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夫:新作三首(诗)

Share on Google+

◎ 洛夫

远方

远方在一面镜的
那一边
而天空
在更远的地方
悠悠地
闲着
其中折射出的容颜
比历史还苍老
梦,繁殖着
阴毛般的寂寞
此生
匆匆而不草率
我认真地
以泪
擦洗一面镜子
且墓碑一般伫立在
远方,在
那阵阵唢呐吹起的
寒意中

在远方
在镜与灰尘之间
谁能抢救那幅脸的苍白?
你说
抹去就好
抹去了苍白
我便如一片枯叶
轻轻滑入
纯粹的时间
或称之为永恒,那种
令人感到很闷的东西
而无常
总是在一堆碎玻璃中
找到他的前身
——那千千万万个
惨遭裂变的自己
在远方
我确已看到
镜中的那幅脸
在一口井里
漂浮着,然后
快速地沉落下去
且溶解于
那深不可测的黑中

秋之存在

秋,乃一美好之存在
果之存在
牛粪虫之存在
月光与含羞草之存在
荒野里
一声长长的悲啼之存在
树叶之存在
不,我说错了
乃树叶之不存在

云是橡皮擦
秋空下
我浮沉如一粉末之存在
是谁在坚守秋之领地
一丛薰衣草和
蛇衣之存在
实际上是
一种非抒情之存在

夜宿寒山寺

晚钟敲过了
月亮落在
枫桥荒凉的梦里
我把船泊在
唐诗中那个烟雨朦胧的埠头
夜半了
我在寺钟懒懒散散的回声中
上了床,怀中
抱着一块石头呼呼入睡
石头里藏有一把火
鼾声中
冒出烧烤的焦味
当时我实在难以理解
抱着一块石头
又如何完成涅槃的程序
不是选择题又是什么?
于是翻过身子
开始想一些悲苦之事
石头以外的事
清晨,和尚在打扫院子
木鱼磬磬声里
石头渐渐溶化
我抹去一脸的泪水
天,就这么亮了

后记
2004年秋天江南之旅中,曾有缘寄宿苏州寒山寺三晚,并应邀为寺中佛学院之僧徒讲禅诗。诗中所谓的“石头”,乃我个人的隐喻,暗指人的潜意识中的欲念。

2006年2月8日于温哥华

《自由写作》第6期【诗】

阅读次数:8,8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