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业:人佛共舞的季节(随笔二则)

Share on Google+

◎安乐业

安德拉邦阿木热瓦地圣地没有冬季,只有闷热的天气让人喘不过气来。再加上前来参加时轮大法会的人山人海,如同云层的所有水珠落入大海那样。

阿木热瓦地圣地不仅是佛祖初传时轮金刚大法会之地,而且是印度大佛学家或哲学家龙树后半辈子钻研佛学理论的圣地。这是达赖喇嘛所传授或主持的第三十个时轮金刚大法会。我有幸工作的同时参加了此次法会。

每天,达赖喇嘛从佛教的兴衰历程入手或信徒们应用各自的语言(巴利文,梵文,中文,藏文)念颂祈祷文完毕之后才进入讲经说法。此时,我朦胧中看到了一条伸向2500多年前的旧路,偶尔听到沿着那条路上下来的各种声音,不知道多少个男男女女为此付出了终生。但是,又多少个人领悟到了真正的佛意呢?真正是(佛曰:)“觉悟了的人就是佛,没有觉悟了的佛是人”吗?达赖喇嘛曰:“宗教或佛教是破弃痛苦和怎样创作出幸福的一种计谋(工具),摆正心态或发慈悲之心是最关键的环节。为何如此呢?道理很简单,世间或人世间的一切是通过相互依存中运行的。世上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存在物,又没有一个人不靠任何其他人而完成的事业。从这个层面去回顾的时候,人们能够体会到摆正心态或发慈悲之心为最关键的创作出幸福的环节。”

多家媒体追问我参加时轮金刚大法会的体会。其中,一家媒体对我问起“你在达赖喇嘛周围工作了这么多年,那么他给你的感觉是什么呢?”

我不加思索地回答了这样几句话:达赖喇嘛给了我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感觉,他是一位经验和知识超群的伟人。虽然有些后天因素,但他身上能够体会到西藏教育最成功的顶峰境界。

当然,达赖喇嘛面临的最大困难莫过于“他越说我是人,人们越把他捧为神仙”。从这个意义上讲,恐怕人类还一时半截无法脱离人神并流的意识形态或社会需求。

此时,我的耳边一个响亮的余音还在回荡——达赖喇嘛说:“佛教某些经典所记载的不符合现实,如须嵋山至今无法找到,地球上不应该有找不到的地方。还有日食月食的解释也有误。”还说,“在西藏,甚至在中国、台湾以及西方国家,极少数藏人自称是喇嘛或活佛转世灵童,在社会上行骗,这是不道德的,完全违背佛法教义。甚至有些人说他们的上师胡作非为,因此就对上师完全失去了信仰,这种现象是极其不好的。假的转世灵童自然就成为假的上师,用假传佛教来满足自己的生活欲望,实属可耻。因此,这主要信徒们靠自己的智慧去判断。”

判断啊!你为何在无知与觉悟间飘浮?人们为何总在苦求中徘徊?

2006-2-7

印北梁山

日月轮换于头顶,群山在围绕,路径崎岖,各色人种往返不断,延伸到四海五湖的故事又在这里沸腾……

达兰萨拉位于巍峨的喜玛拉雅山脉支系多拉搭尔山川的中央山坡,远看象一颗心的跳动被静止后置于那里,点缀于这里的房屋如同美女身上呈现的曲线,吸引着每个过往者的目光。达萨是个最古老而又最年轻的恋人,每个人从不同的角度深爱着那里,那里又是一处永存美貌的圣地。

上段为冒拉干劲,主要是游客居住的地方,又是东西男女谈情说爱的乐土,一般人们把追逐西方女人的男人叫“萨来嫁”,这组词源自西藏著名艺术家曼拉杰捕先生的“相声”,其意思为“与外籍结婚的男人”。以此引伸出的又一个词组叫“萨姆嫁”,其意思同样为“与外籍结婚的女人”。藏人一般把他(她)视为轻松派,其实暗处的轻松派多处可见。对此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专门接触过那些从西方来到这里找寻伴侣的女人,并非东方人想象的那样仅仅找寻快感而前来的,而是找寻一种温暖,也就是心灵上的温暖而来的。我也接触过一些西方男人,他们基本上为找回尊严而来,因为,东方女人比西方女人训顺的多。还有,学习英语的一小部分和尚(小喇嘛),有人把台湾著名作家林昭真女士的书名《喇嘛杀人》引伸为“喇嘛抓女”,也许和尚的心比其它人好的多吧。

这些虽是从冒拉干劲看到的一些小镜头,足以让人神魂颠倒!

中段为“岗尖杰雄”(其本意是雪域幸福之地)。中文意义上看,“杰雄”具备名副其实的含义,那里居住或出入的都是政治的,文化的,宗教和经济方面的学者或主管人员,他(她)们的平易近人几乎随处可见,但是,达兰萨拉的真正活力的源泉在这里。有时候,我想起《水浒专》中的“梁山”,它是现代式的“梁山”。不过,我对著名作家井蛙小姐说过,“这里是一幅有声的图画,至今谁也没有画出来。”如同张开双臂等待着意中画家,但谁是幸运的访者呢?

下段为达兰萨拉小镇,这里聚集着印度人的商店,也有一部分西藏小贩。

还是喜玛西尔邦政府官员的避暑胜地。达兰萨拉这个词组源自梵文,其意思是“宗教圣地”。以前这里没有现今的繁华。据老人们回忆说,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这里一周内只有一辆班车,现在一天内就有四五十辆班车。

五年前的一天,我和朋友从达萨去另外一个邦,当时这边友人替我们打电话到那边,那边又另外找友人到车站接我们。这个过程颇费周章,后来,朋友们把它喻为“活人邮寄”。现在可不同以前了,至少替别人擦鞋的街头艺人也能得到想住到阿拉斯加一位美女的赞美!但是,来自大山之内的三份邮件,把我差点儿变为热锅上的蚂蚁。难道昨夜的雨和闪电的撞击之声也预示着我的未知数?

2006-2-26
于印北达萨

《自由写作》第6期【随笔】

阅读次数:9,0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