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黯:诗​四首

Share on Google+

我不说话,我就看你要不要脸

我们认识已多年
就好象是在同一条方形的船
我掌舵,你扬帆
我不说话,我就看你要不要脸

大海上风浪很多也危险
抬头就看见头顶的天
有时候也会想起多年以前
大家的孩子同时得了风寒

总是斜斜跨过许多木栏
有人宽容放你过关
我不说话,我就看你要不要脸
摸摸皮肤就超过了时间

一起涂抹的色彩都要走远
就让我在看你最后一眼
你说你还欠人家一毛钱
可是她的伤口上有二把盐

天色还早咱们再玩一盘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地球上太多的气不必去叹
老不死的筵席刚好分散

天在下雨娘也感到孤单
我不说话我就看你要不要脸
上床做饭什么都不能一味蛮干
十五分钟后太阳升起有些困难

我不说话,我的心情乱乱
有些声音在前方呼喊
垫一颗石子画一个圆
枝叶中的水分早就流掉了大半

你成为贱人这是必然
宛如清晨的蔬菜一般新鲜
我不说话,我就看你要不要脸
这时的世界已进入夜晚

2003/3/28

香烟全面涨价

以前抽中华我总是抽到一半就扔
现在抽红旗渠我要小心地抽到烟嘴

香烟涨价了
种植烟草的农民多了一些收入

抽烟可以为农民做贡献
不抽烟的人内心是阴暗的

烟丝燃烧的时刻善意而美好
我把每一口都深深吸进 金黄地体会农业的丰收

2004.5.14郑州

论好人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误国之后
匆匆赶到中年去误民,又在老年的热血中
耽误了自己的一生。他的墓碑上写道:
他只是想做一个单纯的好人

好人的悲剧往往在于话太多
更好的悲剧是话太少
最好的悲剧是没机会说话
大家一起各自历数宝贵的孤独

普通的好人努力不做坏事
中等的好人用坏方式做好事
上等的好人找不到好方式
一生一事无成,写了几首小诗

历史上最真诚的好人
做完英雄,饭也不吃就主动赴死
至少也是安坐在广场,等待警察
笑看人民陆续离去

现在,好人性格内向,独自追求真理
更多好人忙于遵命,不需要真相
那个最浪漫的好人酿造了酒、王冠和红旗
最不坏的好人在无奈中发明了民主

最后一个好人在春天的夜晚做梦
他想代表全人类制定一部法律
规定每个人一生赚钱的上限
他可以继续工作,但收入要给别人

2013.3.26/29

论地震

我们的祖先选择汶川、玉树和雅安
这一带的土地一定适合人类居住
人类享受了大自然丰富的馈赠
同时承受大地和天空的病体

是人,也要经历人祸
当人祸和天灾凑到一起
天灾在前,你就能看到人心向背
人祸在前,你就能看到江上水库

有好日子过,人们纵容恶
坏时光来临,人们需要善
地壳患了儿童多动症,每隔几年
就检阅一下人性的良善之美

救援解决问题,捐赠创造问题
诗歌也许对少数人产生心理学意义
祖辈居住于此,必然平静接受
爱和无奈:灾难仍将反复到来

消费是悲剧的余震,在政治模糊的地带
露天演出,甲有看客的轻,乙有演员的轻
如果不说谎也不宥于局部的真
谁最诚实,谁就最沉默

2013.4.23/28

阅读次数:20,59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