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冰:北美的河流(四首)

Share on Google+

◎ 李景冰

河,一种异质,在蒿草、荆丛模糊的褐色间,
在拔起于强风或低压的绿宝石的松枝间,
莽蛇一样闪着寒色。

平野广袤,天穹低垂,它收敛于
自身的冷血。同样被压得很低的桥,
支撑在抽象的线条中。

空气纯净,使枯萎鲜艳,
澄彻幽黑。靠近它的身体,
感到沉重的流动。

弥散的腥湿,封闭于无形的波浪,
提示一种隔绝:它是在
自在的寒冷和幽闭中。

在城市中心,几何形的楼群,
雕镂的教堂,蜿蜒的
水泥阶梯,试图缠绕它。

它是不可触的。它把它们拒斥在
另一种寂静中,连同蠕动的行人,
掠过或靠拢的车辆。

一夜大雪,淹没城市的喘息;
楼群也在下沉中靠得更紧。
铁桥穿过汽车的风挡缓缓放大。

河床蚀刻在积雪中。
它是怎样为浮冰所凝结
最终脱离自身的漂移的?

从龙骨上逼视,另一种真实:
河体潜移,冰层静止
如同脱离地壳游移的地衣。

(2005-12-20)

萨斯卡通旷野

人的劳作覆盖了辽阔。但此时
没有人,没有堆积的收获,
只有茬地,茬地周边同样被割没的草茬。

天空向下渗透着窒息和蓝色。
没有中心,你就是中心,因为只有你是站立的。
你感到骨节向上拔起的酸疼。

从黎明到黄昏,狂奔的汽车
没移开低垂的天顶半步,
上苍的恩赐抑或人的卑微?

轮转的永远是整洁的荒芜。
马,那忠实于木轭的,回到了所从由来的无羁,
俯首于广漠中,三匹或五匹。

零星掠过搁弃的农机——瘦骨嶙峋的怪鸟。
主宰者人:几个黑点
没于低凹处的积木。

天穹暗下来,一侧昏黑,另一侧裂开缝隙
——火焰最后屈服时
寂静和瑰丽。

车灯扩张着笼罩,转侧间,扫过幽深。
兽眼晃动。突显
晦暗的毛皮,毛皮下筋腱的抽动。

一团新鲜的粘稠,不杂碎骨污浊,看不到
头和翻卷的皮毛。当它没于轮下,
惊叫混为软陷下去的温热。

(2005-12-19)

圣诞节,萨斯卡通大学
及楼道画廊

大雪中的楼群是空的,
廊道从一种结构的胸腔
通向另一种结构的胸腔。

酒吧浮现在铁栅后。
纵深延入地层下
空荡荡的沙发和坐椅。

无穷的门:幽暗的图书馆;
灰蓝的泳池或解剖室;
白鼠细碎的尖叫。

当你敲叩,
里面的空洞
震响外面的空洞。

房屋不是房屋,
它们回到荒野
荒野中的石头。

尽管大理石凹陷
让无数逝去的脚
汇入同一只脚:

六头黑牛抵住天穹。
瞪视,力量抽拔于
塌陷的筋骨。

雪霰拉长
白马的身体——
隐在白中的白。

黄昏的紫光
使草地和山羊的毛皮
有温暖的膨胀感。

棚屋下,油灯。
鹰的积垢的爪
抽动在脸上。

黑色的大氅罩住身体时
为什么有一种
罪的虔诚和神圣?

它们在物中,
看不到:艾仑、贝舍尔、琼斯……
正如看不到自己。

(2005-12-26)

加拿大野鹅

裸露于浮雪的茬地使北美平原的灰空
垂向更低。从灰秃中洇出,扭动,抽象地,
但不比未经刀口振颤于空无中的茎杆
更抽象。渐趋清楚,看得到
V形浮凸的局部。茬地陡然
将你的头颅斜向上拉起,
几乎是贴着额顶,一阵轰鸣——
风钻入巨大的破碎的空壳内部。
令人惊惧的数量,沉重的肉体的浊流,
温热的寒气和腥辣。

在南萨斯卡通河的岛屿,我看到它们
密密麻麻拥挤在一起,蠕动,无止息地咶噪
——为它们的快乐或操劳?
几只掠起,牵动另外几只,或一群,
或更密集的一群。这掠起
更多的是破碎于近处的水面:
它们向前探着蹼,翅翼张开,悬住笨拙的肉身。
游离出的几只靠过来,弯曲的脖颈
没入水中,露出抖动的臀部。
距离是不可触的——那弥散于闲适中的野性。

(2005-12-17)

《自由写作》第3期【诗】

阅读次数:7,39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