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思:与太阳的顽强拼搏

Share on Google+

——多米尼加七日游(2016.1.8-2016.1.15)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加拿大多伦多—多米尼加波卡契卡

11:20离家,12:45到达机场。等车很少,转车很快,是我们到机场最快的一次。一切都在事先按公车的行车时间表计划好了,而且在奔跑赶车的努力中顺利实现。

在机场等了将近四个钟头,至4::30才上飞机,4:50终于起飞。飞行将近四个小时,8:20(当地时间9:20)到达拉罗马纳(La Romana)机场。坐大巴由机场到我们下榻的酒店哈玛卡海滩度假村(Be Live Experience Hawaca Resort & Beach)。行驶了一个钟头才在当地时间十一点多钟进入酒店。

入住手续办得十分缓慢。十二点才由一个警卫引入房间。我们给了他一些小费。他愉快地离去。

哈玛卡海滩度假村是享受生活(Be Live)酒店连锁公司的成员之一。名字很动听,但是住宿条件却非常名不符实。我们立即发现了许多根本不应该存在的问题。

1,保险箱上有一个虚空的穿孔,没有装锁头。後来才知道,保险箱是收费使用的。每天三美元。缴费以後才会来人装上锁头。这是我走遍八十一国家都闻所未闻的奇事。
2,厕所的坐环比底座小。显然,在原装坐环坏了以後,维修工人没有找到匹配的坐环,就配上了一个小号的坐环来凑合。
3,浴池上的淋喷头没有座架,直接搁置在水龙头上。淋浴时,只能手拿淋喷头冲洗。墙面上有两处安装淋喷头座架的痕迹。看来是失败两次以後,维修工人就不再安装了。
4,床头柜上有一个带电子钟的小收音机。其显示屏漆黑一片,连电源都不通。整个房间里再没有任何计时器。
5,电视机是非常落後和笨重的老式显像管电视机,清晰度和分辨率都很差,基本上只可以当作噪音庞杂的收音机使用。
6,房间里有很多蚊子在飞舞。墙面上有蚊子被拍死留下的带血残骸,浴池里有许多蚊子的遗体。这显然是前住户与蚊子搏斗所取得的战绩。显然,蚊子的骚扰将严重影响的我们睡眠。
7,房间的某个角落里寄生着蝈蝈之类的鸣虫。它(们)不时情不自禁地一展歌喉。如果说蚊子不停的嗡嗡声只是低音伴唱,那麽鸣虫的高歌声则是高音独唱。
8,房间外面养有鸡群,虽然没有地主周扒皮作祟,仍然可以听到半夜鸡叫。天微明之後,鸡叫声就变得此起彼伏,形成大合唱。

这一切都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最后三点更加败坏了我们本来就很差的睡眠。我们浑身多处遭到蚊虫叮咬。我不得不上下乱挠,一丶两个钟头都不能入睡。妻子则说她几乎通宵未眠。我绝对没有想到,所谓的度假村的居住条件居然会糟糕到如此程度。哪怕在古巴巴拉德罗,我们的住处都没有任何可以抱怨之处。是不是因为这是我在开箱日大促销中订购的廉价品?看来我们不应该再一味地穷游了。已经老到如此程度,不可以再一味省钱了,多少也应该适当注重旅游质量啊!但是,同样是七夜,我们花的钱(750加元/人)比古巴(645加元/人)还多啊!多米尼加是怎麽了?!
居住条件的恶劣,使我认识到,伙食也不会很好。我立即调整了我们这次穷游多米尼加的目标:

1,注意保证身体健康,尽量多睡一些。
2,注意安全,防止被偷被抢。
3,尽量玩好。既来之,则安之。不可以因为舍不得花钱而不尽兴游玩。

2016年1月9日星期六 多米尼加波卡契卡

早餐后去海滩走了一阵。很失望,在古巴巴拉德罗,五十四个度假村连成一片,形成了延绵二十几公里的白沙海滩,海滩边往往整齐有序地摆着三丶四层躺椅。游人可以沿海滩无忧无虑地向左或者向右自由漫步十几公里。而在这里,哈玛卡海滩度假村在波卡契卡镇的民房或店铺中孤零零地鹤立鸡群,其专用海滩只有窄窄的一条,总长不过一百米。海滩边杂乱无章地摆着十几层躺椅。在拥挤的躺椅群两旁,就是供当地居民使用的嘈杂的公共海滩。警卫必须整日守卫在“边防线”上,禁止当地居民由公共海滩擅入度假村的专用海滩。

10:30参加客服主任Elvis主持的情况介绍会议。Elvis强调绝对不可以喝房间里的自来水。它没有经过净化处理,几天喝下来,就会使你腹大如鼓,百病丛生。一切入口的水都必须用酒店提供的瓶装水(每个房间每天一瓶),连刷牙都不可例外。妻子吓坏了,因为我们今天已经用煮沸的自来水吃药和刷牙了。我只好反复安慰她:事情已经做过了,就不要再过虑了。以后注意还不晚。

Elvis叫我们各自报告自己房间有什麽问题。几个旅客提出了他们房间的问题。我也当仁不让。Elvis找来了度假村主管维修的负责人,把他记录的问题清单交给了她,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证:管理部门会派人去房间解决所有的问题。对此,我不抱太大希望。我想到要求换房,但是在管理如此差乱的地方,估计他们根本不会同意任何旅客换房。提出这种要求无异於自讨没趣。

然而,Elvis毕竟提供了一个好消息。他告诉我们:使用自备设备,可以在酒店大堂免费使用WiFi。每个自备设备限时一个小时。一小时後免费网自动断掉。必须使用收费网。四美元十五分钟,七美元半小时,十二美元一小时。收费网之贵,令人咋舌。但是还是比古巴强多了。在古巴巴拉德罗,根本没有WiFi可用。旅客自备的无线上网设备(手提电脑丶平板电脑等)形同虚设,大家都必须到酒店提供的唯一一台老式桌上电脑前去排队使用有线网。

在情况介绍会议结束以後,我们立即订了去多米尼加首都圣多明各一日游的旅游票。然後,我们去酒店大堂用iPad上了免费网,给孩子们发出了平安家书。由小女儿的回复中,我惊愕地获知:在加勒比海居然有两个名叫多米尼加的岛国:即多米尼加共和国(Republic Dominican)和多米尼加联邦(Commonwealth of Dominica)。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主岛(另外还有一些小岛)位於西斯班尼奥拉岛(Island of Hispaniola)的西部。该岛的东部是世界上最贫穷最落後的国家之一海地。而多米尼加联邦由主岛自然岛(the Nature Island)和附近的几个小岛组成。国家同名本来就不是什麽新鲜事。在历史上和目前都有一些同名的国家。比较着名的有刚果丶几内亚丶圭亚那丶也门丶苏丹等等。为了区分它们,人们只好在它们的国名上冠以前缀或附加後缀,例如刚果(金)丶刚果(布);几内亚共和国丶几内亚比绍丶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圭亚那共和国丶法属圭亚那;北也门丶南也门;苏丹丶南苏丹等等。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多米尼加也有两个。进一步研究,我明白了我对此事毫不知情的原因。原来,为了更好地区分多米尼加共和国和多米尼加联邦,我国把它们分别翻译成了多米尼加和多米尼克。使两个英文同名的国家变成了两个中文不同名的国家。女儿女婿们把英文当作他们的第一语言,理所当然地知道有两个国家叫多米尼加。我把中文当作第一语言,只知道多米尼加和多米尼克。我向女儿女婿坦承我的无知,并且庆幸,我来前毫不知情地在银行兑换多米尼加货币,居然碰巧没有换错。小女儿回函:我感到自豪。我居然拥有爸爸所没有的知识。我立即回答:我不是百科学者。对许多领域我一无所知。

下午睡了一会儿。我去游泳池边看书。妻子在房间用iPad看在家早已下载好的电视连续剧。服务员来清理房间,妻子把我们放在桌子上的绣花中国提包送给她,并且让她看我用英文写的字条:“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但是,她不敢要。她叫来一个服务员作见证人,妻子只好再拿出一个迷彩腰包送给见证人。她们还是不敢要。她们叫妻子亲自打电话给她们的上司,又拿走了我留下的字条作为物证,然後才兴高采烈地拿走了我们送给她们的礼物。显然,为了防止服务员偷窃旅客的物品,他们制定了非常严格的管理制度。

4:30我回到房间和妻子一起去海滩。妻子在岸上用iPad看录像,用照相机拍照,我下水去玩。没游两下子就遇到一个俄国人。他问我会说德语吗?我说会。转瞬间,我突然变成了他在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以下对话都是用德语展开的。他自我介绍他44岁了。我说我70岁了。他说:你可以做我的父亲了。我说:是的,在年龄上我的确可以做你的父亲。他又拉着我的手,要把我介绍给他的哥哥。我刚下水,还不想上岸,却被他拖着往岸边走。妻子在岸上看到,以为我出事了,吓得半死。他向我介绍他的哥哥。我向他介绍我的妻子,并且告诉妻子:这里包吃包住包酒水,他显然是喝醉了。我们必须赶快离开他。我借口妻子要去照日落,和他告别,在另一个地方下水。没想到後来上岸又被他抓住。我和他聊了两句,帮他在吧台要了一杯啤酒,藉口说要去和妻子会合,就离开了他。我心里感到有些对不起他。但是有什么办法:俄国人的热情是举世闻名的。喝醉酒的俄国人更加是热情得让人无法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在古巴巴拉德罗,华人游客成群结队。这里却正好相反,我们没有遇到一个华人,没有听到过一句中国话。究其原因,是因为中国人来多米尼加必须签证。由於中国与多米尼加没有外交关系,所以多米尼加在中国没有外交机构。英国驻华使领馆一度代办过中国人赴多米尼加的签证。那时候,国人至少在国内还可以办到来多米尼加的签证。後来,英国驻华使领馆不再代办多米尼加签证了。任何想来多米尼加的中国人都必须去第三国(例如驻日本或美国)的多米尼加使领馆才能办到签证。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但是,我们在这里却遇到了很多俄国游客。我好奇地问过一个俄国人,这是怎么回事。回答是:俄国人最钟爱的度假胜地是埃及和土耳其。2015年11月1日,一架俄国客机在埃及西奈半岛哈桑纳地区坠毁,224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罹难丶无一幸免。出事原因众说纷纭。2015年11月25日,一架俄国苏-24战机在土叙边境被土耳其空军F-16战机发射空对空导弹击落。两位飞行员跳伞逃生。一个被地面火力击毙,一个幸免遇难。普京政府怒不可遏,誓言报复,禁止俄国人去埃及和土耳其旅游。这样,加勒比岛国在无形中就变成了俄国人出国旅游的首选地……呜呼,政治行驶的风云变幻与平常百姓的日常生活真是息息相关啊!

2016年1月10日星期天,多米尼加波卡契卡

昨夜半夜醒来,足有两个钟头没法重新入睡,忘了自己是否吃过治疗前列腺的药。把药拿出来,几乎要再吃一次。最后想起了妻子的教诲:如果没有把握自己是否已经吃过药,那麽宁可不吃,也不可吃重。我终於决定不再吃。人老了,多少有些神志不清,想出一些难题来自己折磨自己。

早晨5:15,妻子起来上厕所,把我吵醒。我以为天要亮了,建议去海滩照日出。拍一幅海上日出的好照片是妻子的长期梦想。不帮她尽早实现,我们难得消停。既然两人都醒了,何不今天就实现它。

穿上单衣短裤,我们就出发了。满天漆黑,群星闪烁。还没有任何日出的迹象。虽然身处热带,在清新的临晨,我们还是感到阵阵寒意不断袭来,不禁后悔没有穿暖和一些。酒店工作人员都长衣长裤地全副“武装”着。他们奇怪我们这对老头老太这么早出门有什么急务。我们回答:去拍日出。

来到海滩,天仍然没有亮,但海滩上的24小时吧亭却有人在工作。他闲坐在那里,播放着吵闹的流行音乐。我用英语问他什么时候日出,他笑而不答,显然没有听懂。客服主任Elvis在昨天的情况介绍会议上对我们说:英语丶法语丶西班牙语在多米尼加都通行无阻。他显然高估了他的同胞的语言能力。

吧亭工作人员友好地问我们要不要喝咖啡。我用英文回答:热茶就好。他吧热茶听成了卡普其诺。给我们俩上了两杯热卡普其诺。也很不错。我坐在桌旁,一面品味,一面写了以上日志。

写到这里,已经早晨6:30,太阳还是没有出来。要是今天阴天,太阳不出来就倒霉了。我心里明白:只要还没有拍出美满的海上日出照,我们还会一而再丶再而三地在临晨折腾。

果然是阴天,乌云密布在东方的海平面。太阳升起很高以后才钻出来。看来今后几天还是要一早来海滩寻访太阳公公。

早餐後,我在游泳池旁一面晒太阳丶一面看书,偶尔还扫一眼身边路过的身穿三点式泳装的妙龄女郎的曲线妙曼的身材。烈日当空,晒得我浑身是汗,满脸流油,最后终于受不了“考验”,躲进了树荫下。

去吃午饭时,被一个门卫引诱到一个推销员那里听了一个多钟头的贵宾卡推销宣传。我们的一贯原则是以节约为本,尽可能精简开支穷游更多的地方,对购买贵宾卡毫无兴趣。推销员费尽口舌,我们却无动于衷。最后以推销员一无所获丶我们每人获得一件汗衫而结束了这场漫长的推销活动。

中午在德语电视节目陪伴下休息了几十分钟丶睡着了十几分钟。下午四点出门。先去打了一阵台球。球杆和球台都极差,无法打出水平。和一个意大利人打了一盘,又看别人打了一会儿,发现多数人都不会打:不仅基本动作不对,而且连规则都不懂。看来台球还算不上一项普及到千家万户的运动。

接着去海滩,看到了极其不幸的事件。一个上年纪的妇女在游泳时突然昏厥。被人拉上岸后,经历了长时间的压胸强制心跳和输氧强制呼吸,仍然抢救无效,陈尸于沙滩上。先后叫来两部救护车,都弃尸而走。(救护车只救活人,不拉尸体。)更为令人伤悲的是:她没有亲友陪同。直到我们离开海滩回房,她仍然躺在海滩上。一群保安人员用浴巾覆盖尸体,又用躺椅把尸体围住,他们则站在四周保护现场。我们不知道酒店最终如何处理此事,只能叹息人生无常丶生命脆弱。

一早我就预定好了在酒店附设的意大利餐馆用晚餐。今晚不用自己拿着大盘子去食品长台取食品了。但是也不可以期望过高。根据在古巴的经验,酒店附设的餐厅往往还不如自助餐那么舒适和随意。

2016年1月11日星期一 多米尼加波卡契卡

早5:15起床,洗漱之后,穿得暖暖和和地出门去海滩拍日出。东边海平面上乌云密布,根本不可能拍到初升的旭日。妻子大失所望,只好打道回府,到房前的大泳池去拍小桥流水和茅屋餐厅。

考虑到早餐后很多游客都会挤在酒店大堂争着上免费网,我们决定在早餐前就先把那一个小时的免费时间用掉。结果我们在八点多钟才去吃早饭。早饭后分别在墨西哥餐馆和法国餐馆订了今明两日的晚餐,时间就到了上午十点多钟。妻子回房间用iPad看在家录好的电视片。我则在游泳池旁看书丶嗮太阳。

午间休息时,我一面听德语电视节目一面打瞌睡。妻子则摆弄她的照相机。她突然发现她近两日拍的照片都是低清晰度的。作为一个精益求精的摄影爱好者,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她连忙把照相机重新设置为高清晰度,并且向我宣布她近两日拍的照片都要重拍。我不敢反对,只能支持。午休毕,我们一起去海滩补拍日落照片。时光尚早,太阳还高悬于天空。于是我下海去游泳。妻子在岸上用iPad看电视片。五点半以后,我们分头行动:我回房洗澡更衣,然后去墨西哥餐馆就座和点菜;她则在海滩照日落,然后来墨西哥餐馆和我共进晚餐。如此安排,各取所需,可谓天衣无缝。哈哈!

然而,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妻子把日落时间估计错了。太阳比她预计的足足提前一个钟头落水。我墨守陈规,按照约定时间去墨西哥餐馆,使得她东奔西走丶白白找了我一个钟头。最后,约定时间终于到了。她如约在墨西哥餐馆找到了我。她牢骚满腹,大声抱怨。我立即制止她:你吵什么。我是按规定时间来的。你自己把时间搞错了。

2016年1月12日星期二 多米尼加波卡契卡

凌晨六点,天还漆黑,我们再次出发去海滩照日出。谢天谢地,妻子终于照到了满意的日出全过程。她主动表示,今后几天不用再起早照日出了。昨天,她照到了满意的日落,今天又照到了满意的日出。这意味着:我们今后再也不用起早贪黑地与太阳比决心和耐心了。我真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上午利用一小时免费上网时间把小iPad上的挑战1000分的成绩提高到了2430分。继在大iPad上达到2696分之后,我们又用较少的时间就在小iPad上达到如此高分,这是十分了不起的成绩。考虑到这主要是妻子的功绩,我不得不承认妻子有些时候在某些方面确实比我聪明。

中午午休后,我上街去闯荡。妻子怕热,去大堂用iPad看电视录像。钱包丶证件丶相机,我什麽都不带,净身出行,为的是为明天去首都圣多明各作预演。我想搞清楚,多米尼加是不是一个安全的社会。如果不安全,到底有多么危险。在印度尼西亚万隆市市中心亚非路十字路口的交通灯下丶在光天化日里丶在众目睽睽中,我曾被两个印尼青年推倒在地丶搜身抢劫。从那以后,我就变得非常小心了。

我沿卡萨布兰卡路向东,路过佩里卡娜海滩丶海神饭店,一直走到三丶四号国家公路的立交桥。公路很宽敞,汽车不多,但是摩托车较多。遇到两个巡警同乘一辆摩托车经过。还看到一男三女四个人摞在同一辆摩托车上飞驰而过。公路两侧酒瓶丶塑料袋等废物随处可见。显然没有环卫工人定期清扫。路边的房屋和行人很少。见到路人我就用西班牙文Hola(你好)向他们致意。他们也以Hola回答。没有遇到任何担惊受怕的事情。

酒店西面才是波卡契卡市区。沿着波卡契卡公共海滩一直走到加勒比公园。小公园的端头是一个白色的小教堂。从那里沿圣拉菲尔路往回走,就重新返回了酒店。市区房屋差错丶人群蜂拥,路边店铺林立,路上车辆众多,但是没有遇到任何恶意侵犯事件。遇到许多带着哈玛卡酒店手箍的游客在街上闲逛。有些人在酒店已多次遇到,有些人还从未谋面。

沿街有几家露天画廊。街头艺术家一边作画一边卖画。画作的水平一般。幸亏这里不太下雨,而且只下小阵雨。不然,他们沿街摆放的几十丶甚至上百幅画作是无法很快覆盖或收回的。

还看到了两家外汇兑换所。它们张榜公布的美元对比索的汇率(45.25)比酒店(43)高了2.25比索,比我在多伦多兑换高得更多。

在酒店附设的法国餐馆用晚餐。感到身体不适,胃口全无。头盘丶汤丶主菜和甜点一道一道上来,我每样都剩下一大半。妻子饭量很小,也吃得少丶剩得多。我们都是提倡节约丶精打细算的人。浪费这么多食品,真是惭愧。

回到房间,感到发烧了,浑身冷得发抖。妻子把由加拿大穿来的冬衣全部压在了被单上。我在被单下仍然颤抖不息。妻子慌了:“一连被蚊子咬了几天,是不是发疟疾了。千万不要病在这里啊。”我当然不愿意在这里生病,问妻子:“疟疾能把人病死吗?”我的言外之意是:只要病不死,我就硬挺着,回到加拿大再治。妻子不愿意盲目宽慰我,实事求是地回答:“那谁知道啊!”

为了让我好好休息,我们八点多就睡了。我在极度痛苦中熬了一夜。醒来五六次,也上了五六次厕所,喝了五六次水,因为我们都坚信大量喝水是退烧的最好途径。

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 多米尼加波卡契卡-圣多明各-波卡契卡

早上四点多,再睡不着。奇怪的是,经过一夜折腾,我感到好多了。今天我们将去多米尼加首都圣多明各搞一日游。健康无恙是非常重要的。

早餐还是没有胃口,只吃了一片面包和几块南瓜。连水果都没有吃,就离开餐厅,返回房间躺在床上休养生息。

预定的出发时间是9:55分,但是车到10:20才来。行车四十分钟,来到庞大雄伟的哥伦布纪念博物馆。导游让我们下车拍照,几分钟后又继续前行了,连博物馆的大门都没有进。

接着去了哥伦布城堡。这个古老的砖石结构的大城堡位於一个断崖上。城堡前面是一个宽阔平坦的广场,後面是几米高的悬崖峭壁。它是哥伦布家族的产业,但是哥伦布本人却在它建成之前就去世了。他的儿子一家住在这里。他的儿子有七个孩子,其中的五个就诞生在这里。

下一个景点是历史悠久的圣多明各大教堂。这是欧洲人在新世界建成的第一座天主教堂。教堂的正面丶背面以及左右侧都是一个接一个的神坛,里面供奉着形形色色的圣像或圣物。但是妻子最感兴趣的却是教堂外面围墙的铁门上的头像装饰。它们有的是小丑头像,有的是神话人物,有的是戏剧角色,有的是宗教人士……妻子在围墙外绕行一周,给这些门饰一一拍照留念。

接着去吃午饭。我没有胃口,不想去吃。妻子问导游午餐的费用。导游说:“已经包在团费中了。”既然如此,我何妨不也去吃一点呢!我只吃了一盘蔬菜色拉。但是却美美地喝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

饭后我们在圣多明各的行人街走了一个来回。妻子拍了一些木雕工艺品。但是她最喜欢的是店铺卷帘门上绘制的大幅绘画。她饶有兴趣地拍摄着它们,一面由衷地称赞:“画得真好”

3:15分返回巴士,开始了名符其实坐车看花——一次都没有让我们下车看景和拍照。先沿海滨的华盛顿大道看海景以及海滨的迪斯科舞厅和华丽建筑。接着路过庞大而华丽总统府。团友中有人高叫:“可以停一下车,让我们照几张照片吗?”导游和司机似乎没有听见,继续向前开去。然后经过了唐人街。我没有想到圣多明各的唐人街连绵好几条街,颇有规模。在一条街上,我们看到许多红色的灯笼高高悬挂,使人联想到中国新年已经不远了。在另一条街口,我们看到一个街头公园,公园里有一个凉亭,凉亭周围是十二生肖雕塑。妻子喜欢给十二生肖拍照。在北京圆明园丶在江苏华西村丶在上海七宝古镇……她拍过好多套十二生肖的照片。如果能够让我们下去,在多米尼加首都圣多明拍上一套异国他乡的十二生肖照片,那是多麽别有一番情意啊!

车开出圣多明各,导游连话都懒得说了。五点不到就回到了酒店。跟团旅游的最大缺点就是完全没有自主权。这个一日游表现得特别突出。

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 多米尼加波卡契卡

上午去打了几盘台球,设备太差(球杆没有皮头,台呢千疮百孔,球速非常缓慢,球迹弯弯曲曲),提不起兴趣。

找Elvis 问明天的飞机,得到令人惊喜的好消息。我们的航班由WG401改为了WG421,起飞时间由晚上10:15变成了下午3:55,到达时间由凌晨1:45变成了傍晚7:30。转眼之间,由最差的时间变成了最好的时间,真叫我们欣喜若狂。我们立即上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孩子们,并且叫女儿女婿不要来机场接我们。

航班有非常利好的改动,但是有两件事却很伤脑筋。第一, iPad正在自动更新乐视播放器,我们今天的一小时用网时间期满了。没有完成更新下载的乐视播放器不能运行。妻子下载好的电视节目也无法观看。我帮她折腾了一天,无论如何都上不了网。她整整一天大部分时间无所事事,不知道怎么活才好,心情很不好。第二,我们在多伦多花102加元兑换了3000个多米尼加比索,明天就要回去了,还一分钱都没有用,(用的全部是美元。)必须换回来。在酒店不能换,到波卡契卡进银行去换,还是不行——只能换成美元。加元对美元跌得太厉害,看来只能回到多伦多以后才能换回加元。

我们早已发现,在多米尼加加元对比索的兑换率比在加拿大高。在加拿大用加元兑换比索本来就亏了。现在再把比索拿回去兑换成加元等於再亏一次。这都是因为美元的地位太强势。在许多国家,例如多米尼加,美元比本国货币还好用。世事真是难料,我们小心谨慎地在国内换好外汇,没想到既自找了麻烦,又带来了经济损失。

到达的第二天,Elvis就叫我们提出房间的问题,并且担保一一解决。直到今天(我们在这里逗留的最后一天)才来了两个维修人员。他们好像连话都不会说,敲开门就做手势叫我们离开。我们离开才十几分钟,他们也走了。我们回去一看,他们什么也没有做。一切如故。真是荒唐至极。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多米尼加波卡契卡—加拿大多伦多

今天是回家的日子。我非常想完成iPad上的乐视更新,以便妻子在漫长的归程时间里可以观看她录好的连续剧。5:50起床,洗漱之后就直奔大堂登录免费网。费了一番周折才登录成功,网路连接时续时断丶网速极慢。以如此网络状况,我真担心无法完成乐视更新版的下载和安装。如果妻子从早上六点至晚上十点的漫长时间里一直无事可做,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妻子还在与太阳搏斗。她把更新乐视的任务交给我,自己就去海边照日出去了。整整七天里,每天早上她都去海边照日出,仍然在精益求精,争取拍到更满意的照片。这种执着和追求真值得我学习!

早饭後就退了房,坐在大堂里继续下载和安装乐视更新版。网速慢得无法容忍,看来只好到机场去继续努力了。去机场的大巴原定在9:55分来接我们,但是9:35分就来了。倒是有一对旅客夫妇不争气,10:25分才来。全车人等了他们半个多钟头。我不明白有的人怎麽这麽沉得住气。他们就不怕车按时开走?我们是最沉不住气的。才八点钟妻子就坐不住了。她叫我把行李拉到外面等。每来一部车就叫我去问是不是去机场的。我对她说:还早呢!用不着这麽紧张。她说:还是小心些好!如果误了大巴,叫出租车去,要200多美元呢!

归程的飞机在Punta Cana机场起飞。显然是因为游客不足,把原定由La Romana机场乘夜班飞机走的乘客都并入了下午由Punta Cana机场起飞的飞机。Punta Cana机场比La Romana机场远多了。大巴一路接人,时走时停,花了将近三个多钟头才到达Punta Cana机场。我们在机场下载和安装了乐视更新版,解决了妻子途中看电视的问题。更加意外的是,我们在机场的免税店把三千多米尼加比索也买酒花光了。真没有想到,昨天的两个问题,今天都完满解决。德语谚语说:Ende gut,Alles gut(结尾好,就一切好)。至理名言,千真万确!

阅读次数:56,8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