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攀:轮回

Share on Google+

张永攀

【编按】电影编剧专业研究生,为剧本草拟的故事梗概。

翠屏山的深幽处有座三德观,观中有个道士李逸,黑须三寸稀疏直垂,金丝无框眼镜架鼻,看似一幅仙风道骨。此时李逸讲完愈病之道的课之后已迈出大殿门,正沿走廊向西走去。

李道长,请稍等,弟子有一事相问。

——一个梳着背头,略有秃顶的肥态中年男人紧步跟住李逸问。

哦,王局长,所问何事?

——李逸转头侧身回望,手中纸扇打开拍了两下。

李道长,我已遵照您的方法每日修道吃您给的丹药,为何半年多脑中的肿瘤仍未见消退啊?

王局长,你还是诚心不够,诚心若赤,道圣自会显灵替你除去肿瘤,你好好回家领悟去吧!

说毕,李逸拂袖而去。

*

李逸不时回望以防人跟而快步行至一间小屋内,反锁屋门、开灯自照。他一一除去假胡须、道士帽下面的假发套,露出一颗白花花的脑袋。换上西服,穿上皮鞋,往脑袋上罩一顶颇洋气的帽子,连那墨镜也是名牌货。

李逸开门缝望后小心踏步出来,往下走百米到一停车场,在一辆白色宝马X5车旁掏出钥匙便上了车。车行半小时后,到山下市区一家夜总会门口停下。

李逸轻快地下车摸至吧台,时正有一学生妹孤单饮酒。

小弟,给这位小姐来3枝嘉士伯。

——李逸摘下墨镜,脱掉帽子,满脸媚意上去搭讪。

我不喝嘉士伯,我要百威。

好,换成百威。

李逸和她共饮2枝后,学生妹渐显醉意,跟李逸说要去洗手间。

好,我扶你去。

不用,我自己走。

学生妹拐过一个弯之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步履马上正常起来。她走进一个房间,从冰箱里拎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个个装有红色物体的小袋子,她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袋子,用一个稍大装有冰末的小封口袋装上。阖上冰箱门,走到李逸面前露着醉意说,把我送回家吧。然后搂住李逸的肩膀,不省人事。

李逸扶住她挎进了宝马车,近两年改行扮道士一周难得下山一次,近女色的机会不多,近如此清纯女色的机会更少。他不禁上下其手一番,然后在脸上狠狠亲了两下。心上暗喜,一路开至附近一家最好的宾馆。

*

开好房进门后,姑娘睡眼朦胧地说要上卫生间,李逸于是扶进卫生间。姑娘进卫生间后将李逸推走,关上门,脱下裤子后拿出塑料袋里的红色物体塞入了下体,之后又作迷糊状一头倒在床上。李逸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脱净姑娘的衣衫放在床上即扑了上去……

正当李逸欲仙欲死时,姑娘突然醒来,一把推开李逸,然后哭着说:

你干什么呀!人家还是处女!

李逸低下头,看白色的床单上有一小片红色血迹……

我要告你强奸!

姑娘哭着说,而且哭声越来越大。

千万不要,求求你,我给你磕头,给你什么都行。

那你对我要负责任,要赔偿我的失身损失。

——姑娘抬起带着泪痕的脸望着李逸说。

好啊,好啊,我愿意负责任。

——其实李逸心理暗喜,在道家看来,撞上处女乃是大运,可以补气养身,虽然他不是真正的道人,但这对他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惊喜。

我要一万块,我要修补处女膜,要检查身体,万一怀孕什么的还要堕胎,还要调养。拿来吧。——说着伸手到李逸面前。

我哪有那么多现金啊!——李逸有些窘色。

没有?没有可以,拿你的车来顶!——说着,姑娘一手把车钥匙攥在手中。

李逸看这顿宰是难免了,只好就范。

于是二人着衣开车出去提了一万,姑娘拿到钱,亲了李逸一下,打车便走了。在大路上,虽是黑天,被人亲一口,李逸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

姑娘实是夜总会的小姐,名叫妞妞。因长相清纯颇像学生,被老板用来做戏卖处女价给冤大头。每次行事前只需塞进冰冻的鸽子血,便可制造初夜落红的假象。每次总能敲得几千上万,比单纯做小姐赚得轻松丰厚。

妞妞第二天拿着分得的五千酬劳去了手机市场,她一直想买个IPHONE。在还有一个弯即到的地方,一个男子迎面走来,从袖口里伸出一部IPHONE小声说,要不要?

妞妞有些心动,这个说不定能便宜很多呢,于是问,多少钱?

两千二。

能不能再便宜些?

来这边来——男子示意妞妞跟他到旁边一个深僻狭窄的胡同。

到了胡同中央,对妞妞说,看着你有诚意,两千块钱卖给你吧。

妞妞心里狂喜不已,这要比市场上买的便宜一半多。

好!——她已掏出人民币,点给男子。

男子在她点钱的时候变了个戏法——把真机缩回了袖口,代之以一个一模样的模型机。

男子接过妞妞递来的钱,故作镇静地说,这是偷来的机子,你要快点拿走,快跑。

妞妞自接过沉甸甸的手机后就有些紧张,一听男子说马上心提到了嗓子眼,腿不自觉地加快速度,最后竟飞速地跑了起来,到胡同口上了一辆摩的便消失了。

*

男子叫毛伟,在附近卖调包机为生,一个月总有几单生意,倒亦不愁吃穿用度。毛伟做完这单生意正准备回家,忽然感觉腰疼。这腰疼由来个把月了,始终没得机会去看。

这次要去看看了。——毛伟自言自语道。

于是毛伟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医院。

坐诊的是位看起来五十多的老医生,问清病状后医生开了个单子说,先去做检查。

毛伟于是拿着单子到各个检查室抽血、拍片、化验,一轮下来已耗尽了刚才掉包来的两千冤大头。再遇有检查加项,毛伟只好硬着头皮刷卡——他想弄明白什么病。

折腾了两个小时后,毛伟拿着一大迭单子来找医生,医生从抽屉里写好的一沓处方纸里面拿出一张给毛伟说,去医院门口的利民大药房拿药去吧。

毛伟走后,医生旁边的护士问医生,刘院长,您没看化验单怎么知道他什么病?

院长不紧不慢地说,纵欲过度加上饮酒熬夜而已,只要休息几日就好了,不是什么大事,给他开的一千多块的药够他补一阵了。

*

刘院长有一个读初三的儿子,为这个不爱学习的儿子他费尽了心思。为了升进省城最好的初中,刘院长花了十万送礼给省城教育局的王局长。此时回到家,看到专心致志打游戏的肥儿子又愁从中来。

他把老婆拉到一边说,拿上东西,跟我去王局长家。

院长老婆到内屋拿了一箱苹果,里面除了苹果,还有二十万现金。

好儿子,在家好好玩别出去哦,爸爸妈妈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刘院长带上门之前跟他儿子说,然而他那宝贝儿子没有理他,继续专心游戏。

王局长和刘院长同住一个小区——五星新苑,省城最好的别墅群。刘院长的老婆开着他们的新克赖斯勒300C三分钟后来到89号王局长家楼下。

摁门铃,报姓名后,出来一个菲佣开门。王局长的太太笑脸挤成一个褶子,说王局长正在练功,现在不方便出来。

说罢便吩咐菲佣倒茶。

茶饮过一轮,聊了些家常,仍未见王局长有下楼的迹象,刘院长的老婆有些憋不住了:

我们,我们找王局长有点事。

哦,什么事,尽管说,我可以转告他。

是我们家小孩的事,我们想请王局长帮个忙,想办法让他能上一中。

哦,这个事啊,可能有点难办,他现在退居二线了,基本不太管局里的事情了,不过我会告诉他的。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刘院长的老婆说着把一箱苹果放到桌上。

这么客气干嘛,老邻居了。

应该的,应该的。——刘院长说。

我们就先走了,孩子一个人在家。——刘院长的老婆说。

好吧,路上慢点,你们说的事我会告诉他的,放心吧。

恩,那好。——刘院长点点头。

*

老王,64号楼的老刘送来二十万想让你把他们家儿子送进一中。

好,我知道了,你收起来吧。——王局长在烟雾缭绕的屋子里盘腿打坐,眼睛微闭。

明天我要上山,上贡的东西准备好没有?

准备好了,都包好了。

*

王局长的夫人打开电视,正在播新闻联播:全国人民以各种形式庆祝党的八十九岁生日、全国各大城市居民幸福感居世界前列;又换一台:薄熙来出席重庆市反腐倡廉会议,称廉洁是一种幸福;再换一台:市教委王焕生局长出席教育局廉政建设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局长夫人说,老王,电视台播你的新闻呢。

王局长没有吭声,继续盘坐练功。

*

第二天一早,王局长上山到三德观虔诚上香并把一个大大的黄布包裹投进了功德箱,嘴里还念念有词。此时,道士李逸走来,捻着胡须对王局长说,王局长,气色看来好了很多,来,我再给你几粒灵丹。

王局长起身作揖,随李道士取灵丹去了。

阅读次数:81,9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