院将你打掉。可是每次到火车站乘车,火车都晚点四、五个小时以上。如此,即便去了医院的医生也下班了。”

我问:“没有一次火车准点?”

“就是。”接着母亲又说:“其实火车即使不晚点,我或许也挤不上火车。车箱里挤得满满的都是红卫兵,连行李架上都爬满了。”

那时候红卫兵们闹革命第一选择是北京、第二选择是省会城市。没有第三种选择。

 

 

1)等火车的母亲与赶路的男女

 

年轻的母亲对着年轻的父亲说:“我去火车站了。到成都把孩子打了吧!”说着她指了一下他怀中抱着的奶娃:“老大还在吃奶,再来一个小的……唉!太难了。”

1966年春天,在离成都三个多小时车程的小站站台上矗立着一个年轻的母亲。阳光呈30度角斜斜地照在大地上。投射出地表上的影子,恰到好处的美丽。影子与实体的比例正处于黄金分割线之间。

然而,世界上的一切并非完全尽如人意。离铁路近些的花花草草,因火车的震动、喷出炽热的蒸汽,加之从列车上排出的粪便溅染,这些花草肮脏得就像是花草中的乞儿。

年轻的母亲是在太阳刚升起时,就来到了火车站。按列车时刻表,在不久之后将会有一趟客车停靠在车站。母亲会顺理成章地上坐上火车,到成都的医院将怀有两个月的胎儿做掉。大孩子还不到一岁,她想等两年再生第二个。

可是太阳一直从地平线爬到了30度角的位置,火车还没有进站。有些等得不耐烦的人跳下站台,将耳朵紧紧地贴在铁轨上,听了一阵之后,站直身体说:“一点动静都没有。火车连影儿也没有。”

 

从阳光与地面呈30度角,一直等到了45度角。地面的影子与地上的实体刚好等长——呈等腰三角形。年轻的母亲抬头看了一阵天,阳光有些眩目。她大概算了一下,火车再晚下去,就来不及了。今天就算了吧,改天再去成都看医生吧。

她正准备回家,这时在铁道上将耳朵贴在铁轨上的人猛地跳了起来,喊叫着:“火车来啦!火车来啦!火车来啦……”随之逃离铁轨。

年轻的母亲心里头愁了起来。这趟列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间来。这个时间赶到成都看医生,时间好像够、好像又不够。

“去?还是不去呢?”

这真是一个问题。

正犹豫着,火车吭哧、吭哧、吭哧地进站了。像是一只年岁极高的老牛,或者是一只牛拉了极重的东西。原因应该是后者。因为客车的车箱里挤满了人,有些人甚至爬在了车顶上。年轻的母亲忧愁的心明朗了起来。她给自己找到了不去理由:火车上的人太多了,根本就挤不上去。

 

是的,不要说挤上车去,就是从车上挤下来也不容易。因为车箱门被车里面的人挤得打都打不开。站台上的工作人员帮忙着用力向里面推车门,在火车就要开之前十秒钟将车门打开了。就像是一个便秘的人憋足了劲从肛门里硬挤出了一坨屎,从火车上挤下来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这个人脚刚刚着地,就被一辆从成都方向开出来的客车给挡住了。于是便看不见这个人了。

 

从成都开出来的火车,同样艰难地打开了车门。从车门里挤出了几个人,下了车还没有站稳,便扯着嗓子对隔着一列火车的向成都方向开的列车喊:“红卫兵小将们,你们别去成都啦。别去送死啦,那里的保皇派手中有枪,还是跟我们上山打游击吧。将毛主席的思想活学活用,再搞一个农村包围城市。”

人群中有人议论说:前面的一批到成都的红卫兵,刚下火车就被保皇派堵在火车北站出站口,一排子弹射过来便倒了一片。

“真可惜啊,都是些十七、八岁的孩子。”

年轻的母亲听了之后觉得心里空了一下,好像自己掉进了一个坑洞。但是身体却还是在原来的空间。这或许是她的身体里出现了一个坑洞,心在身体内部掉下去了。只不过外人看不到而已。

“这位大姐,打听一下。往太阳山怎么走?”这个声音将母亲下坠的心托住了。她寻着声音望过去,看清了眼前站着一对男女。

这是一对还未成年的半熟男女。男的穿一身绿军装,女的穿一件素花衣服一条蓝色裤子。年轻的母亲因为那个女孩长得漂亮而牢牢地记住了她。

 

“太阳山啊?就是前面的那座山……。对,山顶发白的那个。因为白得像是阳光照射着一样,所以人们叫它太阳山。其实,那是积雪。”

“你是在暗喻毛主席不是太阳,是千年积雪?”那个男青年紧绷着的阶级斗争的弦立刻嗡嗡嗡地鸣响了起来。他想如果是在成都,一定会把她揪出来批斗教育一番,再打成“现行反革命”。通过对一个人错误的揭露,忖托自己的正确。然后在正确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地向上爬。

“我们小地方人,书读得少。哪里懂得什么暗喻、明喻、隐喻啊。”年轻的母亲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匆匆地转头就走。

男青年正准备去追,身边的少女拉住了他,说:“别追啦,我们还要赶时间去太阳山呢。”

 

 

2)四场有主题的对话

 

少女名叫毛毛,几天前在成都的家中与父亲有过一番对话——

少女问:“共产主义是什么?”

父亲答:“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广场,想吃什么吃什么、要用什么拿什么。”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少女有些不敢相信,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东西?在她的意识里,地球上吃的东西从来都不够。历史上从来都是只有一小部份人才能吃得饱,而绝大多数人只有饿着肚子。

“共产主义。顾名思义,就是共产。嗯……就是你的是我的、我的是你的、你的是他的、他的又是我的。”

“多么好的社会呀!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呢?”少女感叹着,但是猛地她又想到一个问题:“这么多东西,数都数不过来,怎么能分得公平呢?”

“只要毛主席在,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

父女两对话到这里,父亲想起了一个事。共产主义实现还早得很,现在的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还有中级阶段、高级阶段……父亲计算了一下,至少要两三百年。如果没有了毛主席?如果毛主席死了?父亲的脸猛然间变得严肃了起来。他不敢想象中国如果没有了毛主席会变成什么样子。

正忧虑着,门外传来了游行队伍高喊着口号的声音:“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父亲像是受到了启发,他的眼睛像星星一样闪烁了一下。

他想起了父亲给他留下来的一本书《彭祖内经》。那是彭祖以他的亲身经验写下的一本养身之书。

书中有一个章节专门讲男女行房之事。彭祖就是照着书中的方式,与处女交合、采阴补阳,最后活到了800岁才去世。

 

毛毛父亲的父亲1949年前是一个江湖术士。在解放军进入成都时,一位解放军的首长来找过父亲的父亲给他算卦:“师傅,你给我算一下,未来还有上升的空间么……”

老人伸手指了一下首长腰间别着的枪,示意拿给他看一看。首长将枪给了他。老人接过枪之后,挥手赶走了一只停在屋外墙头上的飞鸟,待看不见飞鸟之后,将手中的枪往地上一丢便不再说话了。显然首长没有明白老人“鸟尽弓藏”的意思,他拾起枪,一甩手就将老人给枪毙了。

后来这位解放军的首长死于1969年。临死前他对守在身边的妻子说:“那个算命的看得比我们远。唉,我们这些唯物主义者,目光太短浅了。”

 

不久后,父亲与母亲有一番对话——

“我在彭山大山里的兄弟,打算将他的女儿献给毛主席,供他采阳补阳。你说,他是怎么想的呢?”

“他能做什么好事?我看呀,他是想当国父呢!”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哇。我还以为他真的是为了最终能实现共产主义,为了中国这个大家。宁可牺牲自己的小家,让毛主席在女儿的身上采阴补阳,长生不老。”

“他是想跟毛主席攀上亲戚。你那堂兄弟,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要屙什么屎。”

“他们都不是真正的热爱毛主席。那些将‘毛主席万岁’挂在嘴边的人,都不是真正的热爱毛主席。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是心口合一的。”说着父亲语气变得坚定起来:“我堂兄只有一个女儿,远远不够毛主席采用,我想……我想把我们的女儿也送到北京去……献给伟大的领袖毛主席!”

“好啊!好啊!说不准我们毛毛的肚子争气些,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母亲已经沉浸在了当国母的幻想之中了。

 

当晚,母亲与女儿有一番对话——

“女儿呀!你的堂姐就要发达了。”

“她发达了好呀!我们也可以跟着沾光。”

“她发达了,就会忘了我们。谁还会记得贫贱的亲戚?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母亲启发到:“国际歌里不是有这一句话‘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自己?我们自己怎样做才能发达起来?”

“你只要能抢在你堂姐前面……”母亲欲言又止。

“快说嘛!吞吞吐吐,急死人了。”

“我是怕你不同意。”

“你不说出来,怎么就知道我不同意呢?”

“好吧,我说。我是想让你去北京伺候毛主席,就是怕你不愿意。”

“妈,你这样就可是要犯错误的呢!能够伺候毛主席可是我的光荣。乍会不愿意呢?”

“女儿,这可不是一般的伺候。是要让毛主席采阴补阳。”

“什么是采阴补阳呀?”

“就是跟毛主席睡觉哩。”

女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说:“毛主席是神仙,可不会干那种事情呢。”

“毛毛呀,你恰恰说反了。毛主席就是要多干那种事,而且是要跟处女做,才会变成神仙。长生不老。只有毛主席长生不老了,才能将中国带入共产主义。”母亲说着望了女儿一眼,看到她似乎有些动摇了,又补充道:“你不是也觉得共产主义很好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就像人间的天堂。你不想到天堂里去么?”

女儿没有再说话了。她低着头,脸蛋一直红通通的。一想到要干那种事情,她就害羞的抬不起头来。母亲以为是女儿同意了,说:“我明天到街道革命委员会开一个去北京的介绍信。后天我们就出发,去北京。”

 

第二天,毛毛与她的一个男同学有一番对话——

“你再也看不到我了。我要去北京……嗯、去北京……跟毛主席干那种事情。”

“哪种事情?”

“就是……就是……跟毛主席睡觉。”

“打胡乱说!毛主席那么伟大,怎么会干那种事情?男女之事都是普通人干得呀。”

“我母亲说了。干那种事情才会变得伟大。《彭祖内经》上说了,与处女干那种事、采阴补阳,只要数量足够多,就会由量变产生质变——由人变成神仙。”

“不可能。我听我的哥哥说,古代皇帝之所以都不长寿,就是因为老婆太多了,泻多了元气,于是正值壮年时就去世了。”

“我懂了。干这种事情不但不会让毛主席长生不老,而且还会伤害毛主席的身体。这才是天大的阳谋。”

“前些天我看了大科学家钱学森写得一篇文章,只要晒足够的太阳,产生光合作用,稻子亩产可以上万斤。换一个角度来看,只要晒足了太阳,毛主席活到一万岁不成问题。”

“毛主席哪里用得着晒太阳呀!他老人家自己就是太阳。由内而外的照耀,一定能活一万岁。”

“我们要阻止你大伯把女儿送给毛主席采阴补阳。”

“对。我们要救毛主席的命,不能让他老人家被旧社会的糟粕给害死了。”

“我们马上就去你堂姐的家,把她挡下来。”

 

于是,毛毛与她的男同学,带着救毛主席生命的使命就出发了。

 

 

3)家里来了个农村亲戚

 

毛毛堂姐家住在大山深处。很远、很高、很幽、很冷,到那个地方要走啊走、走啊走、走啊走……一直走到云上面。直到把群山踩在脚下。

1959年,那一年毛毛刚读小学。一天上午,父亲的大哥从乡下到她家来走亲戚。父亲喊她:“毛毛,快过来喊伯父。”毛毛感觉伯父并没有在意她叫的那一声伯父。而是注意到了她的身体。他说:“哦,毛毛都这么高了啊,比她的姐姐都要高出一个手掌。”他用手从地下再到地面上比了一下,之后就很顺利地就转了一个话题:“兄弟呀!毛毛有穿过、穿不下的衣服么?我拿回去给你的侄女穿。唉!农村人可怜,没东西吃,怎么能长个子嘛。”

毛毛的母亲马上就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亲戚是来讨要东西的。她马上说:“大哥啊!我们城里也不见得比你们那儿好。你们随便在地里面刨一刨都能刨出点吃的来,我们城里面啊,想到地里刨点东西都不行,被人看见了,告发上去那可就完了。”

“弟妹,你别说,我们农村人也不敢随便刨地。你刨了地,出了力、流了汗,还费了种子。被发现了,还是要被割资本主义尾巴。割掉的尾巴被送到你们城来,让你们好好的活着。反正我们死了,没有人看得到。现在呀,我们那儿,人们是宁愿吃自己的孩子,也不愿下地干活。”

丈夫在一旁瞪了妻子一眼。母亲也许自觉理亏,没有再说话了。

 

毛毛记得当天下午伯父就回山里去了。他说:“我不能久留。我是抄小路偷跑出来的,村里隔几天就要点一次名。其实,是为了看看有没有人死了。如果有人死了就会被队上弄来吃了,因此我们那里到现在还没有人饿死。”

“如果,队上发现我不在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会被怀疑自己家里偷吃?……也许家里人会被抓大家起来杀了、吃了。”伯父说到这里,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出村的路都被民兵把守着,不让农民出来,怕他们死在城里面让外国人看到,国际影响不好。家丑不能外扬啊。这个道理我们都懂,所以我们理解政府……唉,唉。不多说了,我要赶回去了。”

 

为了国家,农村人都做出了牺牲,城里人总不能什么也不付出吧!毛毛的父亲说:“哥!你别说了,看上什么,你就拿什么吧。”

毛毛记得,伯父走了之后,家里一下子就空了许多。而她的肚子里的空间也像家里的空间一样——空了。

 

 

4)姐姐与弟弟告别

 

毛毛的男同学叫军军。在出发前,他问她:“你堂姐的家住在哪儿?”

 

“听到父亲说过大伯家的地名。是一个很牛气的名字:太阳山。”那个地方从来不下雨,只刮风。那个地方从太阳升起到太阳落下都能看到太阳。那个地方流行着一句话:晒黑的是皮肤,晒不黑的是血液。

“什么屁话那么多?这些都是反动文人的说辞。不就是住在高山上么?几个字就说清楚了,却要绕来绕去。”

“这证明太阳山的人就是向日葵人。他们天然的向太阳。他们真的愿意为太阳牺牲一切,那怕是自己的生命。只是地球上流传着一句话:事与愿违。”

“愿望是好的,事情的后果却不好。”

 

军军有些紧张起来。拉着毛毛说:“我们走吧。赶在你大伯出发之前。”

毛毛看了一下火车票说:“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开车,我回去一下跟我弟弟道个别。”刚进家门就看到弟弟大毛正在看一本线装书:《本草刚目》。她有些生气:“给你说过,这是大毒草。你还在看,不要命啦?”

大毛头也不抬地回答:“我觉得这本书不是要人命的,而是救人命的。”

“唉,我不管你那么多了。只要不被别人发现就行了。”

“不会的,我只在家里看。只要你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大毛,给你说个事,我要出去几天。如果爸妈问我去哪儿了?你就说我到北京天安门接受毛主席的检阅去了。”

“姐,你真的要去北京啊?也带我去吧。”

“我不是去北京。是去干比去北京更重要的事。”说到这,毛毛更觉得身上的使命沉甸甸的。毛主席的生命,似乎就掌握在她的手上。

 

走出家门,太阳有些晃眼。她眨了一下眼睛,看到屋外院子中母亲种在破脸盆里的圆圆尖尖的小葱绿得像是要与阳光争辉。她停下了,像是在欣赏它的美丽。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她猛地下手,只两三下就将它们拔光了。之后她对着屋子里喊:“大毛,给妈妈说一下,小葱是我拔掉的。免得她以为是别人干的,又和邻居吵架。”

声音飘进屋里时,毛毛已经出了院子。

 

军军在大门外焦躁地等着毛毛,神情严肃。本来就平坦地,不显五官的脸绷得就像是门板一样木讷。看到毛毛从四合院大门里出来,他笑了。就像是门板经雨淋日晒,猛然就裂开了一道口子。

 

 

5)她就像是象棋中过河的卒子

 

毛毛和军军离开年轻的母亲之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向太阳山而去。

天阔空。路渺远。

山起伏。道梗阻。

客观的环境使军军常常有机会伸手拉一把毛毛。在拉到她的手时,他总是说:“早一分钟到,毛主席就少一分危险。不能让毛主席把精力都用在女人的身上。中国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毛主席来解决哩。”

为了能拉到毛毛的手。为了能拉住毛毛的手就不放下来,军军领着毛毛专走难走的路。他对她说:“这是近道,能节省下许多时间。”

 

这一路上,遇到了一只瘦猴子。这只猴子站在路的中间,用忧伤的眼睛盯着她看。他们停下了。它与他们就这样对峙着。许久,毛毛感觉到它没有太多的恶意。便将屏着的呼吸打开,问他:“它想干什么?”

“是要讨东西吧?听说只要给东西,它就会让你过去。”

“那不是土匪么?”

“你身上有带吃的东西么?”

“没有。你喊一声,把它吓走吧!”

“还是等着吧,猴子最缺的就是耐心。语文书上不是说猴子坐不住么?”

人们常比喻瘦为——“瘦得像是猴子一样”。这只猴子真得是一只瘦猴子,站了不足十分钟,它晃动了一下、很快又晃动了一下。然后趁着还有一丝力气,向路边一跃,钻进了杂草与灌木丛生的森林里去了。如果它倒下了,被逮着就成为了人的食物。

 

这一路上,遇到了一个农民。他看到这两个穿着绿军装的中学生,惊慌地掉头就跑。摇摇晃晃地,随时像要扑倒在地,但又总能在最为关键的时刻用迈开的脚步保持住平衡。就这样,在扑倒与平衡的保持之中他远离了他们。

他跑回了村里,告诉家人“红卫兵进村了”,快些把露在外面的“资本主义尾巴”藏起来。听到消息后,他家里的人一起出动,将种在屋后的刚冒出绿芽的菜苗连根拔除了。

时间在这一刻、这个地方——倒流了……不需要科学理论、不需要超光速的机器。只需要一场文化大革命。

她问他:“看到我们,他为什么跑了?”

他回答:“他是跑回去给你姐通风报信吧。”

说着,他又拉起了她的手:“快,我们抄近路赶在他的前面到你姐家。如果你本家姐姐出发了,到北京见到毛主席……那、那、那就叫‘生米煮成了熟饭’来不及了。”话音与他们一起消失在更荒僻凄清的山野之中了。

 

一直到了一个“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的悬崖峭壁。他们才不得不停了下来。这里空气虽稀薄,但风却一点也不吝啬,刮得呼呼直响。她尽可能将身体贴在地上,避免在风中飘扬起来。

在呼啸着的山风里,他大声地对她说:“毛毛,你放一百个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6)晚点的火车留住了一个生命

 

年轻的母亲给那两位青年指了路之后回到家里。对丈夫说:“火车又晚点了。”她显得有些焦虑:“肚子里的孩子再大一点就不容易拿掉了。”

丈夫说:“就留下来吧!看来老天也要留他。”

“大女儿还不到九个月,我是怕两个都是奶娃,带不过来。”

“总会有办法的。”

生活之上方,阳光穿过洞开了一道口子的云层,再越过一朵刚开放还带着充足湿潮的花朵,将热能和香氛送到年轻的母亲身上。

“我去做晚饭了”说完年轻的母亲进了厨房。留下年轻的丈夫在乍开的阳光中,亮亮地想着生存的艰辛。

 

 

7)两个人的世界因一个影子的存在而构成了三个人的世界

 

在学校的时候军军就一直暗恋着毛毛。只是家庭成份上,毛毛的父亲是工人阶级,而军军的父亲是中学校长臭老九,这之间隔着一条宽宽的河。于是,军军只有将他心中的爱恋深藏在心底。

每天早晨上学,他总是要提前20分钟到学校。在将书包放好之后,他就站到走廊上,假装与别的同学聊天。其实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校外,看着毛毛走进大铁门,而后一步一步走上楼梯。那一步一步的跳动,像是柔指拨动着琴弦,流淌出令人心醉的音乐。直到她上了楼梯,一个180度的拐弯,便直接对着他了。每当这时,他都要装着不经意般地抬起头,呈45度角地仰望着天空。做出一副胸怀大志的样子。对,这就是他想要表现给她的样子,觉得他的未来是大有希望的。

由于此时他没有看到她的目光,所以他一直无法判断她是用怎么样的目光来看他的。

 

直到那一天,毛毛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说:

“军军,你再也不能这样每天看着我了。”

他吓了一大跳,以为她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想要来找他麻烦。将他肮脏的心灵打开来,让别人看见里面藏着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一会儿他就明白了她对他说的是:她的家人要将她送给毛主席。跟毛主席睡觉,目的是让毛主席采阴补阳,延年益寿。

好在他们都是有文化有知识的人。他们明白做那种事情多了,不仅不会长寿,而且会伤身体。

“这就是封建迷信,正是我们现在要破除的旧社会之糟粕”。

“我爸爸说,我大伯也要将他的女儿送到北京去……给毛主席……”毛毛说出了一个更可怕的事实。

这不是一个好机会么?有一个与她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军军灵机一动:“我们一定要阻止你堂姐进京。”

时间就是生命?是的,时间就是生命!

他们上路了。

一路上,军军的思路明晰起来:人们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要找一个上得去下不来的地方。这样我与她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就像是拐卖妇女到大山里去。不同的是他没有卖掉她,而是自己也留了下来。“他与她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山太陡了,只有他小心地手脚并用地才能下山。他从山下带回来食物与日用品。也带回来山下的消息:

1、成功地阻止了她堂姐进京的企图;

2、农村人太迷信了,还有很多人想要将刚成年的女儿送到北京去。他必须要留下来,阻止她们,不能让农民的好心办成了坏事;

3、毛主席发动了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所有城市里的知识青年都要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他还拿出了一份《人民日报》,上面写到毛主席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在广阔天地中大有作为。

4、文化大革命正在更深入更持久地进行、毛主席身体健康,正神采奕奕地带领全国人民奔向共产主义呢;

5、林彪想要坐飞机叛逃到苏联去,毛主席随手从地下捡起了一颗小石头丢上天去,便将飞机打了下来;

6、毛主席一举粉碎了王、张、江、姚“四人帮”反革命集团。他对她说:毛主席将他的老婆也抓起来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们的行为是对的。毛主席是神,乍能有七情六欲呢!乍能干是人才能干的“那种”事情呢!

7、毛主席打倒了胡耀邦,毛主席打倒了赵紫阳。有一小撮人躲在南方准备复辟资本主义,毛主席去南方转了一个圈就将他们的阴谋给终结了;

8、中国的GDP已经成了全世界第二,这就证明了我们已经超过了英国,离赶上美国也就不远了。毛主席说了,等共产主义实现了,会派直升飞机来山上接她下山。她高兴地像是一个孩子般笑了起来,将头45度角仰望着天空:“共产主义,什么时候能实现呀!”他低下头回答:“共产主义一定能够实现”。她笑得更灿烂了;

9、毛主席又提出了伟大的“中国梦”的口号。她担心地问:是因为共产主义在现实中实现不了么?只有在梦里才能完成?他回答:你搞反了!先有梦,醒来后才是现实。

10、他还常常从山下给她带回来一面又一面奖状、锦旗——上书“学习毛选积极分子”“大山的守护人”“毛主席的好女儿”“三好妇女”“牺牲你一个、幸福全中国”等等。

……

 

 

8)大毛的药失效了。就让这个“不怕活”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吧

 

1966年夏天,太阳迟迟没有落到那座终年积雪并散发出像太阳一样光芒的太阳山的后面去。天上一个太阳、地下一个太阳,它们正在慢慢靠近……后果并非不堪设想。就在这样的明媚中,年轻的丈夫披着一身的阳光下班回家了。一进门,他就对正在灶台边左手抱着刚满7个月的孩子右手拿着锅铲正在炒菜的妻子说:“听人说场子上有一个神医,不管什么病,三副药保证药到病除,人称毛三副。看看能不能请他开副药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年轻的母亲挺了一下已经微微凸起的肚子说:“孩子都大了,怕是不容易打下来吧。”

“试一试吧。听说,毛医生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得到了一本古书——《本草纲目》。这本书里没有治不了的病。” 说着,他伸手将她手中的孩子接过来,心疼地说:“把孩子打下来了,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好吧。试一下吧。”

 

第二天,年轻的丈夫就走了十余里山路将大毛请了回来。大毛开了一副药:

藜芦、蓖麻子、芦荟、番泻叶、甘遂、芫花、大戟、商陆、皂荚、川乌、附子、天南星、三棱、莪术、阿魏、马钱子、狼毒、麝香。

大毛将药方拿给了年轻的丈夫说:“这些草药都具有辛烈之性,可以活血祛瘀,最容易导致流产。你到药店去各抓两钱。都有就尽数卖回来。没有的,缺几样也没有关系。药抓回来后放到瓦罐里熬,四碗水熬成一碗水,之后口服。保准药到病除。”

 

年轻的丈夫按照药方将市面上能买到的草药都买了回来,依医嘱熬好给年轻的妻子服下。肚子在疼了一个晚上之后,孩子竟然还是牢牢地扒在肚子里没有掉下来。于是,这对年轻的夫妻终于死心了。

“就让这个不怕活着的生命来到人世间吧!”

 

 

9)一个生命走了,一个生命来了。这个世界量变都没有发生

 

到了苹果挂满枝头的季节,可是树上却空空荡荡的。本该成熟的苹果早就在果子刚挂枝之时就被红卫兵小将们作为资本主义尾巴给割除了。

树上没有果实。叶子也在夏季时被株连,随着果子被打掉了。天空比往常透亮了许多。年轻的母亲接到了一封从成都家里发来的电报:“父病危 速回”。

 

匆匆赶回家里,才知道父亲在一次上厕所看到了写在厕所墙壁上的一句话:“人怎么可能活到一万岁?毛主席万岁!这句话就是封建思想的瘤毒。”

本来看到了就看到了,可偏偏他从厕所里出来时遇到了一队红卫兵巡察过来。如果他们看到了厕所里的题字,而他又刚从厕所里出来……后果不堪设想。为了撇清关系,他主动上前去汇报:“报告红卫兵小将,厕所里有人写反动标语。”

“什么反动标语?”

“毛主席不可能活到一万岁。”

“你说什么?这句话怎么能说出来?你诅咒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这就是现行反革命,拉去批斗。”

坐飞机、戴高帽、下跪、胸前数十斤重的铁牌用一根极细的钢丝穿着挂在脖子上……一整套下来,在身体上一条命就去了半条。

另外,对父亲的批斗,由于说出原因来就会对毛主席不敬,于是整个斗争都是在沉默中进行。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父亲真正的犯了多大的错误。调戏妇女?投机倒耙?国民党特务?反革命分子?地主资本家?父亲又不能向别人解释。解释只能让自己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样在心理上一条命又去了半条。

 

这样来计算、相加——半条命加半条命等于一条命——父亲就必定要死了。一直熬到了女儿回来,他还是不能对女儿说清楚自己犯了什么错。他绝望地对女儿说了四个字:“祸从口出”。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女儿还没来得及哭泣,肚子就一阵阵痛疼、收缩。随后下身冲出了一股水流。水流中,漂来一个婴儿。

 

年轻的母亲给年轻的父亲发了一封电报:“生产 速来”。

年轻的父亲赶到了成都,面对着一个到来、一个离去的生命,不知应该如何表达自己感情。但对于父亲的死,她是心有怨气的。她说:“你说,那种情况应该怎么说嘛?说了就犯错,不说就是知情不报。”

“你父亲可以装着什么也没有看到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你怎么能责怪我的父亲呢?”

“好吧。不能怪你的父亲。但是我们也不能埋怨红卫兵,他们的目的是要砸烂一个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世界。”

“这个国家被他们搞乱了。”

“砸烂再创造,这个过程中总会有得失。不能因为怕有过失而什么也不干。毛主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温良恭让,革命是暴动……’革命——总要有人牺牲。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

 

经过运用毛主席的辩证法进行讨论,这对年轻的父母选择原谅红卫兵。因为他们是在跟随着毛主席建造一个辉煌的新世界啊!

年轻的父亲对年轻的母亲说:“这个孩子——就叫建辉吧!”

 

后记:

2008年,四川发生了一场大地震。一队迷路的驴友在大地的颤抖中沿着狭窄陡峭的山道闯入了军军与毛毛居住的太阳山上。看到这一对与世隔绝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惊呆了。老婆婆已经失语了,老爷爷对来者讲述着四十年来他一直照顾着她的故事。听者忘记了自己危险的处境,感动得眼泪哗哗而下。不久,山外流传着一个“天上人间”的故事:一对恋人为了爱情躲进了人迹罕至的深山,一住就是四十余年。他们的生活简单而幸福。

这是四十二年来毛毛第一次看到除了军军之外的人类。待这一队旅人下山后,他对她说:“毛毛,是毛主席派红卫兵们看你来了。”“毛主席?”“对。毛主席派红卫兵们看你来啦。”“毛主席来接我拉?我要走了……”说完她就闭上眼睛,死了。

2015年12月5日于成都

阅读次数:77,98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